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六章 涟漪公主,凑个整数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35本章字数:3262字

    “妳、妳说什么?”一股凉意从玥娘脚上升了上来。

    司徒玉儿看着前院已经派了护卫过来,嘴角勾起几分嘲讽的弧度,耸耸肩:“没什么,玥娘,后会无期。”

    玥娘转身,看到洛王身边的护卫朝这里来,脸色明显不善,心里擂起鼓来!

    她困难的咽了咽口水,却咽不下满心惊惧。不会的!炼羽族就算失手,也不会把她供出来,他们没有证据。

    玥娘咬牙:“司徒玉儿,妳没有证据。”

    “证据?”司徒玉儿眸子一凝,冰冷如霜的表情别说玥娘,连涟漪公主都一身寒颤:“我要让一个小小侍妾死亡,还需要准备证据?而妳认为,洛王会珍惜像妳这么爱自作主张的侍妾?”

    玥娘踉跄了两步!

    此时护卫直接上来:“玥夫人,殿下请妳快到前厅。”

    “不……不!我不去。”

    洛王的护卫不为所动,架起玥娘:“得罪了,玥夫人,由不得妳不去。”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涟漪公主还是一脸不可置信,她看向司徒玉儿:“她……她真的是昨晚派刺客狙击妳的主谋?”

    司徒玉儿叹了口气,哈尔赤的皇族很和平吗?真不知道这个公主凭什么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

    “虽然我说我不喜欢妳,但公主运气真的很好,玉儿又帮了妳一次,公主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我?”快,给我盘缠。

    “妳帮了本公主什么?”涟漪公主一脸不解。

    司徒玉儿又坐下泯了口茶:“玥娘阴狠歹毒,公主自恃身份自然不会与她计较;但公主一旦入府,得了洛王宠爱,这玥娘见一个这么有实力又美丽的公主成了正妃,她容得了妳?什么时候毒杀妳还不知道呢!”

    “哼!”涟漪脸色一沉:“若她回得了后院,本公主就先杀了她!”

    司徒玉儿点头:“放心,她回不来了!公主,既然玉儿帮了妳,公主是不是要有所表示?”

    “妳要什么?”

    “这样吧!玉儿明日有一趟远行,公主不是一个小气的主,就赠送些盘缠给玉儿,咱们银货两讫,公主也别记着玉儿的恩,和玉儿纠缠不清。”

    “行,去几天?”

    “大约十来二十来天吧。”

    “五千两,够不够?”

    司徒玉儿眨眨眼,果然公主出手,豪迈不解释。

    “公主大方,玉儿就再给公主指一条明路。”司徒玉儿勾勾手:“公主,妳嫁给洛王,目的是要一个有南漠皇室血脉的孩子,是不是正妃,其实对妳没有太大的意义;妳想,洛王是有抱负的皇子,否则也不会要马匹和训练勇士了。若哪一天他登上高位,就算妳是洛王正妃,南漠的皇后之位也不会落在一个外族公主手上,所以是不是正妃对妳而言,没有意义。”

    涟漪公主楞了一下:“对啊……妳说的有道理,司徒玉儿,妳果然聪明。”

    司徒玉儿眼睛一瞇,不聪明怎么讹诈妳?

    涟漪公主进一步问:“那本公主现在该如何做?”

    司徒玉儿笑得很灿烂:“两个步骤。第一,得洛王宠爱,宠爱才是永保公主幸福的保障;第二,有个好拿捏的正妃,这个正妃与其让洛王自己选,不如公主来帮他决定。”其实是我帮妳决定。

    涟漪公主高兴地站起来,若不是她不习惯抱女人,她会给司徒玉儿一个大大的拥抱!此刻她的眸子如钻石般晶亮:“司徒玉儿,本公主决定尽释前嫌,不讨厌妳了。”

    司徒玉儿嘴角直抽,这公主还让不让人好好说话?

    “玉儿谢谢涟漪公主大人大量。”司徒玉儿说完站起来,就想往前厅走,她想去看玥娘的结局。

    “等等。”涟漪拉着司徒玉儿袖子:“妳还不能走,妳得告诉本公主,谁是可以拿捏的正妃人选?”

    司徒玉儿皱着眉:“公主,五千两妳还没给玉儿。”

    涟漪公主不耐烦向旁边侍女叫了一声:“桃衣,拿八千两来。”

    桃衣瞠着眼,却不敢多说什么,喊了声“是。”就立刻回去取银票。

    司徒玉儿笑弯了眼,这涟漪公主不聪明,却很上道:“想知道谁可以拿捏?”

    涟漪公主点头如倒蒜;司徒玉儿想了想:“涟漪公主,凑个整数吧!一万两,玉儿告诉妳谁能当正妃,还有得宠的好方法?”

    涟漪公主一愣,挑眉问:“得宠方法妳也有?”

    “当然。”司徒玉儿脸不红气不喘:“看看祁王殿下对玉儿的态度就知道了。”

    涟漪瞪着司徒玉儿,她很想撕了司徒玉儿这张“受祁王宠爱”的嘴脸,但又知道洛王才是她要花心思的对象。此时脸上表情变化了十几种颜色,最后才跺脚叹了口气:“说吧!本公主给妳一万两。”

    司徒玉儿怀里拽着十张千两银票走进前厅,正巧看见玥娘一脚被洛王踹在地上,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面容苍白,娇弱的模样我见犹怜。

    “殿下!”

    司徒玉儿静静走到段元辰身边,他拉住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洛王道:“七弟、玉儿,是这贱人做的错事,但这绝不是四皇兄的主意;你们也知道本王视玉儿为朋友,不会做这种事。”

    段元辰抿着菲薄的唇,一双桃花眼冰冷地看着瘫坐在地的玥娘:“但四皇兄这侍妾差点杀了玉儿,玉儿是父皇亲口赐婚给七弟的王妃,如何能受这种侮辱?”

    “七弟想如何?”

    “送大理寺,国法处置。”

    “不行!七弟,这刺杀亲王准王妃是大罪,她会牵连到洛王府。”玥娘知道洛王府太多事情,绝不能将她送大理寺;若玥娘受不了酷刑,招了一些不该说的事,那他万事休矣!

    “可是也不能白白让玉儿受委屈。”

    段元辰一脸深情的执起司徒玉儿的手,段子敬也看到她的十指都包扎上了绷带;眼神微微瞇起,投注到玥娘身上的视线隐隐有了杀意。

    玥娘浑身一抖,忙上前抱住洛王的腿,哭着道:“殿下!殿下!玥娘对殿下一片真心,玥娘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殿下好啊!”

    “为本王好?”洛王一脚又将她踢开!他怒指着地上女人,温文的容貌难得狰狞:“妳告诉本王,派府卫在淮君山刺杀七弟和玉儿、买杀手狙击司徒府,这叫为本王好?”

    “我……”玥娘一时语塞,她哭得泪如雨下:“殿下,玥娘只是、只是想为父亲报仇……”

    段元辰冷哼:“为梅青山报仇?梅青山贪赃枉法、欺压百姓、鱼肉乡民,还强抢民女,天理难容!要不是妳已经是四皇兄的侍妾,妳也难逃株连命运;梅玥,妳不感谢皇恩浩荡就算了,还敢埋怨?怎么?这抱怨皇家是谁教妳的?”

    玥娘跌坐在地,瑟瑟发抖:“玥、玥娘不敢。”

    “不敢?”段元辰眸中的杀气比段子敬更凛冽:“看到昨晚司徒府的厮杀场面,本王还在想,是哪个泯灭人性的魔头下的追杀令?数十个死士只为杀一个弱质女流,妳梅玥还敢说『不敢』?”

    玥娘抖得更厉害了!她吓得缩在地上,连动都不敢动。突然她跪行到段元辰和司徒玉儿面前不断磕头:“请祁王殿下开恩、请玉儿姑娘饶命!请祁王殿下开恩、请玉儿姑娘饶命!”

    段元辰一脚踢开她,冷笑看着段子敬:“四皇兄,玉儿福大命大,才能坐在这里让你的爱妾对她磕头、要她饶命;您说,还能不送大理寺?”

    “殿下!”

    “立刻取消刺杀命令。”

    玥娘楞了一下,咬了咬下唇,很不情愿地从腰中拿起一块牌子:“将……将这块牌子挂在东城门外的第三棵老榕树上,就可以了。”

    “梅玥,你知道欺骗本王的下场?”

    “玥、玥娘不敢。”

    韩齐在段元辰的示意下,取走令牌;正当玥娘以为自己有了一线生机,段子敬却二话不说,直接拔起身边护卫的剑,银光一闪,“噗”一声,长剑直刺玥娘心窝──

    “殿……殿下?”玥娘一脸无法置信地看着段子敬,他就真的完全不顾这些年的情分,只为了司徒玉儿那女人,一剑解决了她?

    “与其让妳去大理寺败坏我洛王府门风,还不如本王亲自了结妳。”长剑一抽,心口喷出一阵血雾,玥娘眼睛瞠得大大的,身子笔直倒了下去,瞬间就断了气。

    段元辰眉心紧紧蹙起,四皇兄这么快解决玥娘,看来是真的很怕将她送往大理寺,怕被查出什么不能被知道的……

    段子敬一眼都没有再瞥向倒在血泊中的女子:“来人,抬走。”然后他让管家将一只木盒交给段元辰,嗓音有着咬牙的隐忍:“七弟,这里头不成敬意,就当四皇兄给玉儿压惊,还望七弟和玉儿看在四皇兄的面子上,这件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你看可好?”

    段元辰将木盒交给司徒玉儿,桃花眼笑得弯弯的:“玉儿说好就好。”表情是不知道里头有多少?

    司徒玉儿瞟了他一眼,哼,肯定没我多。

    段子敬见两人这般神情,心里说不出是刚刚受到威胁难过,还是此刻见两人亲昵难过,他闭上眼转开头,眼不见为净。

    司徒玉儿没有打开木盒,将它又放到段元辰手中,轻轻说:“殿下,可否让玉儿单独和洛王殿下说几句话?”

    段子敬诧异地转回头,表情又惊又喜;而段元辰则脸色一沉,声音微怒:“玉儿。”

    司徒玉儿握了一下段元辰的手:“到马车上等我,最多半个时辰。”

    “一炷香。”

    司徒玉儿失笑:“好,一炷香。”

    段元辰心不甘情不愿离开大堂,司徒玉儿转身,先看着地上那摊怵目惊心的血渍,才抬头看向段子敬。

    “洛王殿下,玉儿有话跟殿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