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那个唯唯诺诺的相国庶女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29本章字数:3275字

    “玉丫头,能拿第一,就别拿第二。”

    司徒玉儿想笑笑不出来,惊讶地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是哪来的自信,认为她可以拿第一?

    她代替张嬷嬷,伸出手去扶自己的祖母,在她抓住自己的手,靠近自己时,司徒玉儿小声道:“祖母对玉儿如此看好,让玉儿受宠若惊。”

    老夫人双脚稳稳站在地面上:“玉丫头,祖母只希望家和……”

    司徒玉儿放开老夫人的手,微笑道:“牡丹的花季很短,祖母今天可要好好欣赏。”说完就在月蓉和云倩的牵引下,往接待自己的轿辇走去。

    机会,不会等妳;会等妳的,只有后悔。

    以前我需要妳的时候,妳在哪里?而现在,我不需要妳。

    至于帮她们求情?妳没资格。

    司徒玉儿坐上轿辇,闭起眼睛,皇城的后宫曾经是她的梦,后来也的确是住了进去,她以为那是她幸福的处所。想不到,却在她戴上九尾凤冠、身着凤袍黼冕的第二年,迎接她的,是一双儿女惨死,以及毒酒一杯。

    她睁开眼,孩子的容貌已经模糊,但眼前的宫殿,哪里有亭台塔榭、哪里有殿宇楼阁,她都知道;这里的每一处每一景,都清晰的告诉她,她死在这里,死在她认为是自己这辈子,最幸福的处所。

    “小姐,妳怎么了?背疼吗?”轿辇一停下,月蓉便担心地望着司徒玉儿,因为她一脸惨白,面无血色,下唇还被自己咬出深深的齿痕。

    在她前面不远的司徒心乐讪笑道:“是没见过大场面,紧张了吧!”她故意说得很大声:“妹妹,宫里妳不常来,跟紧一点,别走丢了。”

    月蓉生气地怒瞪司徒心乐,司徒玉儿拍拍她的手:“我没事,放心。”

    放心,今天不用我收拾她,自有人代劳。

    前面是一个宽阔的园子,假山流水、花木扶疏,几个六角亭里摆着石凳、石桌,亭翼、亭柱施以龙蛇神兽雕绘,刻工精彩、景色美不胜收。

    第一次来参加『牡丹宴』的人,都免不了被一路皇城的巍峨与精致迷惑住。即使是来过几次的司徒心乐,也不免被眼前美景吸引,幻想自己嫁给段怀文,成了太子妃,最后变成后宫之主。这里,就通通都是她的!

    她的!

    一双眼睛涨满兴奋,更别提整个人趾高气昂,下巴抬的跟什么似的!司徒心乐很努力压下兴奋之情,今日京城贵冑所有千金都在这里,她要好好表现,从今天开始练习母仪天下──

    “唉呀!”司徒心乐踢到一块凸起的青石板,一个踉跄,直接撞到走在她前面的凤柔敏,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心乐,妳怎么回事?”凤柔敏忙稳住她,眼神带着凌厉。

    别以为贵族千金间的较劲是从『牡丹宴』竞技开始,从走进后宫园子这一刻,计较就开始了。

    今日没有一刻可以出错!

    “女儿错了!女儿接下来会小心。”

    收到母亲责备的眼神,司徒心乐忙收回心神,小心脚下石子地。她脸色已经一阵青一阵红,因为她听到不远处有人窃笑的声音。

    司徒玉儿目不斜视,走到司徒心乐差点跌倒的地方,月蓉本来想提醒她,可是玉儿很自然地跨过去。

    这个花园,腹地极大,宫里人人可以游玩憩息,接着她们走过一个九曲桥,来到一座更精致的园子,这里就是皇后私有的『天香园』。

    『天香园』腹地也极广,一入眼帘是两边人工挖凿的湖泊,四周满是一畦一畦夺人眼目、傲然绽放的各色牡丹;现正值暮春三月,是牡丹季节,满眼奼紫千红,令人眼花撩乱。再往前,就是三个以琉璃建造的透明温室,里头种植的,是更娇贵难得的稀有牡丹。

    用来赠送前三名魁首的『墨玉倾国』、『琉璃冠珠』和『藕兰葛巾』,就在琉璃温室内。

    温室外的草坪已在左右两边设好席子,男女分席;而草坪正中央搭建了一个台子,应是动态竞赛及『挑试』场合。

    『天香园』内,已经有七八成的人到了,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各种亲切却貌合神离的探测慰问,一簇一簇的,十分热闹。

    “你们猜今年魁首是谁?”

    “除了南漠第一才女乔若兰,还有谁?”

    “她已经搬多少盆『墨玉倾国』回家了?”

    “那可不一定,今年有几家名媛不错,去年凤家镇远将军嫡女凤轻云就差点扳倒乔若兰。”

    “柳家千金去年第三,今年一定也不差。”

    “司徒相国嫡女去年琴艺精湛,今年应该也很有看头,这些可都是美人啊!”

    “礼部尚书千金楚芊芊今年十四,第一次下场;她有家学渊源,我刚刚看到她,那气质神韵,绝对是黑马。”

    “这几位小姐也都到了议婚年龄,本世子今年就来相个媳妇儿。”

    有赞誉的,当然也有令人非议的。

    “说到第一次参加,你们知道相国府二小姐今年也要下场。”

    “你指的是那个唯唯诺诺、怯懦娇小的相国庶女司徒玉儿?”提到她,聚在一起的世家公子全不约而同地皱起眉头。

    “可不是?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这什么场合,她也敢下场?”

    “就是,听我胞妹说她在『翰星书院』的表现,就是一个粗俗无文、胸无点墨的草包,今天……呵呵,有好戏看了!”

    “可是听说前几日宫宴,她一舞惊艳全场,连太子都看入迷,还私底下和相国府议亲。”

    “别说了!宫宴一结束,就传出七皇子祁王殿下其实是司徒玉儿的入幕之宾。”

    “此话当真?”声音充满诧异,但表情是见猎欣喜的振奋。

    “当然是真的,太子第二天就当面怒斥相国大人,还取消婚约!现在议婚的对象是嫡女司徒心乐……”

    女眷这边聊的也不遑多让,『翰星书院』的小姐们、官夫人们,也一簇一簇,只是谈话内容大同小异。小姐们多是探听对手,官夫人则是相看姑娘,替自己家适婚男子相媳妇。

    只要提到乔若兰、凤轻云、司徒心乐、楚芊芊等人,都是一脸赞扬,提到司徒玉儿,也有志一同地露出嘲讽、取笑的神情。

    “妳们听说了吗?今年相国府的嫡女对魁首势在必得,因为太子打算今天开口求皇上赐婚;所以她聪明地避开乔太傅家和凤将军家的了。”一个官夫人边说边将视线瞄向刚入场的乔若兰和凤轻云。

    乔若兰是翰林学士乔太傅之女,一身湖绿色雪纺纱,飘逸的裙摆绣着开阖不定的描金青莲,头上梳了优雅的百合髻,插着两支碧玉珠花,非常符合她清雅出尘的气质;而凤将军府凤轻云,则一水红色的如意云烟裙,映着她明丽动人的五官更为清亮,头上的流苏髻垂下几绺细发,清丽带着娇俏,足与乔若兰分庭抗礼。

    “唉!要赢她们谈何容易?谁能娶到这两家的千金,还真是上辈子修的福气!”

    这两名官夫人心中的好媳妇首选,现在在席位上狭路相逢。

    “乔姊姊今日幽妍清倩,容光夺魂,将这一园子的女子都比下了。”凤轻云开口,但表情却没有说的话那么恭维。

    乔若兰微笑回应:“凤妹妹今日才是钟灵毓秀、艳冠群芳,宛如这园中牡丹,若兰怎敢比肩?”

    凤轻云来自武将世家,说话自带霸气:“乔姊姊说妹妹像牡丹,妹妹听了高兴;昨日家中芍药开得颇俊,让妹妹想起乔姊姊,明日便让人送两盆去给姊姊。”

    我是牡丹,妳是芍药;我凤轻云是真国色,而妳乔若兰就是假牡丹,装清贵!

    乔若兰也不是省油的灯:“承凤妹妹盛情,若兰园子里有三盆『墨玉倾国』、两盆『琉璃冠珠』和一盆『藕兰葛巾』,实在没有地方摆芍药了;凤妹妹养过『墨玉倾国』没有?明天若兰送一盆到凤府?”也不看看牡丹魁首在谁家?

    “妳!”凤轻云双眸闪过一抹狠厉,乔若兰直踩她的痛处。

    两人斗得正酣,却听到周遭的人一阵抽气声,目光不约而同望向园子入口处。那里,凤柔敏带着司徒心乐走了进来,而身后有一名少女走在两人五步之后。

    司徒心乐一袭艳粉色昙花勾金烟罗裙,头上飞天髻同款白玉昙花簪,檀口薄红,眉眼俏丽,亦是一名天香国色,入场引发的赞叹不输给乔若兰和凤轻云。

    然而,引发众人震慑抽气的,却是她五步之后的少女。

    少女一身粉金锦缎加七彩琉璃纱,头上惊鸿髻上只有一只玫瑰金镂白玉簪,在春阳照耀下流彩熠熠,映着她双颊玉质柔肌、欺霜赛雪;身后墨发云瀑流泄,光可以鉴;檀口点樱桃,粉鼻倚琼瑶,秋波流盼,灵灵有神!

    凡间竟有这么美的女子。

    而少女让人惊讶的,不只是她的美貌,还有她走进来的神色仪态。

    少女微微抬着下巴,目光平视前方,双手端端正正交迭在胸腹之间,肩膀轻松,好似这个姿态她已经做了千万次,娴熟而无误。她一步一步走来,拖曳在她身后的裙裾淡淡飘动,纱缎上的梨花似乎随她轻扬飞舞,赏心而悦目,美丽却内敛。

    她走的每一步都好看、每一个姿态都自然,神色闲正,气韵清婉,却又带着一股淡淡的威严,一种不容忽视、不得亵渎的高贵。

    在座许多妇人都是高门世家教育出来的,她们瞧见这少女忍不住汗颜惊叹!自己的女儿,绝对走不出这姿态;光这一路,这少女就将满园的女子全比了下去。

    有人突然喊出:“那是司徒玉儿。”

    司徒玉儿!

    震撼在男女席间炸开,眼前这玉凿冰雕般的女子,竟是刚刚众人口中,那唯唯诺诺、粗俗无文的司徒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