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本王还舍不得你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28本章字数:2332字

    “听殿下一言,让玉儿受教了。”

    司徒玉儿突然笑眼弯弯,对段元辰露出一抹绝对坦率纯真的笑容,瞬间撞击了段元辰的心房!

    段元辰愣忡一下,心想撇开仇恨,这开朗率真的可爱模样,或许才是十四岁的司徒玉儿,该有的真实模样。

    这一想,也不由得嘴角上扬:“孺子可教也。”伸手在司徒玉儿头上揉了揉。

    司徒玉儿原本苍白的双颊染上绯色,她很喜欢段元辰身上这淡淡的木梨香,让她觉得温暖安全。

    “殿下,玉儿前阵子的确是恣意妄为,但玉儿并不后悔。没有这几次的胡闹,说不定玉儿已经抑郁而亡,更别提因此结识殿下,还可以一起谋划将来了。”

    段元辰点点头,很欣赏司徒玉儿坦然接受错误却不后悔的潇洒心态,这和他所接触的任何名门女子都不相同。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放眼未来,才是积极的成事态度。

    段元辰不隐藏自己对司徒玉儿的赞赏。她灵动聪慧,有张扬的本钱,却不失理智的冷静个性,恰恰很对他的口味;特别是在这皇城一片矫柔造作的大家闺秀中,更显得独树一帜。

    他亦不要莵丝花,要站在他身旁的女子,不能依附男人,必须要有独当一面的智慧和勇气才行。

    “很好,这才是要成为本王王妃该有的样子,以后做事,必不能再冲动行事。”段元辰眼神一凛,透着冷光:“不过,本王的王妃可不是他人可以随意鞭笞杀罚的。”

    这句话是宣示着他会替她背上的伤讨回公道吗?

    “以前妳只是一个人,但现在妳有本王,谁打妳,打回去就是;有事,本王替妳担着。”

    司徒玉儿一愣,鼻头突然泛起酸意,段元辰与她只是合作关系,但活了两世,还没有人对自己说过如此维护的话。

    尤其是段怀文,为了帮他上位,她背地里受了多少委屈、承受多少折辱,她不相信段怀文不清楚,但他却从来没有一句宽慰的言论,自己还傻傻地为他卖命,最后落得一双子女惨死、酖酒一杯……

    “玉儿?玉儿?伤口疼了?需不需要唤大夫?”

    司徒玉儿从自己的伤痛中回神,见段元辰一脸担忧,更是心下感动,暗自决定这一辈子一定要让他登上大位,不只为报仇,也为他的相护之情。

    她摇头:“不用了,玉儿没事,让殿下担忧了。”

    段元辰点头,眉心稍宽:“这几日玉儿就安心养伤,等妳伤好了,咱们再从长计议。”他看向门外守护的人:“妳身边那个丫头身手不错,可值得信任?”

    司徒玉儿点头:“也是个知恩图报之人。”她一语双关的看着祁王:“对于看人这一点,玉儿还自认十分有眼力。”

    前世十年擘划谋位的经历,早磨练出司徒玉儿一双火眼金睛。

    段元辰因为司徒玉儿对自己的看好,心情没来由好了起来,趋身靠近她,露出魅惑的笑容:「本王派辆马车送妳回去,这几日好好睡觉,多作些梦,本王的大业还有劳小仙姑了。”

    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一凑近,司徒玉儿的心脏瞬间漏跳了两下:“不、不敢当,玉儿感谢殿下的相救之恩。”

    段元辰似乎不打算让司徒玉儿的心脏好过,凑得更近,声音更有刻意压低的瘖哑:“不客气,谁叫本王还舍不得妳死,小仙姑,妳说是不是?”

    寝房里的空气,突然稀薄了起来。

    司徒玉儿呼吸有些困难,脸上的绯色瞬间转为潮红:“殿、殿下,咱、咱们好好说话……”

    掌心突然烫了起来,吓得司徒玉儿急收回手,段元辰一倾,两人的脸几乎贴在一起,鼻息相闻;若不是段元辰左手撑在床榻边柱上,他的唇就要贴上她吹弹可破的粉颊。

    他发现她长而翘的睫毛,勾得自己快要无法自持。

    段元辰的眸子瞬间浓如深墨:“玉儿,妳想嫁给本王,是真想当本王的王妃,还是只想利用祁王妃的位置,达到妳复仇的目的?”

    司徒玉儿一愣,是啊!对自己而言,前一世被段怀文所害,自己被情字伤的体无完肤,这一世对情感是敬而远之、不敢轻易交心了!但段元辰呢?印象中他上一世娶了翰林院乔太傅之女乔若兰。

    乔若兰是京城第一才女,有诗礼传家的教养、琴棋书画的熏陶,是标准京城大家闺秀的典范;记得当年祁王与乔若兰,那是玉面战神与南漠才女的组合,是天造地设、佳偶天成,整个京城传为美谈。

    只是上一世自己与段元辰不算深交,对他和祁王妃的感情并不了解;犹记当时没有祁王好声色的传闻,但记得他另有两个侧妃、几名侍妾……

    一想到这里,司徒玉儿脸色一沉,用力推开段元辰,但因为牵动背后伤口,痛得呻吟一声:“唉哟!”

    段元辰被推开后,轻笑一声,直接坐在床缘,顺手拿起床榻里侧的靠垫,小心垫在司徒玉儿身后:“生什么气呢?怎么,本王的问题很难回答?”

    司徒玉儿突然觉得思绪烦乱,她没有想过她的计划,是不是会导致一对原本恩爱的夫妻从此绝缘,可是自己大仇未报──

    她不负责任地想:若没有开始,何来拆散之说?司徒玉儿看向段元辰,他的眸子里没有风花雪月,只有指点江山的渴望。

    江山与美人,从来不能得兼。

    “冒昧问一句,殿下现在心中可有所属?”

    段元辰挑眉,嘴角微扬:“有当如何?没有又该如何?”

    司徒玉儿深吸一口气:“若有,算玉儿对不起她。玉儿对殿下决不敢妄想,待玉儿心愿得偿,必将王妃之位归还于她;若没有,事成之后,玉儿也绝不恋栈,必将正妃之位还予殿下,以待佳人。”

    那皇后之位,她不屑……

    段元辰闻言,直视司徒玉儿一双清澄坚定的眸子,里头没有闪烁、没有犹疑;她的意思是事成之后,她和他就会一拍两散、互不相干。

    她没有打算待在他身边一辈子,她和他只谈利益、不谈感情。

    明知道这是标准答案,也是最好的答案,但段元辰心情没来由变得恶劣起来;笑容迅速消失,脸色也黑了不少,旋身而起,离开司徒玉儿的床榻。

    “韩齐,备车,送玉儿小姐回相国府。”他自斟一杯茶水,仰头饮尽。

    门外低应一声,自有动作。

    沁人的木梨清香瞬间抽离,让司徒玉儿有些怅然若失;她觉得她回答得很好啊!为什么祁王看起来不怎么高兴?难道他想和自己过一辈子?

    怎么可能?

    云倩喊了一声开门进来,韩齐也已经站在门外待命。司徒玉儿在云倩的搀扶下缓缓起身,对态度骤冷的段元辰轻轻一揖:“殿下,事情若败,玉儿身死绝不拖累殿下;然事情若成,殿下,也就不是殿下了。”

    是『陛下』。

    段元辰霍然转身,目光矍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