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暗夜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0本章字数:2798字

    “咻──”一声!一支羽箭直接从车窗射入,准确地划过『墨玉倾国』,硕大紫红的国色牡丹直接拦腰削断!

    月蓉惊声尖叫了起来:“啊──小姐!”

    “关窗!”司徒玉儿大喊!前面也传来云倩焦急地声音:“小姐,我们遭到埋伏,四处都是弓箭手,快趴下!”

    司徒玉儿和月蓉一关上窗,就听见车厢外传来几声箭镞闷响,至少几十支羽箭往她们马车射来!而前方云倩在外驾车,传来急促的金属碰撞声,也知道她一边驾车、一边抽剑抵挡。

    司徒玉儿立即从小腿处抽出一柄匕首交给月蓉:“月蓉,别紧张,祁王的影卫跟着我们,我们不会有事。”

    说完车厢顶上就传来沉闷的重物坠落声,整个车厢震了一下:“请二小姐弃车,让影四骑马载二小姐离开,云倩和月蓉姑娘交给属下。”是影一,说话的声音伴着挥剑声又快又急。

    司徒玉儿立即同意影一的方法,躲在马车内,一旦马受伤,她们谁都跑不掉!

    司徒玉儿严肃看着月蓉:“月蓉,保护好自己,妳敢让自己受伤,我就把妳送回乡下。”

    不等月蓉说话,她让月蓉再趴低一点,用力将马车门给卸了下来,风立即灌进车厢,一两支流箭射了进来,玉儿立即以门板挡在她和月蓉身前;云倩不断挥剑护住马车口,急道:“小姐,影四已经控制马匹,我掩护妳上马!”说完矫捷往后两步,在摇晃的马车口拉住司徒玉儿的手,一支羽箭从她俩交握的手背上,几乎是贴着皮肤飞过,射入车厢木板,月蓉惊叫了一声!

    司徒玉儿冷静地将门板交给月蓉:“月蓉,一安全就去祁王府等我,没听到我回相国府的消息就千万别回去,听到了吗?”

    月蓉咬紧牙根,噙着泪点头:“小姐,一定要保重。”

    玉儿点头,身子尽量缩小蜷伏,让云倩护住自己往门外冲去。

    几乎她一出现在门口,影二立即护住司徒玉儿的另一边,挡住如雨飙来的箭矢!

    马车在道路上急速奔行,整条街却毫无人迹。司徒玉儿心下一颤!没有凤府的支持,凤柔敏绝没这样的能力,他们居然对她封街刺杀!

    看来,她是彻底得罪凤家了!

    摇摇晃晃的马车像刺猬一样,已经插了数不清的羽箭,这是非要取她性命的节奏;往前一看,影四努力保护马匹,不被箭镞所伤;但羽箭实在太多太密,云倩和影二都无法将她护送上马,只能苦苦硬撑。

    好不容易马车冲出箭林,却从四面八方跃下无数的黑衣蒙面杀手!他们手中银刀在暗夜月光的照耀下,闪着嗜血寒光,影卫和云倩立即和刺客交上手。

    玉儿小心翼翼让自己蜷在云倩和影二中间,头发散乱、身形狼狈,马车的摇晃让她昏眩欲吐,四周交战的刀光剑影也挥得她眼花撩乱。

    影二趁一个空档,大喊一声:“上马!”他将司徒玉儿直接甩上马背,云倩一剑砍断车輗,让马脱离车体,影四一驾,载着司徒玉儿往前疾奔!

    “别让她跑了!”

    “追!”

    影四带着司徒玉儿骑马狂奔,但追上来的杀手身形矫健、速度极快;影四将缰绳交给司徒玉儿:“二姑娘,马太疲累,无法应付我们两人,属下箝制住他们,妳骑马快走!”

    司徒玉儿也不矫情,一手握住缰绳:“影四,保重!记住,你不是死士!”

    影四楞了一下,立即道:“二小姐小心!王府护卫马上就到。”

    司徒玉儿点头,影四立即往后一跃,兔起鹘落,一剑挥出,在黑暗中一道银光,喝阻了三四名往前追杀的刺客。

    司徒玉儿不能优柔寡断地去看身后情形,她只能顾好自己逃出埋伏,才不枉云倩、黑影暗卫的誓死保护!

    可惜司徒玉儿和影卫都太低估凤府追杀的决心,不到半炷香,司徒玉儿竟听到身后阵阵马蹄:“该死!”她一勒马头,往另一条山路驰去;马支撑不了多久,隐蔽的深林才能让她保有一线生机。

    “咻──”一声,一支羽箭急射而来,刺中司徒玉儿手臂!鲜血立即染红『七彩琉璃纱』。

    “呃……”司徒玉儿紧紧握着缰绳,折断箭身,尽量让自己趴低在马背上,马被箭矢的哨声惊得前啼上扬,差点将司徒玉儿甩下马背!

    司徒玉儿极力安抚马匹:“乖……咱们进入林子里就安全了!”

    司徒玉儿凭感觉判断身后至少十余人,如果自己落在他们手上,一定必死无疑!不,她绝不能就这样死去,她还要报仇、还要补偿前辈子亏欠的人、还要给自己一次快意恣肆的人生,她不要就这样死去!

    司徒玉儿忍着手臂传来的刺痛,咬紧牙根往前疾驱,透着隐微月光,终于让她看见不远处是一片山林。

    “嘶──”一声长鸣,马腹中了一箭!司徒玉儿被甩下马,滚了好几圈,她忍着疼痛,当机立断弃马冲进山林;今晚月色昏暗,她可以先隐蔽起来,再想办法。

    司徒玉儿冷汗淋漓,脚步踉跄的躲进山林;她不断奔跑找寻藏身之处,可是手臂失血过多,让她开始昏眩。

    比了一天的竞赛,还空着肚子,她担心自己的体力即将耗尽。

    不行!在自己昏倒之前,一定要将自己藏起来!

    她张望四周,听见水声,是瀑布。司徒玉儿往水声方向跑去,竟来到一处连接着两三层的瀑布断崖。司徒玉儿不顾全身已经被溅湿,扯下自己裙摆的几片七彩琉璃纱,将它挂在瀑布旁的礁岩上,制造自己落水假象,然后迅速跑向瀑布旁的岩壁,将自己蜷缩进一处岩缝中。

    这里瀑布倾泻,发出哗啦哗啦的水声。司徒玉儿隐约听到人声,将腰带处一柄小刀握在手上,那是唐彦昨天送她的小玩意儿;刀柄有机关,里头有两颗小巧火药,可弹出百余尺,杀伤力惊人,这是她最后自保的武器。

    杂踏的脚步声自远而近,感觉杀手在瀑布四周逡巡。

    “头儿,这里有那女人的衣服。”

    “是不是掉进水里被冲下去了?”

    “主子说这女人生性狡猾,死要见尸,咱们再四处找找。”

    司徒玉儿将自己紧紧搂住,浑身因为失血又被瀑布溅湿而瑟瑟发抖,她抓起袖子将它咬在口中,害怕自己因为颤抖而发出声音。

    杂乱的脚步声来来去去,有时司徒玉儿感觉杀手就在她身边两三步距离,让她一颗心直提到喉咙,等到声音远去,才又放下心来;如此两三回,司徒玉儿已经筋疲力尽,她困极了!即使她知道她不能睡,但手臂已经失去知觉,浑身冷透,遂渐渐闭上眼睛……

    直到昏厥那一刻,她还想着她的不甘心──

    阳光出透曙光,一滴岩壁上的清露滴到司徒玉儿脸上,她眉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

    一醒过来,司徒玉儿就觉得浑身酸痛,她竟然就这样蹲踞在岩壁间昏了过去,现在全身抗议的厉害!

    她一动,手臂上的伤便刺痛得她想尖叫!但她咬紧下唇,就是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现在天色大亮,她更不敢贸然出去,深怕外面藏有埋伏。

    不久,她又听到脚步声,司徒玉儿侧耳倾听,他听到很多人大喊:

    “司徒二姑娘!司徒二姑娘!妳在哪里?”

    “司徒二姑娘,我们是祁王府派来的,妳在哪里?我们来救妳了!”

    “司徒二姑娘!”

    司徒玉儿听到了呼喊,身体一震,用尽仅存的力量站起来,她终于等到救兵了!

    司徒玉儿踉跄起身,扶着岩壁,缓缓走出来:“我、我在这里!”

    “司徒二姑娘!”一名男子发现了她,现出高兴的表情,向远处大喊:“司徒二姑娘在这里,我找到司徒二姑娘了!”

    男子迅速跑到司徒玉儿身边:“二姑娘,妳受伤了!”

    司徒玉儿点头:“嗯,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男子道:“我们是沿着血迹,才找到这里,祁王就在林子里。二姑娘,我这就背妳下山!”

    说完半跪下去,似乎就要等司徒玉儿上他的背。

    本来司徒玉儿整个精神也放松了,突然听到这句话,心神一凛,长袖中的小刀立即紧紧握在右手上。

    她看向他,刚好看到男子眼神一闪而过的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