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原来本王是只肥鱼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1本章字数:3212字

    “不用了,玉儿运气好,已经帮老爷子钓到一尾大鱼。”

    从翠竹深处走来的,正是段元辰及孙一凡,韩齐则在后面跟着。

    逍遥巾男人随着司徒玉儿视线方向一望,突然全身一震,倏的起身,一个飞跃带起一阵旋风,让司徒玉儿连钓竿都拿不稳,直把钓竿掉进了湖里!

    男人一瞬间便奔到孙一凡面前。

    至于段元辰,则在司徒玉儿也要摔跤之际,纵身一跃,直接来到司徒玉儿身边,将她搂进怀里。

    “没事吧?”段元辰眼睛一瞇,望向逍遥巾男人,此人武功高深莫测,至少在轻功上,比自己更厉害,心中暗自戒备。

    月蓉和云倩见自家小姐差点因为一阵怪风摔倒,也忙上前,一脸焦急。

    “小姐!”

    司徒玉儿摇头:“我没事。”拍拍身上尘土,见男人的鱼篓里已有三四尾鱼,遂道:“月蓉,妳和云倩收拾先生钓具,回前头竹屋煮鱼汤。”说完看向搂着自己的段元辰,以眼睛询问。

    段元辰对司徒玉儿挤眉弄眼,以表情告诉她“抢人成功”;而司徒玉儿绽开笑靥,回以“接下来看我的”的表情,对段元辰眨眨眼,两人有默契地往逍遥巾男人和孙一凡走去。

    “你、你、你……”

    男子看着孙一凡,满脸震惊,身体还微微发抖,喉咙除了“你”字,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而孙一凡也惊楞地看着眼前中年男子,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逍遥巾男人和孙一凡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司徒玉儿道:“恭喜无知先生,您找了十八年的儿子,今日终于找着了。”

    无知先生?

    段元辰心头一震,看向逍遥巾男人。

    这个头戴逍遥巾的清癯男子,就是神州大陆上,号称消息最灵通、无所不知的『无知阁』阁主,无知先生陆遥。

    段元辰心思千回百转,说不激动是骗人的;他看向司徒玉儿,小仙姑是帮他找了什么样的助力?一个不但擅于制毒、解毒的大夫,还是『无知阁』阁主的儿子?

    在来烟罗湖的路上,段元辰就对孙一凡言明自己的招揽之心。

    孙一凡是一个禀性纯良、醉心于药物研究的年轻人;当段元辰解救他于危难之际,又言明不会要他制毒害人,只希望他入“祁王府”,成为他的府医,还愿意提供他一切研究药物的环境和空间,他就立马答应;甚至一路上,和段元辰相处甚欢,聊得颇为投机。

    而这个藏于药林的“玉面郎中”,竟然是“无知阁”阁主失踪十八年的儿子。

    “爹、爹爹!”那张脸说不是自己的爹,打死孙一凡他都不信!

    “你是我爹!”孙一凡大叫一声,“咚”跪了下去。

    “孩子!”

    逍遥巾男人眼眶湿润,他这个上天下地、无所不知的『无知阁』阁主,偏偏探不出自己失踪了十八年的儿子在哪里?就在他已经心灰意冷之际,想不到一个小女娃和一名俊逸非凡的男子,竟然就将他带到自己面前!

    原来孙一凡两岁时,无知先生的仇家找上门,抱走了孙一凡,偏偏抱走他的人又因为一场瘟疫而丧生。本来那时候才两岁的孙一凡也是奄奄一息,在官府烧尸体的时候,他却哭了起来,被留守下来的卒子听见了;卒子不忍心,带回去和妻子一起扶养。后来孩子生病,夫妇两将孩子送去城里孙大夫家看病,却在路上双双被马车碾死,老大夫便收养了两岁的孙一凡。

    无知阁阁主上天下地的找,找到仇人落脚村落时,村子已经因为瘟疫成了废墟;好不容易追查到一个孩子没死,被一对卒子夫妇收养,竟又双双过世,而他们收养的孩子去了哪里,却再也没有人知道,妻子更在这几年思子心切郁郁而终。

    线索,至此全断……

    人生很神奇,你上穷碧落下黄泉,偏偏人就大隐隐于市,住在最靠近你的地方;孙一凡个性单纯、醉心药学,平时深居简出、又少与人交往,让全天下最能探知消息的亲生父亲,就是怎么找都找不到!

    要不是这场官司,要不是这一对出色的男女,无知先生又要与儿子失之交臂;孙一凡一旦发配边疆,又是徭役三年……

    无知先生从震惊过后,便稳下心情,一双犀利的眸子看向司徒玉儿和段元辰。先前他看司徒玉儿已经觉得非池中之物,而眼前这个张扬俊朗的男子,更是浑身散发尊者之气。

    孙一凡起身后,还在震惊中,看向段元辰:“殿下怎么知道我爹在这里?”

    殿下?

    见无知先生看自己的目光充满警戒,段元辰以江湖手势一揖:“在下段元辰,阁主有礼了。”

    “小女子司徒玉儿,老爷子有礼了。”他唤她丫头,她就称他一声老爷子。

    无知先生心里一震,表情却平静无波:“原来是南漠七皇子祁王殿下,和司徒相国府二小姐,老夫失礼。”

    司徒玉儿笑着向无知先生说:“老爷子,玉儿是不是帮您钓了一条大鱼?”

    无知先生虽然没有开口,表情也没有过显,但眼神里的激动是掩不住的!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他找了十八年的儿子。

    “多谢小丫头,还请殿下和小丫头,到寒舍说话。”

    “请。”

    一行人回到了竹屋,月蓉和云倩已经在茶棚旁造锅洗鱼,煮起鱼汤来了。韩齐还去打了两只野兔、拔了几只笋子,生火烤着;无知先生更从竹屋里拿出一坛酒,一开坛,酒香四溢,闻者欲醉。

    “老夫自酿的『沈醉东风』,尝尝。”一双眼睛瞅着司徒玉儿,眼神颇为挑衅。

    司徒玉儿拿起一只碗,倒了酒,拿了就要喝,被身边段元辰阻止:“『沈醉东风』一碗可醉倒一个大汉。”

    司徒玉儿一听,瞋瞪着无知先生一眼,对段元辰说:“有你在,玉儿尝一口就好。”不喝就被瞧扁了。

    段元辰一听,才放手;的确,有他在,他定护她周全。

    司徒玉儿以碗就口,果然酒一入喉,香醇浓烈,一股温热之气几乎流窜全身;司徒玉儿赶紧放下酒碗,喘了口气,顿时觉得满身酒香,唇齿间有一股浓得化不开的酒气。

    “果真是好酒。”但她双颊生绯,也不敢再喝了。

    无知先生纵声大笑,另外拿出一小坛酒给司徒玉儿:“丫头好样的!妳喝这个,这是老夫酿的『桃花酒』,适合妳。”

    “谢谢老爷子。”司徒玉儿也不客气,另外拿了一只小碗,倒了桃花酒,浅尝起来。

    段元辰直接将司徒玉儿之前倒的“沈醉东风”拿过来,也喝了一口,眉毛瞬间一挑,露出颇为喜欢的表情。

    无知先生看着段元辰和司徒玉儿,从两人的互动,证明两人关系不一般。

    孙一凡看着司徒玉儿两颊生嫣,如雪中蘸梅,不禁看得有些痴;以前他以为薇娘是世上最好看的女子,但在司徒玉儿面前,简直一根指头都比不上。

    “二姑娘真好看,好像天仙一样。”

    无知先生看着自己刚刚捡回来的儿子,忍不住傻笑一声:“原来老夫的儿子还是个楞头青。”

    段元辰忍不住板起脸孔,故意瞪向孙一凡:“玉儿是未来的祁王妃。”

    想不到孙一凡一点都不意外,还一脸理所当然:“合该如此,也只有殿下才配得上司徒姑娘这样天仙般的人物。”

    无知先生满脸微笑,自己这个儿子虽然看起来是个榆木头,但目光湛然澄澈,是个纯良的孩子。只是,会不会太傻了点?

    此时月蓉、云倩和韩齐将食物上桌:“鱼汤好了!殿下、小姐、老爷和公子可以用膳了!”

    众人食指大动,吃了一顿极好的野味。

    无知先生和孙一凡也各自说了寻亲过程,孙一凡更将段元辰救了自己一命说给父亲听,让无知先生听了一脸黑。

    这孩子也呆过头了,那薇娘手段那么粗鄙,他竟然会上当!

    “真是个蠢的!”

    “我这个蠢的,以后改叫陆一凡了!”

    知道自己父亲是个了不起的人物,陆一凡被骂蠢,一点也不觉得如何,反而说:“以后一凡有聪明的爹和厉害的殿下罩着,看谁还敢欺负我?”

    无知先生也是一脸满足模样。是,他『无知阁』阁主的儿子,谁敢欺负?

    又看向司徒玉儿:“传闻司徒府二小姐粗俗无文、懦弱呆笨,看来传言不可尽信。”

    司徒玉儿看向段元辰,自我揶揄道:“原来玉儿威名远播,连深山峻岭里都知晓。”

    月蓉道:“老爷子,你的『无知阁』资料要更新了,我家小姐可是今年『牡丹宴』的『墨玉倾国』,琴棋诗画什么都会,不是什么粗俗无文的野丫头!”

    无知先生微笑点头,他睿智的眸光在司徒玉儿和段元辰身上来回审视:“丫头当然不是粗俗无文的野丫头,相反的还独具慧眼。”他打趣地看着段元辰:“会琴棋诗画算什么?刚刚老夫赞美丫头,还是个钓鱼高手。”

    段元辰那身俊得不得了的轻功,他也没忽略。嗯,不是一个纨裤的皇家子弟,小女娃一出手,就钩住了『玉面战神』。

    段元辰扬起俊眉,一脸不解地看着身边女子:“钓鱼高手?”等到看明白无知先生一脸揶揄瞧着两人的目光,段元辰才会意。

    “嘿嘿”两声:“原来本王是只肥鱼啊!”

    司徒玉儿一听脸色剎时绯红,清咳两声:“老爷子说笑了。”

    无知先生仰头笑了两声,才正色道:”好,老夫不说笑;殿下,丫头,说吧!要老夫给什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