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嘴脏的苍蝇看了恶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2本章字数:2851字

    两人攻守交换,此时蒙达站了起来:“我哈尔赤的公主,也不是没人撑腰。”

    他起身,拿了一颗桃子,而且明显小于刚刚司徒玉儿挑的那一颗,走到涟漪公主身边。

    八皇子段子轩一脸鄙夷说:“是啊!本皇子终于知道涟漪公主这么狂妄的原因,原来整个阙勒家族都是爱占便宜的。”

    蒙达一眼瞪过去,对自己挑了一颗小桃子,完全没有愧色:“比赛之初,可没有规定不能挑小的。”

    八皇子气得双颊鼓鼓的,司徒玉儿倩笑道:“八皇子不必忧心,玉儿的眼睛很好。”

    她拉弓瞄准,涟漪公主倒是胆色过人,一点都没有害怕的神色。

    她突然发现蒙达将桃子放在涟漪公主头上,还特地将桃子一半陷于涟漪的发髻中,露出来的面积更小,不禁摇头:“蒙达王子,您将桃子埋在涟漪公主的头发中,玉儿若伤了涟漪公主的秀发,罪过就大了。”

    蒙达的脸皮不是一般厚,不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道:“本王子把刚刚祁王殿下的话原封不动还给妳,若司徒二姑娘伤了涟漪,本王子一定在相同的地方讨回公道;若妳伤了涟漪性命,本王子也一定让妳陪葬。”

    现场段元辰、段子敬、段怀文和凤彧闻言都一脸怒视着蒙达王子,想不到蒙达的脸皮堪称铁板,嘴角更溢出邪魅的笑:“如果司徒二小姐射偏了,连桃子皮都削不到,本王子不介意收了妳这个南漠新出炉的『墨玉倾国』,回哈尔赤当个暖床侍妾。”

    司徒玉儿眸子一凝,突然又抽出第二枝箭,一口气将双箭搭在弦上!

    蒙达和涟漪见状大骇!涟漪大喝一声:“司徒玉儿!妳在做什么?”

    司徒玉儿声音冰冷得可以结霜:“比赛可没规定不能同时射双箭,涟漪公主身边有一只嘴脏的苍蝇,玉儿看了恶心,想顺便一起除去。”

    蒙达脸色铁青,知道司徒玉儿口中“嘴脏的苍蝇”指的是自己,其中一支箭镞冷锋正笔直朝着自己,让他站着也不是、离开也不是,表情变化了十几种颜色,气得说不出话来!

    是他说要站在涟漪身边给她撑腰,若现在走了,不但证明自己是“嘴脏的苍蝇”,还怕了司徒玉儿的箭,想抛弃王妹……

    相较于哈尔赤使团各个脸色铁青,会场上南漠宾客就显得特别解气!

    『墨玉倾国』可说是南漠女子的最高荣誉,蒙达刚刚不只污辱司徒玉儿,也侮辱了南漠女子;所以现在见蒙达王子也成为箭靶,眼睛都迸射看好戏的精光;连凤书雷心里都赞叹司徒玉儿,是个厉害丫头,他凤家还没有这样胸襟与胆识的女儿。

    一个未及笄的姑娘,一把弓,逼得哈尔赤阙勒可汗的一双儿女,在她箭下动弹不得!

    涟漪公主此时冷汗淋漓,开始感到害怕!她知道司徒玉儿本事不俗,蒙达选的桃子和摆放方式对自己有利,但蒙达刚刚的言语挑衅,让司徒玉儿一口气要射双箭,让涟漪公主受伤的机会大增。

    这一局,司徒玉儿就算输,也只是两人打成平手;但她若受伤,吃苦的却是自己。

    哈尔赤的使臣起身斥道:“皇上,难道您允许司徒玉儿对蒙达王子如此无礼?”

    皇帝轻笑:“由努大人言重了;司徒二姑娘要射的是『嘴脏的苍蝇』,没有让蒙达王子站在那里,他可以离开。”

    “这──”

    使臣由奴声音骤止,的确,没有人让蒙达站在那里不动,是他让自己陷入了面子泥淖,走与不走都注定成为笑柄。

    八皇子一脸得意,摇着玉扇:“蒙达王子这次可谓是『黄泥掉裤裆』了。”

    十皇子段云瑞才八岁,一脸疑惑:“八哥,那是什么意思?”

    八皇子促挟一笑,摸摸十皇子的头:“『黄泥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死)了。”

    十皇子意会过来,笑着滚进他的母妃苏贵嫔怀里。

    司徒玉儿还故意瞄准了些时间,两人站在篝火前,背后却冒起一身冷汗;涟漪公主的脸色已经接近惨白,而蒙达也一脸寒碜,他想退,但王子的尊严不容他退缩。

    “涟漪公主,苍蝇会乱飞乱晃也就算了,但妳别动啊!妳王兄把桃子埋在妳的头发里很难瞄准;玉儿实在不想削去公主头皮,所以别动……”司徒玉儿皱眉,一脸苦恼。

    “司徒玉儿──”蒙达咬牙切齿,很努力才从牙缝中挤出这四个字。

    “王兄求你别再说话了!”涟漪气得眼睛布满红丝,她气死蒙达了!成事不足反添乱,没事碎嘴自讨苦吃,还把桃子埋在她头发中干什么?原本她赢面很大,弄得现在两人跋前踬后、进退两难。

    看着两人都瑟瑟发抖,司徒玉儿还在瞄准,轻轻道:“看来蒙达王子不是来给涟漪公主撑腰的,而是兄妹互相取暖,真令人感动。”

    “司徒玉儿,妳这贱──啊!”

    不等涟漪骂完,“嗖”一声!两支箭矢疾飞而去,只见宾客几乎全站了起来,涟漪公主跌坐在地,一张艳容已经毫无血色,嘴唇更是咬出了血痕;原本打扮得华美俏丽的发髻,被箭羽一箭射断了发带,珠钿璎珞全落了一地,整头长发披散下来,箭矢插着一颗桃子滚滚滚……滚了出来。

    至于蒙达,呆站原地,箭矢从他左耳廓旁切飞出去,直射进了篝火;而蒙达被箭矢的哨声震慑于当场,浑身动弹不得。

    众人看向蒙达的耳朵,完好无损,连一道伤口都没有。

    射伤来使这种事,司徒玉儿还没有这么笨。

    涟漪公主披头散发地站起来,双脚微颤,一脸狼狈。她的两个婢女忙上前,将掉落一地的发饰珠钗捡起,并扶涟漪公主下去。

    全公公从地上捡起串着箭羽的桃子,双手供上评审台,背过身,确定蒙达等哈尔赤族人看不见的时候,一张忍了很久的脸,终于用力挤拧起来,一双眼满是得意笑容。

    敢瞧不起我南漠的『墨玉倾国』,活该被教训。

    司徒玉儿转身前,看了段元辰一眼,难得对他露出调皮一笑,这个媚眼让段元辰心口狠狠一撞!他忙以手抚着,喉节滚动,一瞬不瞬盯着她瞧;而司徒玉儿早已经转身,向皇帝行礼。

    所有人都看向桌上那两颗桃子,司徒玉儿射穿的那一颗,大小还不到涟漪公主那颗的一半;谁胜谁负,昭然若揭。

    这时所有人对司徒玉儿都投以钦佩的眼光,连凤轻云、乔若兰、司徒心乐等,都气馁地说不出话来,凤柔敏则低头脸色苍白,她发现父亲凤书雷对司徒玉儿是愈来愈满意了……

    皇族宗亲的夫人们,瞧司徒玉儿也是愈看愈是个好的,多希望眼前这个俏姑娘就是自己儿媳;但只要想到刚刚站在她身边的是祁王段元辰,就知道自己儿子竞争无望,不由得摇头,心里暗自哀叹。

    现场众家男子亦是看着司徒玉儿,眼睛熠熠发光,但同样想到刚刚段元辰伸手握住她的那一刻,也知道自己机会杳然。

    一时间,男子看向段元辰的眼神,也是又羡慕又嫉妒。

    韩齐看自己主子那得意表情,对四周射来的嫉妒眼神还颇为享受的模样,也不禁为自己“未来的王妃”感到骄傲。

    他赞叹说:“王妃这双箭功力,恐怕也是南漠女子之冠了。”

    陆一凡用力点头:“娶妻当娶司徒玉儿!王妃才智双全,也只有咱们殿下配得起。”他心里不禁心生向往,觉得自己以前好傻好天真,竟然会迷惑于薇娘这样粗俗浅薄的女子:“我以前真是井底之蛙。”

    韩齐拍着陆一凡肩膀,看向云倩:“现在开眼还来得及,连王妃身边的人也是极好的。”

    陆一凡眼睛一亮:“韩统领指的是云倩吗?”

    韩齐突然心中警报大响:“不,我指的是月蓉。”

    陆一凡恍然大悟:“是啊!云倩和月蓉都是好的。”

    韩齐突然心里一碜,觉得自己有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皇上对司徒玉儿也很满意,当众宣布:“司徒二姑娘堪称允文允武,皇后赠言『不谢的墨玉倾国』当之无愧。全公公,拟朕旨意,司徒玉儿文韬武略、德艺双馨,足为我南漠女子表率,今赐朕亲题『墨玉倾国』金篆匾额一副、紫檀玉弦弓一把、琉璃织锦十匹。”他看向段元辰,眼露赞赏:“另外,司徒玉儿听旨,朕将妳赐婚配于祁王段元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