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这饭还能不能好好吃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29本章字数:3160字

    “是啊!乌云来了,所以癞虾蟆都叫起来了。”

    笑声嘎然而止,痞子小队霍然转身,黑脸精壮的年轻人此时动了动,也抬头看向发声的人。

    司徒玉儿无视眼前这八个凶神恶煞,只是满眼看向那年轻人,努力抑制想奔过去的冲动,露出一丝温暖久违的微笑。

    唐彦哥哥,好久不见。

    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段怀文要杀她,却冒大不韪挡在他进宫前劝阻的人;然而,段怀文却为了让她死,宁愿牺牲一个助他登位的大将军。

    今世,她会让他好好活,并得到他该得的功勋。

    黑脸的年轻人动了一下,这荳蔻清丽的女子这般看自己,不自觉心跳加速,脸红了一下……呃,不好意思,脸太黑,看不出来。

    “姑娘,妳快离开,这里危险!”

    呵,这一世的唐彦哥哥还是一样好。

    “这是哪里来的小姑娘?长得真标致!”痞子一号露出猥琐笑容。

    云倩立即护在司徒玉儿身前,面无表情的观察这痞子小队,思考从哪里动手比较快?小姐应该饿了。

    八个痞子围住司徒玉儿主仆三人,痞子二号道:“这三个妞儿都销魂,可咱兄弟八人,怎么分?”瞧瞧她们衣着只是平常人家,不碍事儿!

    痞子三号:“还不简单?轮着上呗!”痞子四五六七八开始排起顺序。

    司徒玉儿脸色一沉,周身寒气凛冽:“月蓉,等等那两个,给我打烂他的嘴。”

    月蓉在司徒玉儿身后瑟瑟发抖,她知道小姐指的是二三号:“小、小姐,要打烂他们的嘴,也得、也得他们乖乖让奴婢打呀!”一脸她很想,可惜力不从心。

    “云倩。”

    “是。”

    云倩一得命令,立即拔剑冲了出去!剑影所及,八人迅速分散开来,使包围她们的痞子小队瞬间露出一个大缺口,玉儿拉着月蓉来到唐彦面前,唐彦却将她们安置在摊位后,拔起身边的『决云』,跃入战场。

    不到半炷香时间,八个痞子全哀嚎瘫软在地。

    围观的人不敢大声叫好,但都一脸解气,看来这些恶霸平时没少欺负人。

    云倩拉起痞子二三号,他们各折了一只手、一只脚,满脸血污。

    “月蓉姊姊,帮妳把人带来了。”

    云倩一喊,月蓉顿时怒眉倒竖,顺手拿起唐彦摊位上一个不知名东西,直往二号嘴上敲:“打烂你这脏嘴,什么浑话都敢说!”换三号:“还有你!我家小姐是你可以随便污蔑的吗?呸!死打你们这两个脏东西!”左右开弓,好不卖力。

    唐彦满脸黑线,呃,不好意思!还是看不见。

    他呕心沥血、巧夺天工的作品,现在被拿来打人嘴巴?小姐,割鸡焉用牛刀,他心疼啊!唐彦忙拿一块刚刨好的木头,换下月蓉手上的『精品』:“姑娘,这个比较顺手。”

    果然,啪、啪、啪!这个顺手多了!

    “这个好!打烂你们两张臭嘴!看你们还敢不敢欺负良民、调戏良家妇女!”

    可怜二三号的嘴已经被打得满地找牙,嘴肿如肠,想开口求饶都没办法。

    痞子一号倒在地上,恶狠狠地道:“妳这娘儿们,知不知道我们是谁?敢在这里管爷的事!”

    围观者都现出一抹担忧,但司徒玉儿上前,冷笑道:“你们是谁?不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负良民的恶霸,否则是谁?”

    “就是!这么多眼睛看着,难不成还污蔑你们?”月蓉丢下木板,站到司徒玉儿身边。

    痞子四号肿起来的眼睛很想目露凶光,只可惜……尽力了!

    “等妳知道我们是谁的人,妳就笑不出来了!”

    果然唐彦和围观者一脸担忧,但司徒玉儿却笑得更灿烂欢畅:“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率土之民,莫非皇臣。咱们都是南漠皇帝的子民,怎么,你的主子不把皇上看在眼里,俨然自立为王了?”

    痞子八人组瞬间变了脸色!好个犀利女子,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他们八个就算没被她整死,回去之后,主子也一定重罚!

    这女子分明知道他们是谁的人!

    “女侠饶命,一切都是误会。我们与唐兄弟开个玩笑。”

    痞子一号想站起来,司徒玉儿却寒气四射:“谁让你站起来了,跪下!”

    “咚”一声,痞子一号立马跪下!连带着二号到八号也一并端身跪得好好的。

    司徒玉儿周身凛冽的寒气和不怒自威的威仪,逼得他们不自觉低头。

    一号心里骇然,这女子是谁?怎有这样的威压气势?

    “姑娘……”唐彦上前,他自然知道这八个是谁的人,那可是不能招惹的人啊!现下他脱身容易,但他不希望这女子因为一时好心,陷入险境。

    “感谢姑娘见义勇为,但这八人──”

    “唐哥哥放心,南漠还有王法,公道自在人心;就算是李家,也要遵守不是?”

    周围的人频频点头!这女子说的对极了!

    这八个痞子,正是李家下人。

    李家是京城有名皇商,平时和权贵关系很好,没有人敢得罪他们;听说宫里萧良妃最喜欢他们家进贡的湘南烟雨双面绣,一匹可是天价,全南漠也只有李家才拿得到。

    这李家不只家财万贯、富可敌国,还有一个大公子李旭,娶了皇帝的二公主段宜秋,成了皇家驸马,标准皇亲国戚;因此下人多眼高于顶,在京中横行,奉天府、京兆尹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京城的食衣住行,几乎都躲不开李家;最近更频频接触武林中已经销声匿迹的『唐门』,想将唯一传人唐彦,收编己用。

    唐门在武林中,是赫赫有名的暗器专家;然唐彦有骨气,不愿家族留下来的结晶成为他人敛财工具;而且他有预感,李家心怀不轨,因此他严词拒绝!

    他愈拒绝,李家逼得愈紧,甚至开始捣蛋,影响他的生计;唐彦虽武艺高强,但蚁多咬死象,他一人如何与李家抗衡,因此他宁受欺负,也不理睬反击。

    司徒玉儿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听到周围的人窃窃私语,那跪在地上的八人脸色青白交接,今天究竟是招惹到什么人了?连李家都不怕。

    司徒玉儿瞥见一辆华丽的马车停驻已久,她暗笑,等的就是这一刻。

    司徒玉儿突然高声说:“这李家也太目无法纪,天子脚下,也敢欺侮良民,本小姐好不容易想到『醉仙楼』吃饭,这饭还能不能好好吃?以后『醉仙楼』也不用来了。”转身:“唐哥哥,咱们走吧!找个能吃饭的地方,再好好聊聊。”

    “是谁说『醉仙楼』不能好好吃饭的?”

    众人望去,一名身着玄色绣金线锦衣,脚着黑色云龙靴,面如冠玉、手执玉扇的翩翩公子,在随从拥护中,排开众人,仪态从容地朝司徒玉儿走来。

    人群中有人认识他,立即高呼一声:“是四皇子!参见洛王。”

    洛王?民众一听,纷纷下跪,包含司徒玉儿、唐彦等人也都跪了一地。

    “臣女相国府司徒玉儿,参见洛王殿下。”

    来人正是当朝皇帝的四皇子,洛王段子敬;段子敬虽身着便服,但腰带上象征皇家的玉佩,正昭示着他烜赫的皇家身份。

    痞子八人组抖得如同筛糠。李家的人都知道,四皇子的母妃刘淑妃,和李家的公主母妃萧良妃,是水火不容的关系,而四皇子又是个孝顺的。

    段子敬看了一眼司徒玉儿,再瞥向被打得七荤八素的痞子八人组,看到他们身上衣服,认出是李家人,面露鄙夷:“李家的?怎么回事?”

    人人都知道他是四皇子段子敬,但不是人人都知道段子敬是『醉仙楼』老板。老板听到他的店不能吃饭,如何坐得住,当然要下马车来看看。

    司徒玉儿轻轻一揖:“启禀殿下,臣女本想到『醉仙楼』用膳,偏偏遇到这八人欺负良民;臣女的奴婢出手解围,偏偏这八人还口出秽言,并威胁臣女。臣女感叹天子脚下,竟连好好吃顿饭都不行!唉!这『醉仙楼』虽好,可惜地点不好。”

    洛王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月蓉亦大胆道:“殿下,这几个贼子还威胁我们小姐,说也不看看他的主子是谁,敢在这里坏他们的好事。”

    八个痞子此时更是面无血色,跪着的双腿瑟瑟发抖。

    洛王眼神一凝,脸色铁青。这李家果然恶劣,纵容刁奴在他『醉仙楼』前胡作非为,摆明和他过不去!

    看来最近『醉仙楼』营收下降,就是李家搞的鬼。

    洛王冷哼一声:“大胆刁奴,光天化日,不但欺侮良民、还对相国千金口出秽言,简直无法无天!你家主子真了不起,做皇家的生意,看来是没有把皇家看在眼里。来人,把这几个刁奴送到奉天府,本王倒要看看,这个皇城还有没有王法。”

    “是。”

    身后侍卫利落出列,三两下就把地上有口难言的痞子八人组,送官法办。

    司徒玉儿低身一揖:“殿下英明,京城有洛王殿下这样的皇子,真是我南漠百姓之福。”

    围观的百姓群声附和:“有洛王殿下,是京城百姓之福!”还纷纷竖起大拇指,热烈鼓起掌来。

    “是啊!洛王英明!”

    “洛王好样的!”

    洛王段子敬顿时飘飘然;身为皇子,平时恭维者多;但这么受百姓爱戴,还是第一次。

    他看向眼前这位清丽女子,他能享受这时刻,全是因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