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司徒心乐不会走路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29本章字数:2890字

    震撼像星火燎原,烧得整座『天香园』火了起来,人人将目光投向园子口,司徒玉儿成为万人瞩目的对象。

    司徒心乐自然感受到园子里众人的骚动,对自己出现造成的震撼很是满意;但当发觉大家的目光是集中在自己身后,万众瞩目的对象是那个小贱人、不是她,瞬间怒不可抑!

    司徒心乐正要发作,立即被凤柔敏抓住。她目光凌厉地扫了司徒心乐一眼,让司徒心乐顿时一凛!立即稳下心神,故作优雅地走到女宾席位。

    凤柔敏是什么人?她一进园子就感觉到有事发生;就算没回头看司徒玉儿,也知道是那丫头造成的效果。从众位官夫人眼中的惊叹震撼,凤柔敏也是震惊不已;她心里暗下决定,无论今日司徒玉儿表现如何,回去之后,司徒玉儿就是一个死字!

    入了席,司徒心乐立即被『翰星书院』的几个小姐拉走,三五个人聚到池边说话。一个素来直爽的张倩就直说:“心乐,司徒玉儿是怎么回事?那一路走得真吓人!好像她是这园子的主人,那威仪……我看得气都不敢喘一下!”

    “妳眼睛瞎了不成!那小贱人走路会有威仪?不过是东施效颦,看着前面学本小姐而已。”

    围着她的小姐们,家里官位不比司徒雄,自然不敢反驳;但心里都有一把尺;学司徒心乐也走不出万众赞叹的姿态,只是平时大家也瞧不起司徒玉儿,诧异过后,对司徒玉儿的鄙夷便故态复萌。

    “也是。”与心乐友好的小姐赵婉盈,是个心高气傲的主:“那一路也就是沐猴而冠,等等下场比试,不也原形毕露,贻笑大方?”

    “可不是?”一个叫刘秀英的小姐端着嘴脸:“现在愈得意,等等跌得愈惨!咱们等着看笑话就是。”

    “司徒心乐。”

    众人回头,竟是去年『牡丹宴』得到第三『藕兰葛巾』的柳常青。柳小姐自诩才情高,个性自然也是清冷孤傲。在『翰星书院』与司徒心乐虽不在一块儿,但井水不犯河水,今日突然走来,身边还有两个平常和她一起的姊妹花;姊姊叫范明月,妹妹叫范明珠,父亲是个武将。

    “柳小姐。”众人相见,都施了平礼。

    柳常青瞄了一眼司徒心乐的装扮,掩不住嫉妒:“今天司徒小姐光彩照人,相信等会儿比试一定不差。”听说她最弱的是棋,而棋刚好是柳常青的长项,等等『挑试』,她就会向她挑战。

    女人天生对『危险』感觉敏锐,柳常青的敌意十分明显,让赵婉盈等人深觉此地不宜久留,分别找了理由,迅速离开。

    司徒心乐也觉得柳常青来者不善,但她也是个傲的,加上平时并无交恶,大庭广众下,她能奈自己何?

    司徒心乐回应:“柳小姐也不差,想必今日再抱个『藕兰葛巾』回家,应该也还行吧?”不过就第三,也值得骄傲这么久?

    司徒心乐故作优雅的转身,假借欣赏池边种植的牡丹,完全没瞧见柳常青眸中向她射来的狠厉。

    “啊!”司徒心乐小腿刺痛,往前趔趄了两步,范明珠见状,很有技巧地伸手──给她一道掌风:“司徒小姐,小心!”

    『噗通』一声,司徒心乐直接跌落池子。

    范明珠的声音惊动了不少人!很多人立即往这里望来,直接目睹司徒心乐狼狈下水的惨状!

    凤柔敏惊骇地起身,与嬷嬷丫头们急往池边奔来。她怒斥:“还站着干什么!快下去救人!”

    许多人都围在池子边,范明珠一脸『自责』:“凤姨对不起,明珠想拉住心乐已经来不及了!”

    凤柔敏一心都在女儿身上,急忙回应:“不关姑娘的事,快!再下去两个!”已经下去两人,忙又叫两个宫女下池子捞人。

    范氏姊妹与柳常青退出围观,静静回到席位。

    原来范氏姊妹武艺不差,刚刚三人距离司徒心乐有两三步距离,范明月手握一颗石子,趁司徒心乐不注意,弹出石子,司徒心乐一个踉跄,就往池子栽去。

    当然,范明珠那道掌风功不可没,只是众人看不出来,只知道范明珠要拉司徒心乐已经来不及。

    柳常青给了范氏姊妹一个『做得好』的眼神,谁叫司徒心乐,竟是太子段怀文议亲的对象。

    没错,柳常青暗自心悦段怀文已久,她就是要司徒心乐出尽洋相!

    坐在位置上的司徒玉儿没有上前凑热闹,只是轻抿着茶,嘴角微扬。柳常青三人的小动作她都看在眼里,看吧!就说今天有人收拾司徒心乐。

    因为上一世,柳常青整的人是她;她让一身湿淋淋的自己,狼狈站在太子段怀文面前,只因上一世段怀文议亲的对象是自己。

    而今天,换成司徒心乐了。

    “活该!”月蓉在一旁冷哼,颇幸灾乐祸。

    司徒玉儿放下茶杯没说什么,后面还没完呢!今天柳常青铁定和司徒心乐杠上了。

    已经消弭战火的凤轻云和乔若兰也端坐在自己位置上;凤轻云没往池子边凑热闹,但让婢女拿了披风和一套衣服去给司徒心乐,目光一直注视着司徒玉儿,她刚刚那一趟走来,自己可没忽略。

    池边热闹,园子口也传来一阵骚动,众皇子公主到了。

    长公主首先进来。长公主段清华已经二十有七,是位寡妇。她十七岁远嫁北周大皇子,大皇子却英年早逝,皇帝和她的母妃张贤妃不忍无子的段清华独居异乡,便接回她,让她在自己的公主府生活。

    二公主段宜秋也仪态万千的进场,浑身珠围翠绕,环佩叮当,在在彰显自己是皇商李家长媳身份,那一身的富贵逼人,令人咋舌称羡。

    只是大家心里都生出一丝怪异,有司徒玉儿刚刚珠玉在前,这两位公主走起路来,竟还不如司徒玉儿的端庄气魄,有皇家风范。

    皇家风范?司徒玉儿?

    忙压下自己可笑的想法,看向园口,太子段怀文、四皇子洛王段子敬、五皇子梁王段延安、八皇子段子轩也进来了。

    不得不说,皇家血统真的是挑过的;太子遗传皇后的高贵,品貌端正、伟岸俊朗;段子敬眉宇潇洒、风流不羁,除了皇家威仪,还自带名士风范;而梁王段延安一脸孑傲,却也俊秀出挑、夺人眼目;段子轩已届十七,俊逸非凡,眉宇间还保有一丝纯真淘气。

    许多在场千金看得脸红心跳,不由捂脸低头,只敢偷偷抬眼,瞧着这些俊朗丰仪的皇家子孙。

    “这是怎么了?”

    太子段怀文瞧见池边骚动,举步走了过去,一到就见司徒心乐被宫女从池子里捞出来,浑身湿透,发上还挂着一株水草,衣服贴在身上,脏污不堪,脸色顿时十分难看。

    凤柔敏心下一惊,忙将斗蓬罩住司徒心乐身子,拉着她和大家一同跪下:“参见太子殿下,小女不甚落水,幸无大碍,恳请殿下让小女心乐退下换衣。”

    段怀文瞟了一眼狼狈惊慌的司徒心乐,脸色不喜。这司徒家的怎么一个个不省心,这叫他等一下怎么让父皇指婚?

    “去吧!”

    凤柔敏应了一声,忙和婢女迅速将司徒心乐带下去,席位上的柳常青心里十分窃喜,一双含情目,悄悄盯着太子。

    段怀文经过女宾席,范明月故意对妹妹道:“今天心乐小姐怎么连路都不会走了?”

    范明珠回应:“是啊!刚刚进来时,还差点摔跤呢!”

    段怀文顿了一下,脸色又黑了些,直接往自己位置走去。

    “长姐落水,妳倒坐得住。”

    司徒玉儿身边,突然坐下一名娇媚可人的姑娘,司徒玉儿一看,竟是楚芊芊,礼部尚书的女儿,今年和自己一样,第一次下场比试。

    楚夫人看自己女儿竟然跑去和绝缘体司徒玉儿坐在一起,脸都绿了!但楚芊芊不管不顾,自顾斟起她桌上的茶,品茗起来。

    司徒玉儿一脸佩服:“楚小姐胆子不小。”竟敢坐在自己身边,这可是公然与司徒心乐为敌。

    楚芊芊也笑得扬眉瞬目:“玉儿姑娘也不遑多让,这阵子妳的丰功伟业也有目共睹。”泯了口茶,小声说:“小心凤轻云,她一直在看妳。”司徒玉儿楞了一下,她不是讶异凤轻云关注她,而是楚芊芊竟然敢来提醒她。

    她皱眉道:“楚小姐还是赶紧回座吧!别让妳母亲为妳担心。”

    楚芊芊闻言竟笑了出来,眉宇间颇有英气:“我果然没看错人,玉儿,妳这朋友我楚芊芊交定了!妳不会嫌弃我吧?”一脸妳敢妳试看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