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 涟漪公主的挑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2本章字数:2818字

    “若没有人敢跟涟漪挑战,那本公主嫁给祁王殿下,是不是就再无异议了?”

    涟漪公主信心十足、语调铿锵,她的声音在会场回荡,又掀起了热烈的讨论。

    司徒玉儿愕然又无奈,嘴角轻轻扬起;看样子,今晚她又要再争一回了!

    司徒玉儿此时突然感受到一股炽热目光,是自己太敏感?还是两人之间的心有灵犀;当司徒玉儿正想抬头看段元辰,段元辰同时也鬼使神差的将视线投注在这如玉佳人身上。

    段元辰那一双桃花眼深邃如墨,探不着底,但司徒玉儿就是知道那双眼睛正认真告诉自己,不用出来没关系,他可以;他守得住他身边祁王妃的位置。

    司徒玉儿对段元辰摇摇头,目光清澄透亮,她用口型告诉他:“相信我。”

    祁王妃的位置,是女人的战争,她不出来,涟漪公主永远不会放弃,而你,值得我去争。

    司徒玉儿站起来,冉冉走到涟漪公主身边,那气度威仪瞬间吸引所有人目光。她行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礼,跪在涟漪公主身边,段怀文、段子敬和凤彧都变了脸色。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臣女司徒玉儿,愿意向涟漪公主挑战。”

    现场南漠皇族宗亲与大臣家眷,不论看不看好司徒玉儿,都对她的自动请膺大表赞赏。此时若无人应战,别说祁王要娶涟漪公主,南漠女子的脸,都要在这里丢光了!

    楚芊芊兴奋地紧握双拳,一双眼睛迸射支持的热情:“玉儿,好样的!不愧是我南漠的『墨玉倾国』!”

    现场赞赏之声不绝于耳,身边涟漪公主则嘴角扬起轻笑,一脸蔑视。

    “是妳?咱们也算冤家路窄;本公主喜欢的,妳还真的很爱抢。”

    到现在她还记得那个红衣捏面人。

    “不是玉儿爱抢,而是妳到人家家里作客,不能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东西如此,人更是如此。”

    “本公主难道还配不上祁王殿下?”

    司徒玉儿轻蹙眉头:“看来公主耳朵不好,刚刚祁王殿下已经讲了,配得上也不代表一定要捡回家。”司徒玉儿不等涟漪公主发作,直接看向皇帝和皇后:“还请皇上和娘娘,同意玉儿挑战涟漪公主。”

    皇帝点头,司徒玉儿的能力和胆识他是亲眼所见,的确有和涟漪较量的本钱。他环顾会场:“我南漠女儿,还有人想出来与涟漪公主挑战吗?”

    司徒玉儿和六公主同时看向乔若兰,乔若兰一凛,罗裙下的双腿已经抖得厉害!她看向六公主段嫣然,段嫣然是一脸希冀鼓励;而司徒玉儿则眸如碧潭,平静无波、深不见底,她的表情就像平常询问:要吗?

    乔若兰再望向段元辰,段元辰却完全不看她,一双眼睛饱含他自己也没有发现的柔情,一瞬不瞬地瞅着司徒玉儿。

    再一次证明,在他眼里,只有那个女人。

    乔若兰咬牙,涟漪公主的狠厉她很清楚,自己只有琴棋诗画,若要动武,自己一定输,既然会输,她又何必丢人现眼?

    更何况,司徒玉儿不一定赢;这虽然是机会,却也有让司徒玉儿名声葬送的可能。

    乔若兰这么想之后,背脊一缓,不再去看段嫣然和司徒玉儿,她决定放弃。

    司徒玉儿了然回头,等皇帝裁决;段嫣然则一阵错愕,乔若兰连一争的勇气都没有吗?

    杨德妃倒是低头抿笑,乔若兰至此出局;即使机会不大,但连站到辰儿身边的机会都不敢争取,还在游移观望,这样的女子如何成为辰儿良配?

    皇帝见全场静默,有些失望,心想难道整个南漠,只有司徒玉儿一个敢与涟漪抗衡?场中女子当然知道祁王是“天菜”,这是难得的机会,但她们的心思都和乔若兰一样,赢的机会不大,但输了却是笑柄,这个脸她们伤不起啊……

    这时她们才感觉到,司徒玉儿的才华艳艳她们比不上,司徒玉儿的勇气胆识,她们也望尘莫及;又或许,她很爱祁王?

    毕竟祁王曾为了她,当面向皇帝请婚。场中女子看司徒玉儿的眼光不禁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在皇帝精明目光扫视下,各个千金都低了头,包含乔若兰。

    皇帝等不到其他响应,终于点头:“好,朕就准许司徒二姑娘挑战涟漪公主。”

    现场响起一阵鼓噪。

    皇帝问:“涟漪公主,妳想怎么比?”

    涟漪调查过司徒玉儿,知道她是今年新出炉的『墨玉倾国』,但也知道过去她的风评是粗俗无文、胆小怯懦,年纪也还不到十五,所以她下了一个结论:一个还算厉害的小姑娘。

    棕鹰调查她在『牡丹宴』比赛的项目,她一个草原公主,不会傻的去比『诗』、『棋』,但『乐』和『箭术』,若她说是哈尔赤女子第二,便没人敢说第一。

    今年『牡丹宴』要不是来不及,她早就来挑战了!『墨玉倾国』之名,还轮得到司徒玉儿?

    她得意挑眉,一脸很替对方着想的模样:“启禀皇上,就比三局。本公主知道二姑娘是今年『墨玉倾国』得主,『乐』和『箭术』了得,别说本公主欺负人,就先比这两项;第三局咱们比胆识,因为要成为祁王妃的人,绝不能是一个胆小懦弱之人。”她挑衅地看向司徒玉儿:“二姑娘,妳说是吗?”

    还说她不欺负人,在座的南漠人各个面露不善。哈尔赤是草原民族,别说音乐早已融入他们生活,他们无论男女,都是自小在马背上长大,骑射功夫自是一流;司徒玉儿的琴或许不错,但骑射再好,也好不过哈尔赤的公主。

    只是这也没办法,毕竟是司徒玉儿挑战涟漪公主,自是涟漪说了算。

    长公主就冷哼一声:“涟漪公主还真大度。”满脸讽刺。

    涟漪表情略微尴尬:“难道二姑娘不敢吗?”

    司徒玉儿一直保持娴静微笑:“自然是敢的。”她向皇后一揖:“否则怎么对得起皇后娘娘一句『不谢的墨玉倾国』?”

    皇后微笑,不论输赢,光气度,司徒玉儿就甩涟漪公主好几条街。

    玉儿看向涟漪公主,第三项比胆识,看来她是被自己以前胆小怯懦的形象给蒙蔽了:“那第三项胆识怎么比?”

    涟漪诡谲一笑:“怎么能现在就告诉妳?若妳吓到不敢跟本公主比了怎么办?”

    本公主要让妳不比都不行,让妳在所有南漠皇族面前丢脸!

    司徒玉儿还是不惊风雨的淡淡一笑:“这么神秘?好,玉儿等着涟漪公主的惊喜。”

    “那从第一道『乐』开始。”涟漪看向皇帝:“圣上,比音乐若只是比谁弹得好听、谁技巧高超,似乎没一个客观的准头;这里又以南漠人居多,难保大家不会偏袒司徒玉儿,所以本公主想改个比法。”

    “哼,什么都是她说。”楚芊芊瞪了涟漪一眼,心里鄙夷,不就是怕大家偏袒玉儿吗?

    “公主打算怎么比?”

    “乐器自选,记忆对手弹的曲目和指法,重新演奏一遍,看谁记忆得多、谁的正确性高谁就赢。二姑娘觉得如何?”

    她打的算盘,是自己或许不能完全演奏司徒玉儿的曲目,但司徒玉儿一定完成不了她弹的指法。

    司徒玉儿点头:“公平。”

    哼,等会儿有妳哭。涟漪公主想取得先机:“那就由本公主先开始吧!”

    在座很多都是艺琴高手,别说楚芊芊、凤轻云、司徒心乐、乔若兰等是『牡丹宴』上的常客;段子敬和皇后,甚至是礼部尚书楚江,也都是琴痴,耳朵更是犀利。他们选了皇后和楚江担任评审,而哈尔赤也选了两名乐师出来。

    涟漪公主自信满满地往乐师群要了一把琵琶。

    “果然,涟漪公主选了他们哈尔赤女子最擅长的乐器。”

    司徒玉儿端坐在涟漪公主正前方十步距离,方便观察与记忆她要弹奏的指法。

    段子敬看向司徒玉儿,说不出现在的心情;他希望司徒玉儿赢,却又不想见她为争取祁王妃的位置拚命。

    段怀文和凤彧的心情亦是如此,心中五味杂陈,段怀文更担心若司徒玉儿赢了,直接成为祁王妃,那他设计凤彧伤了段元辰的计划,就徒劳白费了。

    想到这里不禁恨起了蒙达兄妹。

    涟漪坐在会场正中央,调整好姿势,眉梢带着极致的自信,手抱琵琶:“司徒玉儿,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