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司徒家还是得有香火才行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5本章字数:3115字

    司徒心乐将李嬷嬷和月蓉的卖身契交给司徒玉儿后,眼巴巴地看着司徒玉儿,就希望她给她一条张良计,让她一举攻陷皇后和太子的心。

    司徒玉儿收下卖身契问:“我娘亲的平妻之位呢?何时入祠堂?”

    司徒心乐脸色有些异样,表情尴尬:“我娘说她考虑。”她声音有些紧张:“妳知道我娘的心情,至少她的态度已经比早上松动了。所以妳能不能……能不能……”

    司徒心乐此时就像个欠债的赌徒,双手搓着,表情又是希冀又是不安。

    司徒玉儿一副高人模样,轻轻泯了一口茶:“还没将我娘抬成平妻入祠堂之前,就有还没入祠堂的方法。等到嫡母完成了妹妹的要求,妹妹才能给妳最快速有效的捷径。”

    司徒心乐咬牙,双手攥住拳头,在袖子中用力绞着帕子。

    “好,我会努力让娘答应。”

    司徒玉儿点头,她告诉司徒心乐,凡事不能急,反正她最大的劲敌柳常青已经入狱,而且明年才会决定司徒心乐的身份是正妃还是侧妃;现在不出错,就算是加分了。

    她劝司徒心乐乖乖待在家里刺绣练琴,或上『翰星书斋』读点东西画个画,少做少错;更别现在蹦跶着想办法要把太子弄出来,以免救人不成关得更久,到时太子不但不感激,恨她恨得更彻底了。

    司徒心乐只能将司徒玉儿的话奉为圭臬,她让她做啥她就做啥,绝无二话。只是现在闲着没事,又能做些什么?只好去缠着凤柔敏,要她早日将丽娘抬为平妻,把牌位供入祠堂,逼得凤柔敏将她赶出『蕉兰馆』,不准她进来!

    又过了一日,司徒玉儿一大早就到『北雁堂』,去给老夫人请安。

    几日不见祖母,司徒玉儿发现祖母的头发似乎更白了,而脸上的笑容也更少了;皱纹交错在她的脸上,随着她的表情,不平静地晃动着。

    “许久不见祖母,祖母可好?”

    “没死就不错了,丫头今日怎么有空来见我这个老太婆?”

    司徒玉儿上前,接过张嬷嬷手中的清茶,亲自伺候老夫人漱口;老夫人楞了一下,便让这个孙女服侍她。

    自从她的七十大寿,相国府闹了大笑话,老夫人都没有出门;但不出门不代表外面的事她不晓得。

    凤彧上门议亲、司徒玉儿在狩猎晚宴技惊全场、皇帝赐婚祁王、霜白失控、在千桐镇端了梅青山、洛王到府表白、太子擅闯凤府只为见她……

    短短几日,这个孙女成了京城最引人注目的焦点;这个孙女,注定此生不平凡。

    但是──

    老夫人的悔恨不比凤家少,那错把珍珠当鱼目的懊悔,身为司徒家的老太君,比凤浩天夫妇感受自然更加深刻。

    “祖母,后天玉儿要和祁王殿下出门一趟,目的地是丹城,主要是去看看祁王殿下名下的产业。”

    老夫人一愣,眉头紧紧皱起:“丫头,妳还没过门,祁王就让妳接触他名下产业?”

    司徒玉儿失笑,一双眼睛精明地看着老太君:“祖母难道不是生气玉儿还未过门,却要与男子夜不归营,甚至远游?”

    “这──”老夫人被司徒玉儿一噎,连话都说不出来,脸色青白交替,有些尴尬,但一下子就恢复平静:“唉!掌家不易,等妳入了门,就知道其中艰辛。”

    “或许。”司徒玉儿不想让老夫人太难堪:“祖母,祁王殿下对孙女很好,对孙女也很信任,所以他这次到丹城视察,便决定带玉儿一起;如今皇帝已经赐婚,孙女也是准王妃的身份,还希望祖母同意,让玉儿与祁王同行。”

    老夫人衰老却精明的眸子瞅着司徒玉儿,叹了口气:“罢了!老身也只剩下这点价值,帮妳挡挡凤氏蹦跶,这任务还成。”

    “谢谢祖母。”

    司徒玉儿笑了出来,这笑靥如花、清丽动人,更带了五分以上的真诚,看得老夫人一愣,然后眼眶渐渐泛红,鼻头也酸了起来。

    “祖母?”司徒玉儿对老夫人突然悲从中来,有些不解。

    老夫人感伤地道:“丫头,妳有多少年没这么对祖母笑过?祖母都要忘了妳的笑容了。”

    司徒玉儿陡然一愣,经老夫人一说,她对自己会这么自然地对司徒家的人微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特别是重生之后,她知道这座府邸没有一个人是真诚地对待她和她的娘亲,她对司徒府的人只有怨恨,绝无半分好感。

    可是刚刚那一笑,她的确是发自肺腑的真诚;是因为老夫人相对于其他司徒家的人而言,算是少数愿意帮她的人;至少她没有主动害过自己,她的漠视与冷然,是建立在司徒府需要凤府的支持,她不得不做出的取舍与妥协。

    虽然狠心,但和司徒雄与凤柔敏母女比起来,老夫人不算可恶。

    当然,司徒玉儿知道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段元辰。

    人生重走一趟,她是带着复仇的怒火而来;她要每一个司徒家的人和段怀文一样,都为他们的自私与欺骗付出代价!

    她没有考虑过“爱”,那不是她这辈子想要有的情感,但当段元辰死缠烂打,将“爱”这种情感灌注到她心里,甚至比上一辈子让她认识更多、体悟更深,她也渐渐为“爱”着迷。

    心,竟渐渐变得柔软。

    或许这辈子,她除了复仇,也能挽回遗憾,找到爱。

    段元辰的柔情,让自己心底最深处,又开始相信爱的存在,并渴望拥有、渴望获得。她不吝付出,只是她不想欺骗自己,她还是渴望天伦、渴望亲情……

    司徒玉儿昨天才对月蓉和李嬷嬷说,她们是她的亲人;但她心里明白,少了血缘这一层,她心里是有着遗憾的。

    司徒玉儿看向老夫人,她的人生从没有过天伦之爱,如果她想拥有血脉间的孺慕情怀,司徒家,或许也只有老夫人了。

    老夫人见司徒玉儿陷入沉思,脸色也变得严肃,以为自己又说了什么得罪司徒玉儿的话,讪讪地说:“丫头别多想,老身没有其他意思。”

    司徒玉儿回神,她静静看着老夫人,她明白很多事都要慢慢来,不能操之过及;而且老夫人是不是承担得起她的信任,她也不知道。

    不过,她愿意给她机会。

    司徒玉儿又露出浅笑,并伸手去握老夫人的手,老夫人顿是一震。

    “祖母,玉儿这次出去大约十几天,请祖母保重。另外,玉儿有一个想法,祖母或许可以和父亲参详参详。”

    老夫人疑惑看向司徒玉儿。

    司徒玉儿道:“玉儿和长姐,将来嫁的虽然是皇子,但毕竟都是嫁出去的女儿,若要司徒家兴盛,没有男丁,是万万不可能的。”

    司徒玉儿的话,直达老夫人心底:“丫头的意思,是要妳父亲纳妾。”

    司徒玉儿点头:“父亲才步入中年,要有儿息是很容易的事;父亲多年来没有偏房,而嫡母也一直无所出,此时让父亲纳妾,凤家也不能说什么。”见老夫人点头,司徒玉儿便点到为止。

    司徒玉儿看向月蓉,月蓉递过一个荷包,司徒玉儿将它交给张嬷嬷:“祖母有嬷嬷照顾,玉儿很放心;这个张嬷嬷留着,买些祖母爱吃的东西,不用省,等玉儿回来,玉儿会再添上。”

    张嬷嬷看着拿在手上的荷包,眼眶都红了!别说司徒心乐,连凤柔敏这个儿媳妇,也从没做过这么体己的事。

    看着司徒玉儿离开的背影,张嬷嬷对老夫人欣慰地说:“老夫人,您没有失去这个孙女。”

    老夫人眼睛湿漉漉:“张嬷嬷,陪我去祠堂,我要去谢谢祖宗保佑,我司徒家还有一线生机。”说完抹去眼泪,一双眼睛被洗得抖擞明亮:“还有,把京城条件相当的女子资料都收集来,再把城西的王媒婆找来。”

    司徒玉儿说的没错,要司徒家兴盛,除了不能让凤氏母女兴风作浪下去,还要让司徒家有男丁才行。

    巳时,『慕君山庄』的洪喨,和『三石老人』周磊,准时到司徒府拜访;刚好司徒雄下朝回家,连忙让人备茶款待。

    『慕君山庄』这两年的名声可是风生水起,当朝相国的司徒雄自然知晓,而『三石老人』更是享誉南漠的大师级画家,能亲自登门拜访,司徒雄自是喜出望外,连忙倒屣相迎。

    后院里,凤柔敏听说『三石老人』周磊和『慕君山庄』派人登府拜访,也是高兴得直跳起来;忙找来司徒心乐,若她能拜周磊为师,司徒府又能和『慕君山庄』交好,那她凤柔敏在贵夫人圈里,只怕是要风有风、要雨得雨了!

    “心乐,快!咱们快去!”

    凤柔敏好不容易将司徒心乐穿戴打扮好,直往前厅而去,想不到却扑了个空。

    凤柔敏抓住老管家问:“周老先生和『慕君山庄』的人呢?”

    老管家恭敬一揖:“回夫人,周老先生和『慕君山庄』洪公子是来拜访二姑娘的,如今他们正在老爷的书房,二姑娘也已经过去了。”

    “什么?”

    凤柔敏一听,又拉着司徒心乐要往书房前进,但老管家的声音又起:“夫人,客人说要单独和二姑娘说话,连老爷都不能在场,所以您就别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