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章 爷会在后面搧风点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3本章字数:3195字

    “以后千江万水、名山古剎,玉儿想去看,本王都陪妳去。”

    司徒玉儿抚着额头,本来想喊疼;但听到段元辰这句话,却又愣住了。

    千江万水、名山古剎,玉儿想去看,本王都陪妳。

    这是一个多美的诺言。

    司徒玉儿双颊微红,故意撇开头去看『客来居』门口那株蔽翳天空的千年桐,绿叶白花,香气满溢。此时刚好一朵桐花飘落,段元辰伸手接住,将雪白如玉的花朵别在司徒玉儿的发鬓,小声在她耳鬓道:“娇花配美人,若有一天本王即位大统,这桐花就改名为『玉娇花』。”

    司徒玉儿愣住,这个人还真是霸道,不过『玉娇花』的名字,倒是很符合桐花娇美如玉的形象,两人相视而笑。

    店小二此时殷勤的走出来,看到段元辰一行人,忙热情招呼着。

    因为客人多,雅房已满;段元辰牵着司徒玉儿的手,跟着店小二来到二楼开放区的雅座,月蓉和云倩跟着,陆一凡陪着韩齐停好马车、备好草料,两人才一起进入客栈。

    韩齐突然有感而发:“殿下出手就是不凡!别人赠佳人都是金银珠宝、玉佩金钗,可咱们殿下一出手,不是整片星空、就是满天飞花,唉!如果我是女子,也要为殿下倾心。”

    陆一凡点头,拍手道:“殿下手段之高,信手拈来都是妙招;咱俩笔记可得勤劳些,以后自有用处。”

    韩齐笑着说:“一凡兄没有因为薇娘事件而心灰意冷?怎么,这么快就走出阴影了?”想当初陆一凡在烟罗湖住了三天回祁王府后,还低落了好些日子,他可是陪了不少夜晚、喝了不少酒。

    陆一凡早将薇娘扫到九霄云外:“王妃说了,不能为一棵枯树,放弃整座森林;我陆一凡才刚踏出埳井,一次感情失败算什么?薇娘不值得我封闭未来的人生。”他突然想到:“其实世间好女子不少,你上次不是告诉我,王妃身边的就是好的。”

    韩齐一凛,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果然他们一边上楼,陆一凡一边说:“那天王妃让她身边的月蓉姑娘和我一起去采草药,那女孩儿果然如韩兄所言,是个不错的。”他拍拍韩齐的肩膀:“韩兄,那天我帮你套了些话──”

    “等等,陆一凡,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喜欢月蓉姑娘吗?你说她是个好的。”

    韩齐大骇,吓得冷汗淋漓,这误会可深了!他浓眉倒竖,两只手一直挥着。

    陆一凡皱眉,表情微恙:“韩兄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月蓉姑娘不好?”

    “不、不是!”

    “所以她是好的?”

    “是、是好的。”但是──

    “那就好,那天下午采药我还帮你美言了好几句。”虽然她好像对你没什么想法。

    “什么!”韩齐脸色突然苍白了起来。

    陆一凡又自言自语:“其实不只月蓉姑娘好,云倩那丫头也不错,看起来英姿飒爽;王妃有眼光。”陆一凡看着前方正对着他们而坐的云倩,露出欣赏眼光。

    他的话让韩齐陷入更寒冷的极冰之地,表情瞬间冻结。

    “你不会──”

    “你放心。”陆一凡看到段元辰他们,很快地拍着韩齐肩膀,一脸很有义气:“兄弟知道你喜欢月蓉姑娘,绝不会跟你抢。”韩齐瞬间石化。

    由于在外,他们处处低调;段元辰一行人没有太大的主仆之分,云倩和月蓉已经入座。陆一凡也迅速就位,而韩齐还呆楞当场,一脸风中凌乱……

    “韩齐,还站个干什么?快过来。”司徒玉儿喊了声,才把韩齐叫回神;他快速走过去,对两个主子行了礼才坐下。

    此时小二送了菜肴上来,有烤麸、盐焗鸡、笋香蹄螃、白玉过猫醋鱼等十几道菜,卖相好,看起来让人十指大动。

    小二一边上菜一边说:“客倌,你们是外地来的吧?这些都是我们千桐镇的农家特产,贵人们尝尝。我们千桐镇除了食物好吃,这里千年桐所产的桐油,可是南漠质量第一;把它漆在家具上,光泽度够、干得快,而且防水、防腐又耐热,回去前记得买两桶回家。”

    段元辰和司徒玉儿相视一笑,桐油的确是南漠很重要的产物,不论是家具、机械、兵器,很多都会用到桐油;每年北周和东陵都要从南漠买去大量桐油,是南漠富庶的功臣之一。

    千桐镇更是南漠桐油重镇,它的花、果实、叶、根都还可以入药,实用性十分高;所以即使千桐镇离京城很近,朝廷还是在这里设置了专门的“油管局”加以管理。

    “油管局”隶属于吏部,算是段元辰管辖范围。

    等小二走了,司徒玉儿才笑说:“原来是带玉儿来炫耀政绩了?”

    段元辰夹了一块盐焗鸡肉,放进司徒玉儿碗里:“是不是政绩,还要看看。”

    此时楼下突然冲上来一名老者,他穿着棉布长袍,面容焦急惊恐,不顾掌柜和店小二的劝阻,硬要冲进二楼的一间雅房。

    就在他要冲进去前,被追上来的小二和掌柜拦住了。掌柜说:“张老啊!不是老夫要拦你,他们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你进去别说救得了你孙女,说不定连你都直的进去、横的出来。”

    “那怎么办?”那老头眼泪都要流出来了:“难道眼睁睁看他们把我家铃儿抓去当小妾吗?铃儿才十四岁啊!梅大人都已经五十几,和老头我一般岁数,怎么可以……”说完,就抬起袖子抹泪。

    “走吧、走吧!咱回去再想想办法,先度过明天再说。”

    这『客来居』的掌柜看来是个好心人,将那叫张老的人劝了下去,可是张老不愿意走,杵在门口,看样子是要等雅房里的贵人出来。

    月蓉看到这一幕正义感发作,皱起眉头道:“小姐,这怎么听起来像是高官强抢民女啊?”

    司徒玉儿瞅了段元辰一眼,微笑道:“不是『像是』,而是根本就是高官强抢民女。”她看向表情已经不豫的段元辰:“殿下,有人污染了您的政绩,是不是要英雄救美,顺便肃清官场?”

    段元辰点头,韩齐将小二叫来:“小哥儿,刚刚那位老者,发生了什么事?”

    店小二听到他们问,有些紧张,表情也有些犹豫,小声道:“各位爷、姑娘,你们外地来的不知道,我们千桐镇最大的官就是『油管局』的少卿梅青山梅大人。他仗恃着每年可以缴交朝廷大量的税赋,就在我们千桐镇当起土霸王;平常蛮横霸道不说,见到好的姑娘,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就想强抢回家,而且手段凶残,娶回去的妾第二天就死了!女孩子的爹娘都是哭着到乱葬岗找女儿的……”

    “这太可恶了!”月蓉首先就气得站起来!

    陆一凡也义愤填膺:“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还凶残的杀人弃尸,这怎么配当朝廷官员?”

    店小二忙将食指放在唇上,要他们小声些:“客倌,你们就别参和了!官官相护啊!朝廷要是能管早就管了!怎么可能让梅大人继续鱼肉乡民?而且听说他是有人罩着的。”

    段元辰挑眉,冷冷开口:“谁?”

    店小二没来由一阵哆嗦,奇怪,天气不是挺暖的吗?他怎么没事打冷颤?

    他道:“听说他的庶女嫁给了四皇子洛王殿下当侍妾,还颇得宠。”

    司徒玉儿看了一下段元辰,段元辰一双邪魅的桃花眼此时释放冷芒:“一个小小侍妾的娘家也敢鱼肉乡民,真当他自己是王了?”

    司徒玉儿看着眼前真正的王:“看来爷想伸张正义了。”她转身看向店小二:“那个张老又是怎么回事?”

    小二道:“不瞒姑娘,那张老是咱们千桐镇的制油领班,自己在家里后山也弄了一块地耕田,那梅大人看中了张老小孙女铃儿,要人家作妾,张老不肯,梅大人就利用职权,说明天要带农管局的连大人去视察他的农地。”小二叹了声:“那连大人和梅大人两人狼狈为奸,明天一定会狠狠刁难张老,罚他很重的罚金,最后的目的就是要强迫他将孙女送进梅府。”

    云倩紧握拳头,看向雅房,一副很想进去揍一顿的模样。

    司徒玉儿道:“小哥儿,你去请那位张老上来,我家爷有办法帮他。”

    店小二一脸惊讶,看这位爷是气势不凡,但第一年轻,第二衣着也不到十分华丽的地步,眼神就有些迟疑探究。

    段元辰因为司徒玉儿那句『我家爷有办法』,心里十分受用,脸上寒气去了三分,但又看见店小二一脸质疑,马上又凛冽了五分:“怎么,还要本……爷说第二次?”

    “不不不!小的马上去叫张老上来!”说完马上下楼,在张老面前比手划脚,张老楞着看了二楼雅座方向,迟疑了一下子,才怯怯的和小二一起上来。

    月蓉忙起身让张老坐下,张老受宠若惊,本来不敢,最后推辞不了只好坐下。

    他将遭遇又说了一次,和小二说的差不多,只知道明天梅大人会带着大队人马到他家,可以预料的是,若他不同意将铃儿给梅大人作妾,那他的农地一定会满目疮痍、损失惨重。

    听完之后,司徒玉儿看向段元辰:“玉儿的霜白好可怜,吃了黄麻跑了一天。爷,只是洛王殿下的侍妾娘家,玉儿可以动吧?”

    段元辰露出微笑:“本……爷说过,玉儿就是想掀了天,爷都会在后面搧风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