• 第75章旖旎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9:21本章字数:2140字

    走出皇朝KTV,花小白的心情是愉悦的。

    一件本让他焦头烂额的事情,就这样轻轻松松解决了。

    他身边的夏薇,心情却是复杂的。本以为方山就一傻小子,可是看到今天花小白面对H市两位大佬之时,那种从容和魄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复杂的看着自己眼前的方山,夏薇突然觉得这家伙越来越让她感觉到陌生了。

    她很想问方山,到底那些事究竟是什么?那些杀手组织,是不是真的存在。可是话到嘴边,她又说不出口了。

    “走吧,我送你回家。”花小白带着一丝微笑,对夏薇说道。

    今天,也算夏薇无意间帮了他一个忙吧。

    “现在也差不多是晚上了,要不我请你吃顿饭,替我弟弟谢你一下。毕竟你可是帮了我们大忙。”

    夏薇见到天色有些黑暗,方山又没有吃饭,于是对着花小白说道。

    如果是之前的方山,遇到夏薇请他吃饭,肯定会开心的不得了。

    可站在夏薇眼前的,不是方山,而是花小白。

    花小白摇了摇头,对着夏薇说道:“谢谢你,我晚上还有点事情,就不陪你一起吃了。”

    听到花小白拒绝自己,夏薇心中隐隐一痛。或许是因为被追的人给拒绝,心里非常不好受吧!

    不过,她还是强颜欢笑的对着花小白说道:“既然你有事,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下次有时间,我再请你。”

    花小白点了点头,对着夏薇说道:“好的,有时间我一定来。”

    见到花小白认真的表情,夏薇心里顿时顺畅舒畅了不少。将心头那一点不安和揪心全部抛开了。暗道:他或许真的有事吧!

    “那我先回家了,你快点去忙吧!”说着,夏薇朝着不远处的一辆司机找了招手,坐上车,很快,便消失在花小白的眼中。

    看着消失在自己眼前的夏薇,花小白无奈的叹了口气。随手叫了一辆车,打车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之中。

    回到宿舍,花小白就朝着浴室走去。

    刚将澡洗完,花小白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已经不晚了,谁还会来这儿?”花小白有些奇怪的将自己的房门打开。

    他刚将门打开,就闻到了一股特别熟悉的清香,那是强生沐浴露的香味。

    花小白特别好奇,谁会和自己用一个相同的沐浴露?当他将门完全打开的那一刻,他整个人直愣愣的站在那儿。

    如果不是他心态比较好,恐怕他都直接流鼻血了。

    一道红色的睡衣将她妙曼的身姿遮挡住,在这朦胧的灯光之下,看起来给人一种犯罪的冲动。

    那一缕缕青丝将她的从他的头上蔓延到她那一对高耸的山峰之上,红色的睡衣似乎遮挡不住那一对呼之欲出的而又迷人的山峰。

    看到眼前的王萍,花小白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心里暗骂道:“这女人就不知道自己穿的这一身有多诱惑人吗?一定非得前来诱惑我?”

    看着花小白那直愣愣的双眼,有想到之前与方山发生的那一切,王萍的脸色突然变得绯红起来。

    同时心里还有一丝小小的兴奋。

    见到王萍那害羞的脸色,花小白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尴尬。但还是强忍住心头的尴尬,道:“王老师,不知道现在来这儿,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本来花小白还以为王萍找自己是来让自己再次假扮他男朋友,可是看到王萍这身睡衣,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说实话,王萍这几天,心里非常焦虑,因为方山不仅打了市长的儿子,而且还狠狠的殴打了李欢那家伙。

    在加上方山昨天一大清早被H市的警察给带回去了,她心里更是心急如焚。

    本来给家里人打电话,想让他们帮助自己,可是没想到的是,他们不仅不出手帮助自己反而还警告自己,说如果敢帮助方山,一定会将她接回燕京。

    可是,方山本来就是因为自己而卷入到这一场纷争之中来的。他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

    于是,她不断的给自己的亲朋好友拨打电话,但是一听到是燕京李家,就立马说自己怎样怎样……都委婉的拒绝了。

    可是,王萍十分不甘,但是又特别无奈。

    所以这两天,她几乎没有怎么吃过,就连睡觉,也没怎么睡。

    刚才她洗澡之后,发现方山宿舍里面的等是开着的,于是直接穿着睡衣,朝着这边敢了过来。

    “你这两天还好吧?”本来有很多话,要和方山说,可是被方山这样一问,王萍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先进来说吧!外面天凉。”花小白并没有回答王萍的话,而是给王萍让了一个位置,示意王萍进来。

    毕竟现在已经到了九月中旬,白天或许依旧炎热,可是晚上却有了一丝凉意。

    王萍点了点头,迈着她那轻盈的步子,跨入了花小白的房间之中。

    “气势我这两天没什么,就是在警察局里面呆了两天。”在王萍进去的那一瞬间,花小白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道。

    听到花小白的话,王萍的脚步就此而止,转过身,静静的看着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的花小白。

    在这一刻,她突然感觉到一丝心痛。

    花小白说的十分轻松,但是她又怎么会不知道,那监狱中,岂会好过?

    虽然只有短短一夜,想必他也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吧。

    “受伤没?”王萍双眼饱含着晶莹的泪光,静静的看着花小白。

    如同一个妻子一般,双目中带着浓浓的爱意。

    一时间花小白愣住了,他不知道怎样回答王萍这个话题。

    说自己没有受伤?看着王萍流露出来的目光,她必定不信。如果说自己受伤了,他不知道王萍会做些什么。

    他感觉到了王萍心中的自责。

    确实,王萍心中有些自责,但不仅仅只是自责,还有一丝脸王萍自己都没有感觉到的爱意。

    花小白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自己说实话。

    “我没有受伤,就凭那几个窝囊废,也想伤我?”花小白带着一丝不屑的语气,摇了摇头。

    “让我看一下你的身上,看了我才放心。”突然,王萍嘴中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花小白尴尬了,王萍也尴尬了。

    “让我看一下你的身上,看了我才放心。”突然,王萍嘴中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花小白尴尬了,王萍也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