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最简单的胆识测验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2本章字数:2838字

    “既然这是最后的比试,为了不让双方留下遗憾,咱们来签生死状可好?”

    “生……生死状。”涟漪脸色白了白。

    段元辰气到脸色由黑转红,他来到司徒玉儿面前,手指着涟漪公主:“司徒玉儿,妳是和她待太久被她过了病气、犯傻了是吧?签什么生死状?”

    涟漪一愣,回神后气得脸色涨红!段元辰不就是借机骂她蠢吗?

    司徒玉儿安抚他,忙摇头,一双晶莹眸子定定的看着他:“殿下不相信我?”

    “本王……”本王是担心妳!

    “相信我吧!”司徒玉儿对他甜甜一笑,眼神是从未有过的信任和温柔:“玉儿身后还有殿下不是吗?所以玉儿很放心。”

    玉儿放心,本王在。

    那是他刚刚才对她说的话;段元辰满肚子的话被噎着,叹了口气,仍一脸担忧:“妳还记得妳身后有本王?”满满桃花眼写着哀怨,知道有本王,还这么冲?

    段怀文看他们两人因为皇帝赐了婚,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辣人眼睛,心里十分不舒服,闷闷地说:“七弟,相信玉儿吧!”

    段元辰看了段怀文一眼,心里腹诽“玉儿”是你叫的吗?很快就让你改口叫“七弟妹”。

    段元辰又冷眼剜了涟漪公主一眼,抱怨地对司徒玉儿说:“那就快比完,以后离那个女人远远的!哼!”

    司徒玉儿又问了一次:“涟漪公主,妳可愿意和我签生死状?我的决斗方式,可能会死人,若涟漪公主肯签,咱们就可以比了。”

    现在换成涟漪公主考虑了。

    在座的宾客又一次见识司徒玉儿的有勇有谋;凤书雷就抚须赞叹,对身边凤浩天说:“第三局比的是『胆识』。涟漪公主说要『决斗』,考验的是司徒玉儿的胆识;但司徒玉儿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客为主,提出签生死状,将被考验的对象变成涟漪公主。浩天,咱们凤家,难道真没有福气,可以得到这个丫头?”

    “父亲……”凤浩天也深觉可惜。

    从第一局开始,司徒玉儿除了本身实力,对涟漪公主就开始使用心理战术;第二局则展现她高超精准的箭术和临危不乱的危机处理;到了第三局,更能扭转劣势,使自己永远立于主导地位。

    这样的人才,别说女子,凤家男儿也没几个做得到。

    “司徒玉儿的才能与急智,偏偏是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最重要的能力,咱们凤家……”凤浩天看向凤轻云和司徒心乐,摇摇头:“咱们凤家不会教女儿。”

    凤彧听着父亲和祖父的对话,淡淡道:“爹,祖父,彧儿还没放弃,咱们再等等,还有机会的。”只要司徒玉儿还没嫁进祁王府,他就永远有机会。

    “彧儿……”

    场上楚芊芊看着涟漪表情十分纠结,大大吐了怨气:“涟漪公主,玉儿把决斗条件开了,妳可以决定参不参加;不参加,直接认输即可,玉儿不会强迫妳非比试不可。”她把刚刚涟漪公主说的话,原封不动还给她,引发会场一阵窃笑。

    蒙达王子觉得司徒玉儿诡计多端,这生死状非同小可,一定不简单。他鄙夷道:“涟漪公主是一国公主,司徒玉儿只不过是个官家之女。让一国公主陪着官家小姐签生死状,司徒玉儿还真看得起自己。”

    段元辰对哈尔赤的厌恶,已经从脚指头淹到了喉咙,此时声音更是凛冽冰冷:“看来哈尔赤王族的脑袋都只有一般水平;蒙达王子,玉儿现在是本王的准王妃,一个央央大国的皇室王妃,和你一个小族公主签生死状,本王没说亏了,你一个部落王子倒是有意见了?敢情好,叫你那王妹放弃比试,那就不用签生死状了。”

    “你──”

    “本公主签!”

    涟漪公主大大喘着气,没错!一个南漠皇室的王妃和她签生死状,她涟漪公主不亏;更何况,她想不出有什么会面临生死的决斗方式,会让她输给一个毫不会武功的闺阁小姐。

    司徒玉儿微笑点头,看向评审台:“麻烦请人准备纸笔。”

    两人都在评审面前签立了生死状并署名,证明比试面临死亡是心甘情愿,输方的国家与家人,不能因为结果而进行报复行为。

    两人的生死状都交给了皇后。

    涟漪公主看向司徒玉儿:“好了,妳要的生死状本公主签了,妳要怎么决斗?”她看向司徒玉儿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杀戮的欲望。

    哼,签了生死状,杀了妳取代妳祁王妃的位置刚刚好。

    司徒玉儿点头,转身看向皇帝:“请皇上御赐两杯春栀酒。”

    “赏。”皇帝一声令下,全公公倒了两杯御案上的酒。

    然后司徒玉儿看向陆一凡:“陆小大夫,上次你说得了一种草药,服用之后,会让人昏迷四个时辰,如果幸运清醒,则一般毒物将永不再伤害此人半分;但若醒不过来,就表示从此与世长辞,是不是?”

    陆一凡听了点头:“是的,『悟灵草』正有这样的功用;体质适合就是仙丹,不合就是毒药。”奇怪,他没有跟王妃提过,王妃怎么知道?

    司徒玉儿点头:“请陆小大夫和全公公一起下去,将『悟灵草』加入其中一杯酒中。”

    “是。”

    陆一凡和全公公一起下去了。

    涟漪公主和现场宾客,此时大约可以猜出司徒玉儿要怎么比了!

    涟漪公主瞬间变了脸色,这样的比试,就算她拥有再强的武功,都英雄无用武之地!

    果然司徒玉儿说:“全公公手中的酒,是皇上的春栀酒,陆小大夫会将『悟灵草』加在哪一杯酒中,妳我也都不知,如此测验胆识最为公平。”

    司徒玉儿不等涟漪公主说话,接着说:“等会儿全公公和陆小大夫进来,咱们就一人选一杯;不敢选的、或选到毒酒的算输,涟漪公主,这样可好?”

    “我……”涟漪的脸色又开始青一阵、白一阵!她怒瞪着司徒玉儿,她又上了她的当!

    “这方法对测验胆识而言,简单、公平又有效。”

    “而且比打斗更好!喝到毒酒的人,虽输了,却有一半机会可以百毒不侵,而赢了的人,只是赢了,除了得到一句『胆识过人』,其他没有半毛好处。嘿,玉儿真会设计游戏,连本皇子都跃跃欲试!”

    “是啊!这游戏设计得真好,光要喝下那杯酒,就要有十分胆识。”

    “百毒不侵很吸引人,也有可能会死……”

    现场议论纷纷,涟漪公主脑中也是乱糟糟的;一项她觉得必赢的比赛,竟又被司徒玉儿给翻盘了!

    “司徒玉儿不怕毒死自己吗?”司徒心乐问。

    乔若兰嘴角扬起一抹带着悲伤的浅笑:“她赌的是涟漪公主最后不敢选。”

    凤轻云睨了乔若兰一眼,司徒玉儿还没窜起时,乔若兰是凤轻云最大的对手:“妳怎么知道?”

    “若涟漪公主是皇子就不一定了,但她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公主,没有夺嫡风险,所以百毒不侵的体质对她的吸引力不大, 她只会在乎她能不能活,而一个公主,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没有奖品的比试,赌上自己的性命?”

    凤轻云和司徒心乐恍然大悟,没错!皇帝已经赐婚,司徒玉儿已经是祁王妃,别说涟漪公主,就算是她们,她们也不会傻得去喝那杯酒。

    凤轻云冷笑看着乔若兰:“这么聪明,刚刚怎么不上场?妳对祁王用心数年,眼看他就要娶他人为妃,妳会甘心?乔若兰,我不相信妳就真那么大度,将祁王就此送给司徒玉儿?”

    乔若兰没有回答,因为从她没有站出去那一刻,她就没有机会了。

    但如果她当初也站出去,愿意接受涟漪公主的挑战,祁王会像刚刚一样,站到她的身边、牵她的手和她一起面对那一箭吗?

    他会像现在即使知道司徒玉儿赢面大,他还是一言不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紧紧地盯着场中那个倩影一样看着自己吗?

    不会,从来不会!

    皇帝赐婚当下,当自己的心如被利刃刺穿的那一刻,她见到祁王段元辰有史以来,最欣喜若狂的笑容。

    全公公和陆一凡重新出现在会场,镶金的乌木托盘上有两只酒杯,大小无异、颜色无异、味道无异;他将之端在两人面前。

    会场瞬间安静下来。

    司徒玉儿看都不看酒杯,只注视着涟漪公主:“公主来者是客,方式我选的,那酒就给公主先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