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你赌谁赢?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29本章字数:2700字

    参加写『诗』的千金特别多;司徒玉儿往『天香堂』走去,脚步轻盈沉稳,她想着皇帝出『三玄』诗题,和上一世一模一样;她胸有丘壑,自有准备。

    司徒玉儿心里感叹,今天要用上场的,都是嫁与段怀文那十年间,努力学来的。为的就是要让自己配得上他,让他喜欢自己;但现在,却要拿这些,走向毁灭他的道路。

    “妳比心乐告诉我的还要心机深沉,连吃一顿饭都能搞出这么多名堂?”

    凤轻云突然走到司徒玉儿身边,司徒玉儿微笑一揖:“轻云表姊。”

    凤轻云冷笑:“司徒玉儿,妳等着,今天我不会让妳好过。”说完,径自往前走,先一步进入『天香堂』。

    乔若兰往『天香堂』前,先到六公主段嫣然处打招呼。

    段嫣然和段元辰都是杨德妃所出,与乔若兰交好,所以看到乔若兰前来,颇为高兴。

    “参见六公主。”

    “若兰请起,妳我亲似姊妹客气什么?”段嫣然将她拉到一边:“今日好好表现,再拿下一盆『墨玉倾国』,本公主帮七弟向父皇要求指婚。”

    乔若兰双颊一红,娇羞道:“今日高手如云,若兰没有信心。”

    段嫣然却是看好她:“放心!本公主瞧着现场没人比妳厉害,谁比得过咱们南漠第一才女?七弟一定也是看好妳的。”

    乔若兰一听眼睛一亮,但表情却显忧愁:“可是,近日听闻祁王殿下对司徒二小姐……”

    段嫣然打断她:“妳又不是不知道七弟平时轻狂惯了,那不会是真心的;而且祁王妃是什么身份?哪是一个鄙陋的庶女能担任的?就算那司徒玉儿想,父皇还不会答应呢!放心,妳好好比试就是,先拿下『诗』这一关。”

    乔若兰一听才放下心,一揖后,瞟了祁王方向一眼,才袅袅往『天香堂』走去。

    进入『天香堂』,好巧不巧,她的座位就在司徒玉儿旁边。

    司徒玉儿正望着洛王送来的笔墨砚台发呆,这么高贵的鹦哥翡翠拿来让她写字,不知道笔若有灵,会不会哭泣?

    “玉儿姑娘。”

    司徒玉儿抬头,见到是乔若兰,楞了一下:“乔姑娘。”

    “敢问玉儿姑娘最擅长什么?诗吗?”

    “玉儿……”看来她想挑战自己了:“玉儿对乐舞稍有自信。”

    “是吗?”乔若兰嘴角隐隐有着笑意:“玉儿小姐刚刚说用膳用得舒服,比起试来也不紧张。真好,不计较输赢,心中也比较没有罣碍。”说完径自坐下,指挥她的婢女帮她研墨。

    司徒玉儿瞅着她,敢情她的意思是反正自己是『志在参加』,与胜负无缘,所以就好好享受比赛的意思?

    司徒玉儿敛下眼睑,本来她还为抢了乔若兰祁王妃位置感到罪恶,但现在不会了;既然她也是一个眼高于顶、瞧不起人的人,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评审就位,太监发下宣纸;沙漏开始计时,时间半个时辰。

    “月蓉,磨墨。小心一点,洛王的阿胶松烟墨很名贵的。”

    她的话让乔若兰和附近的凤轻云眼神暗凝,心里直恨得牙痒痒的。

    『天香园』。

    美人执子对弈、佳人素笔丹青,又在这一片奼紫嫣红的牡丹园,怎么看,怎么风雅、怎么赏心悦目。

    台上参加『画』的,有十二名千金,包含楚芊芊、司徒心乐、张倩和范明珠;而『棋』组,有八名千金,分四组对弈,包含柳常青、刘秀英、赵婉盈和范明月等。

    台上对弈不算精彩,柳常青万夫莫敌,在『棋』这一项,她几乎没有悬念。

    而『画』的部分,瞧每位姑娘都聚精会神、仔细构图,还瞧不出谁优谁劣。

    皇子公主们坐在一起,一边啃着核桃奶枣、一边品茗喝酒,倒是闲聊起来。

    八皇子段子轩首先道:“看来『棋』的部分,还是柳小姐胜出。”皇子中他的棋艺不输段子敬和段元辰,去年下场和柳常青『挑试』一局,取得小胜。

    “不知道『天香堂』里,诗写得如何?”洛王段子敬啜了口酒。

    梁王段延安笑得有些深意:“四哥关心的是相国府二姑娘?”

    段子敬闻言,挑眉笑了笑,不说话。

    段延安放下摆弄半天的九连环,一边看向祁王:“七弟,听说太子皇兄和相国府二小姐一退婚,你就马上上门议亲?”

    祁王段元辰停下手中酒杯,微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五哥消息灵通。”

    段延安不解地望向段怀文:“太子皇兄,本来你和司徒二小姐议婚议的好好的,怎么就取消了?是不是这司徒二小姐有什么不对?”

    段怀文维持一贯谦谦风范:“没有父皇指婚,身为太子私下议婚不合适,所以才会取消。”

    “所以便宜七弟了!”段延安大手拍在段元辰肩膀上:“司徒二小姐听说是庶女,才艺也一般,但人倒是标致;其实不一定要当正妃,当个侧妃侍妾倒是不差。”表情猥琐起来。

    段元辰眸子一凝,段子敬却不高兴地说:“五弟慎言。”

    六公主段嫣然此时开口:“五哥说的也没错,庶女要当正妃,哪那么容易?”

    二公主段宜秋也道:“六妹说的是,这司徒二小姐传言粗俗无文,恐怕无法当一府主母,太子英明,早早放弃是对的。”她看向段元辰:“七弟也早一点放弃,免得将来后悔。”

    段元辰看了两位公主一眼,仅是微笑不说话,拿起段延安解了一半的九连环,自顾解了起来。

    段子敬却不容他人污蔑司徒玉儿:“二姐、六妹,你们这么说就不对了!所谓传言不可信,眼见者为凭;别说本王亲自见到玉儿姑娘正气凛然的一面,刚刚她的谈吐仪态,大家有目共睹,为何还要以讹传讹,污蔑玉儿姑娘?”

    段嫣然一噎,她没想到一向不拘小节、自命潇洒的四皇兄,居然会为了司徒玉儿教训起她来:“四哥!”

    此时九公主段宜萍突然说:“四哥,刚刚八哥说那玉儿姑娘不畏强权、保护百姓。其中的『强权』是谁?在京城还有谁的权力比咱们皇家还强?”

    段子敬看向二公主段宜秋,冷笑两声不说话,段宜秋自然脸色尴尬,瞪了段宜萍一眼,段宜萍马上瞠大眼睛:“是二姊夫家吗?”

    “宜萍!”段宜秋涨红着脸,一脸气愤尴尬地瞟着段子敬。

    李家那八个挑事的直接被段子敬送去奉天府,让李旭丢了好大的脸,回去虽不至于对她怒颜相向,但总归脸色不豫。段宜秋正委屈想找司徒玉儿算账,想不到同母所出的妹妹却倒打一耙,害自己脸上无光。

    段怀文浅笑:“好了,大家别闹了。咱们何不来赌一赌,看写诗组最后谁会胜出,本太子做庄,大家消遣一下。”

    “那还用赌,当然是乔家姑娘。”梁王段延安看向随从:“阿忠,一千两。”

    “是。”阿忠立即拿出一千两交给太子。

    六公主掏出五百两:“乔家妹子。”

    二公主掏出一千两:“凤家小姐。”

    “四弟?七弟?八弟?”

    段子轩很想捧段子敬的场,但他年纪小,不想跟钱过不去:“五百两……乔姑娘。”

    段子敬瞪自己弟弟一眼,两张银票掷在桌上:“司徒二小姐,两千两。”

    哇!大气!

    怎么看起来,好像和司徒二小姐议亲的是洛王,而不是祁王?

    “七弟不玩?”太子看向段元辰,这个他永远看不透的弟弟。

    段元辰伸个懒腰,站起来将解开的九连环还给段延安,一双桃花眼笑得很轻狂随兴:“太子皇兄这儿的赌盘太小了,刚刚本王在世子群中已经下注了。”

    “喔?七哥赌谁?”八皇子兴奋地问,嗯,替所有人问。

    段元辰笑得很神秘,眉毛一挑:“等等你们看谁赢,本王下注的就是她。”说完离开位置:“本王去找母妃说说话,告辞。”

    一直没说话的大公主段清华,本来闭着眼睛假寝,突然张开眼睛:“本公主一千两,司徒二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