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想死,我送妳一程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0本章字数:2831字

    如果说,一场『牡丹宴』让司徒玉儿摆脱粗俗无文的代名词,『三清殿』的这一席话,彻底将“司徒玉儿”四个字变得掷地有声;甚至当那八字“帝王虽瘦,天下必肥”传遍全国,还引起各书院纷纷举办论坛讲座,着书立论,盛况空前。

    司徒玉儿的话让全场空气骤变,投到她身上的目光赞赏有之、惊讶有之,不甘、嫉妒、愤恨也有之。

    乔若兰双手紧紧绞着自己膝上的帕子,这样的锋头别说她敢,就算她敢,也说不到司徒玉儿这番经天纬地的言论,这恢弘的气度和胸襟,岂是一个女子所为?

    乔若兰真心不苟同司徒玉儿的行径,这和她母亲对她的闺阁教育完全背道而驰。

    司徒心乐和凤轻云对视一眼,她们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不甘与愤恨,太子和洛王对司徒玉儿的眼神那么直接,只差没再站起来请婚!那表情不只是迷恋,还是一种渴望;他们渴望拥有这个在殿上发光发热的女子,而这女子不是她们,是她们最为鄙夷厌恶的司徒玉儿!

    柳常青更是敛下嫉妒的眸子,司徒心乐算什么,原来司徒玉儿才是她最大的敌人;太子在『栖梧殿』不找『棋』类魁首的她弈棋,反而去凉亭找司徒玉儿,不就是认为自己比不上她?而一进入『三清殿』内,太子完全不管无极道长讲道,一双眼睛直瞅着司徒玉儿,有不解、有气馁、有怨怒、有倾诉、有渴望……似乎所有求而不得的复杂心情,都投注在他凝睇司徒玉儿的眼神中!

    不行,司徒玉儿必死,就算她刚刚帮了自己也一样!那是她自愿的,她可没有要司徒玉儿帮忙。

    此时段元辰突然哈哈大笑!震天价响的豪迈笑声在『三清殿』回荡,把司徒玉儿从众人的目光中解救出来。

    “治大国如烹小鲜,要徐徐图之、也要恰到好处。瘦没关系,但饿可不行!父皇饿了没力气治国、本王饿了没力气打仗、道长饿了,也没力气讲道了。父皇,时辰已晚,最后能否请无极道长卜出『上清节』祭祀的吉日吉时?”

    抛出另一个议题,转移焦点。

    “这孩子!真没规矩。”杨德妃嗔怪地瞪了段元辰一眼,段元辰只当没听见,抚摸肚子直瞅着皇帝。

    司徒玉儿趁此时悄悄退回原位,端坐蒲团之上;心里大大赞美了段元辰一番。嗯,有皮相又有脑袋,真是给力的盟友。

    皇帝和众皇族宗亲一听也觉得有理,纷纷将注意力转移到『上清节』的事情,司徒玉儿造成的震撼总算是揭过去了。

    『上清节』是祭祀道教三清尊神之一灵宝天尊的日子,日子通常会订在皇家狩猎之后、农家耕耘之前,以求天地万物生长有灵有才。往年无极道长云游四方、行踪缥缈;今年恰巧在南漠,皇帝当然要让无极道长卜个良辰吉日,好好祭祀一番。

    无极道长没有等皇帝发问,即主动站起来禀告:“启禀皇上,贫道早已经卜出『上清节』祭祀时辰;夏至日恰巧是灵宝天尊万年生辰,普天同庆、万物萌蘗,当日辰时正是吉日吉时。

    “夏至啊……皇家狩猎后两日,这么说还不到十五日。”皇帝估量后点头:“全公公,传朕旨意,让礼部楚尚书全力准备,绝不能耽误吉日吉时。”

    “是。”

    柳常青听到皇帝提起礼部楚尚书,心中一紧,这是今日出门前,父亲交代最重要的事。立即看向太子,太子立马点头,她二话不说便站起来:“启禀皇上,臣女柳知秋之女柳常青,有事禀奏。”

    皇帝与众人楞了一下,不是该散会了,这小女子又有何事?司徒玉儿秀眉微颦,疑惑地看着柳常青。

    “准奏。”

    柳常青说:“启禀皇上,今年刚好是灵宝天尊万年生辰,『上清节』应该要更隆重举行,臣女想到今年皇后娘娘的『牡丹宴』,诗是三玄诗、画是逍遥图,若能让画作魁首画一幅灵宝天尊图,并由三玄诗魁首在上头题诗,一起供奉给灵宝天尊,是不是更显诚心、也更能为『上清节』添佳话?”

    四周立即传来细碎的讨论声。

    司徒玉儿突然一凛,眸子的凌厉目芒,立即射向场中央的柳常青!

    司徒玉儿气到想立刻掐死她!她紧咬下唇,双手紧握,但在众人发现之前,她又迅速让自己恢复正常,看不出眼底波折。

    柳常青,妳好狠的心!

    因为这一世和楚芊芊意外结识,让司徒玉儿回想上一世有关楚家的发展;结果发现楚家很早就灭门,起因正是为了一幅画。

    礼部尚书楚江,是位徇徇尔雅、外圆内方的标准儒生;是做事一丝不苟、说一不二、一锤定音的“三一尚书”;个性刚正不阿、行事光风霁月,在民间风评颇佳。

    然而也是这么一板一眼,在朝中挡了很多人财路、碍了不少人的事,想整他、赶他下台的人也不少,只是找不到机会而已。

    段怀文就想将他除之而后快。

    司徒玉儿记得上一世,楚家就是因为一幅画触怒皇帝,以对三清天尊不敬,导致南漠发生灾难,立即被满门抄斩,无一幸免……

    司徒玉儿紧握的拳头隐隐发颤。这一世,柳常青想要陷害的对象,除了楚芊芊,竟将自己也包含进去了;特别是不到两个时辰前,她还解了柳家危难。

    除了司徒玉儿,段怀文也瞇起眼睛,诧异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他只要她将楚家牵扯进来,没有要她把司徒玉儿拉下水。

    竟敢自作主张?

    他要灭楚家,可舍不得让司徒玉儿死。

    正当殿内纷纷赞同,段怀文突然起身出来道:“父皇,以灵宝天尊画像供奉,立意甚好;但儿臣认为,灵宝天尊金身不容侵犯,画像之旁不宜有文字;若一定要有,也应该由同一人书写,以求图文相称。”

    跪在地上的柳常青心里一个“咯噔”,席间的司徒玉儿也楞了一下,看向段怀文。

    这明明是一个挖好的陷阱,段怀文竟然将自己给拔除了?为什么?

    柳常青吓得冷汗直流,她自作聪明的加上司徒玉儿,就是想将她和楚家一网打尽,想不到太子竟然出面阻止……

    他就这么在意司徒玉儿?

    柳常青咬着下唇,不敢多说一句,只是静静地等皇帝裁决。

    皇帝沉吟一会儿,觉得段怀文说的有理;画像庄严,若字与画不相称,反而破坏美意,再加上刚刚他对司徒玉儿的锋芒有些不喜,便同意了太子说法。

    “太子说的有理,就依照太子说的办。全公公,『牡丹宴』画类魁首是……”

    “启禀皇上,正是礼部尚书楚江之女,楚芊芊。”

    皇帝抚须允首:“这样更好,一事不烦二主,就直接交代给楚尚书负责。”

    “是,奴才遵旨。”

    散会后,司徒玉儿见柳常青脸色苍白、神情失魂地离开『三清殿』,月蓉和云倩迎上来,见小姐仍注视着柳常青,云倩小声问:“小姐,柳家小姐一脸惊惧,不知发生何事?”

    月蓉道:“不会又有一颗老鼠屎出现了吧?”

    “哼。”司徒玉儿冷哼:“这颗老鼠屎可大了!”

    自己找死,怪得了谁?她已有了主意:“云倩,今晚跑一趟礼部尚书府,帮我交一封信给芊芊。”

    “是。”

    不做死,就不会死;想死,我就送妳一程。

    司徒玉儿正要往『咸福门』走去,洛王段子敬就迎上来:“玉儿。”

    司徒玉儿浅浅一笑:“洛王殿下。”

    “妳的伤还好吗?”眼睛撇了一下凤家和司徒心乐的方向,恰巧凤轻云也是一脸倾慕地向他望来;段子敬不吝啬的给她一记冰锥似的冷光,惊得凤轻云脸色微白。

    司徒玉儿心想,原来大家都知道凶手是谁,只是心照不宣而已。“玉儿的伤不碍事,感谢殿下送的礼,那灵芝太贵重了。”

    “玉儿这是什么话?本王将玉儿当朋友,再道谢,本王就生气了。”

    段子敬故意板起脸孔,但看着司徒玉儿的眼角却是带笑的;此时司徒心乐和凤轻云走了过来,凤轻云一脸羞怯,眸子直盯在段子敬身上。

    “参见洛王殿下。”司徒心乐和凤轻云对段子敬行礼,那姿态温婉柔美、无从挑剔。

    “有事?”一身月白锦袍,段子敬在凤轻云眼中,就是谪仙般的人物,让她一靠近,就心颤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