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还好长姐真的蠢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2本章字数:3109字

    第二天卯时,司徒府整装待发,几辆马车已经备在门口,准备前往皇宫北门,和狩猎队伍一同出发到淮君山。

    司徒玉儿来到大门口,看到凤柔敏正在指挥老管家做最后的确认;虽说是皇家狩猎,但对于手无扶鸡之力的闺阁妇人而言,无疑是一趟游山玩水;加上皇家贵族子弟都去了,世家千金自是穿什么美丽带什么去;凤柔敏就打理了至少两辆马车,专门载司徒心乐的行头。

    司徒玉儿摇头,不过就三天狩猎,也太夸张了;她和月蓉、云倩加起来,一辆马车就够了。

    司徒心乐几日不见,消瘦了些,眉宇间也少了跋扈戾气,多了几分羸弱,看上去颇有几分我见犹怜的美感;她一看到司徒玉儿出来,眉头一凝,浑身充满警戒,眼神带着愤怒与不甘,却又有隐忍的压抑。

    见到她紧握拳头,微微发抖,司徒玉儿一笑:“长姐几日不见,颇见弱柳扶风之美,相信今日太子殿下见了,将更怜惜长姐了。”

    “我会这么虚弱都是谁害的?司徒玉儿,妳不要在那里说风凉话,妳得意不了几时。”司徒心乐想到自己这几天被关在祠堂的日子,每天抄“孝经”和“女则”,抄到手都快断了;只要想到这都是拜司徒玉儿所赐,就恨不得吃她的肉、啃她的骨!

    司徒玉儿昨晚得到段元辰的短信心情很好,面对司徒心乐的恶言相向,倒是很有心情回应:“妹妹就算得意不了,也不代表长姐就得意得了;希望这几天在祠堂的修身养性,能帮长姐多些智慧;太子眼睛很好的,天真和蠢,他分得很清楚。”

    “妳──”

    司徒玉儿不等司徒心乐回嘴,便回头喊一声:“云倩、月蓉上车了。”说完就钻进自己的马车。

    凤柔敏走来,拉了一下司徒心乐的手,脸色也是乌云罩顶。

    昨晚司徒雄告诉她凤家有意让司徒玉儿嫁给凤彧,成为未来凤家主母,她一听简直是晴天霹雳!整个人呆若木鸡,无法相信这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把她出祠堂的好心情,瞬间被愤怒燃烧殆尽。

    司徒雄还警告她,要她停止继续针对司徒玉儿,以免自食恶果,因为现在连凤家都不会帮她。

    凤柔敏一想到那贱女人的女儿竟然要嫁入凤家,成为她引以为傲娘家的未来主母,她就心脏闷塞到不行!如果司徒玉儿真嫁给了凤彧,等于把整座凤家都端走,那她以后还有没有娘家?在司徒府说话还有没有底气?

    这比被灭国还令她害怕。

    她不过被关了七日,怎么就天地颠倒、猪羊变色?

    偏偏她还撒不了气,无论在司徒府或凤家!凤柔敏愈想愈生气,整晚辗转反侧;不行,只要司徒玉儿还没嫁入凤府,她都要尽力阻止,绝不能让这种惨剧发生。

    她拉住司徒心乐的手,要她不要逞一时之气:“行了,准备好就上车。”一行人终于出发。

    司徒雄虽为相国,但骑射能力不俗,所以一路上他就骑马,不坐马车,算是给自己热身。马车里,凤柔敏握住司徒心乐的手:“心乐,妳省省力气,别在口头上和司徒玉儿较真,那贱人不比从前,已经没有那么好拿捏了。”

    “娘,妳怎么回事?难不成您怕了她?”司徒心乐不服。

    凤柔敏摇摇头:“心乐,妳父亲昨晚告诉娘,妳彧表哥有心迎娶司徒玉儿为正妻,妳外公和舅舅也都赞成了。”

    “什么?”司徒心乐震惊忘神的站起来,马车一晃,让她整个人不稳地往旁边撞去,直接撞上车壁!“唉哟!”

    “心乐!”

    “娘!”司徒心乐揉着头,这消息震得她惊恐莫名:“不可能,轻云表姊也不会乐意的!”

    凤柔敏摇摇头:“轻云丫头不乐意又如何?这事儿有她置喙的余地?听说是凤彧主动提的,目的是为了怕太子殿下回头喜欢那贱人。可是妳父亲说……凤彧连续几天都来家里探望她,看来对司徒玉儿也是上了心……”

    “不行!我绝不允许!”司徒心乐愤怒得猛跺脚,脸色十分狰狞:“可恶!那天如果顺利将司徒玉儿嫁给那低贱戏子就好了!”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凤柔敏低垂着脸,说不气馁也是骗人的;自己父亲和哥哥竟然不挺自己,反而想迎那小贱人入凤府。

    没隔多久,凤柔敏抬头,毕竟是武将世家出身,不会沈溺气馁太久。想到司徒雄就骑马在马车之旁,她抬头看向自己女儿,精明的眸子闪过冰厉冷芒:“心乐,狩猎场上危险万分,妳和轻云小心一点,别被流箭给误射了;更要小心别去西侧山壁,那里猛兽多,被咬到可是会死无全尸的。”

    “娘?”司徒心乐一凛,瞬间明白母亲的意思,嘴角立即扬起狠厉的微笑,眸中杀气尽现:“女儿和轻云表姊一定会十分小心,请娘放心。”

    车轮辘辘,终于驶到皇宫北门,许多官家都已经到达,场面十分热闹。

    由于是皇家狩猎,从皇宫到淮君山的路途不算太遥远,骑马约两个时辰,再加上初夏风光明媚、阳光绚丽,路也不难走,所以有些骑射底子不错的姑娘们,都打算趁此练练马,骑马上淮君山;当然也趁机和一些皇家子弟并骑,让自己心仪之人见识自己的能力。

    司徒玉儿也打算弃马车骑霜白上山,毕竟她和霜白不算熟,培养默契很是必要。

    太仆寺的太监、仆役此时将后宫女眷的马匹牵了出来,包含要给司徒玉儿的名驹霜白。

    “那就是霜白?听说是皇上坐骑『照夜白』的品种,皇后就这样赐给了司徒玉儿?”张倩表情不可思议。

    “是啊!皇后对司徒玉儿真好。”赵婉盈一脸吃味。

    “真不知道司徒玉儿是哪里入了皇后的眼,也没见皇后以前对哪一届的『墨玉倾国』这么特别。”

    “说的也是。”

    众家千金的议论,让得过两届『墨玉倾国』的乔若兰,表情十分尴尬。

    她一副大家闺秀模样:“以前『墨玉倾国』得主不见得都擅长骑射,想必司徒二姑娘的骑射功夫一定在水平之上,皇后娘娘才会期望如此之高,以名驹相赠。”她笑得颇有深意:“看来这次皇家狩猎,二姑娘也能拿下女子魁首,不辜负皇后娘娘的青眼有加。”

    楚芊芊觉得乔若兰好歹也是两届的『墨玉倾国』,怎么心眼这么小?这么说不是在给玉儿压力吗?得了霜白若没有拿魁首,就对不起皇后娘娘垂爱?

    凤轻云一脸羡慕地看着霜白,也忍不住甩着冷刀子:“就是有人分不清斤两,皇后娘娘让她挑,竟敢挑霜白当坐骑,别说身份配不配,也不怕被摔得狗吃屎,自己难看。”想当骑射的魁首,当她凤家没人了吗?

    司徒玉儿看了凤轻云一眼,回过头亲切抚摸霜白的头,那一头雪白鬃毛在阳光下闪着银光,俊美的彷佛天上神驹。她淡然道:“轻云表姊想多了,不是玉儿挑霜白,是霜白挑玉儿,如果有其他人得了霜白的缘,霜白也不是不能换主人。”她挑衅地看向凤轻云:“轻云表姊的身份比玉儿高贵多了,要不要试试?”

    凤轻云挑眉:“若我能骑霜白,玉儿表妹难道会把霜白相让?”

    “有何不可?”怎么凤家兄妹都在打霜白主意?

    凤轻云当仁不让上前,马鞭一收,踩着马蹬往上一提,英姿焕发,有人忍不住赞了一声好!只是“好”字还没喊完,霜白长鸣一声,两只前蹄高高举起,马屁一甩,直接将凤轻云甩了下来!

    “唉哟!”

    “轻云表姊!”司徒心乐马上去扶凤轻云,瞪着司徒玉儿:“司徒玉儿,你竟敢教唆霜白欺负轻云表姊,太可恶了!”

    司徒玉儿忍不住失笑:“长姐,霜白能教唆的话,玉儿还真想教唆。”她看着司徒心乐的表情,充满怜悯和庆幸:“还好长姐真的很蠢,玉儿才能活这么久。”

    她的话让司徒心乐的脸色瞬间涨成猪肝色。

    楚芊芊忍俊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看着因跌下马而表情尴尬的凤轻云:“玉儿,妳轻云表姊对妳真好,怕妳跌个狗吃屎,特别示范给妳看,嗯,真的很难看。”

    凤轻云也是脸色红白交接,但霜白不喜欢她是事实,只能吃下闷亏,逞逞嘴上工夫:“那希望玉儿表妹这三天好好表现,别让皇后娘娘失望了。”

    司徒玉儿不去理她,继续刷着霜白的身体,嗯,上道的霜白,够义气!

    司徒玉儿朝霜白蹭了蹭脸,霜白适时发出愉悦的长鸣,让凤轻云更是气到内伤。

    此时身后突然有人喊了一声:“玉儿。”

    众人回身一看,段子敬一身月白合身骑装,白玉束发,身后带着几个人,俊逸潇洒的朝他们大步走来;凤轻云眼睛一亮,快步上前,高兴叫了声:“洛王殿下。”

    “参见洛王殿下。”一群姑娘们立刻对段子敬行礼。

    “免礼。”段子敬眼神看都不看凤轻云,直接让后面的人上前,他露出一抹潇洒阔气的笑容:“玉儿,母后既将霜白送给了妳,本王便赠妳一套『银装鞍』,来,妳看喜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