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三章 宁愿去悦宾楼也不来醉仙楼?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4本章字数:3044字

    司徒玉儿笑得很有把握:“我说妳一定会嫁给洛王殿下,公主信不信?”

    “妳愿意帮我?”涟漪公主心里升起一丝希望。

    司徒玉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让自己坐得舒服一点:“公主知道祁王殿下与我在千桐镇发生的事,就知道在千桐镇祁王殿下治了两位大人的罪;其中有一个正是那位玥娘的父亲。”

    “那……与本公主何干?”

    司徒玉儿微笑,这位涟漪公主和司徒心乐何其相似?

    她道:“千桐镇是南漠桐油大镇,每年税赋丰富,当然油水也不会少;梅青山身为洛王人马,自然每年的孝敬不在话下;如今这股肱一断,正是妳哈尔赤抢位之时。妳只要让蒙达王子去告诉洛王,别说哈尔赤的能力摆在那里,光是娶了妳可以得的丰厚嫁妆,都够洛王动心了!”

    “真……真这么简单?”

    “这招用在太子、祁王身上都不管用,但洛王却刚好需要,放心,一击便中!”

    “好,司徒玉儿,本公主信妳;事情若成,本公主一定奉上厚礼。”

    涟漪公主下了马车,楚芊芊眼睛眨巴眨巴的瞅着司徒玉儿。

    嗯,虽说是帮了涟漪公主,但这个狐狸闺蜜又送了一个猪队友给敌人……

    司徒玉儿和楚芊芊、长公主在『悦宾楼』用膳,自是得到了最好的服务。

    李旭虽然不怎么让司徒玉儿看得上眼,但这里的食物却比洛王的『醉仙楼』合她口味,只要愿意砸钱,就可以享受到最好、最舒适的口腹之欲。

    长公主也吃的很开心,她是打从心底喜欢司徒玉儿和楚芊芊;这两个小姑娘聪明有才,却又英气洒脱,没有一般贵族女子的矫柔虚假,所以很入段清华的眼,将她们视为自己妹妹般疼爱。

    这一顿饭,纵然让楚芊芊大失血,却让楚芊芊觉得很值得;和挽救全家性命相比,数百两之食算得了什么?

    而这两位愿意让她请这一顿,更让她感动,因为她们并不打算挟恩拿翘,用一顿饭就让楚芊芊还了恩惠,更显她们心胸开阔。

    楚芊芊眼眶有些红,举起酒杯:“长公主、玉儿,大恩不言谢;虽然妳们不愿芊芊惦念妳们的帮忙,但芊芊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以后帮得上忙的地方,就算要性命相搏,也绝不推辞。”

    段清华自从从北周回了南漠,表情总是一派冷漠、性情不显;但在这两个小友面前,却十足十的大姊派头。

    她挑眉道:“本公主若要让妳这小姑娘性命相搏,大概活的日子也到头了!呿,别诅咒本公主,罚妳喝酒。”

    “是,芊芊领罚。”楚芊芊脸色一红,将手中的酒喝了。

    段清华道:”回京之后,本来觉得日子也就这么过,但认识了妳们,日子竟然有滋有味起来;玉儿,也不知道妳这是什么体质,跟着妳,就有好戏看。说来本公主也是与妳们有缘,私底下不嫌弃,就称呼本公主一声清华姐姐吧!”

    司徒玉儿眉角抽了抽,这算是赞美吗?她该道谢吗?

    “是,清华姐姐。”楚芊芊却马上不客气的喊了声,嘴巴可甜了。

    段清华看向司徒玉儿,取笑道:“玉儿现在不喊没关系,等明年及笄后,就真的要喊本公主一声货真价实的姐姐了。”

    司徒玉儿脸一红:“清华姐姐,怎么取笑起玉儿来了。”

    一顿饭吃得舒服畅快,尾声时李旭却突然出现。

    司徒玉儿若不是在淮君山看到李旭着骑装的飒然风姿,会一直以为他只是一个温文儒商;但经过三天的皇家狩猎,以及那一晚的翼龙喂药,这个李旭,让司徒玉儿不敢小觑。

    李旭俊朗清逸、风采夺人,段清华虽不喜欢二公主段宜秋,却对李旭印象不差;加上人家一来客套不多,先为每人送上一盅木瓜雪梨,才将手中的烫金请帖奉上。

    “明日本驸马的『墨雅斋』开幕,还望三位雅客大驾光临。”

    “驸马的生意当真遍布各行各业,连书画古玩也在营生范围。”段清华挑眉,翻看手中的请柬。

    李旭苦笑摇头:“对于李家的生意,李旭只是坐享其成,反而自小浸淫的书画,一直苦无机会展现;如今时机成熟,这『墨雅斋』也算是完成了李旭宿愿,因此明日还望三位赏光。”

    段清华自然知道,要不是二公主逼婚非要嫁李旭不可,以李旭的才华,要在朝堂上一展长才,是轻而易举的事;如今李旭成了驸马爷,与朝堂绝缘,心中自有其遗憾。

    但不可否认李旭在商业上的表现很出色,有他细腻与独到之处,从『悦宾楼』能让一向挑剔的皇家贵族满意,就可见李旭的用心。

    段清华道:“驸马爷好大的魅力,开幕画展竟然就是三石老人和秦有道秦师傅的联展。好吧!本公主明日会准时出席。”她看向司徒玉儿和楚芊芊:“妳们去不去?”

    李旭见司徒玉儿还在考虑,他道:“司徒二姑娘,明日的画展是三石老人周磊老先生和秦有道秦师傅的狩猎图联展,翼龙也会牵去现场。”

    司徒玉儿看向李旭,心里想以后做生意一定要找他,这人实在太能掌握他人心思,知道翼龙就是她的软肋。

    “驸马爷相邀,玉儿自当共襄盛举。”她可没忘,她说过要买下翼龙。

    楚芊芊见司徒玉儿都答应了,才说:“既然长公主和玉儿都去,那芊芊就不客气,感谢驸马爷邀请了。”

    李旭高兴道:“今年的『墨玉倾国』和『藕兰葛巾』明日都能莅临『墨雅斋』,实在令人高兴,那李旭明日就在『墨雅斋』等候长公主和司徒二姑娘、楚姑娘的大驾。”

    说完客套两句,也就很识相的离开,完全不会留下来惹人尴尬讨厌。

    段清华叹了口气:“唉,真不知道是本公主那二妹上辈子造桥铺路,还是李旭上辈子杀人放火,这辈子两人才做了夫妻。”

    司徒玉儿和楚芊芊相视愕然,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都觉得长公主实在有趣,有这样诋毁自己妹妹的吗?

    饭后,司徒玉儿送楚芊芊回楚府,自己才回司徒相国府;一到,老管家就急忙上来说:“二姑娘,洛王殿下来了,说要见您,老爷在正院偏厅陪着呢!”

    司徒玉儿一愣,段子敬来了?

    她点点头:“你去招呼一声,说我回『琼琚苑』更衣,等等出来。”

    等司徒玉儿来到偏厅,段子景的丫鬟如画却在厅外候着,看到司徒玉儿一揖:“二姑娘,洛王殿下在里头有请。”

    司徒玉儿点头,信步跨入偏厅,果然厅里只有段子敬,看样子他是想和自己单独谈了。

    “洛王殿下。”

    段子敬回头,见司徒玉儿身着一件湘妃色绣碎花的衣裙,清新淡雅,简单却宜人,宛如夏日一朵粉色清莲,娉娉婷婷走来;她眉宇从容、嘴角微扬,那是一抹和善的微笑,却又明显带着三分距离。

    段子敬心里一沉,以前司徒玉儿是不会这样对他笑的。

    “玉儿……”

    “不知洛王殿下找玉儿,有什么事?”

    段子敬突然胸口一团火气涌上,在即将爆出口时,却又硬生生忍了下来,说了他二十年的生命里,从未说过的话:“玉儿,对不起。”

    司徒玉儿感到错愕,段子敬竟然会这么坦白向她道歉?但还好她活着不是吗?若她被吃了黄麻的霜白摔死,或者死于玥娘派来的六个杀手手里,今天怎么听得到他的道歉?想到这里,司徒玉儿的眸子蒙上一层冰霜。

    “玉儿惶恐,玉儿身份低微,如何能接受祁王殿下的道歉。”

    这么冰冷的拒绝,让段子敬心里一抽,脸色白了三分,眼帘不自觉敛下:“看来玉儿是真的生气了。”他自嘲:“也是,玉儿的生气很明显;若玉儿不生气,如何会将『银装鞍』送还本王?如何会和七弟到千桐镇端了梅青山?如何会今日吃饭不上『醉仙楼』,而就『悦宾楼』?”

    司徒玉儿抬眼,对段子敬这样的话感到可笑;他有什么资格向她抱怨这些?若不是他设计在前,会有这些后续?

    她声音冷漠,却如一柄利刃:“殿下是在责怪玉儿活下来后,所做的这些事?”

    段子敬眸子一缩,是啊!他有什么资格抱怨她生气?若司徒玉儿死了,这些都不会发生;而这些事情,又怎么比得上他设计霜白、玥娘派杀手来得严重?

    一向高高在上的段子敬,从没有这样憋屈过;他身为皇子,本身骨子里就是高傲的,而且自命清高潇洒,何曾想过讨好谁、为谁折过腰?

    但眼前这个女子偏偏一再挑战他的底线,他若要她,她应该感恩戴德不是吗?为什么可以这么趾高气昂的拒他千里?他若要杀她,她也应该承受,毕竟他是皇子、而她只不过是一名命如蝼蚁的相国庶女,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此刻她可以这么理直气壮、而他会这么后悔?甚至只要她愿意原谅他,他什么都愿意去做。

    “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