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马球竞技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2本章字数:3306字

    “等等马球竞技,本王为玉儿报仇。”段元辰说完,才大步流星离开。

    祭祀仪式庄严肃穆,皇帝带领皇族与王公大臣捻香,祭拜四方天地与山神,祈求狩猎过程平安。结束后,祭祀台迅速被移开,空地被腾了出来,太监侍卫们动作十分迅速,已将空地变成一个马球场,东西两端各立了一处短门,门上雕红画彩,十分醒目。

    司徒玉儿和其他人坐上四方观众席,等待马球竞技的选手出场。

    九公主拉着司徒玉儿和楚芊芊,兴奋地对她们解释说:“以往皇家狩猎只有皇族,所以马球不过是皇族宗亲间自我消遣;但今年不一样,有三品以上的王公臣子、武将,连草原民族哈尔赤也一同来狩猎,因此今年竞赛一定更刺激好看。”

    “哈尔赤是马上民族,马球更是他们平时的娱乐消遣,咱们南漠皇子要从他们手中占到好处,可能不太容易。”楚芊芊嘟嘴说。

    一旁凤轻云轻蔑道:“太子殿下让哥哥上场,哈尔赤绝对占不了便宜。”

    凤彧?司徒玉儿最近对这个名字很过敏,不由得脸色变了变。

    不久,哈尔赤的五名选手,由蒙达领军,身后跟着赤鹰、黑鹰、棕鹰与苍鹰四大护法,身着黑色骑装,骑着高大战马首先出现在观众面前;他们各个高大粗犷、浑身散发凶猛戾气,一副准备上场厮杀的模样,让看台上的观众不由得抽气屏息。

    “出来了!出来了!”

    听到九公主高兴大喊,包括皇帝、皇后和妃嫔们,无不引颈企盼,除了最小的八岁十皇子,皇帝的四个皇子骑着骏马,冉冉上场。

    看台上的观众和士兵开始欢呼鼓噪,踏地声隆隆作响,连地面都震动起来。只见太子段怀文领头,带着洛王段子敬、梁王段延安、祁王段元辰和禁军统领凤彧,有别于哈尔赤粗犷的黑,一身绛红色骑装,烘托着五人的俊逸秀朗、宛如天神降临;那眉宇间的皇家威仪与贵气,根本不是哈尔赤的粗犷可以比拟;现场世冑贵女满眼痴迷陶醉,纷纷放下矜持,向着场内吶喊起来!

    那快掀了天的欢呼声,连司徒玉儿都感到一股振奋。

    陆一凡得意地说:“怎么看都是咱们祁王殿下最威风!”

    韩齐道:“那是当然,咱们殿下可是『玉面战神』。”

    他的话月蓉和云倩都没有异议,许多千金更是放开胆子“祁王、祁王”的呼喊着。

    司徒玉儿将目光移向场中那个人,绛红色的骑装将他英挺伟岸的身躯衬托得十分威武,即使其他球员个个出彩,但无疑他是最出色的一个。

    楚芊芊轻轻撞了一下司徒玉儿:“玉儿,妳和祁王殿下是不是两情相悦?”

    司徒玉儿脸一红:“芊芊,妳说什么?”

    乔若兰坐在她们后一排,听到楚芊芊的话,双手绞着帕子,脸上泛起不甘之色。

    楚芊芊故意取笑她:“每次见祁王殿下对妳的维护之情,都让人十分羡慕呢!”

    “妳想多了!”话虽这么说,但眉眼间的喜悦,却是骗不了人:“专心看比赛。”

    场上十位勇士分站两边列队,手持称为“月杖”的球杆向皇帝行完礼,一侍卫便拿着马球进入球场中央放着。

    蒙达傲然道:“太子殿下,我等都是粗人,等等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段怀文回以谦尔笑容:“那也等蒙达王子有机会得罪再说。”

    一声鼓响,比赛开始。

    蒙达率先打到第一杆,他用力一挥,一声清脆声响,球杖的月牙头在地面激起好大一片黄土,马球被挥飞得老远,然后就开始震耳欲聋的马蹄追逐声,十匹马迅速往马球飞跃的方向跑去,那达达达的马蹄将观众的情绪鼓到最高,全场大声吆喝着。

    赤鹰接到球扫给身旁的黑鹰,黑鹰把球点给在他身后追上来的蒙达,蒙达距红色短门还有百步距离,他用力一挥,“通”一声,球进,哈尔赤先得一筹。

    看台上哈尔赤的使臣和随从响起热烈掌声,涟漪公主拍手大声叫了一声“好”!

    一名小太监将一面黑色旗子插在哈尔赤的计分架上,南漠队并没有太大沮丧,这第一筹,是南漠对客人的礼让,接下来才是真功夫的展现。只见南漠四名皇子和凤彧眼神骤变,开始全神贯注,十双锐眼紧盯着马球。

    不,有个人例外,凤彧,他的目标不只是马球,还有段元辰。

    上淮君山前一天,段怀文找他,要他在马球场上制造意外,务必让段元辰受伤,使他没有机会竞争狩猎第一的机会。

    凤彧对司徒玉儿起了竞逐之心,因此无论此举是不是帮太子,只要能阻止段元辰请婚,他都会去执行;所以他一面比赛,一面找机会下手。

    鼓声一响,第二轮开始。这次凤彧取得先机,他用力一扫,黄土飞溅,马球瞬间激飞出去!段元辰似乎能预测马球落点,一马当先,在马球落下时取得控球权,所有人在看台发出高昂的欢呼声,连司徒玉儿也忘情激动了起来!

    段元辰帅气地将球带往黑色球门方向,苍鹰追上,伸出月杖去拦截,但段元辰将球扫给段子敬,段子敬受到赤鹰和黑鹰夹击,将球又推回给段元辰,段元辰一点到球,却将球用力击往后方,挣脱抢夺区,然后缰绳一驾,飞马往相反的前方冲出。

    蒙达和四大护法见球往反方向滚去,忙策马返回,谁知段子轩早等在那里,接应到球,大喊一声:“七哥!”他弯下腰,球杖大弧度一划──一个旋风卷叶,球“碰”一声被挑得极高,往段元辰疾射过去!

    所有观众的心跟着马球也飞往段元辰方向,段元辰已距黑色球门极近,一个纵身,咚!在空中直接以月杖将球击入短门。

    “哗──”全场欢声雷动,连皇帝都站起来拍手叫好。

    段元辰看向司徒玉儿方向,给了她一记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让司徒玉儿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楚芊芊兴奋地又撞了一下司徒玉儿肩膀:“原来是有美人助阵,难怪英勇无比。”

    司徒玉儿只是红着脸不说话,嘴角带着淡淡微笑看着场上;身后的乔若兰脸色更是煞白,那两人无声的默契与对彼此的关注,深深刺伤了她的自尊。

    南漠进了这一筹后,双方开始拉锯;两队以段元辰和蒙达的对峙最有看头,他们不断拦截、进攻,你来我往,在惊险急速的对峙中展现高超骑技。

    “祁王殿下的力劲不小!”蒙达手中月杖被段元辰挑开,震得蒙达的手微微发麻。

    “受不住就早早认输。”段元辰的桃花眼一点也不客气地扫向蒙达,这两天接待哈尔赤,也受够这对兄妹的气;更何况刚刚他对小仙姑的挑衅,更让他客气不来。

    蒙达哈哈大笑:“祁王殿下,咱们来赌一局如何?”两人并骑,球现在在段怀文和苍鹰的抢夺对峙中。

    “赌什么?”

    蒙达大声道:“若我哈尔赤赢了,让那司徒玉儿跟了本王子。”

    段元辰眼神一凝,浑身杀气尽现:“玉儿不是物品,不能相让。”一马冲出,加入马球抢夺群。

    比数四比四、六比六、八比八……看着场上为一颗彩球奔腾的十名勇士,在激扬的尘土、纷乱的马蹄中一下围剿、一下追赶,几处险象环生的争夺碰撞,也让看台上的人看得惊心动魄;有的球员险掉下马、或被敌方、队友球杖挥中!

    蒙达、段子敬还中途换马,双方你来我往,各自计分架陆续插进旗子。

    突然之间,看台响起一阵惊呼,原来段子轩不小心掉下马背,手臂受了伤,比赛暂停;皇帝此时站了起来,走进场中对年纪不到十七的段子轩拍拍肩膀,让太监扶他下场。栅栏打开,侍卫牵着“照夜白”出场,轩昂骏马踏出来的马蹄声忒是不同,所有人看皇帝鹞身上马,动作利落,完全不像一位年过五旬之人,全场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

    皇帝亲自下场了!

    比赛继续进行,众人看得大呼过瘾。

    突然间,司徒玉儿觉得奇怪:“芊芊。”

    “怎么了?”

    “我觉得彧表哥很奇怪,他不去防守别人,贴祁王那么近做什么?”话才刚刚说完,只见凤彧一个大动作,手臂一挥,手肘直往段元辰下颚挥去,段元辰正专心对付四大护法的围攻,结结实实吃了凤彧一记闷亏。

    “祁王殿下!”司徒玉儿一凛,身后的乔若兰就已经惊呼出声!

    司徒玉儿横眉怒目,她看到凤彧以手势对段元辰表示歉意,段元辰抿了一下唇角,手一挥,又追球而去。

    楚芊芊和司徒玉儿此时都将注意力放在凤彧身上。楚芊芊气愤道:“这凤将军怎么回事?他一直干扰祁王。”

    坐在前头的凤轻云听了很不舒服,回头道:“胡说!我哥哥没事怎会去干扰祁王?”

    这时见场中段元辰严肃地对凤彧说了些话,凤彧面无表情点点头,司徒玉儿心中升起一股不祥预感,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突然,段怀文从远方将马球击往段元辰方向,段元辰立即策马冲出,而凤彧也几乎同时拉扯缰绳,与段元辰并骑;两人弯腰挥杖,但凤彧的月杖不是挥向马球,而是直接扫向段元辰坐骑。

    “嘶──”一声哀鸣,段元辰跨下骏马前腿跪跌在地,人也止不住俯冲之势,直接被甩下马背,滚了好几圈,脚上立即传来一阵剧痛!

    段元辰咬牙,他确定左脚已经崴伤。

    司徒玉儿的惊呼声淹没在众人的喧哗里,然场中危机仍未解除,后方蒙达已经追了上来,距离段元辰只有咫尺之遥,眼看蒙达的马就要将蹄子踏在段元辰身上──

    “段元辰!”司徒玉儿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