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夫人,咱们有娘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29本章字数:2818字

    “『自作孽,不可活。』长姐,但妳知道什么比死还痛苦吗?那就是『等死』。”

    凤柔敏母女相互抱着,震慑坐在椅子上,看着如凤临天下的女子,威仪慑人地从自己面前离开,心底不自觉升起一股奇特的感觉。

    这是她们熟悉的司徒玉儿吗?凤柔敏觉得眼前这才十四岁的女子,不再是那个善良害羞、遇事怯懦的小白兔,她身上似乎有一股历经风雨、千锤百炼、洞察世情的成熟与闲定;眸中闪烁的光泽,也不再无知懵懂,而是练达与睿智,浑身上下更透着一股皇家威仪。

    皇家威仪?她眼花了吧!

    今天,凤柔敏这个在后宅玩鹰的人,竟被一只小麻雀给啄伤眼了?

    凤柔敏站起来,看着自己呵护备至的女儿今日受尽委屈,只能坐在椅子上哭泣,她就心疼气愤到不行!

    不!她绝不能让那贱人的女儿抢了心乐的光环、夺了心乐的幸福。

    司徒雄回来,见到凤柔敏望着女儿发呆,而司徒心乐还坐在椅子上哭泣,就一顿火气!

    “哭、哭、哭!除了闯祸和哭,妳还会什么!”司徒雄没耐烦地吼了出来。

    司徒心乐被司徒雄一吼,吓得停止了啜泣声,满脸泪痕地望着父亲。这个一直将她宠在心尖的父亲何时这样吼过她?如今却因为那个小贱人……

    “娘!”

    “妳也一样!都是妇人之见!今天老夫的颜面都被妳们给丢光了!”

    司徒雄瞪向凤柔敏:“老夫早说过,现下太子危机重重,任何一个皇子都有夺嫡机会,祁王更是皇子中唯一有军功的、不能得罪,而妳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先让太子不要玉儿,陷自己得坐上太子的船;现在好不容易咱们多了祁王这条路,妳们……”

    司徒雄袖子一甩:“母亲都比妳们还通透,玉儿再怎么不堪,姓的也是『司徒』,她夜不归营是家事,妳们蠢得拿到祁王面前说?丢司徒家的脸就算了,这不是摆明当着祁王的面踩脸吗?踩祁王的脸就是践踏皇家,妳们懂不懂?唉!”

    凤柔敏和司徒心乐被骂得哑口无言,只是明白道理是一回事,能咽下这口气又是一回事。司徒心乐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种气?前些日子在翰星书院出糗、被司徒玉儿追打、在宫宴丢脸,今天又在俊美的祁王面前颜面尽失,她绝咽不下这口气!

    凤柔敏毕竟是当家主母,知道女儿委屈,但司徒家的安危利益她也不能不顾;她拍拍女儿肩膀,以眼神示意,让女儿放心,然后转身面向司徒雄,态度恭敬:“老爷,妾身明白了!以后妾身会注意的。”

    “哼!老夫已答应祁王,让玉儿嫁入祁王府;祁王也说会在『牡丹宴』上请皇上指婚,这两天别给老夫再出什么么蛾子。还有,『琼琚苑』的匾额赶快命人去做,整个院子重新规划、修葺,把玉儿住的地方后面那两个宅子也划进去,到时候迎娶才不会难看。先这样,唉!”

    司徒雄说完,袖子一甩,走了又回头道:“对了,别让祁王又拿那件破事儿刁难,咱们自己抓几个碎嘴的奴才、婢女出来杖毙!真是!皇家的私德也敢随便议论!呿!”便丢下凤柔敏母女,自行到书房去了。

    司徒雄这一顿风风火火,又骂得司徒心乐抬不起头来!她也不管母亲了,负气的脚一蹬,径自往自己『蕉雨阁』发脾气去。

    凤柔敏叹了一声,坐下来揉揉额角,身边丫头春燕、施嬷嬷忙上前搥肩、倒茶。

    “夫人,歇会儿,喝茶。”

    凤柔敏揉着胸口:“唉!妳们说,我容易吗?”她也是糟心,心口一颗石头堵得难受极了!

    施嬷嬷眼神一瞟,趋近凤柔敏小声说:“夫人,是不是回凤家找老爷和将军商量?”

    凤柔敏抬头:“妳是说,找父亲和哥哥帮忙?”

    凤柔敏的父亲凤书雷,曾因救过先帝而被封威远侯,目前任南漠国的总兵都尉,位高权重,掌握南漠实际兵力的三分之一;而凤柔敏哥哥凤浩天,带领凤家军曾与邻国东陵大战,七战六胜,享誉朝野,被皇帝封为镇远将军。他的儿子凤彧亦追随衣钵,在凤家军历练;如今尚未弱冠,也已经是南漠武将中,年轻辈里的翘楚。

    “是啊!”施嬷嬷是凤柔敏从凤家带来的老人,她觉得有事当然要找凤家出头:“夫人,『琼琚苑』那个贱蹄子若成为祁王妃,又成了太子妃,飞上枝头当了凤凰,咱们姑娘可就要被踩下去了!但如果太子能守住储位、扭转局势……”

    “说下去。”

    施嬷嬷继续道:“夫人,您认为皇帝六个皇子里,谁能成为太子对手?”

    凤柔敏思忖:“六个皇子里,四皇子洛王段子敬醉心诗书、潇洒不羁,就算有心夺嫡,但论起权谋,比不上其他几个兄弟;五皇子梁王段延安整日沉醉工艺,是有副强脾气,对付器械还行,但看好他、依附他的人不多;要夺嫡,我看也没这声望;八皇子段子轩、十皇子段云瑞还未成年、也未封王,根本不是储位人选。能和太子争储的,还是只有七皇子祁王段元辰,他有军功、有声望,文武兼修,的确是太子最大对手。”

    “可他娶的是那个贱蹄子,能有什么助力?反观现在太子之位还拽在三皇子段怀文手中,只要咱们老爷愿意支持太子,以后咱们姑娘不只是太子妃,还可以坐上那个位置,那可是凤翔九天啊!”

    凤柔敏一听整个人来了精神:“对啊!施嬷嬷,还是妳聪明,我怎么就没想到?”

    得天下可不是靠一人之力就能及,否则老爷怎么还会踌躇观望,不敢得罪太子、也不敢得罪祁王?

    施嬷嬷忙哈腰:“唉哟!老奴怎敢承夫人夸奖,是咱们凤家硬啊!心乐小姐可是个有福的,哪是那个贱蹄子可以攀比?”

    “就是!”春燕一旁附和:“夫人,彧少爷现在也很受皇上重用呢!整个京城守卫都是彧少爷管的;还有轻云小姐,她可是京城里唯一可以和南漠第一才女乔若兰媲美的姑娘,他们可疼心乐小姐了,绝不会见心乐小姐受委屈的。”

    “若太子地位稳固,老爷还会在意祁王爷和那贱蹄子的死活?”

    在施嬷嬷和春燕两面劝说下,凤柔敏大乐:“有道理,春燕,下午备车,咱们回凤府一趟。”

    “是。”主仆三人欢天喜地,兴奋得好似司徒心乐已经母仪天下、成为后宫之主了。

    “夫人。”司徒府老管家进来,将手上一份名单恭敬地递上去。

    “什么事?”凤柔敏将单子接了过来。

    老管家声音平稳:“二小姐刚开了名单,说这是这两天四处造谣污蔑祁王殿下的贱婢和奴才,应当场杖毙,以避免祸害司徒府。老爷已经看过,请夫人现在行刑,以绝后患。”

    “什、什么!”

    凤柔敏瞠大双眼,瞪着名单双手不住颤抖!名单里她身边的施嬷嬷、春燕、夏蝉;司徒心乐身边的红儿、碧儿;还有平日仗她们母女之势,到处作威作福的一些粗使婆子、二三等丫头、劳役、长工,全在上头!

    一共洋洋洒洒二十七人!

    施嬷嬷、春燕吓得脸色全无,抖如筛糠,立即跪下哭喊:“求夫人救命!夫人救命啊!”刚才的喜色与得意嘴脸全灰飞湮灭了。

    外面更传来隐隐哭喊和求饶声……

    凤柔敏气得全身发抖,牙龈都快咬碎了!“别怕!我去找老爷。”

    “夫人。”老管家拦住凤柔敏:“老爷已经派人将名单上的奴才都抓到『肃风堂』前,就剩施嬷嬷和春燕,老爷说,请夫人以大局为重。”

    意思是弃车保帅、势在必行、绝无转圜。

    凤柔敏趑趄倒退两步,施嬷嬷和春燕更是哭倒趴在地上,大声求饶!

    老管家大手一挥,两名汉子立即架起地上腿软的两人,一路拖行往『肃风堂』,哀嚎声不绝于耳……

    “夫人!救我、救我啊!”

    “老爷,冤枉啊!”

    凤柔敏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心腹被拖走,呆楞而无力作为;老管家心里哀叹一声,拱手:“夫人,老爷等您前去执行,小的先行一步。”

    “啊──”凤柔敏尖叫一声,将手中名单用力揉碎!

    “司徒玉儿,我凤柔敏若没弄死妳,我就不姓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