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 妳买我男人的画像做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4本章字数:3084字

    凤轻云以为自己听错了,心下一凛,盛着水雾的眸子突然迸射心喜的光彩:“妳……妳说什么?”

    司徒玉儿嘴角扬起理解的笑容:“刚刚表姊不是说有事找玉儿吗?我知道妳要说什么;我说,我愿意帮妳。”

    凤轻云反握住司徒玉儿的手,力道之大让司徒玉儿不自觉蹙紧眉头:“为、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见不惯涟漪公主这么嚣张跋扈罢了!更何况,玉儿帮了长姐,若不帮轻云表姊,不是显得厚此薄彼了吗?”

    “玉、玉儿……”凤轻云心里有一种天上掉下礼物的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也瞬间消失。

    她太兴奋了!她相信有司徒玉儿的帮助,她一定可以成为洛王妃。

    司徒玉儿笑得很灿烂:“表姊等我消息。”说完,迳自和楚芊芊离开。

    “洛王得罪妳了吗?一口气两个猪队友?”楚芊芊更同情洛王了。

    司徒玉儿勾着楚芊芊的手,小声道:“是他们一起都得罪我了。”

    这时外面的人喊道:“长公主来了!”

    长公主段清华此时到了,李旭见贵宾都已经到齐,才请出这次画展的大家三石老人周磊,以及仕女图权威秦有道。

    大师人物登场,自是文人激动的时刻;但他们俩人看到司徒玉儿,神情却比文人更激动!

    秦有道兴奋地上前,对司徒玉儿能来感到无比高兴,还说她若欣赏自己作品,希望可以让自己为她作画云云。

    这对别人是求之不得的机会,偏偏司徒玉儿兴趣缺缺,让秦有道徒呼负负。

    周磊的热情却让司徒玉儿警戒了起来;本来周磊身为大师级的画家,平时脾气狷介狂傲,总是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更不会去奉承讨好别人;上次在淮君山,他对司徒玉儿就没好脸色过。

    可是他今天看着司徒玉儿却满脸讨好、说话恭维;司徒玉儿一脸探究地望着他,他便眼神闪烁、态度回避,甚至为了躲避司徒玉儿的眼神,故意拉着楚芊芊说话,大力赞赏她『上清节』的『灵宝天尊图』,捧得楚芊芊一头雾水,自己的画有那么好吗?已经到了“大师”的境界?

    周磊不自然的态度,好像他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让司徒玉儿不得不多留意他两眼。

    周磊和秦有道的态度,让周遭『翰星书斋』的女子又是嫉妒又是羡慕,特别是乔若兰,她是直接被周磊拒绝过的人,心里更不是滋味;至于凤轻云,周磊算什么?司徒玉儿可是许了她洛王妃的位置,那才女虚名,就留给需要的人吧!

    『墨雅斋』用了最大一个厅悬挂周磊和秦有道整个系列的狩猎图,两人的画作都是公认的大家手笔。他们依参观动线,对作品一一加以介绍;每幅图画的构思布局、空间安排,甚至画法技巧,两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观赏者都能从中获益良多;连司徒玉儿都觉得这样的书画会很有意义;她私下瞧了李旭一眼,这个人倒是真有本事。

    观画的过程中,如果你喜欢某一幅作品,可以立刻向画坊的掌柜下订,每一幅都价值千金。

    秦有道擅画仕女,将狩猎场上女子狩猎的娇媚与英气结合得极为出色;周磊擅画山水风光及人物,淮君山的山水、勇士的矫健、苍鹰的飞鸣、猞猁藏獒的凶猛,南漠将士狩猎的英勇壮阔,就在他一幅幅的弯弓狩猎、策马竞逐中呈现在众人面前。

    许多名门贵女看见自己成为秦有道笔下的女子,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纷纷掏钱,把自己的画作买回去;一个皇族宗亲的世子,更一口气买了七幅秦有道和周磊的作品。七千两,李旭轻松入袋。

    司徒玉儿想,这不到一个时辰,数万两的银票就流进李旭口袋。他这么会做生意,如果能将他拉到祁王身边,是不是可行……

    司徒玉儿此时站在一幅周磊所绘的画前,那是一幅『马球竞技图』。画作重点放在一身绛红骑装的俊逸男子身上,他持杆与哈尔赤人对峙,一双俊逸妖孽的桃花眼,灵动活现,把那男子平时挂在眼角的嘲讽和轻狂,表现得入木三分。

    司徒玉儿叫来掌柜:“这幅画我要了!”

    正当掌柜要回答,『墨雅斋』的伙计就跑来,将一块写着“售出”的木牌挂在这幅图下方,标明刚刚已经有人下订了。

    掌柜看到后,一脸为难:“司徒二姑娘,真抱歉,您晚了一步,这幅图已经有人下订了。

    司徒玉儿愕然:“可以知道买家是谁吗?我可以直接跟买家谈。”

    “这……”

    掌柜看向伙计,正要向伙计询问,乔若兰就从后面走来:“不用问了,是我。”她手上拿着『马球竞技图』的木牌,在司徒玉儿面前晃了晃。

    司徒玉儿脸色一黯,微蹙着眉,冷声道:“不知道乔姑娘买这幅画的目的是?”

    乔若兰表情怨怒:“怎么?难不成我买画还要跟你报告不成?”

    司徒玉儿耸耸肩:”不,玉儿只是好奇,乔姑娘一个未出嫁的姑娘,买我男人的画像做什么?”

    乔若兰怒火一涌,矜持完美的表情有些碎裂;她口气急道:“司徒玉儿,妳好不知羞,还没嫁给祁王殿下,就称他是『妳男人』,也不怕人笑话!”

    司徒玉儿的脸皮一点都没有崩坏迹象:“好说,玉儿再怎么不知羞,也是皇上赐了婚的;比不上乔姑娘买别人丈夫的画像,这是要挂在自己闺房吗?”

    由于她们的声音并没有刻意降低,周围两三个观画的世族千金,自然听到她们的对话。

    “真的耶!这幅画像是祁王殿下。”

    “简直是维妙维肖,是祁王殿下没错!”

    这些世族千金自然是认识乔若兰的,对乔若兰买下已经赐婚的祁王画像,表情都现出古怪的神情。

    乔若兰本来是想嗝应司徒玉儿,却弄得让自己难堪;急道:“我是买下来准备送给祁王殿下当生辰礼,这难道不行吗?”

    司徒玉儿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巧笑倩兮:“那玉儿就代替祁王殿下谢谢乔姑娘,乔姑娘有心了,这幅画所费不赀呢!”司徒玉儿侧着头,看着乔若兰,敢说我不知羞,我的男人难道我还不能说?

    “乔姑娘放心,玉儿一定会告诉祁王殿下,乔姑娘买了『周老先生的祁王画像』送他当生辰礼,相信殿下一定会很高兴的。”妳可别给我掉包啊!

    乔若兰咬牙,这个狡诈的女人,连一幅画的念想都不给她!

    刚刚是谁说司徒玉儿端庄大器,当得起一府之母?分明鸟肚鸡肠,连一点点机会都不给人;一个占有欲这么强的妒妇,怎么当得起一府之主?

    “司徒二姑娘器量这么狭小,难道不怕祁王殿下不高兴?”

    “玉儿器量狭小?”司徒玉儿一脸不可置信:“玉儿怎么器量狭小了?知道画被乔姑娘买了,玉儿不是就不跟妳抢了吗?这样还器量狭小?”

    “妳──”

    “前面还有不少优秀作品,玉儿就失陪了。”司徒玉儿说完轻轻一揖,便袅袅离开,留下白花了一千两,连个念想都没留下的乔若兰。

    接下来有几幅藏獒、鹘鹰、海东青、猞猁一类飞禽猛兽的画作,其中以翼龙最受大家喜爱,讨论度也最高;司徒玉儿鉴赏了几幅翼龙的画轴,有些也让她颇为心动。

    其中有一幅翼龙与鹘鹰对峙的画作,鹘鹰张翅俯冲、翼龙蹬着劲腿作势欲扑,十分具有张力,让司徒玉儿非常喜欢。

    她立即找来掌柜,定下这幅『对峙』;掌柜哈腰的前去处理,在挂上下订木牌时,也将『对峙』图的木牌交给司徒玉儿,并恭敬告诉司徒玉儿:“司徒二姑娘,这幅『对峙』图已经属于您了,但您不需要付款,因为有一位公子已经告知本画斋,只要是二小姐要的,都由他负责。”

    司徒玉儿一愣,眉头轻蹙,声音清冷:“是谁?”

    天上不会无故掉馅饼,不要钱的才是最贵的,她一点都不想占人家便宜。

    掌柜往前方一指:“是那位公子。”

    司徒玉儿朝掌柜手指方向望去,只见一名身材颀长、书生模样的男子对自己微微点头。

    司徒玉儿相信自己完全没有见过这个人,忍不住问掌柜:“请问,那位公子怎么称呼?”

    掌柜客气道:“那位公子姓洪,但他说帮姑娘买画的是他家的主人,至于他家主人是谁,那位洪公子并没有透露。”

    司徒玉儿脸色一沉,对掌柜道:“掌柜先生,麻烦你告诉那人,我司徒玉儿买画,他家的主人没有资格负责,所以我还是会自己付钱。”

    掌柜被司徒玉儿话锋里的寒意彻底冷到了,忙道:“是,小的遵命。”

    掌柜知道李旭对司徒玉儿的重视,当然不会为某个财大气粗的无名公子得罪司徒玉儿;得了命令,立即去办理。

    不久,有个伙计前去那洪公子身边说了些话,只见那洪公子皱着眉头、一脸诧异,直往司徒玉儿这边看;但司徒玉儿一点情面都不给,拉着楚芊芊顾自赏画。

    楚芊芊打趣道:“妳这样招惹男人,妳男人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