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章 管他们叫什么鸟?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5本章字数:3071字

    “殿下,他们招了。”

    “ 哦?”段元辰小心翼翼地将伤药抹在司徒玉儿的手指上,嘴上还呼着气,以为这样司徒玉儿的手指就可以少疼一些。

    “说。”

    韩齐脸色不好看,连云倩的表情也有些白。

    韩齐说:“他们是玥娘派来的。”

    司徒玉儿看了一眼韩齐,而段元辰的视线始终胶在司徒玉儿的手指上,只是敛着的眼帘,掩不住一闪而过的噬血冷芒。

    原来玥娘因为狩猎场的事,狠狠得罪了洛王段子敬。段子敬因为她是梅青山的庶女,因此就算有杀她之心,却也只是责罚了她一顿,并且想冷她一阵子,不再宠幸于她,当作是对她的教训。

    然而玥娘本就是不甘寂寞之人,就在她想尽办法要挽回颓势,就传来梅青山被祁王和司徒玉儿给端了的消息。

    玥娘惊骇莫名,别说段子敬丧失了金援,连她在洛王府唯一的仗恃也将消失。就在玥娘担心,自己在洛王心中,是否已经完全没有利用价值时,却传来哈尔赤的蒙达王子和涟漪公主拜访,商讨的竟是双方和亲的可能?

    这个消息让玥娘大为紧张;涟漪公主残忍跋扈,特别是皇家狩猎时,她亲眼目睹她对司徒玉儿的挑衅;一个有强大背景又跋扈的公主若成了洛王妃,她岂会容许自己存在?

    第二天她试图向涟漪公主示好,涟漪得意忘形的告诉她,这是司徒玉儿给她“指的明路”,让原本就记恨司徒玉儿的玥娘,更加痛恨司徒玉儿。因此当大理寺宣判了梅青山死刑,梅青山知道自己已经求救无望,便派人通知玥娘,秘密交给她一笔金钱,让她为梅家报仇。

    梅家长期经营地方,和商界关系深厚,三教九流的朋友也多,玥娘立刻找到一个杀手组织,下达必杀令,所以有了昨晚的事。

    “这个组织很了不起吗?否则怎么能让祁王府的韩统领,脸色这么苍白?”司徒玉儿瞅着韩齐。

    一旁陆一凡和月蓉也好奇地看着韩齐。

    段元辰包扎好司徒玉儿的手,先看向陆一凡:“一凡以后行走江湖要改叫『医毒圣手』,『玉面郎中』实在无法衬托一凡的厉害;瞧瞧我家娘子的手,一天敷药的效果抵人家五天。”

    陆一凡显得很高兴,觉得这『医毒圣手』的称呼很好,倒不是自己想显摆,而是觉得这样在祁王身边,更能衬托祁王的霸气。

    “殿下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总归都是一凡。”

    司徒玉儿很喜欢陆一凡这样的个性,对着他甜甜的笑了;这一笑让段元辰的桃花眼暗了一暗,嘴角的笑容也少了三分。他瞟着陆一凡:“研发疗伤圣品是一凡的责任,娘子不用太感激一凡。”

    在凛冽的寒风中,陆一凡当然识相的一揖:“为殿下和王妃服务,是属下职责所在,王妃千万别放在心上。”真的别放在心上,一凡还想留命娶媳妇儿。

    韩齐在一旁冷汗涔涔,现在要放在心上的是杀手、是杀手!

    段元辰冷傲的桃花眼终于看向韩齐:“韩齐,你胆子给翼龙那只猫吃了?怎么变小了?”

    翼龙原本蹲踞在司徒玉儿脚边,听到段元辰的话,耳朵一竖,瞅着韩齐。

    你的胆子?好吃吗?

    月蓉摸摸翼龙的头,牠才又趴了下去。

    段元辰接着说:“那杀手不过是南疆来的,也能把你吓成这样?你把咱府上的『医毒圣手』放在哪里?”

    “南疆?”陆一凡和月蓉一脸诧异地问。

    韩齐和云倩一脸佩服,韩齐问:“殿下怎么知道?”

    司徒玉儿说:“昨晚那些死士都没有蒙面,而地牢里那五个今日我观察了一下,五官深邃,皮肤黝黑,眼睛瞳孔的颜色偏褐色,当时我就想他们不是中原组织。还是殿下厉害,立刻就看出是南疆。”

    陆一凡皱着眉头:“南疆来的?南疆有些少数民族惯用蛊毒,会以蛊虫下咒害人,的确可怕;可是昨晚的杀手并没有使用蛊虫,而是直接粗暴的斩杀,南疆有这样的杀手组织?”

    “炼羽族。”段元辰冷冷道。

    “炼羽族?”众人面面相觑。

    韩齐用力点头:“是,地牢的死士,都是炼羽族的人。”

    司徒玉儿脸色暗了暗,上一世她是听过炼羽族的;而且在她嫁给段怀文的那一年,也就是她十五岁时,炼羽族曾到京城刺杀皇后,结果没有成功,皇后只是受伤;但不久,却传出炼羽族被灭,得到功劳的是段怀文。

    只是司徒玉儿很清楚,段怀文没有让人灭了炼羽族,他是得了人家现成的便宜,至于是谁的便宜,段怀文并没有告诉她。

    段元辰说着炼羽族的事。

    南漠在神州大陆的位置属于南方,但不是所有南方土地都属于南漠的领土;段氏先祖在几百年前开疆拓土时,得到南疆几个少数民族族长的协助,因此在南疆边境划了一个自治区给这些少数民族,让他们自给自足。

    这些少数民族各自有各自的部落,大多是乌蛮人,以农耕、种茶、捕鱼为生,彼此之间除了偶尔以物易物,也不太相往来,其中最神密的是神女山里的巫族和行踪飘忽的炼羽族。

    听说炼羽族是火凤凰的后代,筑巢而居,天生武功就很厉害。他们无论男女,天生就是战士;而掠夺,则是他们生存的本事。

    南疆各部落人人闻炼羽族色变,为了自己部落的安宁,开始每年会在固定的地方摆上贡品,让炼羽族带走;炼羽族也很上道,只要今年该部落上贡的物资让他们满意,那这个部落就能保一年安康。

    渐渐的,炼羽族成了南疆的守护神,各部落反而认为有炼羽族的保护很安全,上贡也就成了习俗,是每一年都要做的事。

    炼羽族几年前出了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名叫“大风”。他组织了一群炼羽族族人,专事杀人生意,竟也闯出名堂,在中原江湖也成了排得上名号的组织。

    “大风?”司徒玉儿侧头:“上古传说中的猛禽,凶恶无比的鸷鸟,能驭风引发灾难。”

    段元辰点头:“炼羽族的杀手都是以鸟命名,这是为了追念远祖火凤凰。”他突然眉宇一凝:“玉儿,炼羽族因为崇拜火凤凰,而火凤凰象征高贵神圣与光明;因此炼羽族接杀人生意时,会先以七彩羽告知对方,认为这样才不会遭到火凤凰的指责与降罪,妳有收到七彩羽?”

    司徒玉儿摇头。

    此时月蓉突然大喊:“小姐,奴婢三天前曾在您的妆台看到一只红色的羽毛,以为是外面的鸟飞过无意留下来的,就……就把它扔了──难道、难道那就是殿下口中的『七彩羽』?可是它是红色的,不是七彩的呀?”

    月蓉一脸自责,司徒玉儿握了握她的手,摇头表示不碍事。

    段元辰点头:“没错,那就是七彩羽,七彩羽在室内是红色的,代表火凤凰的羽毛,在阳光下羽毛才会呈现七彩纷呈的颜色。只要拿到七彩羽,三日内,杀手必到。”

    月蓉脸色此时煞白,紧咬着下唇,因为自己的疏忽差点害了小姐而自责。

    “难怪他们这么光明正大的展露杀意。”司徒玉儿点头。

    韩齐一脸愤恨:“他们竟然能躲过影三和『暗影』的监控,到王妃屋内放七彩羽……”

    云倩一脸担忧,她道:“殿下,收到七彩羽,三日内杀手必到,但他们没有成功,会有后续吗?”

    段元辰脸色一沉,点头:“他们收了钱,使命必达;只是一次七彩羽,限期是三天;现在三日一过,要再刺杀,他们会再下一次七彩羽。”

    司徒玉儿觉得有趣:“这炼羽族挺有意思的,先下通牒,再来下手。”她看向段元辰:“若玥娘收回追杀令呢?炼羽族是否会罢手?”

    韩齐对炼羽族也是有了解的,他看起来很不安:“若雇主收回追杀令,必须付委托金的一半金额,但炼羽族会不会再刺杀,则由炼羽族决定;若目标勾起了他们的兴趣,他们会……他们会……”

    “他们会将之当成练习标的,一个失败再派一个,直到成功为止。”段元辰冰冷的声音响起,紧握的拳头指节“咯咯”作响。

    “他们这么厉害,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就供出自己雇主和组织?”司徒玉儿问。

    韩齐看向段元辰,然后佩服道:“是殿下斩下的那三根手指。炼羽族人相信火凤凰的爪子是火凤凰浴火重生的关键,殿下斩下吹笛人手指,吹笛人就失去转世重生的机会,所以其他四人害怕,怕自己遭到同样的下场,才会把什么都说出来。”

    不怕死,只怕没有重生机会。

    司徒玉儿看向段元辰:“你早就知道他们是炼羽族?”

    段元辰不可一世的桃花眼,瞅向司徒玉儿仍包满绷带的手指,轻轻握着:“是猜到几分,但主要是替小仙姑报仇。”

    司徒玉儿脸色一冷:“那几个叫什么名字?”

    云倩道:“白隼、池鹭、黄鹄、谢豹,吹笛者叫杜宇。”

    段元辰冷笑一声:“管他叫什么鸟,全杀了,送去洛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