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二章 得罪爷都不能得罪夫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3本章字数:3034字

    按照段元辰查的消息,加上两人事后推测:霜白的黄麻,是段子敬下的指示,目的可能是想获得司徒玉儿的好感,又或许是想杀了她;但派六个杀手来狙击段元辰和司徒玉儿,害段元辰中毒、也害他们滚下山崖,应该就是他那姓梅的侍妾干的好事!

    想到那一天所受的磨难,司徒玉儿的牙齿磨了又磨,恨不得直接将她抓来鞭笞。

    所以听完之后,司徒玉儿看向段元辰:“爷,玉儿的霜白好可怜,吃了黄麻跑了一天。只是洛王殿下的侍妾娘家,玉儿可以动吧?”

    段元辰露出微笑:“本……爷说过,玉儿就是想掀了天,爷都会在后面搧风点火。”

    司徒玉儿笑眼弯弯,看向张老:“张老,明天那些大官什么时候去你的农地视察啊?”

    张老绞着手:“明、明日巳时。”

    司徒玉儿点头:“明天让你家人躲一躲,把你的农地交给我们就行。”

    “这……”

    张老一脸惊讶看着眼前这美丽绝伦的女子,她的年纪应该和铃儿差不多吧?可是浑身散发的气势,却让他自动跪了下去:“感谢贵人相救,小老给您磕头。”

    陆一凡和月蓉立即将张老扶起来,司徒玉儿一双灵动的眸子瞅向紧闭的雅房,隐约还能听到里头高谈酣唱的声音。

    笑吧!明天就让你想笑也笑不出来。

    第二天早上,段元辰一行人辰时就到张老的农地准备;段元辰、韩齐和陆一凡换上了张老儿子的衣服,这农衣短褐穿在段元辰身上,还是掩不住他的皇族贵气,那一身粗布褐衣硬是给他穿出公子的清贵之姿。

    他一走出来,司徒玉儿就直摇头,说他怎么穿都不像平头百姓;倒是段元辰看到司徒玉儿一身棉布村衣,放下发髻梳了两条清丽辫子,更显得清秀脱俗。

    段元辰一双桃花眼满是欣赏,在他眼中,司徒玉儿怎样装扮都是好的;他一把将司徒玉儿揽进怀里:“以后咱们老了,也买一亩地,就这样一公对一婆过日子?”

    司徒玉儿睨着他:“话别说太早,爷还有两个侧妃、三个侍妾,不知怎么安排呢?”

    段元辰凤眸一凝,冷光释放:“司徒玉儿,本王说过,没有侧妃和侍妾。”

    “是还没有。”

    张老的孙女张铃儿此时开门进来,司徒玉儿忙离开段元辰怀里。张铃儿看到段元辰就是一愣,然后整个痴傻了起来!

    这是哪里来的俊俏郎君?就是城里那刘家公子,都没有眼前这位好看!

    铃儿想到这位爷就是要救她于水生火热之中的恩人,双颊瞬间绯红,马上莲步上前,挡住司徒玉儿,对段元辰一揖:“恩人,小女子张铃儿,感谢恩人的救命之恩。”

    因为这个女人进来,让段元辰怀里的人突然跳开,两只手还举在半空中,心里有些不舒爽;偏偏她还上前,挡在他和小仙姑之间,这让段元辰更不悦。

    “让开。”

    “恩人!铃儿是来看恩人准备好了没有,需不需要帮忙……”喔!他的声音真好听。

    张铃儿揖在原地,还没有起来。

    “出去,别再让爷说第三次。”声音已经冷的可以结霜。

    “恩人……”张铃儿双眸盈着水气,清秀的脸孔我见犹怜。

    就在段元辰想要出手拍飞她,司徒玉儿忙用力将铃儿拉后退了两步:“铃儿姑娘,我们爷准备得差不多了,时辰到我们就会出去,妳去忙妳的,若没事就赶紧躲回闺房吧。”

    张铃儿没有意料到司徒玉儿会去拉她,被她扯退了两步,看向司徒玉儿的眼神极为不满!刚刚恩人往前跨了一步,说不定是要握她的手,扶她起来。

    都是她,害她丧失了一次和恩人牵手的机会。

    张铃儿瞪了司徒玉儿一眼,甩开她的手:“妳一个丫头,乖乖一旁站着,这里有妳说话的余地?”

    司徒玉儿一噎,这是什么情况?她灵动的眸子眨巴眨巴,敢情她司徒玉儿救人一命,还被当成程咬金了?

    张铃儿还没有发现她身后的男人呼吸一窒,浑身开始释放寒气,眼中更已积蓄起冷凝锋芒;这世上竟然有人敢在他面前凶他的小仙姑?

    就在段元辰手掌要举起来之前,司徒玉儿忙将张铃儿赶出门外:“铃儿姑娘,妳还是赶快躲起来,这里太危险了!”说完“碰”一声将门关上。

    呼!还好,安全了;她司徒玉儿果然是大好人,不但让张铃儿不用当个短命的侍妾,刚刚又救了她一命。

    “她刚刚凶妳。”段元辰想出去拍飞她。

    司徒玉儿忙拉住他:“不知者无罪,而且这表示我装扮得很像,连一个平民丫头都看不出来,这不是好事?”

    段元辰皱眉,就算他的小仙姑一身村姑打扮,也比刚刚那个女人动人百倍,这样去招呼『梅、连』两个大人,是不是太危险?

    “玉儿,本王不希望妳出现在那两个没脸的人面前。”没脸的人;嗯,就是梅、连两位大人。

    “我不出现,怎么转移那两个没脸的人的目光?”比没脸,你祁王殿下也不遑多让好吗?只是这句话司徒玉儿不敢说。

    “如果他们那么大胆敢调戏我,你就更可以直接抓起来,先痛揍一顿,再交给大理寺。”

    “他们敢多看妳一眼,本王就直接剜了他们的眼睛。”

    司徒玉儿心里为即将到来的两位大人默哀,希望他们今天带脸来,否则……

    她拉着他的手:“我们出去吧!”

    当司徒玉儿和段元辰出现在田地旁的茶棚时,赫然发现张铃儿还在;她看到段元辰又想上来,司徒玉儿当下表情一冷:“站住!”

    这一喝威仪十足,别说是张老、铃儿和一旁佃农仆役,即使是韩齐和陆一凡,都心下一凛,下意识的站直了身体,并低下头去。

    司徒玉儿看向张老,语气清冷:“张老,你的孙女儿怎么还在这里?”

    “这……”张老也很无奈,他一直叫她回闺房,但她就是不听,说要待在恩人身边……

    张铃儿的父母没见过什么世面,但铃儿母亲是看出自己女儿喜欢上『恩人』了;而且从恩人的仪表和身边带的人,就算自己再没见识,也知道一定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否则怎么敢动梅、连两位大人?

    她百分之百支持女儿,恩人救了女儿,以身相许多天经地义!

    “这位姑娘,铃儿是担心恩人为了救她,若发生危险她会过意不去,所以想留下来陪伴帮忙,妳有需要这么赶人吗?”

    司徒玉儿冷笑:“陪伴、帮忙?”她的眸子瞟了张铃儿一眼:“她若有本事,还需要张老到处求情张罗?还需要我们在这里帮她演戏?既然如此,那你们自己解决,我们不蹚这趟浑水了,告辞。”

    “等一等!妳不过一个黄毛丫头,恩人都没说话,妳凭什么在这里指挥来指挥去?就算我们是平民,也知道大户人家不会有妳这种嚣张跋扈的丫头。”

    “大户人家的确不会有她这种嚣张跋扈的丫头。”段元辰走过来,所有人都看向丰神伟俊、仪表隽秀的男人。

    他一把搂住司徒玉儿的肩膀:“但有她这种嚣张跋扈的主子。玉儿,我们走。”

    可一不可再,那两个没脸的他有的是办法整治;但他不能容忍第二次他的小仙姑被蔑视,搂着司徒玉儿就往外走。

    张老和张氏夫妇都傻了,张铃儿更是哭了出来,一副她被无情的抛弃模样:“恩人!”

    月蓉忿忿地说:“我家小姐常说,人傻没有关系,但不能蠢。你们看不出来吗?爷之所以会答应帮你们,是因为小姐想救你们,而你们却把小姐气走了!”

    云倩也冷声道:“丫头?你们哪只眼睛看出我家小姐是丫头?”

    韩齐叹了口气,走到铃儿母亲前面,摇头:“唉!得罪爷都不能得罪我家夫人,你们好自为之。”

    最后陆一凡上前,想了很多话,最后只送给他们两个字:“贪、蠢!”

    人家帮妳,就以为自己是个东西了,愚不可及。摇摇头,阔步离开。

    此时张老立刻大跨步上前,跑到段元辰和司徒玉儿面前,“咚”一声,双膝跪了下来:“贵人!是小老的错!请贵人救救我们。”

    张氏夫妇和张铃儿见张老跪在段元辰两人面前,也忙去跪在他身边:“请贵人救救我们。”铃儿母亲还瑟瑟发抖,额头都点在地上,不敢起来。

    段元辰看向司徒玉儿,他知道她终将不忍心,一定会伸出援手;只是不磨磨这些人的性子,终会把心给养大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更不能得寸进尺。

    司徒玉儿亲自去扶起张老,张老身子一震,有些受宠若惊。

    “该躲起来的,都给本姑娘躲好;若让本姑娘看到手我就剁手;看到脚我就剁脚,听清楚了吗?”

    “听、听清楚了!”张铃儿打了个机灵,让母亲忙将她带回后院,躲进了闺房。

    张铃儿才一离开,一个农人就忙跑来:“张老,梅大人他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