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这样分配刚刚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4本章字数:3250字

    “有空吗?我想和妳私下谈谈。”凤轻云才说完,就瞥见洛王段子敬带着涟漪公主联袂出席;不意外的,他们也看到了司徒玉儿。

    “参见洛王殿下、二公主、驸马爷、涟漪公主。”

    一行人向段子敬等人行礼,段子敬的目光落在司徒玉儿身上,眼神里有着压抑的情绪,但一瞬即逝。

    陪同在他和涟漪公主身边的,自然是二公主段宜秋和驸马,也就是『墨雅斋』的主人,李旭。

    李旭一身华贵,但脸上俊秀的容貌却一派斯文、不显俗气,二公主一身翠玉站在他身边,反而被他比了下去。

    李旭看到司徒玉儿和楚芊芊,很高兴地道:“司徒二姑娘与楚姑娘大驾光临,让『墨雅斋』蓬筚生辉。”

    二公主也露出浅笑,纵然她不喜欢司徒玉儿,但她的出现,对『墨雅斋』绝对是好事,所以表情也和悦了三分:“希望二姑娘和楚姑娘今日玩得愉快。”

    “谢谢驸马爷与二公主。”

    段子敬本身就喜舞文弄墨,跟随他来的文人有十几位,听到今年的『墨玉倾国』和『藕兰葛巾』都在此,自是非常兴奋,纷纷上前见礼。

    被落在一旁的乔若兰心里很不是滋味,明明自己也当过两年的『墨玉倾国』,还是今年的『琉璃冠珠』,在这样的场合,应该比司徒玉儿和楚芊芊还要受宠,如今却反而被冷落一旁,心中抑郁难平。

    面对四周的吹捧,司徒玉儿客气道:“感谢各位书画前辈对玉儿的谬赞,对书画,玉儿没有芊芊造诣高;今日十分感谢驸马爷和二公主相邀,玉儿是抱着学习的心态而来,还望各位前辈指教。”

    司徒玉儿贵为准祁王妃,仪态风度谦和大方,瞬间博得与会者与文人的好感,认为这未来祁王妃年纪虽小,但庄重自持又谦虚好礼,一点都不怯场。

    只有楚芊芊知道司徒玉儿是勉强自己耐着性子应酬,因为她知道她不只代表『墨玉倾国』的身份,还要代表祁王;一个要走上夺嫡之路的人,不能淹没在读书人的唾沫星子中;所以有些形象,她是必须做的。

    楚芊芊心里暗暗发誓,自己这辈子,绝不嫁入皇家,太辛苦、太委屈自己了。

    她声音透着怜惜,偷偷对司徒玉儿道:“为了祁王,妳也是拚了。”

    司徒玉儿却坦然一笑,双颊有些红晕:“妳知道很多表面功夫我懒得做,但刚刚那些事我并不觉得委屈;因为当自己认定有这样做的理由,这些事也就做得心甘情愿。”

    段元辰,就是她的理由。

    她的话被乔若兰听到了,忍不住说了句:“自己矫俗干名,还找一堆借口。”

    司徒玉儿面对她,就完全没有委屈自己的意思:“是啊!要当祁王妃,很多情况都得矫俗干名!”而妳连矫俗干名的借口都没有,司徒玉儿眼睛赤裸裸写着。

    “你──”

    “我很忙,忙着替祁王殿下矫俗干名,乔姑娘自便。”

    凤轻云一脸同情地看着她,乔若兰的高傲和她一样,所以她可以感受她现在的心情,轻轻叹了口气,把目光重新放回自己纠结的人身上。

    凤轻云的目光在涟漪公主和段子敬之间徘徊;她看到涟漪公主一直黏着段子敬,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安。

    难道涟漪公主自知当不了祁王妃,所以目标转向了洛王?

    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一惊,神情焦急了下来。涟漪公主的狠劲她很清楚,没有司徒玉儿那种胆量和气势,是没办法和她竞争的;凤轻云暗暗攥住拳头,紧抿着唇,她一定要想办法嫁给洛王才行!

    洛王和几名难得见面的文人说话去了,凤轻云便悄悄跟上;而涟漪公主一脸高兴地走到司徒玉儿面前,大咧咧地道:“司徒玉儿,还好本公主听了妳的建议,虽然妳让人喜欢不起来,但还好脑袋还可以。”

    司徒玉儿嘴角微抽,这涟漪公主究竟会不会说话?

    “真不好意思,我这么让人讨厌,公主还是别来和我说话。”

    和涟漪公主真心无法沟通,司徒玉儿说完就想离开,可是涟漪马上抓住她的手腕:“本公主话还没说完。”

    司徒玉儿的视线移到涟漪公主抓住她的手腕上,眉头微蹙,表情极其冷淡:“涟漪公主,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你也让人喜欢不起来?”

    涟漪公主一脸无所谓:“本公主又不嫁给妳,妳喜不喜欢本公主不重要,重要的是妳能帮本公主就行。”

    司徒玉儿冷笑道:“很抱歉,我对喜欢不起来的人,没有日行一善的习惯,放手!”

    “司徒玉儿,本公主找妳是看得起妳!”涟漪公主有些急了。

    “但我实在看不上妳。”

    涟漪公主眼睛瞪得又圆又大,箝制司徒玉儿的手不但不放,反而力道还更加重。她突然凑近司徒玉儿,说得又快又急:“洛王不许本公主正妃位置,该怎么办?”

    “干我何事?”

    “司徒玉儿!”

    原本司徒玉儿看到涟漪公主和段子敬联袂出席,涟漪表情得意,还以为他们两人已经议了亲,而结果也应该颇符合涟漪公主的期待;想不到洛王倒是很会谈判,看来他是要让哈尔赤做出更实际的承诺,才许涟漪正妃位置。

    “涟漪公主,司徒二姑娘是本公主的客人,请放开妳的手。”来解围的是二公主,楚芊芊站在她身边。

    原来『墨雅斋』里,丫头和护卫不能进来,楚芊芊知道自己撼动不了涟漪公主,便去找段宜秋来解围。

    涟漪公主咬牙,想了想还是将手放开:“司徒玉儿,本公主会再来找妳。”

    司徒玉儿心里白眼一番,有自己搬石头砸脚的懊恼。

    “感谢二公主解围。”

    “不客气。”二公主道:“本公主瞧那涟漪公主很不上眼,想不到四皇弟竟然会带她来。”

    二公主的话才刚说完,就听到女子的斥责声和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

    “啊!”

    “哪来的野女人!这么不要脸地往男人身上贴?”

    众人听到声音,都迅速往事故方向望去;司徒玉儿和二公主、楚芊芊一看出事的竟是涟漪公主和凤轻云,忙走了过去。

    李旭和段子敬黑了一脸,当下表情都很不好看。

    司徒玉儿赶到时,只见凤轻云被涟漪公主掴了一个巴掌,整个人痛苦跌坐在地上,手捂着脸,张俏、赵婉盈忙去扶起她。

    赵婉盈很看不过去道:“妳这人怎么这样?凤姑娘只不过是过来和洛王殿下打声招呼,妳怎么就打人了?”

    涟漪公主一副趾高气昂地道:“打招呼?瞧她那声音、那动作,分明是要勾引洛王殿下,本公主自然要打。”

    张俏道:“妳不过一个异族公主,凭什么打我南漠威震大将军之女?”

    “凭什么?”涟漪公主挑眉,她看向洛王,得意道“洛王殿下,你告诉她们,本公主有没有资格打她?”

    司徒玉儿将视线看向段子敬,澄清的眸光刚好对上他的,这让段子敬觉得有些窘迫,好似他昨天告诉她的那些肺腑之言,只是一个笑话。

    才一天光景,他就和他人议亲。

    段子敬此时表情铁青,要不是看在涟漪公主身后有个哈尔赤,这样骄纵跋扈的女人,他一刻都不想待在她身边。

    可是现在,他竟然必须在司徒玉儿面前,硬着头皮收拾涟漪公主闯下的烂摊子。

    “本王──”

    “就算涟漪公主已经成了洛王妃,也没有资格这样扇打我朝重臣之女,更何况妳还什么都不是。四皇弟,请你将涟漪公主带走,本公主不欢迎她。”二公主气极,今天李旭的『墨雅斋』开幕,竟然来了个这么粗鲁的公主闹事。

    涟漪公主听了可不依了:“等等,凭什么赶本公主?明明是这女人──”

    “涟漪公主!”段子敬沉声低喝,涟漪马上闭嘴。

    许多文人雅士正窃窃私语,对涟漪公主指指点点;而段怀文本身就十分重视自己在读书人间的名声,他觉得自己的脸都被涟漪丢光了,这样的人怎么当洛王府正妃?

    想到刚刚司徒玉儿得到大家的赞扬,再对照涟漪公主的量小跋扈,段子敬就满肚子咬牙切齿;他知道今天『墨雅斋』他是待不下去了。

    “涟漪公主,本王送你回行宫。”

    “为什么?喂!洛王殿下,等等本公主!”

    段子敬说要送涟漪公主,却在说完后,自顾转身离开;涟漪公主见段子敬走人,自然也不顾众人的快步跟上。

    楚芊芊感叹道:“怎么办?我开始同情洛王殿下了。”超级的猪队友啊!

    司徒玉儿看着地上泫然欲泣的凤轻云,心里升起一个古怪想法。

    怎么做可以让太子、洛王、凤家、司徒家和涟漪公主都不舒服?很简单,让凤轻云成为洛王正妃就行。

    只要凤轻云成为洛王正妃,凤家势必陷入两难,并且遭到段怀文质疑,在太子、洛王两边都讨不了好。

    这对段怀文不但是一大打击,对凤府而言,也没哪一方敢真的重用。

    为了争凤府支持,凤轻云和司徒心乐──

    一为洛王、一为太子,两人势必反目。

    涟漪公主更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凤轻云即使是正妃,也不会好过;而后宅不宁,段子敬和哈尔赤关系也一定不睦……

    司徒玉儿对这个计划感到兴奋,这种『仇者痛、亲者快』的事,她最喜欢做了。

    愈想愈觉得这个计划完美极了!

    呵呵,她和司徒心乐、凤轻云,想不到一人嫁祁王、一人嫁洛王、一人嫁太子,这样分配刚刚好。

    司徒玉儿上前,伸手牵住凤轻云的手,将她带到一个角落。

    “轻云表姊,玉儿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