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 “灵宝天尊”的画像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4本章字数:3173字

    男女因为地点不同,进了皇宫,便各自让太监带开。

    辰时,臣子们都到『紫宸殿』晋见皇帝,然后才到『鹿鸣馆』用膳;而女眷则直接到『栖梧殿』陪皇后用早膳后,于巳时再一起到『三清殿』前,举行『上清节』朝贡之礼。

    当凤柔敏带着司徒心乐和司徒玉儿到『栖梧殿』时,大部分的人都到了;楚芊芊看见司徒玉儿,对她灿然一笑,司徒玉儿则对她眨眨眼,一切都已经安排好。

    柳常青原本姿态清雅、笑容得体,在见到司徒心乐那一瞬间,脸色立即阴沈起来,一双怨恨的目光射了过去;而司徒心乐知道柳常青的野心后,对她也是怒目相向,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司徒玉儿轻轻撞了司徒心乐一下,小声对她说:“长姐,形象;皇后在呢!”

    司徒心乐闻言一凛,对对对!她差一点因小失大;对付柳常青有的是机会,但见皇后机会不多,形象很重要,尤其是狩猎场发生了那样的事,太子被禁足,怕是在皇后心里,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妹妹说的是,差一点上了那贱人的当!”

    司徒玉儿心里一叹,要让一个人改变,真的比登天还难;但她表面不显,仍是一派从容淡雅,对殿里的皇后和诰命夫人行礼。

    不知为何,只要有司徒玉儿在的场合,其他人都会自动变成配角、沦为背景;凤柔敏带着司徒姊妹上前行礼,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汇集在司徒玉儿身上。

    她今天一身鹅黄色缀着梨花的水云纱,清秀淡雅;容貌粉雕玉琢,娉娉袅袅,步步随意,却也步步庄严;很难想象几天前在淮君山上篝火前,她手弹琵琶、一舞化身海东青,让所有人都被她惊艳了一夜。

    许多诰命夫人此时都看向杨德妃,心里羡慕起来,这样一个才德、胆识兼备的儿媳妇,可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啊!

    司徒玉儿感受到一道灼热的目光正看着自己,她知道那是段元辰的生母杨德妃,自然也是小心翼翼、戒慎恐惧;但她清楚,杨德妃对自己并没有恶意,甚至从她的目光,她可以感受到一种欣赏与期待。

    行完礼后,凤柔敏带着司徒心乐与司徒玉儿入座。

    皇后命人传膳后,立即问向司徒玉儿:“司徒家二姑娘,在狩猎场受惊了,身体可好些?”

    司徒玉儿起身行礼:“回皇后娘娘,玉儿无恙,让娘娘担心了。”

    皇后点头,看着司徒玉儿的眼神,杂揉着惋惜和欣赏;这么完美的女子,太子无福;再看到她身边的司徒心乐,皇后眼神一凝,脸色遂沉了下来。

    司徒心乐看到皇后的眼神飘向她,还以为皇后下一个会关怀自己,正准备起身说话,就见皇后脸色一沉,转头过去,竟然完全不理她。

    “清华怎么还没到?”

    周嬷嬷回说:“回娘娘,长公主说人不舒服,就不用早膳了,会直接来参加『上清节』朝贡仪式。”

    皇后点头,看向众人:“大家多吃点,等等要站一二个时辰呢!”

    “谢娘娘恩典。”

    皇后的刻意冷落,让司徒心乐紧抿着嘴唇,羞臊的低下头。

    柳常青对司徒心乐扬起轻蔑的笑容。

    当她知道狩猎场发生的事时,曾气得摔烂了寝房里所有能摔的物品,所以现在看到司徒心乐吃鳖,心里总算舒心了三分。

    可是只要一想到司徒心乐已经赐婚给了段怀文,柳常青的手绢就又被绞得死紧,恨不得那手绢就是司徒心乐,让她给绞得面目全非。

    柳夫人此时在台面下,轻轻的拉了一下柳常青的衣袖,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今天她责任重大,搞清楚今天要对付的对象不是司徒心乐,而是楚芊芊,以及她背后的楚家。

    柳常青看到母亲警告的目光,立即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悄悄告诉母亲:“娘,放心,女儿都做好了,没有引起任何人怀疑。”

    柳夫人点头,以前她们柳家是没有机会坐在这里的;但因为太子殿下的提携重用,只要今天她们顺利拉下礼部尚书楚江一家,别说柳常青可以顺利嫁进太子府,他们柳家还能一飞冲天!

    柳夫人看向端坐在她前方四个位置之前的楚夫人和楚芊芊,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心想明年『上清节』,那个位置就是她和柳常青的了!

    柳夫人和柳常青的表情稍纵即逝,但却没有躲过司徒玉儿的眼神;司徒玉儿向身边的司徒心乐悄悄说:“长姐,今天妹妹帮妳让柳家落马,妳可愿意?”

    司徒心乐原本心情沮丧,听到司徒玉儿的话立刻精神一震:“此话当真?”

    坐在她另一边的凤轻云皱着眉头,转过身来,看着司徒心乐:“心乐,别上了这女人的当。”凤轻云因为哥哥凤彧为司徒玉儿而受伤,更加讨厌司徒玉儿。

    司徒心乐完全不理凤轻云:“妹妹,告诉我怎么做?”司徒心乐很清楚现在她的首要敌人,是柳常青,而不是司徒玉儿。

    “太子被禁足,皇后不待见妳,妳必须有一个好表现,才能挽回皇后对妳的印象,同时也让太子知道妳能助他一臂之力,这样明年长姐当太子妃的机会才会大增。”

    司徒心乐点头,眼睛闪着兴奋的光。

    司徒玉儿小声道:“柳知秋贪功好进,一直觊觎礼部尚书之位,想在太子面前争宠;刚刚妹妹看柳常青的眼神不对劲,一直往楚芊芊方向看。楚芊芊的父亲正是礼部尚书、她自己也奉命画了『灵宝天尊像』,是这次『上清节』仪式实际的操办者,出了任何差错都是要砍头的;妹妹认为,柳家等会儿一定有阴谋。”

    司徒心乐皱眉:“楚家倒不倒,和我什么关系?”

    司徒玉儿耐心解释:“楚家倒不倒和妳没关系;但柳家一旦上位,就是增加柳常青挣太子妃的本钱。”一脸妳一定要让我觉得妳很蠢的表情吗?

    司徒玉儿脸色一红,她也不是全笨的:“若柳家做的是帮太子,我出面破坏,不就是坏了太子好事?”

    “柳家不是楚家的对手,而妳做的只是适时让柳家的纰漏牵扯不到太子,让太子和皇后感恩,这样懂吗?”

    司徒心乐眼睛一亮,果然她以前都信任错人,才走了这么多的冤枉路!

    “好,长姐都听妹妹的。”

    司徒玉儿点头,而凤轻云一直秀眉紧颦。她知道司徒玉儿没有那么好心,但她说的话,却实实在在是在帮司徒心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为什么要帮心乐?”凤轻云道。

    “帮长姐是顺便,我帮的是芊芊。”

    司徒心乐瞪了凤轻云一眼,怕她惹了司徒玉儿不高兴,到时不帮自己就糟了!

    早膳很快用完,皇后带着众女眷前往『三清殿』;皇上也早带着文武百官、与哈尔赤使团往『三清殿』来。

    广场上的道场高台,已经架好祭坛;坛上经谶、灵符、法器、香案、酒水都已备妥;四周开始聚集朝廷命官、各地方派来参加仪式的代表、以及蒙达王子带领的哈尔赤使团,陆陆续续就位。

    现场虽然黑压压人头一片,但全场阒静无声;众人静默看着馨香袅袅,耳听百位道士朗诵经文,在四面明灭摇晃的『万神灯』光影烘托下,全场弥漫着肃穆庄严与崇敬气氛。

    典礼开始之前,皇帝皇后、三公王侯、相国、上将军和吏户礼兵刑工六部代表,要先进『三清殿』,参加“灵宝天尊”画像开光仪式。

    殿内所有人就定位后,皇后道:“楚家千金何在?”

    楚芊芊远远看了司徒玉儿一眼,见对方对她点头打气,她才深吸一口气,为了自己家族,自己一定要勇敢;她起身出列:“臣女在。”

    皇后道:“『灵宝天尊』的画像现在在何处?”

    “启禀皇后娘娘,『灵宝天尊』画像臣女一带进宫后,就由周嬷嬷交给专人保管。”

    周嬷嬷立即回应:“是的,因为此画甚为重要;楚姑娘一入宫,便亲手交予奴婢,给专人看着。”

    皇后点头,她看向皇帝:“皇上,时辰已到,咱们开始举行画作的『开光』仪式吧!”

    皇帝点头:“恭迎无极道长、呈『灵宝天尊』画作。”

    全公公扯着喉咙唱喏:“恭迎无极道长、呈『灵宝天尊』画作。”

    很快,无极道长一身仙风道骨,持着执拂翩翩而来,在香案前准备迎接画像。

    一名皇后身边宫女以双手高举过顶的姿势,快步将『灵宝天尊』的画像送上来。

    无极道长洗手焚香,才伸手去取画;当他打开滚轴,露出画像时,嘴角笑容淡淡扬起;楚芊芊的画技没话说,自是栩栩如生。

    但是,当画轴完全打开,却见无极道长踉跄了两步,表情惊愕,双目瞪得奇大,含怒看向楚芊芊。

    “大胆竖女!竟敢侮辱天尊,这样的画怎能拿来开光!”

    楚芊芊被这一喝,退了两步就站定,脸色苍白、紧咬着下唇。

    无极道长的怒斥引发众人喧腾,皇帝和皇后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什么事?皇帝让全公公去将画作捡起呈上,一看也大为震怒!

    “大胆!”皇帝看向楚江,将画作扔到他面前:“楚江,你生的好女儿!看看她画的是什么画!”

    楚江紧张地上前拾起被皇帝扔在地上的画作,一看也大惊失色:“这……这怎么回事?”他骤然转头看向楚芊芊:“芊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