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一章 美人抚兽图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4本章字数:3094字

    司徒玉儿瞟了楚芊芊一眼,威胁道:“妳这么爱调侃我,祁王殿下铁定不知道。”

    楚芊芊表情故意夸张,倒抽口气:“唉呀!请玉儿姑娘高抬贵手,小的可得罪不起妳男人啊!”

    两人言语打闹了一下,就往下一幅画走去,完全当那洪公子不是个事儿。

    站在不远处的李旭看见这一幕,也只当是某个心仪司徒玉儿的富家公子想讨她欢心,却碰了一鼻子灰的插曲。

    他得知司徒玉儿买了一幅翼龙的画,知道她真心喜欢翼龙,想起她在淮君山上,对自己说要买翼龙的事。

    司徒玉儿,你说我是芝麻圆子,还真是说对了;不过本驸马发现,妳也是一颗芝麻圆子。

    他可没忘记,段元辰第一次带司徒玉儿上『悦宾楼』敲他竹杠的事。

    李旭此时拍手高声朗道:“各位,画中这只猞猁正是本驸马豢养的翼龙,今日借着画展,本驸马也是要为这头灵兽寻一个新东家。”他看向随侍:“将翼龙带上来。”

    司徒玉儿闻言,楞了一下!她不是早告诉李旭她要买翼龙吗?怎么变成他在这里为翼龙寻觅新饲主?她拳头一攥,果然,奸商就是奸商!

    她是说要买翼龙,但人家大老板那天可没有答应,要将翼龙卖她。

    可恶!今天看来要大失血了。

    “玉儿,妳怎么了?”楚芊芊觉得浑身冷飕飕。

    “没事,心脏有些疼。”其实是荷包有些疼。

    “怎么了吗?”楚芊芊关心地问。

    “等等我可能要散尽千金了,哼,李旭果然很会赚钱。”

    李旭的话引发了一些讨论效应;今日来这里的人,虽有一部分是两袖清风的读书人,但更多是富甲一方的商贾及世家权贵的家眷;而当日能上淮君山,亲眼见识到翼龙神勇斗鹘鹰的皇室宗亲更不在话下。所以听到李旭要出售翼龙,很多人都跃跃欲试,毕竟能带一只这么神俊的灵兽狩猎,是一件十分神气又招摇的事。

    此时长公主却发言了:“驸马爷,本公主对猞猁翼龙没有兴趣,但对墙上那幅用布幔遮住的画比较有兴趣。能不能请驸马爷让人揭开那幅画,给大家欣赏欣赏。”

    长公主一说完,大家就将目光移到墙上那幅被布幔盖住的画,纷纷讨论起来;而且眼尖的人发现,画轴底下已经挂上木牌,写着已下订的字样。

    “怎么不让人家观赏就被买下了?”

    “这样不合规矩吧?”

    “是啊!看那幅可是全开巨幅的大作,买下的人一定所费不赀吧?”

    那幅画作引发众人讨论,是李旭意料中的事,也是他设计的事;至于目的,李旭偷偷看向司徒玉儿,发现她正瞪着他,一脸气愤的样子。

    李旭心里苦笑,司徒玉儿为了翼龙现在就跟他生气,若看到那画轴,还不知道事后和她那位怎么敲诈他……李旭虽然心里一阵恶寒,但为了对付那个人,他不得不把司徒玉儿拱出来,他觉得只有她,才能对付那个人。

    此时秦有道出来说:“各位,很抱歉,那是一幅由周老先生所画的『美人抚兽图』,已由『慕君山庄』买下。”

    司徒玉儿浑身一凛,慕君山庄!等等,『美人抚兽图』?司徒玉儿突然转身看向周磊,周磊眼神闪烁,立刻回避她的目光。

    这个臭老头!什么绘画大家,根本是个无良画师!

    “『慕君山庄』?是近两年兴起的那个益阳『慕君山庄』?”

    “买画的人是『无心公子』慕醒醇?”

    “『美人抚兽图』?光听这个名称,就让人兴起无限遐思……”

    “这美人,莫非是无心公子的红颜知己?”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但司徒玉儿只是沉着一张脸,恶心地瞅着那红色帷幕。如果周磊画的真是她和翼龙,又被『慕君山庄』买去,这不是恶心死她了吗?

    “美人抚兽?不是驯兽?驸马爷,好画就要让大家一同切磋欣赏,我们又不会和『慕君山庄』抢画,藏着做什么呢?还请驸马爷不要藏私。”

    附和的人开始多了起来。

    司徒玉儿想,如果周磊不敢看她,是因为他身为大师级人物,没经过她的同意便画了自己画像出售,那李旭呢?身为『墨雅斋』的主人,他一定看过那幅画,也知道买主;还欲盖弥彰地刻意将画遮起来,目的又是什么?

    『慕君山庄』一下派人绑她,一下又让人买画,为的又是什么?今天是开幕第一天,他们应该是最早进来看画的宾客,无心公子慕醒醇又是如何买下那幅『美人抚兽图』?

    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来,司徒玉儿的眉心已经紧紧皱在一起,她觉得有一个极大的陷阱等着她;她将视线不客气的转向李旭。

    他是老板,一定知道一切。

    众人还不断你一言我一语起哄着,楚芊芊一旁小声道:“驸马爷真厉害,一幅已经出售的画作,只是覆上布幔,就能利用人们猎奇心理,提高众人对画作的好奇与期待,只是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司徒玉儿心里“咯噔”一响,对李旭真不知是该佩服、还是咬牙:“哼,商人无利不早起,他不会做没有利益的事;既然画作已经出售,那能获利的,就是画作中的神兽了。”

    楚芊芊惊讶“啊”的一声:“妳的意思是那幅画,画的是翼龙?驸马爷即将要出售的猞猁?”

    司徒玉儿头上乌云罩顶,脸也黑出墨汁来;楚芊芊眉角微微抽搐:“妳别告诉我,那抚兽的美人,是妳。”

    司徒玉儿撇撇嘴,一脸苦笑:“芊芊真是冰雪聪明。”

    楚芊芊翻了翻白眼:“玉儿,我开始同情妳了,妳家男人可能会杀了妳。”

    “谢谢妳的温馨提醒。”

    司徒玉儿心里打定主意,她不管那无心公子慕醒醇付了钱没?那幅『美女抚兽图』绝不能落入他人手中,别说那醋坛子会杀人,连她自己都会恶心死!

    果然,秦有道说出画中的灵兽就是等等要出场的翼龙,翼龙就被推了出来。

    翼龙被关在装上轮子的兽笼,由两名仆役推着进入画堂。牠一出现,立即攫住众人目光。牠浑身金黄色毛发服贴在身上,宛如黄金锦缎,闪着辄人光芒,犀利的褐色眼珠炯炯有神、两边因鼻孔翕合而贲张的毛须张扬,矫健如簧的四肢稳健踏在板上,还有那流线精瘦的躯干微微弓着;那王者一般的气势,不是灵兽是什么?

    众人震慑翼龙的神俊,有人大胆往牠靠近,翼龙十分不给面子的朝他怒吼,吓得对方尖叫地跌坐在地,屁股一蹭一蹭地往后撤退,许多女眷也吓得惊呼起来!

    “好俊的猞猁!”众人纷纷赞叹。

    本以为两位名家笔下的翼龙神俊异常,是艺术家火喉功力的展现;等到此刻亲眼见到翼龙,才知道翼龙那份张狂的王者气势、俊美无匹的灵动神情,更胜画作三分。

    牠的俊美让人神往,牠的桀傲难驯更令人兴起了征服欲;司徒玉儿不得不承认,李旭真的很会做生意,今日墙上翼龙的画作,势必售罄;翼龙今日少说可以帮李旭提供十几万两的进帐。

    而她和翼龙,成为帮他敛财的工具。

    司徒玉儿看向李旭的眼神已经很不善,更别说看向周磊和秦有道这两个帮凶。

    “神兽已经如此神俊,那画中美人又是何方神圣?”

    现场又热闹起来,嚷着要李旭揭开布幔,周磊此时站出来,他环视全场,眼神掠过司徒玉儿时,一抹愧疚神情闪过;司徒玉儿低头浅笑,坏事做都做了,如今的愧疚又算什么?

    周磊轻咳两声,朗声道:“各位稍安勿躁,驸马爷已经同意让大家欣赏画作,在看画之前,老夫便说说这幅画作的缘由。这幅『美人抚兽图』是皇家狩猎时,老夫见到因中毒而暴戾不安的神兽,被一美人安抚吃药的画面……”他伸手指向司徒玉儿:“那位美人,正是今年『墨玉倾国』得主,司徒玉儿。”

    全场目光全投向司徒玉儿,脸上纷纷现出诧异的神情。一个这么娇弱的女子,如何安抚这么神俊的猞猁?

    李旭见众人的好奇已经被推向最高点,打了一声响指,“刷”一声,布幔瞬间被扯下,一幅夺人眼目巨幅的『美女抚兽图』,立即呈现在宾客面前。

    当布幔一揭,现场立即响起一阵抽气声,连长公主都不禁屏息;画中美人眉如翠羽,肌肤胜雪,光采绝尘,飘若神仙。

    司徒玉儿安然坐在梨花雨瓣下,露出一节雪藕玉腕,轻抚温驯趴在她身边的翼龙;她的衣带被风拂起,与如瀑长发一同飞扬,眉眼的温润与情意,瞻视盼睐,光彩溢目。

    周磊对翼龙的着墨也不少,别说那神俊飞逸的外型跃然纸上,与画中女子对视的褐色眸光,一改肃杀戾气,泛着水灵光芒,似对女子表达牠的忠诚与崇敬。

    那神态,是绝对的心悦臣服。

    不得不承认周磊的绘画功力,将司徒玉儿与翼龙的神韵气质,拿捏得维妙维肖;即使是擅画仕女图的秦有道,对周磊这幅『美人抚兽图』,也是推崇之至。

    很好,非常好!李旭,你彻底得罪本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