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五章 这么弱,也好意思出来当杀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3本章字数:3101字

    “是太子!是太子让我们来的。”

    司徒玉儿眼神一凝,竟然是段怀文!司徒玉儿双手攥紧,抿着薄唇,目眦欲裂。

    段元辰觑着小五,表情似乎在审识他说的真实性。

    小五蜷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太子说只要我们跟随地上桑葛藤的足迹,就能找到祁王殿下;因为你一定会来救那个女人!”

    “这么说,本王王妃的坐骑也是太子搞的鬼?”

    小五眼神闪烁,闭口不答。

    段元辰踢了他一脚:“说!”

    “是!”小五一疼,立即开口:“太子昨晚让人给马吃了黄麻,黄麻会让马匹感到兴奋,而且会对桑葛藤的气味特别敏感,只要闻到桑葛藤的味道就会疯狂,无法控制……”

    听到这里,司徒玉儿突然一愣,段元辰眉毛也微微上扬:“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太子要杀本王和本王的王妃?”

    小五低垂着眼,展现害怕的样子,咬牙道:“是,还请祁王遵守约定、高抬贵手,放小人一条生路,小人已经把知道的事都告诉殿下了。”

    司徒玉儿楞忡着,她觉得不对劲,却想不出哪里不对……

    突然段元辰大喝一声:“玉儿!”

    电光石火间,段元辰将手中墨剑往他右方射出,而自己一跃,想都不想就往司徒玉儿方向飞扑过来,在抱住司徒玉儿的那一刻,右手臂一阵刺痛,两人一起扑倒在地!

    “啊──”

    原来一名未死绝的黑衣人突然抬头,将吹箭目标对准了司徒玉儿,就在他吹出毒箭剎那,墨剑也刺入他的额头,当场毙命。

    那断了右手的小五此时突然跃起,拿起地上金刀大笑:“我可以完成太子的任务了!段元辰、司徒玉儿,你们纳命来!”

    段元辰右手手臂开始僵硬麻痹,他急忙推开身下的司徒玉儿,让司徒玉儿往旁边滚去,而他自己反身跃起朝杀手撞去,长腿一个旋踢,硬是将杀手踢踉跄了好几步,可是自己却开始视线模糊,一个黑衣人会晃成三四个。

    其实段元辰根本没有服用过『悟灵草』,他那么说是为了骗他们现身,说自己服过『悟灵草』,不怕毒。

    “该死!”段元辰努力甩着头,拔掉插在手臂上的吹箭;扯下一名死去黑衣人的腰带绑在手臂之上,减缓毒液窜流全身。

    “原来你是骗我们的,你根本没有服过『悟灵草』!”杀手小五恍然大悟。

    “段元辰!”

    司徒玉儿自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段元辰为了救她中了吹箭,精神陷入恍惚;而那个断手的杀手小五重新站起来,提刀朝着段元辰而去,表情狰狞,一脸嗜血。

    “哈哈哈!我竟然可以杀了『玉面战神』段元辰,我小五从此要扬名立万了!”

    小五右手已断,左手握刀没有那么稳妥,司徒玉儿忙爬起来,跑到发射吹箭的死士身边,看着段元辰的墨剑直入他的头颅,忍着害怕与恶心,双手用力拔出墨剑!

    “想杀『玉面战神』,也不算算自己八字,简直痴心妄想!”

    司徒玉儿双手握剑,大声斥喝,故意吸引小五注意;此时她只有一个想法,保护段元辰,就算自己死也不能让他死!

    小五回身,见司徒玉儿身材娇小、一身狼狈,却有着潋滟惊世的绝色。

    司徒玉儿鄙夷的目光挑起了小五的征服欲,他停下往段元辰的脚步,转身看向司徒玉儿,狰狞的表情露出猥琐的笑容。

    “我小五今天是走了什么运?能杀『玉面战神』,还能上『墨玉倾国』?哈哈哈──”小五毫不介意司徒玉儿手上握有长剑,踉跄的脚步歪歪斜斜的朝司徒玉儿走去。

    段元辰捡起地上一把金刀,随意往自己受伤的手臂一划,刺痛感让他恢复一点神智:“你的对手是我!放过她!”

    小五哈哈大笑,又转身看向段元辰:“皇帝才刚赐婚,不知祁王殿下享受过这美人没有?没有也没关系,爷尝过了再来告诉殿下,她的滋味如何?”

    段元辰的眸子布满红丝,即使视线模糊,但他咬牙道:“你敢碰她,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

    此时司徒玉儿从她靴子里拔一把匕首,刺入身边一颗狼头,直接将血淋淋的狼头往小五方向甩去,然后大喊:“畜生!你的同伴来找你了!”

    小五猛然回头,突然看到一颗血淋淋、狰狞的狼头朝自己飞扑而来,震慑地挥着金刀,段元辰此时快速捡起地上淬毒的箭矢,朝小五掷去!

    只是他忘了他的右手中毒,麻痹无力,箭矢失了准头,没入小五身边的泥地上!这一声响吸引小五注意,他挥开狼头转身,恶狠狠地道:“还想偷袭?”

    他提着金刀往回走,想先解决段元辰;司徒玉儿立即握着剑毫不考虑地往小五冲去:“要杀段元辰,还得问我同不同意!”

    “玉儿!”

    司徒玉儿已经冲到小五背后,小五陡然一个转身,他提刀架住司徒玉儿的墨剑,冷笑道:“凭妳也想杀我?”

    司徒玉儿靠小五极近,眉眼突然笑得妖冶艳丽,灿如牡丹:“是,凭我,因为──我有两只手!”而你只有一只!

    司徒玉儿左手往前一伸,一柄匕首刺入身体的闷声响起,小五瞪大眼睛,视线看到自己胸膛正插着一只没柄的匕首。

    “妳……”

    “这么弱,也好意思出来当杀手?”司徒玉儿的眼神,彷佛小五已经是一个死人:“死在我手里,阎王见到你也要气笑了。”

    小五一脸气愤狰狞,大吼一声!用尽最后一击力气,震开司徒玉儿手中墨剑,一掌击向她的肩头──

    “玉儿!”

    司徒玉儿被击向断崖飞去,眼看就要掉下山谷,段元辰此时飞扑过来,抱住她,两人一起往山谷下跌去!

    至于杀手小五,“咚”一声跪地,见阎罗去了。

    “段元辰!”

    “抱紧本王!”

    司徒玉儿本能地闭上眼睛,紧紧搂住段元辰;段元辰算准距离,左手抓住一根横出的树枝,缓住下坠力道,但树枝无法支撑,应声而断,两人迅速往山谷滚了下去!段元辰抱住司徒玉儿,一手护住她的头让她埋在自己胸膛;司徒玉儿紧闭双眼,只觉得自己不断旋转、不断往下翻滚,好像这样的滚落永无尽头!

    她昏眩不已,五脏六腑似乎都移了位,要不是段元辰不断说话安抚她,她早昏厥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天旋地转的翻滚终于停止,他们跌在一片厚厚的枯叶上。

    司徒玉儿睁开眼睛,抬起头,她发现段元辰一直将自己紧紧搂在怀中没有放开,此时也缓缓张开眼睛,表情略显痛苦,正低头看着她:“妳没事吧?”

    “没事!”司徒玉儿忙坐了起来,发现段元辰的骑装已破损不堪,脸上、手臂、浑身上下都是泥土和擦伤,看来这一滚,他是用自己的全身在保护她。

    “你……”司徒玉儿眼眶瞬间热了起来:“你猪头吗?没事跟着跳下来?”

    段元辰闻言轻笑出声,无力摊平在地上:“是猪头也得救回妳。”他欣慰看向她:“本王说了,玉儿身后有本王。”还好,她没事。

    一颗晶莹泪珠从司徒玉儿脸庞滑了下来,在她下巴停留。

    段元辰一震,想起身却因为一身酸痛而停住,龇牙咧嘴,更因中毒而精神恍惚,眼前司徒玉儿突然幻化成好几个。

    他咧嘴开玩笑说:“玉儿说本王有很多妻妾,看来是真的;眼前就有……六个玉儿──”说完,昏了过去。

    “段元辰!”

    司徒玉儿想起他手臂上的毒,立即搜段元辰身上有无解毒丹。

    上一世,陆一凡习惯将他自己特制的解毒丹,让段怀文随身携带;这一世他认了段元辰为主子,一定也会为段元辰准备。

    果然,司徒玉儿摸出一只小陶瓶,里头倒出来的正是陆一凡的解毒丹,也不管有没有用,她立即倒出一颗,扶起段元辰让他服下,然后开始检查段元辰的伤口。

    除了滚下来的擦伤,最严重的,莫过于右臂上的毒伤,以及他自己为了怕昏迷,狠心在毒伤上又划了自己一刀。

    司徒玉儿眼睛又开始模糊,段元辰何其狠心?自己划的那一刀深可见骨,那该有多痛?她必须立刻帮他清创包扎才行。

    司徒玉儿拭掉眼泪,看向四周;这里幽深静谧,满地厚厚的枯叶,若非如此,她和段元辰早命丧黄泉。

    头顶林叶遮蔽天空,只有少数从叶缝筛下的阳光,让她勉强看得见四周景象,看来他们是穿过头顶的树叶,掉到这人迹罕至的山谷里。四周古树参天,还有些奇花异草,前面不远处有一条小溪、以及几块平整大石。

    心想这里不知道是哪里?韩齐、云倩何时才会找到他们?

    司徒玉儿将手放在段元辰额头,竟发现他烧了起来,但因为失血却又双手冰凉,脸色苍白;这让司徒玉儿慌张起来,原本和段元辰一起滚下来还没那么害怕,现在他昏迷了,自己就显得六神无主。

    这时她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开始,依赖起了段元辰。

    “不行,我不能慌、不能乱!”她用力撑起段元辰,咬牙:“段元辰,你答应要帮我报仇,你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