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美女老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1本章字数:3395字

    “帅哥,你是冲着我们老板来的?那我奉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卷发美女刚刚还好好的,这会儿变脸比翻书还快,语气不善道。

    秦龙轻笑道:“我对你们老板没兴趣,我跟她约好来拿东西的。”

    他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喝干,推开空杯子。

    “你不是冲着我们老板来的?”卷发美女的语气稍微好点。

    “冲你们老板来的人很多?”

    秦龙面容刚毅如刀削般,气质卓然,也难怪卷发美女会误会。

    这一年冲着齐岚来的富豪,帅哥多得是。

    卷发美女露出自豪的神色:“那当然,我们老板可是燕京城能排上名的美女,不过你找我们老板真的是来拿东西的?”

    她怀疑的看着秦龙,在她的印象里,齐岚可不是随便跟人做交易的人。

    “见到你们老板不就知道我说的真假了。”

    正说着话,一个女孩冲过来差点撞到秦龙,多亏秦龙身手好,这种事情有时候可不是艳遇而是麻烦。

    “死丫头,敢跑?”

    后面四个染着头发的男人过来围住了女孩。

    “你们走开,我不认识你们……”

    女孩的声音都带着哭音了,她看到身边的秦龙,拉着他的手臂,“救救我。”

    秦龙说道,“我不喜欢管闲事。”

    女孩的脸上满是失望,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

    “小子,算你识趣……啊!”

    说话的混混被打飞出去,好不容易爬起来,捂着鼻子惨叫出声。

    他放开手,上面全是血,再看鼻子,已经歪了。

    “你,你不说不管闲事吗?”混混愤怒地问道,真难得他还能说出话来。

    “我是不管闲事,可这是闲事吗?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女孩?”

    “帅哥,我劝你别管这事,这些人不好惹。”卷发美女小声提醒道。

    “美女,谢谢提醒,再来一杯酒。”

    卷发美女无奈,秦龙根本没有把她的话当回事,她倒了杯酒放到秦龙的手边。

    “帅哥,我说的是真的,这些人真的不好惹。”

    秦龙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好酒。”

    女孩躲在秦龙的身后,身体在瑟瑟发抖,她只是来酒吧买醉而已,根本不认识这些人,怎么就惹上他们了?她自己都不清楚,而且她现在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浑身都热,这状态绝对不正常,她不是没有醉过酒,醉酒绝对不是这样的。要是被这些人带走了,她恐怕就完了。

    刚刚她听到那个男人打电话,说什么马上就得手了,到时候让大家都尝尝鲜,她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偌大的酒吧没有一个人肯理会她的求救,他们都露出害怕的表情,唯一敢管的就是眼前的他,他面色平静,带着微微的慵懒,五官如刀刻般线条分明,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她的手抓着他的手臂不愿意松开,这凉爽的感觉让她从心里如喝了清泉一样舒服。

    秦龙皱眉,这个女孩的眼神不对劲,“美女,帮个忙,这姑娘可能被下药了,你这里应该有解药吧。”

    酒吧这里鱼龙混杂,吧台更是各种消息交易的集中点,要说谁有那些药的解药,非眼前这位不可。

    “帅哥,不要让我为难。”

    这话就说明她有,可是却不能给。

    “给我解药,这事跟你无关。”秦龙掏出几张钞票放到美女的面前,大概有一千块,买那么一点解药,这钱足够。

    说话的时候,那个被打断鼻梁的混混叫嚣道:“臭小子,敢打我,给我上,卸了他一条腿。”

    不仅打了他,还敢无视他?

    其中一个高个的混混,抄起一个酒瓶就砸向了秦龙的脑袋,秦龙微微侧头便避开,捏住他的手腕一招分筋错骨手,混混的手腕就扭曲了。

    “啊……”

    “怎么样,解药可以给了?”

    女孩的手在秦龙身上抚摸,秦龙的自制力很强,却也架不住这样摸下去。

    卷发美女看到秦龙的手段,咽了口唾沫,“可以。”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玻璃瓶,“这个就是解药,不过你可想好了,得罪了那些人你会很麻烦的。”

    “是吗。”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秦龙又一脚踹飞一个,而他还稳稳的坐在吧台前。

    四个解决了三个,还有一个吓得跑了。

    另外三个看秦龙的眼神就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个个惊恐万分,最后也跑了,连狠话都没敢放一句,那就卸了他的腿成了个笑话。

    秦龙捏住女孩的下巴,把解药就这么丢到她的嘴里,然后松开,把她从他的身上推开。

    卷发美女调侃道:“你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对美女应该温柔点。”

    “美女,不如你让我怜香惜玉吧。”

    秦龙挑起卷发美女的下巴。

    “别逗我,我会当真的。”卷发美女拍开秦龙的手,“走吧,我带你去见我们老板。”

    女孩服了解药已经好多了,看到秦龙要走,她连忙说道:“请问你叫什么,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秦龙回头:“不用了,以后长点眼,别什么人的东西都喝。”

    女孩错愕的看着秦龙的背影,从没有一个男人这么跟她说话,她气得骂道:“有什么了不起。”

    得到的回应就是没有回应,秦龙根本就无视了她。

    楚笑笑跺跺脚,不甘心的说道:“我就不信不能问出他的联系方式。”

    她干脆找了个地方坐着等。

    刚刚酒吧发生的一切齐岚在二楼都看的清清楚楚,她为之惊叹,这样的爆发力太强悍了,就连阿疯都未必能做到,瞬间掰折了一个健壮男人的手腕,一脚把一个近两百斤的男人踢飞……

    “齐姐,他上楼来了。”

    “嗯,这样的人要是能留在紫罗兰酒吧对我们来说是一大助力。”

    “可是,他今天打了刘浩轩的人,会不会连累我们?”

    “你以为没有他刘浩轩就会放过我们?”齐岚露出一抹讥诮来。

    “知道了,齐姐。”阿疯说道。

    门被敲响,齐岚掐灭手里的烟,说道:“进来。”

    “齐姐,这位先生说是来取东西的。”

    “知道了,你去忙吧。”齐岚淡淡道。

    齐岚是那种第一眼就能让人惊艳的女人,她的举手投足间有一股成熟女人的风味,那是纳兰嫣所欠缺的。

    卷发美女递给秦龙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便离开了。

    “我是来取纳兰小姐的东西的。”秦龙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只是说出了他来的目的。

    齐岚看着秦龙,“我凭什么相信你是纳兰小姐派来的人?”

    秦龙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黑色的卡片,这上面没有任何的东西,只有一朵暗色的紫罗兰花。

    阿疯过来接过卡片交给齐岚,齐岚点头:“确实是我给纳兰小姐的,冒昧问一句先生您贵姓。”

    “秦龙,秦朝的秦,巨龙的龙。”

    要是别人这么介绍或许齐岚会看不上这样的人,太显摆,可是眼前的男人说的是那么理所当然,这样普通的名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貌似都多了几分气势。

    “阿疯,去把纳兰小姐的东西交给秦先生。”

    这是一把小巧的手枪,可是杀伤力绝对不会差,一上手秦龙就知道这支枪的所有构造和原理还有性能。

    点头道:“不错的枪,这是纳兰小姐付的剩下的钱。”

    他把一张支票放到齐岚面前的玻璃几上。

    齐岚看都没有看支票,就让阿疯收起来。

    秦龙冲着齐岚点点头,转身要走。

    “秦先生有兴趣留下来吗?”齐岚把玩着手里的茶杯,语气淡然。

    秦龙转身,轻笑道:“没兴趣。”

    阿疯双手捏拳,一个健步就冲向了秦龙,对着秦龙的面门就一记踢腿,跆拳道黑带九段绝对不是浪得虚名,这一腿的力道能够踢晕一头小牛。

    秦龙没有躲闪,伸出手臂格挡,阿疯被弹了出去。

    “阿疯,住手,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的客人。”齐岚制止道,却是在阿疯和秦龙交手过后才制止,要说没有试探秦龙身手的意思是不可能的。

    秦龙嘲讽道:“齐老板对待所有第一次上门的人都这样?”

    “秦先生误会了,是我管教无方,让我的助手得罪了。”她站起身走到酒柜拿了两只酒杯倒满洋酒。

    “刚刚的事情抱歉,我自罚一杯。”齐岚把手里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把另一杯举到秦龙面前:“秦先生,赏个脸吧。”

    秦龙看了眼酒杯,接过同样一饮而尽,然后丢掉了空酒杯。

    “管管你酒吧里的那些人,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多了还是有报应的。”

    阿疯又要动手,被齐岚拦住,“多谢提醒。”

    秦龙看了眼齐岚,眼眸深邃,并不能看出秦龙的情绪,他转身离开了齐岚的专属包厢。

    “齐姐,你怎么容忍这么嚣张的小子。”

    “不怪他,他误会那些对客人下手的人是我纵容的。”齐岚叹气。

    紫罗兰在外面的名声很响,可是谁又知道她的苦衷,对那些人她也是深恶痛绝,可是她能有什么办法,现在的处境恐怕都维持不了多久,刘浩轩不会放过紫罗兰,更不会放过她,到最后她可能只有一条路能走,那就是成为刘浩轩的情人。

    经过楚笑笑的时候,秦龙无视她,径直走过去,楚笑笑气结。

    “喂,你救了我,可是不代表你可以无视我。”楚笑笑在秦龙的背后大声说道。

    秦龙转身,“不要再烦我,不然我会比那些人更狠。”

    楚笑笑才不信秦龙的话,依旧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告诉我你叫什么吧,我真的很想谢谢你,我先告诉你我叫什么,我叫楚笑笑,今年二十一岁,在燕京大学上大四。”

    秦龙停下脚步,看着叽叽喳喳的楚笑笑:“我没兴趣,别再跟着我。”

    一直到了地下停车场,楚笑笑还跟在秦龙的身后,大有不拿到联系方式誓不罢休的架势。

    秦龙来到一辆路虎旁边,正要打开车门,他的耳朵动了动,眼神一凛,猛地推开楚笑笑。

    楚笑笑猝不及防摔了个马大哈,正要讨伐秦龙为什么推她,就看到她刚刚站立的位置被子弹打了个窟窿。

    这是带了消声器的枪,如果不是秦龙的耳力惊人,这会儿楚笑笑已经是一具尸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