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本王不是为老夫人而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1本章字数:3336字

    “送……送奉天府?”

    在场的都是官家,谁不知道在南漠企图污辱良家妇女可是大罪!这光天化日直闯女子香闺,朱贵就是口才再好也是理亏;更何况果毅都尉也不过六品官,就算朱贵不用发配边疆,敢欺到司徒玉儿头上,光祁王、洛王就够他喝好几壶了。

    凤柔敏和司徒湘琴的父母也担心会牵扯到自己女儿,忙出来打圆场,半哄半骗的安抚司徒筠,让她别和司徒玉儿计较,先治疗朱贵要紧。

    司徒筠也知道一旦闹到奉天府,朱贵讨不了好,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忍了下来。

    司徒玉儿冰冷的眼神扫视着众人,见没有要报官的意思,便开口道:“既然这是一个误会,还请姑母告诉贵表哥,下次别乱闯,更不要想制造意外,南漠还是有王法的。”

    司徒筠脸色瞬间一白,搂着受伤儿子不敢说话。司徒玉儿看着众人:“父亲,寿辰晚宴还没开始,女儿受到了些惊吓,要休息一下,各位长辈不送了。”

    说完就让月蓉扶着她,走进内厅,门“砰”一声关上,直接送客。

    司徒心乐忍不住怒喊:“司徒玉儿──”

    “住口!”司徒雄脸色铁青,怒目攫向司徒心乐:“今天妳也敢给老夫闹事,真不想活了!”说完拂袖先大步离开『琼琚苑』。

    凤柔敏没空安抚司徒心乐,气得摇摇头!这个女儿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忙找人抬朱贵到客房,安抚司徒筠去了;司徒湘琴姊妹更受到父母眼神警告,一群人讪讪地离开『琼琚苑』。

    司徒心乐恶狠狠瞪着『琼琚苑』的门,心想还好有母亲晚上的安排,她相信,母亲的『能力』一定比贵表哥好上百倍、千倍!

    “小姐,他们都走了。”云倩进来道。

    司徒玉儿在软榻上轻扬嘴角:“用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对付我,看来司徒心乐不但没学乖,手段也没长进,竟找个简单粗暴的朱贵来挑事。”

    月蓉摇头:“奴婢以前都不知道大小姐这么蠢,找个头脑这么简单的朱爷来挑衅,也是没救了!光云倩和那些丫头婆子就能打发他们,更别说躲在树上那几个厉害的,连出场都懒得出场。”

    月蓉的话让树上影卫差点摔下树来,当下冷汗淋漓!

    月蓉丫头千万别在主子面前这样讲,否则主子误会他们任人家欺凌王妃,他们可担待不起!

    是对方太弱了好吗?一个云倩就能打死朱贵,他们出去不是曝光了吗?这叫浪费资源,他们也是忍得很辛苦的好吗?

    影三和“暗影三号小队”打了个哆嗦,决定派脚程最快的影三先去报备,免得月蓉一个不小心,他们就要被“暗影四号小队”代替了。

    保护王妃可是好差,王妃对他们可好了!

    李嬷嬷道:“小姐刚刚让大伙儿揍他们一顿,真是大快人心!”也只有她的玉儿小姐把他们这些下人当宝护着。

    司徒玉儿拿了一本闲书,翻阅起来:“对付简单粗暴的人,就用简单粗暴的方法回报,这样效果最好。”

    云倩担心道:“小姐,奴婢觉得凤夫人和司徒心乐刚刚看小姐的样子很奇怪,似乎有恃无恐的模样,奴婢担心她们晚上另有诡计。”

    司徒玉儿放下书,点头:“我也觉得可疑;『牡丹宴』后她们母女恨我入骨,杀人失败又被威远侯责备,她们一定不会善罢罢休。今晚朝中与京城权贵很多人都会来,我不相信她们会浪费这么好的机会,等等咱们小心一点就是。”

    到了申时,宾客陆续抵达;玉儿并没有回到前院一起招待客人,而是打算等到宾客都到得差不多再去前院。只要她不想应酬,就没人逼得了她。

    宴席没有设在厅堂内,而是设在相国府的花园广场;今年老夫人七十大寿,来的客人特别多,甚至有些是礼貌性的投帖,比如皇家宗亲的王爷诰命等,竟然也都回帖派夫人带自家世子、郡主出席,让司徒雄夫妇受宠若惊,老夫人更是眉开眼笑,心里沾沾自喜。

    只是凤柔敏高兴没有多久,因为来的人第一句话都是“那玉儿丫头呢?”

    原来经过『牡丹宴』和『三清殿』司徒玉儿一鸣惊人后,很多皇室宗亲对她都很有好感,想让自家儿子女儿与之交往;她的气度才德很有主母风范,即使是庶女,她们也不介意;毕竟嫁了就是皇室的人,谁管你出身?

    问的人愈来愈多,凤柔敏的脸色就愈来愈难看,连老夫人都知道今日能有这么多人来祝寿,是她沾孙女儿的光,心里感慨万千。

    凤柔敏还找了戏班子来唱戏,在广场前搭了戏台;戏台又高又醒目,保证人人都能看到。

    张倩、赵婉盈、刘秀英、范明月、范明珠这些小姐们都跟着自家父母来了,毕竟司徒雄是南漠的二品相国,父母必须来走走场,意思意思;而她们是因为听了司徒心乐的话,说今日有“好戏”看,她们也才兴致高昂地来祝寿。

    柳常青和父母也来了,司徒心乐看到柳常青马上板起一张脸,甩头就走,范式姊妹忙上去打招呼;楚芊芊和楚夫人、乔若兰也和母亲联袂出席,让司徒家楞了一下;而凤浩天夫妇更带着凤彧、凤轻云一双儿女双双出席,让与会者更侧目。

    许多官家夫人心里直说赚到了!今天虽是司徒老夫人寿宴,却没想到京城所有贵人世子、姑娘也到得那么齐,若自家儿女好好表现,还可以相一场好亲事!

    所以晚宴还没开始,宾客互动就很热络;加上戏台上几出热闹滚滚的剧目,烘托现场气氛十分高昂。

    此时司徒府老总管急忙跑来,告诉司徒雄:“老爷,祁王殿下、洛王殿下和八皇子到了!”

    什么!祁王段元辰、洛王段子敬和八皇子段子轩竟然也来了!一个二品相国母亲的寿宴,竟然一口气让三位皇子莅临,那可是天大的荣幸!

    司徒雄和老夫人连忙起身去迎接,现场宾客也是兴奋地交头接耳,乔若兰和凤轻云表情就显得矛盾沉重。她们来,就是想祁王和洛王可能会出现,她们可以见到自己的心上人;但内心又希望他们不出现,因为她们知道祁王、洛王是为谁而来。

    柳常青喝了一口茶,幸灾乐祸地道:“咱们今日都沾了司徒老夫人的光,有幸一睹祁王、洛王风采;只可惜人家心有所属,眼中只有那朵『墨玉倾国』,其他的都看不上眼。”

    凤轻云和乔若兰脸色一白,将手中的锦帕捏得死紧;这么多人,她们要顾及形象,不能妄动声色,以免惹人非议,可是又不能控制自己的眼睛往门口看去。

    楚芊芊摇摇头,撇嘴东张西望,心想司徒玉儿怎么还没出现?她有好多事要问她!

    只见司徒雄和老夫人一路引领段元辰、段子敬和段子轩来到花园,所有人都起身向三位皇子行礼。许多姑娘看见龙章凤姿的皇子们,脸都红了一半,纷纷庆幸自己今日能随父母出席。

    司徒雄引领三位皇子到男宾主桌,态度诚惶诚恐;他看得出来宾客对三位皇子的到来都十分亢奋,毕竟不是天天都能巴结上皇子亲王;可是司徒雄心里是千万个不愿意,这三个来了,另外一个不会来吗?

    如果那位也来了,今天的寿宴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丰伟秀朗、俊逸不凡的段元辰;潇洒不羁、宛如谪仙的段子敬,一个着绛紫云缎,一个白衣胜雪;一个妖孽、一个风流;两人风华几乎闪瞎了众人的眼,那些世家公子心里一阵气馁,有他们两人在,在场姑娘、甚至是还没出来的司徒玉儿,都不会再瞧他们一眼了。

    司徒雄才安顿好三位光芒万丈的皇子,看见老管家又挥汗跑来,心里一跳!千万不要是他、不要是他……

    “老爷,太子殿下来了!”

    人怕什么来什么,司徒雄和刚坐下的老夫人又得起身,到门口迎接更尊贵的太子段怀文。

    这时换凤轻云讲笑话了,她故意看向心乐:“心乐表妹,前阵子柳老夫人过寿,太子可没出现;今日心乐的祖母过寿,太子就来了!还是表妹面子大。”

    柳常青表情一滞,见司徒心乐笑得张扬,就恨不得以爪子抓花她那得意嘴脸。

    柳常青深吸一口气,段怀文为谁而来她心里有数,虽然不舒服,但拿来攻击司徒心乐她也高兴:“凤姊姊确定太子是为了司徒大小姐而来?究竟是妳哪个表妹面子大,等会儿就知道了。”

    “妳──”

    所有宾客这时更乐了!连太子都来,皇室宗亲几乎来一半了!这大概是除了新年皇家宫宴外,皇室来得最齐的一场!许多官夫人磨刀霍霍,心脏像打了鸡血,眼睛直盯着男宾席,要给自己女儿相个好夫婿。

    太子来了之后,又是一阵见礼声。太子见祁王、洛王都在,露出笑容道:“早知道两位皇弟会来,就找你们一道来了。”

    洛王皮笑肉不笑:“太子皇兄说笑了,您怎么不知道臣弟会来?就是臣弟来了,太子皇兄才急忙忙地来,不是吗?”他实在看不惯太子的虚假。

    段怀文微楞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在。本来他的确是不准备来,觉得他现在和司徒家走得太近,会引起皇帝觊觎;但影卫报告洛王和祁王都出发来司徒府,他就不想居于人后;因为对司徒玉儿,他还不想死心。

    段怀文轻咳两声:“四弟,你多想了,本太子敬重司徒老夫人,七十大寿是一定要来的,两位皇弟不也是这么想?”

    “不是。”

    “不是。”

    祁王和洛王两人竟然异口同声、大剌剌的直说“不是”!别说太子一脸错愕,现场来宾包含司徒雄夫妇和老夫人,都是一阵尴尬。

    “本王当然不是为老夫人而来。”段元辰还轻挑慵懒地补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