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二章 翼龙,撕碎它!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4本章字数:3165字

    坦白说,司徒玉儿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斗的女子;她总是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想法,只要别来惹她,基本上她不会主动挑衅,大家可以相安无事。

    但是,想利用她赚钱,她还得不到任何好处,只能看着对方数钱;这闷亏,她是怎么也吞不下去。

    “玉儿终于知道,驸马爷凭什么这么有钱了。”

    司徒玉儿的声音,拉回了众人的神智;她唇角勾起笑容,但笑意却到不了眼底,反而给人一种山雨欲来的冰冷。

    “凭什么?”

    “不要脸就行。”

    二公主段宜秋脸色一冷,她提醒道:“司徒玉儿,注意妳的身份,妳可还没嫁给七皇弟。”

    “二公主,人家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论玉儿有没有嫁给祁王殿下,驸马爷未经玉儿同意,让人画下玉儿肖像售予他人,这可是有损玉儿闺誉之事;再者,玉儿忝为准祁王妃,算是半个皇室中人,岂能让一个莫名的『慕君山庄』的什么公子收藏玉儿画像?”

    司徒玉儿看向李旭,目光犀利,一点也不退却:“驸马爷虽是商人,却也是皇室中人;这么做,岂不是有只为敛财而罔顾皇室颜面之嫌?”

    “司徒玉儿妳──”二公主脸色惨白!司徒玉儿的话若传到父皇耳中,李旭绝讨不了好。

    李旭轻轻握了一下段宜秋的手,俊朗的容貌一点也不显慌张;他早就知道这么做司徒玉儿一定会生气,但他的目的,就是要挑起她的怒火,让祁王府去对付『慕君山庄』的慕醒醇──一个比他李旭更有钱的男人。

    李旭微笑道:“司徒二姑娘莫要生气,这幅『美人抚兽图』本驸马原本是想让周老先生画来赠送给二姑娘,做为感谢二姑娘那日给翼龙喂药之恩,但却阴错阳差,『慕君山庄』无心公子到『墨雅斋』,偏偏看中这幅『美人抚兽图』,掌柜不知,便先售了出去。”李旭一脸无奈:“『慕君山庄』势力有目共睹,我小小『墨雅斋』可对付不起,而且『墨雅斋』刚开幕,断不能做出自毁商誉之事,只能请二姑娘海涵了。”

    “所以『墨雅斋』做的是伤害女子闺誉,以成就自己商誉之事?”

    “司徒玉儿,妳别不依不饶!”段宜秋的声音严厉尖锐。

    “二妹这么说有失公允。”长公主走了出来:“如果这幅画中的美人是二妹,妳也会就此算了?”

    “本公主──”

    长公主冷眼看了一眼李旭:“这件事,驸马爷的确欠司徒二姑娘一个解释。”

    李旭仍不急不徐,对长公主一揖:“长公主说的是,其实本驸马发现后也与『慕君山庄』的无心公子联络,言明此画不卖,欲退回款项;但『慕君山庄』不同意,已持有『美人抚兽图』售出木牌,本驸马是真的无能为力。”

    场中开始有人帮起了李旭。

    “其实驸马也是无心之失,司徒二姑娘大人大量,就不必计较了。”

    “这『美人抚兽图』也没说就是二姑娘,就权作不是好了!”

    众人七嘴八舌,连楚芊芊听了都不服气:“你们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那把人家姑娘的闺誉放在哪里?若哪一天传出祁王妃与他人暧昧不清,谁要负这个责任?”

    众人噤声,被楚芊芊堵得说不出话。

    司徒玉儿心里把『慕君山庄』记上一笔,这笔帐,连同在淮君山的仇,她会一起找这无心公子算;但眼前,李旭想撇干净,也没这么容易。

    司徒玉儿将视线转向没人注意的翼龙,她知道翼龙和她之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灵相通能力。

    翼龙,等等我让李旭放你出来。只要画作上有你,就狠狠扯下来;尤其是现在大家在看的那一幅,要狠狠撕碎它!

    没有人注意到笼子里的翼龙无声看向画轴,耳朵高竖,眸子透着墨绿幽光。

    司徒玉儿眼睛一亮!太好了,翼龙不但听得到,还听得懂!

    司徒玉儿真是狠狠生气了,她看向李旭,世上哪有那么好做的生意,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那周磊和秦有道也是,不让他们失一点血,便以为凭自己名声就能利用人、为所欲为。

    司徒玉儿眸子渗着冰霜,她上辈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虚伪!

    司徒玉儿突然露出一抹艳绝的笑靥,让众人不由得看得痴了!

    她道:“这幅『美人抚兽图』果然是美,但可惜,只是美,却不真。”

    “什么意思?”

    “驸马爷这只神兽翼龙在狩猎场救了玉儿是事实,但玉儿并没有帮忙喂药,这幅『美人抚兽图』是假的。”

    “假的!”

    司徒玉儿指着翼龙:“你们都看到这只翼龙,可比一般猞猁凶猛百倍,如何会温驯地靠在玉儿身边?牠敢,玉儿还不敢呢!”

    众人震惊,开始交头接耳,如果这幅『美人抚兽图』是假的,别说『慕君山庄』被骗,以后『墨雅斋』售出的画,包括周磊、秦有道的信誉,都受到了影响。”

    李旭原本平静温文的眸子,裂了一道小小裂痕,这个小姑娘,打算撼动他李氏的商誉?

    周磊首先不服,脸色微红:“司徒姑娘,老夫可是亲眼目睹,当时别说驸马爷,秦师傅也在场。”

    “是啊!”秦有道忙附和。

    司徒玉儿耸耸肩:“或许你们画师的眼光和我们俗人不一样,但玉儿没有喂翼龙是事实,一头这么张牙怒视的神兽,怎么可能温驯躺在玉儿身边?”

    司徒玉儿的话开始引起众人质疑的声音。

    李旭敛起笑容,面露不善,叫了一声:“司徒二姑娘。”要削他的面子也要适可而止,他的声音透着浓厚警告意味。

    司徒玉儿才不管李旭的想法,往前跨一步,气定神闲的望向所有宾客:“大家都知道玉儿不是大夫,怎么可能照看翼龙、陪牠吃药?”

    李旭知道当晚没有第三方在场,他想证明也没办法,但他仍想挽回劣势:“绘画强调的,有时是一种意境。”

    “就算是意境也要真有那个画面,基本上玉儿对翼龙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玉儿不能安抚翼龙。”

    司徒玉儿说完,笼子里的翼龙却举起前腿搭在笼子栏杆上,发出“喵呜”声,一双彷佛复制『美人抚兽图』的水蒙蒙眼睛,直望向司徒玉儿;那耷拉下垂的耳朵,摇得厉害的尾巴,无疑是在抗议刚刚司徒玉儿跟牠“不熟”的言论。

    才刚见识过翼龙凶猛咆哮的众人,突然看到翼龙完全反差的呆萌样子,都一脸惊奇。

    翼龙瞅着司徒玉儿的表情,处处透着亲昵,完全不符合她刚刚的说法。

    周磊见状,底气一足,厉色道:“司徒二姑娘,老夫承认画里有些地方经过修饰,但妳能安抚翼龙是事实,老夫不明白姑娘为何连这一点都要否认?大家都有眼睛,翼龙现在对妳的态度,谁是谁非很清楚。”

    秦有道也急着说:“是啊!本人绝不会说谎。”

    司徒玉儿还是坚决摇头:“不,不是事实。”

    “喵呜……喵呜……”司徒玉儿愈否认,笼里的翼龙表情就愈委屈,那两只前腿不断刨着栏杆,一脸“求承认”的模样看得众人啧啧称奇,有些千金还触动了少女心,想上前安慰翼龙。

    做得好!表情再可怜一点!

    司徒玉儿心里对翼龙继续下命令。

    李旭见状,眉毛一扬,他朗声道:“事实胜于雄辩,本驸马现在将翼龙放出来,让牠待在司徒姑娘身边,司徒姑娘可愿意一试?”

    “不愿意,牠咬了玉儿怎么办?”

    李旭扬起一边唇角:“看翼龙现在多想亲近二姑娘,二姑娘忍心拒绝?”

    在场宾客也都面露期待表情,现在翼龙“温驯柔顺”,已经让他们完全忘了刚刚那震撼慑人的怒吼。

    司徒玉儿低头故作思考:“若翼龙出来发生危险,驸马爷打算怎么办?”

    “不用担心,翼龙脖子上有套绳,本驸马的家仆会牢牢抓紧牠。”李旭自信满满地回应。

    司徒玉儿点头:“那好,玉儿就舍命陪驸马实验一次。”她看向众人:“大家为玉儿作证,翼龙是驸马爷放出来的,与玉儿无关;还有,请大家后退,离玉儿远些,以免遭到意外。”

    众人纷纷后退,将画厅中央空了出来,脸上都是一脸兴奋;神兽与美人,这是多震撼的视觉飨宴!

    李旭回头,命令家仆将翼龙牵出来。

    “玉儿?”楚芊芊有些担心,连长公主都秀眉紧蹙,但司徒玉儿却要她们别担心,并让她们后退,离她远些。

    翼龙乖巧得如同一只毛小孩,看笼子被打开,摇着尾巴一脸雀跃,那水漉漉的眼睛让人完全嗅不到危险的气息,所有宾客和李旭一样,都觉得司徒玉儿说谎,她明明和翼龙十分亲昵,因为动物是“不会说谎”的。

    就在众人目光期待下,翼龙被牵往司徒玉儿方向,而司徒玉儿身后,正是那幅『美人抚兽图』。

    司徒玉儿看着翼龙,表情流露一抹故作镇定的惊慌,眼神环顾四周一圈,便在翼龙来到她面前时,在心里发出命令:

    就是现在,翼龙,撕碎它!

    翼龙得到命令,突然收起装萌表情,大吼一声,蹬起前脚,往司徒玉儿方向扑去──

    “啊!”司徒玉儿故意惊叫一声,立即往旁边逃跑,撞向牵制翼龙的家仆,让翼龙毫无拘束地将『美人抚兽图』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