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这种想法可以考虑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5本章字数:2937字

    以前,司徒玉儿就觉得段元辰的声音很好听,此时响起他粗厉骇然的恫吓,她也觉得宛如天籁!

    “是你想死,本王成全你!”

    “啪!”一声,段元辰宛如地狱修罗般降临,一只大掌直接拍在死士的头上,当场血花喷飞──

    翼龙夸张地皱起眉头,这位爷,能否优雅一点,杀人也讲究艺术的好吗?

    段元辰此时浑身笼罩着怒火,哪管翼龙的抱怨?竟然有人这么明目张胆刺杀他的女人,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

    “玉儿,妳没事吧?”

    “没事,除了我的手指快要废了之外!段元辰,先解决笛音。”

    段元辰看到司徒玉儿的十根纤葱手指血痕斑斑,连整架『松雪』琴弦也已染红,眼神更是迸射杀人厉气,大喊:“韩齐,找吹笛者!杀!”

    “是!”

    外面援兵来了之后,影三、云倩和『暗影三号小队』的威胁立解,云倩迅速奔回屋内,大喊:“小姐!”

    段元辰对云倩说:“看好妳家小姐。”

    “是。”

    段元辰看向翼龙:“猫咪,本王承认你是条龙!跟本王杀出去!”

    “吼──”

    一人一兽如两道闪电,迅速飞了出去;云倩看到地上脑浆迸裂的死士,喉咙咽了咽,心里也不免责怪起祁王,这可是小姐闺房,弄得尸块斑斑,还让不让小姐在这儿睡觉?

    她额角有些抽搐,看到月蓉左臂已被污血染红,立刻帮她包扎。

    云倩问:“月蓉姐姐,妳没事吧?”

    “没事。”还好,撑得住。

    “那咱们一起把这几个死人扔出去。”

    月蓉“嗯”了一声,勇敢地将爆头死士拖起,直扔向屋外!态度神情毫无怯馁惧色,让云倩大为诧异。

    当小姐的奴婢,没资格怯懦;月蓉觉得自己经此一次,又成长了不少。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笛音骤止,司徒玉儿又弹了一会儿,确定笛音不会再响起,她才停下颤抖的血手,身子不支地摇晃了一下。

    “小姐!”

    “我没事。”

    月蓉扶起司徒玉儿,在云倩的陪伴下,缓缓走出屋外,整个『琼琚苑』宛如屠宰场,尸横遍地;在段元辰和翼龙加入后,死士灭绝的速度更快,已剩下不到十人。

    官兵此时也已经赶到,司徒雄匆忙带着『顺天府』府卫赶来,将剩余死士包围起来;许多死士知道功败垂成,纷纷咬破牙里毒囊;韩齐手下捉到五人,包含吹笛者,因为段元辰改变主意,要让这吹笛者“求死不能”。

    韩齐卸了这五人的下巴和双臂,让他们连自杀都不可得。

    『顺天府』府卫统领急忙来到段元辰身边:“祁王殿下,『顺天府』府卫来迟,请殿下降罪!”

    段元辰不是不讲理之人,『顺天府』只比他的人晚到不久,不能算渎职,挥挥手:“让你的人清理现场,本王不想看到一丝血迹、一块尸肉、闻到一丝腐味。”

    “是!”『顺天府』的人立刻动员起来。

    远远躲在外面的凤柔敏咬着锦帕,对司徒玉儿大难不死,差点咬碎一口牙!趁人不注意,悄悄离开现场。

    司徒雄第一时间往司徒玉儿方向走去,眼神惊恐,态度是明显的担忧:“玉儿,妳没事吧?”

    “没事,父亲放心。”

    司徒玉儿虽然虚弱,但语气冰冷,宛如一桶冰水直接从司徒雄头上淋下,让司徒雄心里有些不豫,表情也恢复凉薄:“没事就好。”

    段元辰走来,对司徒雄说:“相国大人,玉儿需要疗伤,本王先带玉儿去找大夫。这里的事,交给相国大人。”

    司徒雄一揖:“感谢祁王殿下相救,老臣感激不尽。”

    段元辰让韩齐去交代『顺天府』府卫,自己抱起司徒玉儿:“本王马车就在外面,月蓉、云倩,收拾一下你们小姐的东西,带着翼龙坐马车到『祁王府』。”

    “是。”

    “韩齐,带那五个人来『祁王府』作客!”那声音里的冷凝,让人不由一阵胆寒;他们知道这五个人,会很后悔自己自杀太慢……

    段元辰说完抱着司徒玉儿一跃,直接从高墙翻了出去。

    『祁王府』。

    司徒玉儿躺在『云岫阁』床榻上,一边让陆一凡包扎手上伤口,一边将事情发生的始末说给他们听。

    段元辰愈听脸色愈黑,连陆一凡都听得心惊胆战:“天啊!若王妃没有以琴音相抗,那司徒府简直就成了一个屠宰场了!”说完一脸敬佩地看着司徒玉儿,对手上的包扎动作,也愈加小心谨慎,深怕弄疼了司徒玉儿。

    段元辰听了也是一阵后怕,若非翼龙机警唤醒司徒玉儿,否则等他赶到,玉儿已是一具尸体,这样的想法让他浑身笼罩凛冽寒气,身边的司徒玉儿和陆一凡都被冷到了。

    司徒玉儿轻声说:“段元辰,我已经没事了。”

    “但妳差点出事了。”

    “不是抓到人了吗?一定问得出谁是主使者。”她安抚着眼前爆怒不安之人。

    陆一凡包扎完,韩齐也将月蓉、云倩和翼龙带来了;陆一凡重新帮月蓉包扎伤口,段元辰则让府里钱大夫去帮影三等人疗伤,也不忘让总管交代厨房,准备一顿“大餐”犒赏翼龙;翼龙一脸满意,跟着总管屁股后面走,吓得总管心脏差点跳出来!

    段元辰问韩齐:“人呢?”

    韩齐当然知道主子问的是什么,他答道:“殿下,人现在都关在『祁王府』地牢里,有专人看守。”

    “很好。”段元辰一双深邃的桃花眼漆黑如墨,声音透着蚀骨的危险:“好好『招待』咱们的贵客,千万别把他们弄死了。”

    “是。”韩齐点头,转身出去;主子的命令很清楚,好好拷问,只要不弄死就行。

    “我也去。”云倩起身,这群恶人敢这样欺负小姐,她怎么能不好好回敬他们一下?

    韩齐点头,带着云倩到地牢去『伺候』那群死士。

    陆一凡和月蓉则去帮钱大夫。

    那一晚,段元辰都没有离开司徒玉儿身边,让她在他怀中安睡到天亮。

    第二天,司徒玉儿睁开眼,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一个怀抱里,抬头便对上一双明亮有神的桃花眼,正带着笑意觑着她。

    司徒玉儿这时才想到,自己竟然就这样被他抱了一晚,两人同榻而眠了一夜,不禁双颊绯红了起来,忙把头低下来。

    “现在假睡已经来不及了。”

    可能经过一夜没说话,段元辰一开口,嗓音有些低哑,听起来颇有些令人战栗的性感。

    司徒玉儿轻咳两声:“早上了吗?”还是不敢看他。

    “玉儿愿意起床,才叫早上。”

    司徒玉儿心里一甜,她觉得段元辰不知从哪里学来,说甜言蜜语的能力和他的武功不相上下。

    “巧言令色,鲜矣仁。”她轻轻搥了一下他的胸膛。

    段元辰坏坏笑了两声,在她额头轻啄了一下,美色当前,他哪里想当人?都想化身为狼了!

    “玉儿,妳不觉得一大早睁开眼睛看到本王,感觉很好?”

    是很好,但这个人有得寸进尺的毛病;司徒玉儿眼睛眨了眨,段元辰低头看她,就看见她浓而卷的睫毛轻轻晃动,像一只美丽蝴蝶,翩翩拍着翅膀,突然一个起飞,露出深邃如潭的眸光。

    “感觉好也是以后的事,快起来。”

    司徒玉儿想起身,无奈整个人被段元辰包覆住,想起起不来:“段元辰,难不成你除了巧言令色,还想当朽木,白日昼寝?”

    段元辰嘴角微勾:“白日昼寝有什么乐趣?白日宣淫倒是可以考虑。”

    “段元辰!”

    司徒玉儿双颊红得快滴出血来,老是被段元辰取笑让她很不服气,但打又打不过他,一个低头,在他肩膀咬了一口,四个清晰的齿痕就烙在了段元辰的肩上。

    段元辰“唉”了一声,看到肩上的猫咬,贼贼笑道:“人家说什么主人养什么宠物,夫人是被翼龙那只猫咪传染了,所以喜欢咬人?没关系,为夫不计较,夫人还想咬哪里?为夫全身都可以贡献出来。”

    “段元辰,别一大早不正经,快放我下来。”司徒玉儿在他身上挣扎乱动,想脱离他的箝制,却怎么也掰不开他箍住她纤腰的大手。

    段元辰眼神突然幽暗,深邃的眸光如神秘黑曜,似要吸人魂魄。

    司徒玉儿惺忪的睡眼,蓬松微乱的头发,一张清灵素颜带着娇羞,有别于平时精明慧黠的从容淡定,这是司徒玉儿的另一张脸,如此纤弱可人。

    怎么办?好想欺负她。

    这只小猫还在他身上乱蹭;段元辰喉节滚动,他觉得自己是自找苦吃,玩出火花,偏偏人家还不能帮他灭火。

    段元辰用力压住她乱动的身子,低沈的声音带着压抑的警告:“娘子,别再点火了,小心玩火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