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游湖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28本章字数:2062字

    没过多久朱红色的大门被人朝里面打开。

    门童从里面拿着玉佩走了出来,他恭敬地将玉佩双手递还给了司徒玉儿。低头说道:“司徒小姐,王爷吩咐让奴才带您进去,请跟我来。”

    司徒玉儿点点头说道:“有劳了。”

    “小姐这边请。”门童带着司徒玉儿从侧门进了祁王府。

    还未走进后府,一名身着白衣短褂的小童上来便接替了引路的职位。

    月蓉在司徒玉儿耳边小声说道:“这王府就是王府,礼节可比相府繁琐得多了。”

    小童带着司徒玉儿来到了王府的明渠边上,拱手说道:“司徒小姐,王爷在湖心亭赏荷,请司徒小姐移步到船上,小奴泛舟将你带过去。”

    “好,我们走吧。”司徒玉儿点点头,月蓉紧紧跟在身后

    “且慢,司徒小姐王爷只请您一人前去,还请您身边这位姑娘留步。”

    “啊?”月蓉小脸上写满了不乐意。

    司徒玉儿转过头对月蓉吩咐道:“月蓉,你且先在这里等候。”

    “小姐。月蓉不放心您一人前往。”

    “没事,这里是祁王府,守卫森严,我能有什么事?你且安心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回。”

    湖心亭建在整座明渠的东南角,被一大片荷花团团围住。湖中青莲粉荷交相辉映,微风拂过便在风中频频点头,煞是可爱迷人。

    当司徒玉儿登上湖心亭时,只见段元辰独自一人拿着坛清酒靠在乌木柱子上,他的身下随意地散落着好几个和他手里一模一样的青釉坛子,不过坛子里面已经空了,段元辰侧过脸嘴角含笑温柔地望着她。

    段元辰今日穿着的是一件素白的单衣,没有了他穿着深色衣服时肃穆庄严的仪式感。给人的感觉却是更加地潇洒和优雅。

    他的长发束了一半到头顶,余下的随意披散在肩上。青丝在夹杂着荷香和酒香的微风中浮动。

    司徒玉儿看到这一幕,不自觉地竟有些心跳加速面色泛红。

    只是酒的气味让她的眉头微微地纠起。

    她偏过头去,不自然地将视线投在亭下的一株随风摇曳的青莲上。

    “司徒小姐好啊。”段元辰笑的一脸和煦。

    “见过殿下。”,司徒玉儿行了个万福礼,两人之间的氛围就像久别重逢的故人一般。

    段元辰不咸不淡地问道: “司徒小姐今日前来是为了什么?如今天色尚早,不去上学,难道:是为了来我这吃早膳的?”

    说着,他笑了笑,覆又将手上的酒坛放到了唇边。

    司徒玉儿迅速收回停滞在青莲上的目光。微微有些讶异地望着段元辰。

    “王爷机敏,我可真是准备来蹭顿早饭的。”司徒玉儿笑的清澈。

    “不说笑了,本王可听到了风声,相爷是打算将你嫁给太子?莫不是这才是小姐你找上门来的原因吧?”段元辰又喝了口酒,笑的自在。

    司徒玉儿一愣,但转念一想也对,王室侯门,各自有点耳目不也正常。

    她深深吸了口气,说道: “我不想嫁。”

    段元辰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但立刻又恢复如常。

    “司徒小姐这话应该跟令尊说。与我这个闲人说,有什么用?”

    “我需要王爷帮我,当然我也可以帮你。”

    “帮我什么?”段元辰提眉一笑。

    “夺嫡。”司徒玉儿眼神一冷,弯唇一笑。

    段元辰抬起头,狭长的桃花眼不断地扫视着站在他面前的司徒玉儿。

    随后启唇说道:“司徒小姐这话今日在我这说说也就罢,若是在外面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听到了。弄不好你我可都是要人头落地的。”

    司徒玉儿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自顾自地说道:“太子谋反之心皇上早已察觉,两人早已有了嫌隙。如今太子根基不稳正是将他连根拔起的好时机。莫氏一族没落,相国府便成了太子最大的后台……”

    她看了眼段元辰,见对方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便又继续说道:“所以若想要推翻太子,就必定要先推翻相国府。如今皇上已对司徒雄的忠诚起了疑心。他将我嫁给太子,不过是为了洗脱他的嫌疑。重新获得皇帝的信任。可若是我嫁不过去……

    “你姐姐便定然要嫁。”段元辰满眼含笑,接过她的话茬。

    司徒玉儿点点头,接着又说:“但这样一来又会得罪他的丈人凤书雷,嫁了司徒心乐会使他失去凤淇滨在朝中对他的支持。所以不论那种情况,相国府都不再对皇位具有竞争力。到时太子倒台,王爷就会成为皇位最大的竞争者。”

    司徒玉儿的分析,不得不让段元辰在心里重新审视他面前的司徒玉儿。

    “本王只当你这只小野猫明里的爪子锋利无比,没想到这暗里的爪子还要更胜一筹。司徒雄可是你的亲爹。扳倒他你有什么好处?”段元辰渐渐坐直了身子,眸光如寒霜骤降。

    司徒玉儿冷脸说道:“他不是,从他纵容凤柔敏杀死我娘的时候他就已不再是我爹。”

    段元辰看到司徒玉儿受伤的表情,心中泛起一丝不忍。他轻声说道:“你想让我如何帮你?”

    司徒玉儿望着段元辰清逸的脸庞,话到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整张小脸腾地变成了粉红色,与她身后的连天粉荷倒是相映成趣。

    司徒玉儿满脸绯红的模样落在段元辰酒意微醺的眼里倒使他的目光有些迷离了。他从亭子的围栏上一跃而起衣袂蹁跹。徐徐落在了司徒玉儿的身侧。

    司徒玉儿紧盯着地板,丝毫没有发现已经近身的段元辰。她下定决心一般猛地抬起头说道:“娶我!”

    段元辰的脸在她眼前突地放大数倍。她甚至都能看见那双桃花眼里映着的自己绯红的脸蛋。

    司徒玉儿受惊后撑起双手想要推开段元辰,却因为用力过猛自己也向后倒去。于是推在段元辰身上的手却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襟,两人就这么暧昧而有尴尬地倒在了湖心亭的波斯地毯上。

    压在司徒玉儿身上的段元辰戏谑地说道:“司徒小姐,虽说你已经跟本王求婚了,但我们之间好像没必要进展得这么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