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臣弟情窦初开,很难一心二用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0本章字数:3208字

    李嬷嬷一通知,就听到凤柔敏客气的声音:“这就是二姑娘的『琼琚苑』了。”

    “月蓉、云倩,扶我出去。”

    月蓉和云倩陪着司徒玉儿走出寝房,司徒心乐也跑出来,看见凤柔敏和老管家带人抬了好多箱子过来,而站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皇后身边的周嬷嬷,身后还有祁王府管家及几个陌生人。

    司徒玉儿忙行礼:“周嬷嬷好。”

    凤柔敏忙说:“瞧妳这孩子,真不懂规矩,就这么随便一身衣服见人,周嬷嬷不要见怪。”她就是故意不通知司徒玉儿,想让她出糗。

    司徒玉儿才回来,又刚上完药,便只着一件水蓝色绣球花的寻常裙装,周嬷嬷是什么人,后宫的水可比后宅深多了,凤柔敏的把戏她还不放在眼里;看也不看凤柔敏,只客气对司徒玉儿说:“二姑娘天生丽质,穿什么都能穿出个气度来。”

    周嬷嬷的话让凤柔敏一愣,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也就闭口不言了。

    “二姑娘,皇后娘娘一听二姑娘平安回来,总算吃得下饭了;听说二姑娘受了伤,立刻命奴才带了宫里极好的外伤药、一些补气血的人参、燕窝来给二姑娘,希望二姑娘早日康复。”

    “玉儿谢皇后娘娘赏赐。”

    一个中年男子也上前道:“二姑娘,奴才是太子府上的管家,这两箱也是太子听闻二姑娘历劫归来,特送来给二姑娘养伤、养身体的。”

    “感谢太子挂心了。”太子府的管家司徒玉儿自然也认识,但那是上一世的事情,司徒玉儿语气淡淡的。

    另一个男子也立刻上来:“奴才是洛王府上的总管,这两箱是我家殿下送给姑娘的,其中还有一朵雪山百年灵芝,祝二小姐早日康复。”

    “谢谢洛王殿下。”

    “另外我家殿下说,原本与二姑娘的『醉仙楼』之约,就等姑娘康复,再投帖给姑娘,届时好好为二姑娘压惊。”

    司徒玉儿微笑一揖:“洛王殿下有心了,到时玉儿一定赴约。”

    祁王的总管此时才上前,他和玉儿很熟了,此时却要装不熟:“在下是祁王府总管,殿下让老奴带了这两箱药材,还有一瓶『冰肌玉蓉霜』,以及姑娘爱吃的鹤山雪梨,祝二姑娘早日康复。”

    众人一听『冰肌玉蓉霜』都变了脸色,那可是宫中去疤圣品,除了皇后,只有四妃才有,祁王竟然这么大方送来一瓶,看得凤柔敏和司徒心乐脸色都很不豫。

    还有那鹤山雪梨,那可是难得的贡品,不只司徒玉儿爱吃好吗……

    司徒玉儿仍是谢恩:“感谢祁王殿下赏赐。”

    周嬷嬷笑道:“祁王殿下真是有心,那『冰肌玉蓉霜』可是连皇后娘娘一年才能得一瓶呢!这样甚好,二姑娘的伤一定能好全。”

    月蓉心里很得意,那『冰肌玉蓉霜』小姐手上还有一瓶呢!也是祁王殿下送的,心想祁王殿下对自己小姐真是没话说。

    周嬷嬷又道:“明日午时,皇后娘娘想宴请『牡丹宴』所有得到『胭脂醉』的姑娘,不知二姑娘的伤势严不严重?若二姑娘可以参加,皇后娘娘才会给各家姑娘投帖。”

    周嬷嬷的话又引起凤柔敏和司徒心乐一阵膈应。凤柔敏是气皇后如此看重司徒玉儿,而司徒心乐是气皇后的宴会她没资格参加,因为她连一株『胭脂醉』都没有。

    她们的表情司徒玉儿都看在眼里,微笑道:“请周嬷嬷禀告皇后娘娘,玉儿手臂已经没有大碍,明日可以赴宴。”

    周嬷嬷道:“那就太好了!明日巳时,皇后娘娘会派马车来接二姑娘;别推辞,那是『墨玉倾国』该有的待遇。”

    “那就谢谢皇后娘娘了,玉儿恭敬不如从命。”

    她们的对话让一旁司徒心乐十足的羡慕嫉妒恨啊!

    皇家马车亲迎入宫,那是何等光荣招摇?她和轻云表姊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凭什么这低贱丫头可以?

    司徒心乐决定去找凤轻云,外公只说不能动用云家军势力,可没说她们不能对付司徒玉儿!

    皇家校场,太子段怀文在练箭,幕僚及随护随侍在侧。

    其中幕僚沈嵩说:“太子殿下,安插柳大人入吏部的事受到阻碍,柳大人派人来说,是祁王那里不放。还有,管家说东西已经送到相国府,二姑娘也收了;但同时皇后娘娘、洛王和祁王也派人送了礼,除了药材,洛王送了一朵雪山百年灵芝、祁王送了一罐『冰肌玉蓉霜』,还有鹤山雪梨。”

    段怀文一沉,自从他被皇帝削了权,让出许多手上权力,很多事情的安排便磕磕绊绊、十分不顺;但为了安父皇的心,眼下又不能躁进,只能吃闷亏等待机会。

    段怀文沉吟道:“让柳大人等着,本太子另外再想办法。”又冷笑:“元辰那小子对司徒玉儿还真有心!连『冰肌玉蓉霜』都出手了,若是作戏,也未免过了。”

    沈嵩说:“原本咱们认为祁王这么做是为了踩殿下脸面,殿下一退婚,他立马去了相国府议亲;但此时看来,的确没那么简单。”

    段怀文一箭射出,离靶心差了一些:“他倒是有眼光,不过以本太子对他的了解,说他是动了儿女私情,本太子也是不信。去查,本太子要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搭上的,目的是什么?”

    “是。”

    段怀文对司徒玉儿看他的眼光仍感到疑惑,他确定自己除了冲动毁婚之外,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以前就算因为她的名声轻视过司徒玉儿,但以他的身份,他可以睥睨任何人不是吗?司徒玉儿断没有理由因此怀恨在心。

    况且以她的聪明,就算知道皇帝对他最近有诸多不满,也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不应该因此而怨他弃他,进而亲洛王、就祁王。

    不过一个女子而已,段怀文也觉得自己很奇怪,对司徒玉儿和段子敬、段元辰交好,他觉得不舒服。

    表面上他对凤家说是为了破坏指婚,实际上他自己知道,对司徒玉儿,他有难以言明的私心。

    “殿下,祁王来了。”护卫上前小声对段怀文说。

    段怀文往校场入口一看,段元辰带着韩齐,大步流星走来。他身上一套暗紫色绣金线流云的骑装,脚着鹿皮紫靴,将他英挺的身躯衬得更伟岸俊朗;眉如宝剑、目如桃花、鼻如悬胆、唇如冰玉,那俊逸飞扬的神采带着玩世不恭的轻狂,就这样朝他走来。

    段怀文瞇着眼,这个人,他的七弟,十八岁就打败西戎大军,得了『玉面战神』封号,是他储君之位最大的威胁……

    “太子皇兄,你也在这!臣弟给太子皇兄请安。”态度还是嘴角带笑,一脸随兴。

    段怀文微笑道:“七弟也到校场来练射,可是为了十日后的皇家狩猎?”

    段元辰皱眉:“当然,这还不是因为太子皇兄和四哥要为难七弟吗?七弟请婚,偏偏太子皇兄和四哥要凑热闹!”

    段怀文一脸膈应,明明是你踩本太子的脸,本太子才刚退婚你就跑去占位,连后悔的时间都不给本太子!

    段怀文想到就生气,但还是一脸徇徇尔雅。

    “所以七弟打的是狩猎第一奖赏的主意?”

    段元辰选了一把紫檀弓,弹了弹弦,满意地点头:“是啊!第一可以得到父皇一个许诺,臣弟当然要来临阵磨枪了。”

    段怀文眸光一闪而过:“看来七弟是真的对司徒二姑娘上了心,在父皇这么倚重七弟,七弟这么忙的情况下,还为了她来练箭?”

    “是啊!说到这个,最近父皇将兵部和吏部的工作交给臣弟,臣弟知道那些原是太子皇兄的事,还深怕做不好,让父皇责骂呢!”段元辰看向段怀文,扬扬手上的弓:“太子皇兄,有没有兴趣和臣弟比一场?”

    对上段元辰那对挑衅的眼神,段怀文也忍不住扬了嘴角:“就切磋切磋,有何不可?”

    段元辰命人拿了酒碗,两人立即行了射礼,段元辰亲自斟酒递给段怀文,两人举杯一饮而尽。

    “太子皇兄请。”

    “承让。”

    站上射台,由太子先射;三百尺外,各有一只靶心。

    太子将羽箭上弦,一边瞄准,一边道:“父皇将兵部和吏部的工作交给七弟,还望七弟勿为了儿女私情,耽误正事。”

    那些权力和司徒玉儿一样,原本都是他的囊中物!太子眼神一凝,“咻”一声,命中靶心。

    段元辰嘴角微微一扬:“太子皇兄好箭术!”轮到他拿起一只羽箭,上弦瞄准:“臣弟也想好好表现,无奈情窦初开,实在很难一心二用;最近吏部有一个员外郎位置空悬已久,却不知要让何人担任,太子皇兄可有建议?”

    橄榄枝由他先抛出,段元辰手一放,箭倏的冲出,命中红心。

    段怀文惊看了段元辰一眼,他此刻才知道他来找他射箭的目的。眸光不觉凝敛起来,缓缓抽出第二支羽箭:“本太子倒是可以推荐柳知秋柳大人给七弟,之前他任职新城太守,为人仔细,还算堪用。”手一松,一样命中红心。

    段元辰满意点头,换他抽箭:“太子皇兄推荐一定是好的,那皇兄就把他送来吧!”咻一声,亦是红心。

    段怀文没有拿起第三支箭,转头看向段元辰:“七弟这么信任本太子,不知道还有哪里可以帮上七弟的?”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天上不会掉下礼物,他知道段元辰是有条件帮他的。

    段元辰笑得灿若繁星,亦转身看向太子段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