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一章 是你想死,本王成全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5本章字数:3168字

    影三等人严阵以待,连房内的司徒玉儿等人都紧张戒备着;司徒玉儿估计段元辰的援兵到达,至少要半个时辰;所以无论如何,她至少要守住这段时间。

    突然,司徒玉儿听到一阵笛音,笛音似在远方,又宛如近在咫尺。

    “好好听的声音……”月蓉不自觉地说。

    清脆舒缓的笛音悠悠响起,如月下静谧的清风,轻轻拂过众人耳轮;如三月夜雨,细细滴落在窗外芭蕉;又如少女素手,调皮撩起湖中碧水,泛起阵阵涟漪,让人想赤脚踏入清凉的水里……

    翼龙突然咬了一下司徒玉儿裙襬,低吼一声,将司徒玉儿从笛音的幻境中清醒!司徒玉儿吓了一跳,那笛音是一种控制术,会禁锢人的心魂!

    司徒玉儿顿时生出一身冷汗,敌人有备而来,若她们都被笛音控制,哪里需要半个时辰?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们全都死于非命!

    司徒玉儿摇醒月蓉,并对翼龙发出命令:“翼龙,出去将他们唤醒!”

    翼龙轻巧旋身,一跃而出,发出震天价响的一吼,把云倩和影三等人唤醒!众人大吃一惊,对方竟然打算以声音控制,对他们进行屠杀!

    司徒玉儿大喊:“月蓉,拿『松雪』来!”

    “是!”月蓉紧张立马冲出外间。

    经过『牡丹宴』后,段元辰就将名琴『松雪』赠给了司徒玉儿,月蓉应了一声立即到书房将它抱来:“小姐!”

    司徒玉儿撕了一条帕子,叫月蓉拿出去给众人:“塞住耳朵!把这些拿出去给他们!”

    月蓉应了一声,先拿了两条塞住自己耳朵,又立即出去,将撕成条状的帕子分发众人。

    司徒玉儿也已经塞住自己耳朵,但仍然无法完全阻隔笛音穿脑;她立即坐了下来,双手摆在『松雪』上,指尖一挑,商声,伤也!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硬生生将软绵的笛音切割开来!

    门外影三等人虽然已塞住耳朵,但阻隔有限,必须发动内力抵抗笛音,让自己还没战斗,就已经开始消耗体力;如今司徒玉儿的琴音横插进来,切断了笛音节奏,终让他们恢复了五分清明。

    而此时,整个『琼琚苑』,也已经被乌压压的黑衣人包围。

    云倩等人见状,心下大骇!现身的杀手人数,不下五十人;究竟是谁,可以出动这么多高手,他们全都不蒙面,意思是任务只许成功,失败就是死路一条。

    吹奏笛音的人,听到『琼琚苑』有人以琴音相抗,突然笛音一转,瞬间拔高;一道尖锐、凄厉的笛音,如利刃,瞬间割开厚重的铜墙铁壁,朝『琼琚苑』划来!影三等人只觉耳膜快被割破,忙运功抵抗!

    司徒玉儿此时十指用力一划,『松雪』浑厚的琴音宛如一双巨掌,将利刃般的笛音挡了回去,然后司徒玉儿闭起眼睛,开始弹奏指法极其诡异的『飞天』。

    『飞天』的节奏经常不在拍子上,用来扰乱曲子效果最好!但司徒玉儿没有内力,她必须以全部的力量才能弹出足已对抗笛音的琴声。

    不到几个小节,司徒玉儿的手指已经感到疼痛。

    笛音突然受到『飞天』曲调的影响,调不成调,收摄心魂的能力大大降低;影三等人已恢复神智,面对前面五十个黑衣人,他们的愤怒也到达最高点。

    此时不知谁发出一声哨音,黑衣人开始动作,举刀往影三等人砍来!一场杀戮,就此展开──

    翼龙首先窜出,伴着怒吼,黄褐色的闪电在空中跃出一道美丽的弧度,牠快狠准的咬住最前排一名黑衣人的手臂,“噗兹”一声,利牙嵌入手臂,用力一扯,黑衣人发出惨叫,他的右臂已经狠狠被翼龙撕下了一大片血肉,鲜血淋漓!身边的黑衣人忙要举刀往翼龙身上砍,但翼龙早跃开了黑衣人身边,将口中的肉『呸』到了地上,眼神是一副难以下咽的嫌弃模样。

    恶,爷还不至于饥不择食!

    影三和云倩、『暗影三号小队』早与黑衣人打成一团;翼龙动作灵敏,在混乱的刀光血影中穿梭自如。

    『琼琚苑』的院子不大,黑衣人虽然人多却不容易施展,很多人都无法挤进院内,云倩和影三巧妙将自己固定在司徒玉儿寝房外面,就是要让自己成为保护司徒玉儿的最后一道防线!

    静谧的夜晚传来急切响亮的刀剑碰撞声,早惊动前院的司徒雄夫妇。司徒心乐吓得不敢出来,凤柔敏和司徒雄远远看见『琼琚苑』的状况大为吃惊;司徒雄立刻让老管家报官,而凤柔敏心下大乐!

    这老天爷终于长眼了,瞌睡都有人送枕头,她才找人联络了暗杀组织,就有人已经等不及要司徒玉儿的命了!

    她躲得远远的观望,心里祈祷司徒玉儿最好今晚就死于这些狂徒手中,这样她还可以省一笔银子。

    笛音与琴声仍在空中交战,司徒玉儿的十根手指已经血痕斑斑,『松雪』琴弦上也已经染红,但她知道她不能停,一停,外面影三、云倩和『暗影三号小队』立刻就会死,而自己也将亡命于狂徒刀下。

    院子里清香的月季,掩不住浓浓的血腥味;黑衣人在云倩等人和翼龙的阻拦下,开始有死伤出现,而影三和『暗影三号小队』身上也出现了一些刀伤。

    这些人是标准的死士,不求生,只求达成任务,各个都不要命地往寝房方向攻来。

    影三一口气遭到四名死士攻击,就在他以一挡三,另一名死士从他身后要一刀砍下,翼龙横冲而出,直接将偷袭的死士撞开,“砰”一声,那死士撞向院里段元辰每日必翻的高墙,脑袋迸裂,墙上留下一团血污,死士当场成了死士!

    翼龙像根本不怀疑被他撞出的死士下场,看都不看对方是否已经脑袋开花,忙窜上掇下帮衬着影三和云倩,但前方『暗影三号小队』就吃力了,四人要应付比自己多出好几倍的人数,身上都已经伤痕累累,但仍咬牙苦撑,一定要等到段元辰赶来!

    两名黑衣人终于突破影三和云倩防守,闯进了里屋;翼龙也一跃跟了进去,月蓉尖叫一声,手上紧紧握着唐彦发明的短刀,将拇指放在把柄按钮上,刀身会淬满毒液,一旦见血,毒液进入身体,七步必死!

    翼龙和月蓉紧紧护着仍不断弹琴的司徒玉儿,她的琴声不能停,无论如何都不能停!

    “翼龙、月蓉,不要客气,杀无赦!”

    “是!小姐!”

    月蓉惊颤的声音带着果决,她知道小姐是做大事的人,要陪在小姐身边,她不能软弱、不能胆小,就算她不会武功,但“铅刀贵一割”,这是小姐教她读书,她从诗歌上学来的,再钝的刀都有割一次的可贵能力,誓死她也要护卫小姐!

    两名死士面露狰狞的奸笑,缓缓朝他们逼近;翼龙高声一吼,让死士顿步不敢上前。他们都见过翼龙刚刚在外面的骁勇,注意力都放在翼龙身上,反而不去看瘦弱的月蓉。

    司徒玉儿不断抚琴,如针刺的疼痛让她手指渐渐麻痹,但她知道外面影三云倩面对的是生死交关;只要笛音不断,她的琴声就不能歇,否则所有人都要送命!

    “月蓉,『断魂烟』!”

    月蓉一听,忙从自己腰带拿出一支小小的黑色竹筒,死士以为她要放出迷烟,忙闭住呼吸往月蓉冲来,想不到月蓉却是拿起竹筒就嘴,“噗、噗”两声,两根细小银针飞出,直接射中黑衣人!

    黑衣人没想到『断魂烟』竟然不是迷烟,而是毒针,根本没有防范,还来不及将毒针拔出,身体就已经瘫软下去。

    月蓉兴奋得大叫:“哇!小姐,奴婢箭无虚发,百发百中!”

    司徒玉儿努力扬起微笑:“很好!我身边可以培养第二个女将军了!”

    月蓉底气一足,摸摸翼龙的头:“翼龙将军,咱们就这样合作;你负责扰乱敌人视听,偷袭交给我!”

    “吼!”翼龙斜睨了月蓉一眼,好,爷给机会,看妳表现。

    吼声还没停歇,又三个黑衣人闯进来!

    外面影三大喊:“王妃!”

    司徒玉儿立即大声响应:“我没事!你们专心应敌!”

    “是!”影三咬牙,他想叫云倩进去保护司徒玉儿,但他们每个人都被七八个黑衣人缠着,就算想进去帮忙也脱不了身。

    屋内三名死士一进来,两人挥刀直朝翼龙砍去,另一名则笔直往月蓉袭来;月蓉立刻想将竹筒放入口中却来不及,司徒玉儿大喊:“月蓉快闪开!”

    “不──”

    死士一刀挥下,伴着一声粗吼,翼龙黄色身影攫来,死士的刀移了方向,从月蓉的心脏部位硬生生往她的手臂移去!一道血雾喷出,月蓉的左臂狠狠被砍了一刀!

    “啊──”

    “月蓉!”

    翼龙此时咬住死士的脖子,用力地甩向另外两个!

    死士完全不管甩来的同伴是死是活,一掌将他击飞;其中一名死士走向翼龙,另一个则笔直朝司徒玉儿走来;翼龙快速移了过来,月蓉也不顾左臂深可见骨的伤痕,咬牙起身挡在司徒玉儿前面,张开双臂。

    “要杀小姐,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死士大笑:“找死!大爷我成全妳!”

    就在他手中的刀画出一抹冷凝的死光,一道冷绝凌厉的声音在肃杀的夜空响起:“是你想死,本王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