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不下注对不起小仙姑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29本章字数:3069字

    原本『牡丹宴』的精彩,是从动态竞赛开始,想不到在文试部分,就已经高潮迭起;许多意料之中的才女纷纷中箭,而不被看好、初试啼声之人,反而成了此次『墨玉倾国』的黑马。

    动态竞赛分为『乐』、『舞』、『武』三类。其中司徒心乐、司徒玉儿、凤轻云和楚芊芊都参加『乐』这一组,竞争激烈,最具可看性。

    至于柳常青、乔若兰、赵婉盈等人则选择了『舞』;范氏姊妹则与少数千金选择了『武』这一项。

    美人在牡丹园中抚琴起舞,本就赏心悦目,耍起花枪、舞剑步射也是娇俏动人。皇后命人送上点心茶果,男女宾席看得津津有味,毫无倦意;就连皇帝也放弃午休,留了下来。

    『武』部分,范氏姊妹所向无敌,但姊姊范明月技高一筹,步射成绩以超过范明珠三分拿下魁首,得到『胭脂醉』。

    轮到『舞』, 赵婉盈第一个上场,她跳的是『长袖舞』,随着音乐一奏,长袖抛出,颇为明媚。

    台下司徒心乐无心观战,盯着司徒玉儿桌上的『胭脂醉』,觉得十分碍眼,几乎要到目眦尽裂的地步。

    “长姐不舒服?”司徒玉儿轻声问。

    “妳才不舒服!”司徒心乐冷哼一声,撇开头去。

    司徒玉儿从『四喜干果』中挑了个雪山梅放入口中,那酸中带甘的口感让司徒玉儿很喜欢,笑瞇了眼:“妹妹怎么会不舒服?得了『胭脂醉』还说不舒服,不就矫情了?”

    “妳──”司徒心乐一噎,指甲都掐进了手心。

    司徒玉儿看向台上:“长姐,听说柳姑娘爱慕太子殿下已久,如果乔姑娘『舞』又输给了柳姑娘,柳姑娘就成了『墨玉倾国』的大热门;这么美丽又有才华的女子,太子殿下一定也会很喜欢。”

    司徒心乐心里一凛,没错,如果柳常青那贱人拿下两朵『胭脂醉』,说不定太子向皇帝要求指婚的对象,就会变成柳常青,而不是她了!

    不行!

    她好不容易接受嫁给太子,外公也同意支持太子,若因为柳常青而破局,那一切不是前功尽弃?

    再加上司徒玉儿若顺利成了祁王妃,她堂堂相国府的嫡女,岂不是一辈子被压在司徒玉儿之下?

    凤柔敏握住司徒心乐的手:“心乐,稳下来!”她凌厉瞪着司徒玉儿:“专心自己的比试就好,别上了贱人的当。”

    司徒心乐因落水本就惊惧不安,加上自己竞赛失利、柳常青得棋艺魁首,让她更加忐忑。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必须稳住心神,才能在比试中脱颖而出。无奈她心性本就不坚定,再加上得失心重,司徒玉儿桌上的『胭脂醉』又螫人眼球,竟很难安定下来。

    司徒玉儿泯了口茶,她不想让司徒心乐成为太子妃,却必须让她嫁入太子府,否则段怀文娶个厉害正妃,她的报仇之路必定颠簸;但若让柳常青也入太子府,相信段怀文的后院,一定精彩可期。

    台上轮番上阵,终于轮到柳常青。

    柳常青穿着一身粉色舞衣袅袅上台,她的下身罩着层层繁复的轻纱,上面绣了金色丝线,衬托她婀娜曼妙的身材。春风一扬,轻纱折射着点点晶光。

    随着音乐,柳常青开始舞了起来。她跳的是『绿腰』,一种节奏由慢而快,十分能展现女子轻盈柔美身段的舞蹈;她媚眼秋波,姿态妖娆,一下桃花纷舞,一下杨柳慢摇,看得众人心旌摇荡,许多女子脸色微变,男宾席则一众击掌叫好。

    乔若兰此时嘴角轻扬,这一局,『胭脂醉』是她的了。

    就在梁王段延安拍手叫好的同时,段元辰打了个呵欠,表情是一贯的玩世不恭:“这柳家千金忒可惜了,虽然舞技精湛,但好好的『绿腰』却被她跳成了艳舞,媚态横生,反失了『绿腰』的清丽风韵,俗了。”

    洛王段子敬搧了两下玉扇,冷道:“一朵『胭脂醉』就让孔雀骄傲了起来。”表情亦有些失望。

    司徒玉儿心里很愉悦,没有人一枝独秀,竞争起来才精彩。她看向司徒心乐:“长姐放心,这一关,柳姑娘拿不到魁首了。”

    唉,又是一个有爪子、丢脑子的千金,和司徒心乐一起丢进太子府刚好。

    柳常青在众人掌声中下了试台,回到座位却看见柳夫人面有怒色,而对面柳大人也是一脸羞愧,马上敛起得意表情;她不解,自己表现不差呀?

    “媚态横生,岂是主母之姿?青儿莫非想当他人曲意承欢的妾室?”柳夫人第一次对女儿这样严厉。

    “娘!”柳常青脸色顿时刷白!她只想到要把『绿腰』的柔美婀娜展现出来,却忘了身份,没想到人家会这么看她!

    可恶,她得意忘形了。

    又经过了两人,轮到『舞』的最后压轴,乔若兰。

    乔若兰娉娉婷婷上台,她一身白衣胜雪,手执水袖,音乐落下时,恰巧一阵春风,吹起她蹁跹裙襬;一个悬身,乔若兰宛如一只点水鸿雁,腾空而起。

    “是『惊鸿舞』!”

    乔若兰的舞似乎就是冲着柳常青的『绿腰』而来,『绿腰』轻盈柔软,一个掌握不好,就成了媚舞;而『惊鸿舞』是一支着重写意空灵的舞蹈,借着开阖旋转的舞姿,呈现鸿雁遨翔的优美形象。

    乔若兰将舞蹈的情绪掌握得非常好,宛如化身鸿雁,轻点秋江,美不胜收。

    柳常青脸色槁灰,不用先生判决,她就知道这一关她输了。

    果然,成绩公布,乔若兰从皇后手中拿到了『胭脂醉』。

    乔若兰捧着『胭脂醉』,小心往皇子席位上望去,见段元辰正转身与段子敬说话,不禁有些失望;不过,拿着『胭脂醉』的手还是很激动的,她终于稍稍扳回一城。

    稍事休息后,便轮到『乐』了。

    这一场比赛,是众人目光所在,司徒心乐、司徒玉儿姊妹同台竞技,加上凤轻云和楚芊芊,台下许多世家公子又开始心痒难耐。

    赌盘已经在刚刚休息时间开出,凤轻云是常胜军、司徒心乐则是去年『乐』的魁首,两人势均力敌;但司徒玉儿和楚芊芊异军突起,翻盘机会亦大,银票堆迭,赌盘好不激烈!

    梁王段延安不服气地再拿出一张银票:“本王赌凤轻云一千两,就不信司徒玉儿在凤轻云和司徒心乐夹攻下,可以再下一城。”

    洛王段子敬输人不输阵,更何况刚刚司徒玉儿帮他赚了两千两:“司徒玉儿,两千两!”不论司徒玉儿会不会赢,他都情义相挺到底。

    八皇子段子轩又心疼地拿出五百两,他年纪小,心脏不够强,嗫嚅道:“四哥,这次八弟挺你,只是我若输了,能不能算你的?”

    段子敬一听挑眉,将太子案上段子轩的五百两丢回去给段子轩,又掷出一千两:“八弟,赢了算你的,输了亏本王。”

    段子轩闻言高兴道:“四哥豪气!”

    “七弟呢?”段子敬试探问。

    段元辰这次拿出两千两,虽然世子群他已经下注五千,这里不意思一下,怕小仙姑知道了会生气:“司徒玉儿,两千两。”眼眸看向太子,笑得颇有深意。

    太子不显山露水地说:“说不定此局又有黑马,本太子是最大赢家。”

    “咱们拭目以待。”段子敬胸有成竹,他就是对司徒玉儿有信心。

    这次长公主、二公主和六公主就不跟了,专心看比赛。

    司徒心乐和凤轻云一起坐在竞赛席,由于两人是对手,又都有志在必得的压力,两个表姊妹表情略为尴尬,便没有平常的亲昵热络。

    台上结束了两个,第三个上台的是司徒心乐。

    她是去年『乐』的魁首,加上柳常青没拿到第二朵『胭脂醉』,她顿时安定不少,至少上台时淡定从容,看不出紧张。

    司徒心乐端坐在七弦琴前,一曲『湘妃怨』倒是弹得如泣如诉、如怨如慕;把“终日思君君不见,泪珠痕上更添痕”的惆怅凄苦,表现的入木三分,指法炉火纯青,获得不错的掌声。

    台下有位官夫人对凤柔敏说:“心乐姑娘表现得比去年好。”

    凤柔敏也这么认为,她表情瞬间轻松起来,对司徒心乐夺魁还是很有信心。

    楚芊芊的琴技也令人耳目一新;一曲『鹭鸥忘机』,将“惊鸿嘹唳过水乡,黄粱一梦笑邯郸”的潇洒快意,展现得淋漓尽致,和她刚刚的『逍遥』画作,颇能呼应。

    她的表现,让接续在她后面的凤轻云有些压力。

    凤轻云在『诗』的部分输给司徒玉儿,在『乐』的部分被楚芊芊的气势给压得喘不过气,心里很是抑郁。

    她坐上琴座,深吸口气,一曲『离骚』却意外的符合她内心愤懑、满心压抑的情境。

    在座文人心有所感,有的闭眼沉思,有的摇头轻叹,更有人感触深刻,不觉潸然泪下;一曲结束,竟余音绕梁,众人低回不已。

    司徒心乐坐在下首脸色惨淡,凤轻云还是技高一筹;想不到自己最后,竟是败在自家表姊手上。

    最后一个上台的,是司徒玉儿。

    她抱着段元辰给她的『松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