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赵羽依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9:22本章字数:2107字

    花小白醒来后,并没有再在监狱中逗留,而是立即离开了监狱之中。

    其一是因为已经到了白天,如果再待在监狱之中,被监狱的狱警看到了不好。

    其二是他还有事,等着他去解决。

    同时他想找人帮忙一下,看看能不能将血仇从监狱中弄出来。

    从监狱中出来,花小白就来朝着“福大”赶了过来。

    当花小白踏入福大的那一瞬间,就被一道悦耳的声音给叫住了。

    “方老师,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陪我喝一杯咖啡?”

    一位身材貌美的女子,看着花小白,有意无意的在挑逗着花小白。

    花小白双目微微一凝,看着眼前这女子。

    这女子身着一件浅白色上衣,下身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牛仔裤,加上穿着一双很是普通的帆布鞋,站在花小白的眼前。

    虽然这打扮很是普通,可是这普通之中,带着一种清纯的魅力,给人一种语无伦次的诱惑。

    他不知道方山是不是认识眼前这女子,不过还是带着一丝疑问,道:“同学,我们之前认识吗?”

    那女子听到花小白的话,露出一道浅浅的微笑,摇了摇头道:“我们之前并不认识,不过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认识了。”

    听到女子的话,花小白不由得笑了起来。

    说实话,眼前这女子确实很漂亮,可是与关若秋相比,还是差了一点。

    如果她想用美色来勾引自己,那还是算了吧!

    想到这儿,花小白转过身,看都没有再看眼前的女子一眼,朝着福大里面走去。

    赵羽依见到方山理都不理会自己,小嘴立马翘了起来,那嘴唇都可以挂两座山了。

    从小到大,走到哪儿,那位男性见到她,不都是讨好她,对她献媚,想要获得她的芳心。

    可是,眼前这方山,居然理都不理她!

    这让她生气之余,又有些不服!

    要知道,她可是答应过自己的爷爷,一定要将方山带到部队中去。

    可是自己还没有开口,他转身就走,这让自己怎么和爷爷交代?

    想到这儿,赵羽依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一把将花小白的去路死死拦住。

    “方老师,我找你有急事,可不可以帮我一下。”

    花小白见到赵羽依的举动,露出一道笑容。

    他感觉眼前这女子有些莫名其妙。她不认识自己,居然说找自己有急事。

    “有什么事,说吧!说完了,我还有事!”

    花小白冷冷的看着赵羽依,不带一丝表情的说道。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赵羽依绝对会将花小白杀死。

    如果一眼不行,那就两眼,如果两眼不行,那就算了。反正眼神也杀不死他。

    “这儿不怎么方便,我想方老师陪我去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我们好好谈谈!”

    赵羽依强忍住心头的不满,和颜悦色的对着花小白说道。

    花小白再也不打算理会赵羽依,绕过赵羽依,继续走起来。

    赵羽依见到花小白不仅不答应,而且还不理会自己,顿时冒起一股无名怒火。

    身子微微一动,一只玉手拍在了花小白的肩膀之上。

    花小白感受到肩膀上传来的力道,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起来。

    一个转身,双手微微一动,一只手将赵羽依的手臂死死夹住,很迅速的将赵羽依的手臂反扣住。

    这动作干净利落,特别迅速,赵羽依还没有反应过来,花小白已经将她制住。

    “你到底是谁?”花小白语气变得有些冰冷,身上散发着一股寒意,对着赵羽依说道。

    “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喊非礼了。”赵羽依根本没有料到花小白的修为如此好强,居然仅仅只用一招,就将她轻易制服。

    而且不管她怎么反抗,都没有一点作用。

    赵羽依的话一说出口,周围路过的同学纷纷将目光投到这儿,不停地指着花小白。

    如果此刻花小白不是以方山的身份存在着,他根本没有一点必要在乎这些学生的指指点点。

    但是现在不同,他是方山,是福大的一名体育老师,还是得顾及一下自己的形象。

    沉思了片刻,还是将赵羽依松开了。

    赵羽依被花小白的那一刻,用她那双水晶般的双眸狠狠地瞪了花小白一眼,不停地揉着自己刚才被花小白制住的手臂。

    心里不停地咒骂这眼前这个大块头,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居然下手这么重。

    “别来烦我!否则别怪我真的对你不客气!”花小白淡淡的看了一眼赵羽依,冷声说道。

    “不准走!”赵羽依扯着嗓子,大声吼道。

    刚才本来大家的目光就放在花小白和赵羽依的身上。毕竟很少有男人,将一个女生倒扣着,更不要说是赵羽依这种美女了。

    可是刚才,就被花小白给倒扣住了。

    再加上现在赵羽依这愤怒的一吼,花小白和她想不被周围的学生关注,都困难了。

    可是花小白丝毫没有停住自己的脚步,一如既往的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

    “你个负心汉,你再不站住,我就将我肚子里的孩子给生下来,并且永远让你见不到他!”

    见到花小白丝毫不理会自己,赵羽依咬着牙,怒声吼道。

    花小白听到这话,脸都绿了。

    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女人,什么时候和她一起有孩子了?

    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个处男,尼玛女人的手,都只牵过一次,怎么突然就被这女人说成了负心汉了???

    听到赵羽依的话,一旁的学生不停的指着花小白,小声议论道:“这家伙长得人模狗样的,居然是一个渣男!”

    “就是啊!这么漂亮的女神,去哪儿找?这家伙居然身在福中不知福。”一位屌丝看着花小白,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悲哀。

    “你以后可不能像那个负心汉一样,否则我把你阉了,将你的弟弟拿去喂狗!”一位比较彪悍的女学生,见到这场景,指着自己的男朋友说道。

    那女生的男朋友,立马点头,双手不自觉的朝着自己的丁丁摸去,额头上冒出了一颗颗冷汗。

    “这位同学,你到底想怎样?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花小白脸色变得无比阴沉,语气中带着一丝杀意。

    见到花小白停下自己的脚步,赵羽依丝毫没有理会花小白那发白的脸色,吐了吐自己的香色,一副阴谋得逞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