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司徒玉儿是香饽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29本章字数:3087字

    楚芊芊注意司徒玉儿很久了。

    她在『翰星书院』两年,早看不惯司徒心乐的骄纵;这阵子更暗中观察司徒玉儿,感觉这个和自己同年的女子,眼中有着比所有人都清明沉稳的从容。

    有那样的眼神,司徒玉儿绝不是一个怯懦粗俗的人。

    司徒玉儿心里苦笑:“楚小姐不嫌弃,是玉儿的福气。”

    说话间,突然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玉儿小姐,原来妳也来参加『牡丹宴』!”

    司徒玉儿和楚芊芊一抬头,宛如名士风流的洛王段子敬,正锦衣翩翩,手执玉扇,一脸惊喜地站在她们面前,身后跟着自己的八皇弟段子轩。

    “洛王殿下!”司徒玉儿和楚芊芊马上起身行礼:“臣女参见洛王殿下、八皇子殿下。”

    “免礼。”洛王随手一挥。

    “四哥,你说的就是这位司徒玉儿小姐?昨天在大街上不畏强权、挺身捍卫百姓的姑娘就是她?”段子轩澄澈的眸子带着好奇,直盯着司徒玉儿看。

    不畏强权、捍卫百姓?段子轩的话让现场所有人瞠目结舌。

    他们说的人确定是粗俗无文、胆小怯懦的司徒玉儿?

    本来两个众所瞩目的皇子聚集到司徒玉儿席前,已经令人侧目,再加上段子轩这席话,几乎让『天香园』宾客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里。

    “没错,八弟,玉儿姑娘巾帼不让须眉,昨日一席言语掷地有声,震得歹人无地自容、跪地求饶,这乃本王亲眼所见。”段子敬毫不掩饰他对司徒玉儿的赞赏。

    八皇子段子轩也赞扬道:“玉儿小姐长得也好俊啊!”两颗大大的眼睛又圆又亮。

    司徒玉儿楞了一下,这好像是第一次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赞美自己容貌。

    “感谢八皇子殿下谬赞。”

    段子敬平时潇洒不羁,不太在意礼教大防;又因为长相俊逸秀朗,浑身带着仙气,自然不会让人感觉有冒犯之嫌。他看向司徒玉儿:“玉儿小姐,昨日送到相国府的『醉仙楼』菜肴,不知合不合小姐口味?”

    司徒玉儿眉眼淡定:“谢殿下赐菜,玉儿受宠若惊。”背上却冷汗涔涔。

    洛王啊!玉儿可没得罪你,需要这样帮玉儿拉仇恨吗?

    果然,众人眼睛全瞠得大大的,别说她四周的各家女眷,连一向自持力不错的凤轻云也不淡定了!

    凤轻云十分倾慕段子敬,认为整个南漠可以配上自己才情的,只有一样醉心诗书的洛王殿下;现在洛王却当着她的面,对司徒玉儿展现热络,叫她如何接受?

    四周开始窃窃私语,连远处端坐的太子段怀文都皱起眉头,朝这里望来。

    不是说司徒玉儿和祁王关系匪浅?怎么又变成洛王了?

    从洛王口中说出来的司徒玉儿,怎么和传闻不一样啊!

    你看她刚刚走进来的端庄威仪,的确不像传闻中不学无术的女子。

    听说之前太子议亲的对象是她……

    段子敬对周遭完全没有自觉,兀自高兴说:“本王一直期待玉儿小姐光临『醉仙楼』,这样吧!择日不如撞日,明日午时,本王在『醉仙楼』摆上一席,恭迎玉儿小姐。”

    司徒玉儿还没回答,就有一只漂亮的手搭上洛王肩膀:“四哥,吃饭喝酒这种雅事,怎能不邀七弟?”

    司徒玉儿抬头一看,正挑着眉、用笑得很妖孽的桃花眼瞅着自己的人,不是祁王段元辰还有谁?

    段元辰原本就眉如剑、颜如雪、眸如墨。此时走进『天香园』,眉眼更带着春雪初融的笑意,嘴角微微上扬,看似嘲讽顽劣,却因为配上颀长挺拔的身躯,反而具有一种皇家浑然天成的贵气。

    今日一袭金红蟒锦,让段元辰俊逸非凡、风姿特秀,连身旁朗目清举的段子敬,都要逊他三分,成为『天香园』最灼人眼目的风景。

    司徒玉儿感受到背后一道犀利的目光直射过来,她知道那是谁,心里不禁五内翻涌。

    唉!司徒玉儿很佩服自己的招黑体质;今天还没比赛,她已经得罪了南漠两大才女:乔若兰和凤轻云。

    “七弟,你来了。”

    “参见祁王殿下。”司徒玉儿和楚芊芊又忙行礼。

    众女眷在一旁,对司徒玉儿和楚芊芊又羡又妒,她们两个面前就站了三个皇子。楚夫人捂着帕子,怕自己笑得太开怀;芊芊真是好样的,实在太有先见之明!几个官夫人都用钦羡的眼神望着她,她家芊芊运气真好啊!

    能近距离和皇子接触,这机会多可遇而不可求!

    “四哥,一来就听到你说『醉仙楼』,不管,明日你和玉儿姑娘之约,七弟我也要参加。”

    段子轩忙道:“四哥宴请玉儿姑娘,我也要参加。”

    “这……”段子敬看向司徒玉儿:“七弟、八弟,玉儿小姐还没答应呢!”

    段元辰抢在司徒玉儿面前回答:“四哥,七弟和玉儿姑娘相熟,明天午宴,玉儿姑娘不会拒绝的。”他看向司徒玉儿,给她一记魅惑的笑容:“玉儿姑娘,妳说是不是?”

    他有事要办?司徒玉儿点头,腼腆笑了笑。一旁楚芊芊想行礼退下,却被司徒玉儿一把抓住:“如果洛王殿下允许,玉儿想邀楚姑娘一同赴宴。”这样她用膳完,才有借口不直接回家。

    楚芊芊吓了一跳。

    洛王大手一挥:“当然!玉儿姑娘的朋友,就是本王的朋友。”段子敬有礼地望向楚芊芊:“明日本王欢迎楚姑娘莅临『醉仙楼』。”

    “谢、谢谢洛王殿下邀请。”楚芊芊有些懵,她不是就来和司徒玉儿说说话吗?怎么就得皇子邀约了?她惊讶地连话都不会说了,还是身边婢女牵她回坐,一旁楚夫人已经在盘算芊芊明天该穿什么衣服……

    段元辰的目光一直在司徒玉儿身上,他就知道她适合这套『七彩琉璃纱』,看到她发上的簪,一双眼睛灿若繁星,隐隐带着得意:“玉儿姑娘,本王正要找妳。知道妳今天动态参加『乐』,本王有把还不错的『松雪』,今日带来了,就给姑娘用吧?”

    松雪?那把前朝名琴『松雪』!

    段元辰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加上原本大家就竖起耳朵关心这里的动静,一听祁王『主动』帮司徒玉儿准备『松雪』,让许多人震得弹离了座位。

    乔若兰手中的茶水晃了一下,差点洒了出来。

    这几年许多世家绞尽脑汁,想向祁王商借『松雪』参加『牡丹宴』竞赛,都让祁王一口回绝;如今祁王竟主动拿出『松雪』,只是想讨好司徒玉儿?

    许多人看司徒玉儿的眼神开始不一样了!

    祁王拿出『松雪』,自然是在意司徒玉儿在『不栉殿士』的胜负;这代表祁王是真的看中司徒玉儿,他往相国府议亲不是儿戏;而今天,祁王恐怕是要借机请皇帝赐婚。

    太子段怀文放下茶杯,一双敛下的眼神晦暗不明。

    司徒玉儿面色有些为难:“殿下,玉儿的琴艺恐怕会辱没──”

    段元辰却打断她的话:“玉儿姑娘客气了!玉儿愿意用『松雪』,是『松雪』的福气。韩齐,拿上来。”

    月蓉诚惶诚恐的接下『松雪』,深怕有所闪失。

    段子敬心下有些呕,他怎么没想到?名琴他也有几把,可不比『松雪』差多少。忙问:“不知玉儿姑娘静态参加的是?”

    司徒玉儿头皮发麻,但又不得不回答:“回洛王殿下,玉儿不才,参加写『诗』一项。”

    段子敬沉吟片刻:“如画,将本王惯用的鹦哥翡翠玉如意兼毫笔、洮河石砚以及阿胶松烟墨拿来,让玉儿姑娘等会儿竞试使用。”

    “是。”如画一揖,立即回去取。

    司徒玉儿楞忡着:“洛王殿下,这……”

    “只是本王惯用的,希望玉儿姑娘不嫌弃。”

    就是你惯用的才不好啊!

    段元辰似乎没有看见司徒玉儿脸色已快黑出墨汁,瞇着眼说:“四哥想的真周到;不过玉儿姑娘还缺什么,尽管告诉本王,本王立即让人去取。”

    “我──”

    段子敬撇了段元辰一眼,他一样不喜欢输的感觉:“七弟好说!玉儿小姐,缺什么告诉本王也是一样,本王王府比较近──”

    “等等……”

    “哈哈哈──”

    段元辰和段子敬两人争献殷勤,一旁段子轩纵笑出声,声音大得整个会场都听得见:“玉儿小姐好像香饽饽,四哥和七哥都抢着要呢!”

    这句话犹如平地一声雷,炸进了会场好多人的心里!

    司徒玉儿是逍遥王爷段子敬和玉面战神段元辰都抢着要的人?

    好几道目光同时射向司徒玉儿;如果眼刀真能伤人,司徒玉儿应该已经千疮百孔、死无全尸了!

    司徒玉儿心下一凛,没想到『牡丹宴』还没开始,她就成了众矢之的,她担心这会激化等会儿某些人比试的态度,也增加了自己危险。

    她忙恭敬欠身:“比试玉儿已经准备妥当,感谢两位殿下厚爱,玉儿感激不尽。”

    段元辰大步流星上前扶她,露出编贝白齿:“本王期待妳的表现。”司徒玉儿趁机给他一记白眼。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司徒玉儿松了一口气,这三个皇子终于可以回自己座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