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章这不是法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9:23本章字数:2070字

    秋日的阳光,虽然没有夏日的灼热,但也依旧能够感受到一点燥热感。

    花小白静静地看着打量着手中的小刀,时不时地张望着周围,看关若秋什么时候到来。

    就在他不经意间朝着远处张望之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那身影远处看着,婀娜多姿,给人一种兴奋感。

    她慢慢的朝着花小白这方向走来,似乎在朝着这儿四处打量一般。

    随即,她将目光锁定在花小白的身上,不自觉的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花小白看着迈着快步的关若秋,感觉她如同一个仙女一般,从人群中快速穿过。

    今天,关若秋打扮得特别活力,再加上她身后背着一个书包,全身散发着一股青春的气息,甚至周围的树木,在她的熏陶下,都变得不再那么死气沉沉,反而充满了活力。

    关若秋走到花小白面前的那一刻,顿时整个人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看着花小白。

    花小白微微抬头,双目对视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关若秋,二人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对方。

    被花小白这样一看,关若秋脸上居然闪现出一抹红晕,低下了自己的头。

    见到关若秋这幅模样,花小白怦然心动,就这样注视着有些害羞的关若秋。

    过了好一会儿,关若秋脸上红晕褪去,看了花小白一眼,语气有些冷漠的对着花小白说道:“找我有什么事?”

    花小白感受到关若秋脸色的变化,随即一愣,心里不由得一阵苦笑:看来这妮子还是有些放不开啊!

    随即,他就释怀了:放不开就放不开吧,自己也不怕,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拿下关若秋的芳心的。

    “我说小魔女,你也不用对我板着一张脸吧?来,坐在这儿,我们慢慢说!”说着,花小白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笑着说道。

    关若秋冷冷的看了一眼花小白,站在原地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走到了花小白的身旁,坐了下来。

    “说吧,有什么事?这次我事先申明,有什么危险的事情,我可不会答应!”关若秋语气中带着一丝警惕的说道。

    上次就是因为花小白请她帮忙,结果自己的清白都被花小白给玷污了。

    虽然那家伙是出于好心,不是故意的,但是她心里或多或少对花小白还是有些埋怨的。

    这一次,这家伙又有事情找自己帮忙,指不定又会发生什么事。

    听到关若秋的话,再看着关若秋一脸防狼的表情,花小白在心里不由得一阵苦笑。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什么是法器?为什么你是先天之境的修者,施展法器会遭到法器的反噬,而那个狂风也是先天修者,施展法器,却没有一点事!”

    说实话,这事情,让花小白疑惑了很久,但是没有人告诉他。

    现在既然将关若秋叫来了,而且想要问她一些事,就让关若秋帮他解解惑。

    “谁告诉你,那晚的狂风,只是一位先天之境的修者?”关若秋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怒视着花小白说道。

    “我……”被关若秋这么一说,花小白顿时有些语塞,他之前和狂风对接过一掌,自己能够将他一掌击退,说明那狂风的实力,比他花小白还要弱。

    但是那狂风的实力,又比赵羽依强,说明这人的实力,就是先天境!

    而且,他体内爆发出来的力量和真气,也和先天之境差不多。

    可是被关若秋这样一说,花小白却总感觉那狂风不是先天境的修者。

    “难道他不是先天之境的修者?”花小白有些不可置信的问着关若秋。

    “他确实不是先天之境的修者,而且看他对那神秘小塔的掌控,十分熟练,想必踏入筑基境已久,甚至跨入了金丹境,都不是不可能。”

    关若秋回想着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沉思了片刻,对着花小白说道。

    “怎么可能?他的境界明明是先天境,而且虽然能够熟练的掌控那神秘的小塔,但是他的气势,明显还没有你强大……”

    花小白不可置信的看着关若秋,明显不相信她说的话。

    如果关若秋说的是真的,那这也太扯了。

    他可不相信有筑基期的修者,还不能够正面接他花小白一掌。

    “你是不是猪脑子啊?”关若秋白了花小白一眼,十分无语的说道。

    关若秋的话一说出口,花小白直愣愣的看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狂风,明显就是受过重伤,从而导致他的境界跌落成先天之境,所以他才不敢和我们正面交锋,而是动用那奇怪的小塔,来和我们战斗!”

    “并且,那神秘小塔的威猛,根本就没有被狂风给激发出来一半,否则你和我根本不可能还有命就在这儿!”

    看着一脸蒙圈的花小白,关若秋没好气的说道。

    花小白立马露出了焕然大悟的神色,点了点头,暗道:“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我说那家伙怎么有点不对头呢!”

    “还有什么事没?有事快说,没事我先走了!”关若秋一如既往的冰冷,丝毫没有了之前小魔女的模样。

    “有!当然有!”花小白立马说道:“我得到了一把小刀,但是我感觉这小刀十分古怪,我不敢确定它是不是法器,所以我想找你帮我看看。”

    “古怪的小刀?就是你手中拿的这一把?”关若秋指了指花小白手中的刀,有些诧异的问道。

    她刚才自然看到了花小白手中拿着的小刀,不过她并没有将这小刀放在心上。

    花小白一提起来,她倒是将目光投到这小刀之上了。

    “这小刀没什么啊!很普通!”关若秋看了一眼,很是随意的说道。

    花小白立马摇了摇头,道:“这小刀很厉害,而且我手中的扳指,都装不下小刀。它肯定不是凡物!我相信它肯定是法器!”

    花小白语气中带着一股坚定之色,他不相信,这小刀回事普通的刀。

    “哦?”花小白这样一说,关若秋一双目光变得闪闪发光起来,死死的盯着花小白手中的不起眼的小刀。

    一把将花小白手中的小刀夺了过来,在手中仔细的看了好久,沉思了半天,道:“你这小刀,并不是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