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28本章字数:2226字

    直到司徒玉儿大踏步地来到她面前她才回过神来。

    “姐姐,可以开始了吗。”

    “开始。”司徒心乐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

    管乐丝竹声又重新响起,司徒玉儿曼妙的舞姿更是令司徒心乐大为震惊。

    她何时学会了跳舞?

    司徒心乐一门心思全在司徒玉儿身上,以至于自己的动作走形都尚且不知。众人一看下来,她竟生生地成了司徒玉儿的陪衬。

    台下的凤柔敏给她使眼色使得脸都快抽筋了,司徒心乐这才反应过来。

    她赶快调整自己的舞姿按原定的计划准备将司徒玉儿给绊下台。

    但几次都被司徒玉儿给巧妙地躲开。直到谢幕的时候司徒心乐都没有在她那里占到太多的便宜。

    正准备离台时,司徒心乐耳边忽然传出一声尖叫“啊!”

    司徒心乐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却看见自己身上的衣带不知什么时候垮了下来。

    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肚兜。

    司徒心乐顿时大叫出声,在舞娘的掩护下混乱离场。

    见此情形司徒雄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连忙站出来请罪。

    但皇帝似乎今天心情奇好抬手便制止了他。

    “爱卿不必自责,想必爱女年岁尚小被这场面给吓住,有些失常也是人之常情。”

    “老臣多谢皇上体谅。”

    “呵呵,这般看来,司徒小姐确是有些胆怯了些。”一旁的高贵女人,母仪天下的皇后,淡淡的插了句声。

    皇帝闻言,皱了皱眉。

    司徒玉儿从台上下来正准备回席间坐着时,太子段怀文却端着一杯酒极不识趣地走了过来。

    “本太子早就听闻相府二小姐的芳名,今日一见果真比传闻还要惊为天人。”

    面对这般富有磁性又极具诱惑力的男声诱惑,太子的眉目疏朗,身姿气质皆是人中龙凤。

    不得不说,段怀文的皮相,生的是真好。

    只可惜,皮囊下,却是龌龊的恶臭!

    想到这儿,司徒玉儿有些危险的眯起了一双美眸,嘴角泄出一抹冷笑。

    全然没有理睬上来献殷勤的段怀文,直接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司徒玉儿此举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段怀文端着杯酒尴尬地站在王公大臣和他们的家眷中间。段元辰在旁边好整以暇地望着此时进退维谷的段怀文。

    段怀文见自讨没趣,灰溜溜地坐回了位置。

    一双眼睛充满着怨气,瞪着对面的司徒玉儿,可惜司徒玉儿始终都没有正眼瞧过他。

    直到宫宴散尽,司徒玉儿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一个劲地喝着手中的酒。

    司徒玉儿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明显是喝得有些醉了。不远处的段元辰见他这副样子,不放心地跟着她走了出来。

    却见,司徒玉儿立在御花园的一棵桑树下久久地沉默。

    段元辰在她身后开口说道:“怎么还不回家?司徒家的人呢?”

    司徒玉儿转过身来对着段元辰粲然一笑,只是脸上挂着隐隐的水汽,她淡声说着:“回家?那里是我家?那群始终想置我于死地的人住的地方是我的家吗?”

    段元辰见到这样的司徒玉儿胸口不禁感到有些闷。

    他走上前伸出修长的手指。揩掉她脸颊上的泪。

    柔声说道“他们不值得你掉眼泪。女人的眼泪是海底的珍珠,不应该浪费。”

    “王爷说笑了。”司徒玉儿有些不自然地向后退去,拉开了她与段元辰的距离。

    段元辰的手悬在空中,司徒玉儿眼神闪烁地说道:“王爷,天色也不早了,玉儿告退。”

    岂料二人的这番话被站在不远处的司徒心乐那给听了去。

    做梦也没想到让她听见了两人的这番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再加上平时这位相府大小姐听的戏比看的书都多,将眼前看到的经过一番加工再纯洁的友谊也能被她想成是男盗女娼。

    司徒心乐颇为得意,眼神一冷,恶毒地说道:“司徒玉儿这次你总算是被我抓住把柄了吧。看我这次怎么收拾你。”

    司徒心乐刚回到侯府,还未与凤柔敏商量,便自作主张地将司徒玉儿与段元辰有染的这件事大肆宣扬开来。

    而身为当事人的司徒玉儿又因为宫宴一事名动京师。

    如今传出此等丑闻自然是闹得满城风雨。

    凤柔敏初闻此事便急得直跳脚。

    她厉声质问司徒心乐道:“这么大的事,做之前为何不和为娘的商量一下。”

    司徒心乐颇有些不以为然,翻了个白眼,无所谓般的说道:“娘,这打铁得趁热,如果跟您说了这计划,您必定又会犹犹豫豫,还得跟爹商量一番,这一折腾下来,她司徒玉儿风头早过了这时候再把事往外传能有多大杀伤力?”

    “你。”凤柔敏指着司徒心乐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

    司徒心乐还一副讨赏的模样望着凤柔敏:“娘,您是不是觉得女儿比你果断多了?”

    “果断个屁!”凤柔敏气急败坏地将帕子扔到了司徒心乐笑得不知死活的脸上,斥道:“我的老天爷,我怎么生了你怎么一个不长脑子的东西。这司徒玉儿和祁王的那档子事你以为我和你爹看不出来吗?”

    司徒心乐一脸震惊地说道:“什么?你们知道?那为什么……”

    凤柔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太子对她的那势在必得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她如今可是要嫁入太子府的人,你坏了她名声你觉得太子愿意顶着天下人的嘲笑当众给自己戴绿帽吗?”

    “不娶就不娶呗,反正就她那货色。”

    司徒心乐刚才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下一秒却已经惊醒过来。

    激动得连凳子都因起身的动作太大而推翻在地。“什么!娘你什么意思!”

    “太子要是不愿意娶她。”凤柔敏厉声说道:“那你就得非嫁不可。”

    司徒心乐身体一下像没了主心骨一样软烂在了地上。

    嚎叫道:“不,娘我不想嫁给太子,我不想被他连累砍头。”

    凤柔敏狠狠地骂着倒在她脚边的司徒心乐,怒其不争的掐了她一把,道:“现在你知道怕了?做之前怎么不想想?”

    一瞬间,司徒心乐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凤柔敏还是不忍心,摇摇头,亲自蹲身将她给扶了起来。

    “现在只等你爹回来,与他商量一下对策,希望还能有挽回的余地。”

    已过了多时,月蓉还未回来,司徒玉儿正想着要不要出府看看。

    刚走到花园平日里对她还算恭敬的奴婢竟然敢公开与她呛声。

    “哟,咱当是谁,原来是咱们相府柴房怎么关都管不住的一朵红杏啊。”

    “是呀,如今这杏是红了,可怜这院子的主人是绿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