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难得不用翻墙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0本章字数:3285字

    司徒心乐和凤轻云因为被凤书雷和凤浩天发了一顿大脾气,即使心里仍有不甘,但表面上却收起得意的羽毛,不敢再恣意张扬;这几天都待在屋里不出门,只派丫头出去打探风声;内心还不断诅咒司徒玉儿,最好就此命丧黄泉,这样她们被骂也算值了!

    但偏偏事与愿违,司徒玉儿在祁王府整整休养三天,除了左臂上的箭伤,其他都好得差不多;但段元辰坚持她必须好好待在祁王府养伤,等确定没问题了,他自有安排。

    司徒玉儿是很信任段元辰的;如果她重伤贸然回相国府,第一她没有自保能力,其次舆论会对她造成很大的不利,还不如彻底消失几天,等伤养好了,再以一种特别的理由回归,就算面对相国府的责难,她也可以应付。

    这三天,段元辰白天都忙到见不到人影,因为断李旭老虎脚的事已经部署到最后阶段,丹山上的铁矿也已经运得差不多,都在等时机让它们现世。

    玉儿和月蓉足不出户,祁王府更是个铁桶,别人窥伺不进来,消息更放不出去,所以京城炸翻了锅,不断查案找人,司徒玉儿却在祁王府安心养伤,过得比在相国府还舒适优渥。

    云倩轻功好,玉儿常让她出去探消息,所以外面发生的事,她倒是清楚。有时玉儿真的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司徒雄的亲生女儿?连皇上的禁卫军、洛王府的府卫都还没放弃寻她,自己亲爹却只是在朝堂上秀慈父面孔;背地里,连一兵一卒都没派出来过。

    月蓉从祁王府婆子那里听来了『天香劫』的说书内容,每天绘声绘影地说给玉儿听,笑得玉儿的肚子比手臂伤口还疼;还会学说书先生“欲知结果如何,请小姐喝药后分解。”

    玉儿还真因为这样,被哄得吃药吃得很心甘情愿!

    “月蓉,妳当侍女太可惜了,妳应该去天桥底下说书。”

    月蓉也是一脸“只可惜欠栽培”的表情:“奴婢也这么觉得,不过奴婢讲得好,是因为奴婢身历其境!特别是马车上小姐让奴婢好好保重那一段,奴婢就可以讲个三天三夜……”

    玉儿笑到肚子又疼了。

    晚上云倩回来,见玉儿精神还不错,将一个小包裹交给她,小声说:“小姐,唐大哥今天晚上要出城了,他这几天很担心您,问能不能见小姐一面再走。”

    司徒玉儿打开包裹,里头是一些唐彦制作的防身小玩意儿,她拿了几个起来把玩,挑了一盒烟雾弹给云倩,让她防身用。她说:“唐大哥有心了,但现在风声鹤唳,还是不见吧!妳送送唐大哥,告诉他三个月内我必到丹城一趟。”

    “是。”

    段元辰是到了戌时才回来祁王府,他回自己屋里洗去一身风霜,简单吃了东西,又往书房见影卫去了,也招来总管问司徒玉儿的恢复状况。

    丹山的铁矿运得十分顺利,全赖司徒玉儿所给的『荷包』。祁王如法炮制,让每一个手下都戴上装有特殊草药的荷包。果然,野蜂近身,却完全不敢螫上来,让他们啧啧称奇!而在影三有意的透露下,众兄弟发现这荷包是“未来王妃”发明的,各个都对司徒玉儿肃然起敬兼感激涕淋。

    像他们这种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一年四季在外,每天要和多少蚊蝇蜂虫共存;即使皮黑肉厚,但这里痒那里肿,总是不痛快!这时一个小巧荷包就宛如金钟罩护体,哪个不乐得笑咧了嘴,直称王妃好样的!

    段元辰处理完所有的事,已经过了子时。走出书房已经有点疲累,本想往自己寝房走去,突然一顿,想到今天还没见到小仙姑,难得去看她不用翻墙,便转了个弯,往『云岫阁』走去。

    到了『云岫阁』寝房门口,发现里头已经没有灯光,正想往回走,又觉得看她一眼就好,于是轻手轻脚地开门,往司徒玉儿床榻走去。

    一走近,就发现司徒玉儿翻来覆去,感觉很不安;段元辰夜视能力很好,他看见司徒玉儿秀眉紧颦,阖眼的眼皮轻颤,口中还说着模糊不清的呓语,小脑袋也不安晃着……

    段元辰忙坐下:“玉儿?玉儿,妳怎么了?”

    司徒玉儿一愣,感觉有人,突然右手一挥,一道银光往段元辰划来,他忙扣住她的手腕。

    “是本王。”

    司徒玉儿清醒了,一股令她心安的气息传来:“殿下?”

    “梦魇了?”祁王将她扶好,拿了火折子将油灯点燃,屋里瞬间亮了起来。

    “妳怎么──”

    “你怎么──”

    两人同时愣住,又同时失笑。

    段元辰说:“管家说妳好多了,本王来看看。”却一脸不满意:“可是脸色怎么还这么苍白?”自来熟的又往床榻边一靠,坐在她身边,就像在相国府玉儿房间一样,伸手覆上她的额头:”妳没事吧?”还好没热,只是沁了些汗。

    司徒玉儿忙往榻里挪了挪,嘴角微抽。这人是怎么了?看起来明明很累了还不回去睡觉?

    “没事,作梦而已。”她眼神一黯,她又梦见了前世。

    段元辰见她手中握的发簪,是他给她的玫瑰金镶白玉簪,心情没来由的好:“其实在王府很安全,外面还有『黑影三号小队』,妳可以安心睡觉。”

    司徒玉儿淡淡一笑,这辈子她恐怕都不能好好睡觉。

    她决定换个话题:“总管说明天送我去长公主府。”

    段元辰点头:“妳不能消失太久,而妳遇劫的地方离长公主府也不算太远,本王已经和长公主安排好了,玉儿就安心去,长公主会护送妳回相国府。”

    司徒玉儿突然倩笑出声,那一声嘤咛,让段元辰心口不由得一紧。

    司徒玉儿说:“过了明天,话本『天香劫』又有后续了。”

    段元辰不经意揉了揉胸口,太累了?心脏怎么了?

    他“嘿嘿”两声:“太子皇兄舍不得凤家军实力曝光,销毁了所有死士身上凤家的痕迹,还写了封密函严重警告凤书雷。只要妳按咱们计划说,相信司徒家和凤家,就不敢再这么明目张胆伤害妳。”段元辰眼中闪过一丝冷锋。

    这笔帐他会记着,连本带利,一定要让司徒家和凤家偿还。

    司徒玉儿点头,又叹了一声:“唉!『牡丹宴』忙和了一天,还被追杀,请求指婚却没成功。”

    段元辰眉毛一挑:“玉儿这么想当本王王妃?这也行!明儿个不用去长公主府,本王直接送妳回相国府,顺便说妳这三天都在本王这……”

    司徒玉儿斜睨了段元辰一眼:“如此一来,玉儿祸国妖女的身份也顺便做实了。”

    段元辰一脸无所谓:“本王不在意。”

    “玉儿在意。”她看向段元辰:“从小玉儿就受名声所苦,更何况未来毕竟要借用『祁王妃』的身份,玉儿不想玷污『祁王妃』的名声。”

    段元辰莫名对“借用”两个字感到不舒服,轻咳道:“妳对太子皇兄和四哥同时请求指婚有什么看法?”

    司徒玉儿朝段元辰方向歪着头,只差一点点,她就可以枕在他肩上;段元辰有一股“动手”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

    司徒玉儿冷笑说:“段怀文包藏祸心,他想让我指不成婚,最好可以让皇帝觉得我危险,能杀了我更好。至于洛王……我能说他好心办了坏事吗?”

    段元辰低头看着司徒玉儿,小小瓜子脸,一双明眸长着长长翘翘的睫毛,眨着眨着,映着微弱油灯,根根分明。

    段元辰有些自言自语:“玉儿是不是把太子想得太坏,把四哥想得太好了?”

    “什么?”

    司徒玉儿抬头,睫毛刷过段元辰的脸颊,搔得他的心都痒起来了。忙道:“没事。”

    段元辰下意识不想让司徒玉儿觉得,段怀文也可能有一丝丝想娶她的念头。

    “对了。”司徒玉儿从枕头下拿出一柄小刀,和她上次炸毁那四人的小刀一样:“这把给你。”这是今天那小包裹里的。

    司徒玉儿教了段元辰怎么使用,告诉他刀柄有两颗火药,效果就如三天前所见,毫不夸张。

    段元辰表情有点怪异:“小仙姑给本王东西,本王很高兴;但总觉得本王拿妳东西就是有事要发生……又作梦了?这次是莽蛇巨兽?到了要用炸药的地步?”他想到韩齐那张不忍卒视的脸,就满心庆幸。

    司徒玉儿一笑:“没事,只是给殿下防身。”

    段元辰看着小刀,突然一个“咯噔”:“妳那个属下简直是天才!玉儿,如果让小刀里的炸药能装置在轻型弓弩上──”

    “连发的那种!”

    “连发的那种!”

    两人不约而同出口,微微愣住之后,那种心有灵犀的喜悦瞬间充斥在两人之间……

    段元辰的眸子燃着兴奋的光:“那一个弓弩手,等于一支小型军队了。”

    司徒玉儿点头:“我明天写信让唐彦研究看看。”

    段元辰突然凑近她,一双桃花眼笑得弯弯的,少了妖孽的魅惑,但一样让司徒玉儿看傻了去。段元辰亲昵揉着她的额头:“三天前在瀑布断崖前救妳,妳说『多的是我不知道的事』;没关系,本王一定娶妳,慢慢挖掘、慢慢研究。”

    司徒玉儿楞了一下。

    “本王一定娶妳”这句话好像没错,可是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段元辰收起小刀:“晚了,睡吧!”

    他起身,帮她掖好被角,却突然低下头将自己额头抵住她的。这个动作太亲昵,让司徒玉儿整个呆住,鼻息间都是木梨气息。

    只听段元辰略微瘖哑的声音道:“虽然能做预知梦很好,但如果会那么不安,本王反而希望妳别做了,一夜好眠。”说完迅速起身,一阵掌风,灯灭,而他人早已闪出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