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玉儿希望的,本王就去做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1本章字数:2953字

    “玉儿,为什么本王要一直看着妳被欺负?”

    司徒玉儿一愣,就这么恍惚地看着那张俊逸却愤怒的脸。他没有看她,只是瞪着摆在他腿上紧握的拳头,上面骨节分明,青筋浮动,证明他的情绪既激动又隐忍。

    “司徒雄给妳的鞭伤、『牡丹宴』上凤轻云的三箭、凤彧的封街狙击、司徒心乐『三清殿』上的陷害、朱贵的挑衅、还有刚刚凤柔敏差点让妳嫁给一个低贱戏子,他们到底凭什么,凭什么这样对妳?”

    司徒玉儿很意外,第一次有人这么仔细去计算她受了什么苦、吃了什么亏,还为她抱不平;她本来想赶快入睡,就是想赶快抹去今晚事情造成的不快,可是因为段元辰这一席话,让她所有不豫都消失了。

    段元辰还继续说:“刚刚在宴会上,本王很想杀人,第一次很想这么简单粗暴的解决凤柔敏和司徒心乐的性命,让她们不能再伤害妳、逼迫妳。”他看向她:“其实只要妳愿意,本王立刻叫来影三,今晚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那两个人──”

    段元辰的声音嘎然而止,因为他发现司徒玉儿瞅着他的表情,竟是眉眼弯弯,唇角带笑。他突然心脏一个停拍,耳根微红,别开脸:“干什么这样瞅着本王?”

    “段元辰。”

    他愣住,这是她第二次叫他的名字,而不是叫他『殿下』。他回头,一双浓墨眸子看着她,心脏以不正常的速度跳动着。

    司徒玉儿说:“玉儿觉得老天爷很不公平。”

    段元辰想到她的遭遇,点头:“本王也觉得老天爷很不公平。”

    司徒玉儿起身,曲起双膝,双手抱着,将下巴搁在膝盖上,侧头看着段元辰:“是啊!玉儿只要想到合作的伙伴是祁王殿下,就觉得老天爷对玉儿太好,对别人很、不、公、平。”

    段元辰心里一个“咯噔”,喉咙滚动,突然不知所措起来。

    司徒玉儿不是一个怕辛苦的人,为自己喜欢的人付出筹谋,她心甘情愿;只要对方也同样用心待她、理解她,愿意给她一方天地、一世安乐,她可以为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她一直以为段怀文是值得她这样付出的人,但是,在受过这么多伤害与背叛之后,段元辰刚刚那席话的感同身受,以及对她流露的不舍,已经让她得到了被认同、被重视的理解,她觉得自己这一世能选他当合作对象,是一件很值得的事。

    再辛苦,也不委屈。

    老天爷终于对她公平了一次。

    她可以报仇,也可以报恩;上一世她亏欠了段元辰,这一世他还是诚心相待,所以她更要回报他,助他上位。

    段元辰努力按压心头的悸动,转头看向她,挑着轻挑的桃花眼,戏谑笑道:“那是本王眼光好。”

    “也是玉儿运气好。”

    “那到底要不要今晚解决那对母女?”还是讲正事比较不会心猿意马。

    司徒玉儿噘着嘴摇头:”那样太便宜她们了。”

    “好,只要玉儿希望的,本王就去做。”

    司徒玉儿阴霾尽扫,眼睛都笑瞇起来了:“殿下,你知道今天玉儿是怎么发现嫡母阴谋的?”

    段元辰凝睇着她,现在他似乎也可以慢慢看懂司徒玉儿的表情:“和本王有关?”

    司徒玉儿点头:“嫡母让那丫头拿木头鸟儿给我,说是殿下你亲手刻来送玉儿的。”

    段元辰妖孽的桃花眼盛满疑惑:“这样就能看出阴谋?”

    “当然,殿下怎么可能送玉儿这样一只木头鸟儿?你明明知道唐彦哥哥给过我一只相似的小玩意儿,你才不会再送这样的东西过来,而且还托一个丫头?”

    听她这么说,段元辰不乐意了:“什么叫唐彦给过相似的,本王就不会给了?意思是本王的比不上唐彦?”

    这还用说?司徒玉儿眨着眼看着段元辰,这不是很明显吗?

    “妳那是什么表情?”段元辰炸起来,想挽袖子了:“司徒玉儿,妳那副写着『那还用说』的眼神是怎么回事?解释一下!”

    “我──”

    “还有,『唐彦哥哥』这是什么称呼?这会让本王想到『青城哥哥』这恶心的词!妳是要嫁给本王的人,称别的男人『哥哥』是怎么回事?改!立刻改!”

    也没听见妳叫本王『元辰哥哥』……

    司徒玉儿失笑,她发现段元辰最近情绪变化很大,高兴也好、愤怒也罢,一张俊秀无匹的帅脸,竟然有那么多变化,让她觉得很新鲜。

    上一世她接触的男人不多,最多当然是段怀文;但段怀文一直喜怒不形于色,永远一副君子端方的谦谦模样,即使是在闺房,他也从来不会给她这些生动的表情,一直都是淡漠、有礼。

    而眼前这个『玉面战神』,虽然平时总是一副慵懒顽劣的表情,但上一世她见过他在战场上杀气腾腾、见过他在朝堂上正气凛然,却不知道他私底下这么……可爱。

    “殿下,你这么真性情真的好吗?”司徒玉儿笑呵呵的,侧着头问他。

    段元辰噎住,闷哼一声,头甩向另一边:“小仙姑以为什么人都能见到本王的真性情?”

    “这么说是玉儿的荣幸了?”

    “当然!别转移话题。”他又怒瞪着他的桃花眼,指着她:“小仙姑没见过本王雕刻的东西,所以本王可以恕妳无罪;但那句『唐彦哥哥』给本王改了!他再厉害也给本王改了!”

    司徒玉儿感到困惑:“那要改什么?更何况叫这么久了……”

    “叫这么久了?”段元辰都快炸毛:“妳和他才认识多久?有本王久?”

    呃……

    司徒玉儿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认识唐彦不只是两世,更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在段怀文面前为自己求情的人,是真正对自己好的人。

    看着段元辰不依不饶的表情,倒竖的眉毛还隐隐跳动,感觉真的很在意;好吧!看在他刚刚让自己心情变好的份上,顺着他一点,让他开心。

    “好吧!以后不叫他『唐彦哥哥』,那殿下认为该叫什么?”

    “他称呼妳什么?”

    “小姐。”

    很好,认份的家伙,反正以后都要改口叫『王妃』。

    段元辰清清喉咙:“他是妳的属下,直呼其名即可。”

    “是,殿下。”没心事了,眼皮开始沉重了。

    司徒玉儿的乖巧让段元辰很满意,他突然有了想法,凑近她:“小仙姑,咱们来打个赌。”

    司徒玉儿眨着水漉漉的眼睛望着他:“赌什么?”

    段元辰那双魅惑慑人的桃花眼,突然在眼前放大,眸中灿亮如星的光芒好似带着魔力,要吸走她的呼吸:“如果本王皇家狩猎拿到第一,得了父皇赐婚的许诺,妳也给本王一个许诺如何?”

    司徒玉儿楞忡道:“玉儿有什么是殿下要的?殿下开口便是。”

    段元辰摇头:“这与争储无关,本王纯粹想要一个玉儿的许诺而已。”

    司徒玉儿点头:“好,只要是玉儿做的到的,都会答应。”

    段元辰看她半撑着沉重的眼皮,已经想睡了,见她眼下暗青,有些不忍,便让她躺下:“躺着吧!明明想睡了,本王看妳睡着再走。”

    段元辰帮她掖被角的时候,司徒玉儿拉着他的袖子凑在鼻前揉着,闭着眼睛,闻着这沁人舒心的木梨香,喃喃地道:“无论殿下能不能在皇家狩猎得到赐婚,玉儿一定会想办法嫁给殿下。”

    段元辰一僵,看着闭眼休息的小仙姑,嘴角上扬:“这么想嫁给本王?不过这种事还是由本王来安排,好好睡。”

    他的眸光带着自己也没察觉的温柔,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司徒玉儿的睡容。

    只要是玉儿希望的,本王一定做到。

    威远侯府。

    凤彧踩着月色,来到祖父书房,他知道,今晚发生这样的事,父亲和祖父一定都在书房等他。

    凤彧一径来到凤书雷书房门口,便恭敬道:“祖父、父亲,彧儿回来了。”

    “进来。”

    凤彧一踏进书房,立刻感受到凤书雷和父亲沉重的心情。他立刻拱手道:“祖父、父亲,事情已经处理完了。”

    他已经让人给青城和那丫头下了毒,毒会在四个时辰后发作,现场也会布置成两人畏罪自杀的模样,完全不会牵扯上凤府和凤柔敏。

    凤书雷已经听凤浩天说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他点点头,看向凤彧,这个他十分欣赏的孙子:“彧儿,你觉得这件事过后,咱们该怎么做?”

    凤彧抬头看向祖父,又看向父亲;其实,这两天一直有个计划在他心中,而且在刚刚对青城下毒的时候,这种想要付诸实践的感觉更强烈。

    他深吸一口气,俊逸的脸庞没有任何表情。半晌,他以淡漠的语气说:“祖父,让孙儿……娶了玉儿表妹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