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又是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1本章字数:3386字

    叶冷青从车上跳下来,用枪对着秦龙,“又是你?”

    她追踪青虎帮偷车案来到这里,没想到又遇到秦龙。

    “这话应该我问你,怎么又是你,还真是狗皮膏药黏上了。”秦龙说完,叶冷青的那些同事一个个闷笑不已。

    暴力警花这是遇上对手了,怎么每次都在秦龙手里吃瘪。

    “你……”叶冷青扫向自己的同事,“还不干活。”

    青虎帮的那些人都躺在地上,根本没有力气反抗,全部被带回警局了,还有那些被偷的车也找到了,这个偷车案算是破了。

    秦龙又一次被带回了警局,审讯室里叶冷青这次没有单独审秦龙。

    “秦龙,为什么你会出现在那里?”

    “我在那里散步。”秦龙说道。

    “你……”

    叶冷青每次遇到秦龙都会让她瞠目结舌不知道怎么接话,旁边的同事偷笑。

    这时候审讯室的门被推开,是局长进来了,他严肃道:“叶冷青,你搞什么鬼,怎么又把秦龙抓回来了?”

    他真是头痛,这个叶冷青办案能力是强,可是麻烦也给他惹了不少,就说秦龙,她怎么又把这小子给抓回来了。

    上次是上面亲自打电话让他放人,这样的人能没有背景吗,而且今天这件事,摆明了是秦龙帮了他们的忙,要不是秦龙打伤了青虎帮的那帮人,还轮得到他们去抓人吗?

    真是给他添乱。

    “局长,我……”

    “马上放人,这是命令。”

    “是。”

    叶冷青瞪了秦龙一眼,但是局长有命她只能放人。

    外面下起了大雨,秦龙无奈,他没伞没车,只能暂时在警局门口避雨。

    一辆QQ停在他的面前,驾驶座的车窗摇下来,露出叶冷青的脸来。

    “上车,我送你。”

    秦龙坐上驾驶座,戏谑道:“你刚刚不是还把我当犯人吗,怎么现在这么好心了?”

    “你别得意,只要你敢犯法,我肯定会再抓你。”

    “真无趣,你是不是有职业病,看谁都像犯人?”

    秦龙的视线不小心又扫到了叶冷青胸前的柔软,她瞪秦龙,“色狼。”

    “能抽烟吗?”秦龙拿出一根烟问道。

    “随便。”

    叶冷青其实很漂亮,大眼睛高鼻梁,皮肤是那种麦色的,只是她总是凶巴巴的,这让男人都不敢靠近她。

    “你老看我干什么?”

    叶冷青有点不自在。

    “你好看我才看你,你认为如果你是个丑八怪我还会看你吗?”秦龙带着戏谑的表情,叶冷青气结。

    怎么好像说的他很有理一样,她如果说不准看,那不是说她很丑吗,她如果说准看,让一个男人这么盯着她看像怎么回事啊。

    车子突然停下,“下车。”

    秦龙错愕道:“你好歹送我去能坐车的地方吧,这下着大雨呢。”

    叶冷青恨恨的瞪了眼秦龙,又重新开动了车子。

    “你要是不这么凶巴巴的其实更容易找到男人。”

    车子再次刹车停住,“秦龙,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找不到男人是吗?老娘找给你看。”

    叶冷青不知道发什么疯,车子突然开的飞快,秦龙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还在一旁说道:“你可是警察哦,知法犯法可不好。”

    “闭嘴。”

    十几分钟后,车子开到一个地下停车场,叶冷青下车,秦龙也跟着下车。

    “你说找男人就是来停车场找男人?”

    秦龙一副你口味真独特的样子,叶冷青只有翻白眼了。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龌龊,我说的找男人是那个意思吗?跟我来。”

    对于叶冷青凶巴巴的模样秦龙已经习惯了,他反而觉得调戏一下这个暴力警花挺有趣。

    叶冷青说的地方是拳馆。

    她丢了一副拳套给秦龙,“玩玩吗?”

    “不玩,我不打女人。”

    “你知道你一定赢吗?”叶冷青咬牙切齿。

    “你觉得呢?还是说你已经忘记审讯室的事情了?”

    审讯室里,叶冷青根本不是秦龙的对手,现在就算戴上拳套也不可能是秦龙的对手。

    只是他不知道,叶冷青从小就好强,而且对拳击也很热爱,警局里没人打得过她,在秦龙手里吃瘪她虽然不甘也知道自己和秦龙的差距,她今天带秦龙来这里,其实是想让秦龙指点她一下,可是以她的性格,她会这么说吗。

    “你能不要这么多废话吗,跟我切磋一下教我几招你会死啊。”叶冷青没好气的吼道。

    “哦,这样啊,你这是要拜师吗?我收徒弟可是很严格的。”秦龙一副嫌弃的模样。

    “你……你要怎么样才肯教我?”

    “青青,你来了,怎么也不来找我。”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平头男人走过来打断了叶冷青的话。

    “张寒,你不是被调去刑警队了,还有时间来这里?”

    “这不是为了能在这里碰到你吗。”

    秦龙手摸着下巴,这男人还真是看着老实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行了,你忙你的去吧,我还有事呢。”叶冷青不耐烦的打发了他,看向秦龙,“秦龙,你到底怎么才肯教我?”

    “青青,你是要学拳击吗?你的拳击不是很好了,为什么还要跟他学?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啊。”

    张寒又打断了叶冷青的话,叶冷青怒道:“张寒,你能不能别老打断别人说话,这很没礼貌你知道吗?”

    “何止没礼貌,我看就是欠收拾。”秦龙淡淡道。

    “你是谁,找打是不是。”

    张寒说着就要摆开架势跟秦龙打,叶冷青拦住他:“你不是秦龙的对手,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张寒更要跟秦龙打了,他觉得被女人小看是耻辱,被叶冷青小看更是耻辱。

    他一直都喜欢叶冷青,可惜叶冷青不喜欢他,他认为可以铁杵磨成针,可是两人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单位,见一面都难,这么铁杵磨成针。

    知道叶冷青经常来打拳,他每次一有空就过来,可是运气欠佳,每次都遇不到叶冷青,没想到今天遇到了,还被叶冷青这么小瞧,他心里的那团火没地发泄,就想发泄到秦龙的头上。

    “张寒,别……”

    叶冷青没说完,张寒就对着秦龙的面门一拳,秦龙微微侧头就避开了,反手一拳就打向张寒的侧脸,张寒退后数步才站稳。

    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鼻子里淌出来,他用戴着拳套的手一摸,全是血。

    “小子,你找死。”

    他脸色骤变,不顾一切的朝着秦龙冲过来,叶冷青拦在秦龙前面,一个巴掌打到张寒的脸上。

    “张寒,别不自量力了,你不是他的对手。”叶冷青特别生气,这个男人以前不是这么没脑子,现在怎么这么蠢,他不是秦龙的对手还要冲过来,真是找死。

    秦龙什么身手她太清楚了,就张寒这比她稍微强一点点的身手,到了秦龙这里,那就只有挨打的份。

    “青青,你喜欢他是不是?为什么?他有什么好?”张寒怒道。

    叶冷青错愕的看着张寒,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她好心不想让他挨打,他倒好,居然这么说她。

    “张寒,我就是喜欢他,怎么样?你走,别浪费我时间。”

    张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秦龙戏谑道:“虽然有男人要你,可是这个男人着实不怎么样,你放心,你刚刚的话我肯定不会当真。”

    本来叶冷青想说刚刚的话别当真,可是被秦龙这么一说,她自尊心大受打击,她就这么差,让他这么想撇清关系?

    “我配不上你吗?你这么快撇清关系干什么?”

    “我找女朋友的要求很高哦,你可能还真不符合要求。”秦龙煞有其事道。

    “你说说看,我哪点不符合了。”叶冷青突然有了兴趣,想知道秦龙这样的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最起码我的女朋友肯定是长发,而不是你这样的齐耳短发,其次,我的女朋友肯定很温柔,不会像你这样凶巴巴的,再有,我的女朋友……肯定不会动不动就嚷着抓我。”

    叶冷青无话可说,翻了个白眼,反正她也没想当秦龙的女朋友,这些跟她有什么关系。

    “秦龙,我说真的,你怎么样才肯指点我,我是真心想跟你学的。”叶冷青正色道。

    放眼整个北海市,就找不到一个秦龙这样厉害的,要是能得到秦龙的指点,她的拳击肯定能更上一层楼。

    “简单,你请我吃饭吧,请我吃饭我就教你。”秦龙说道。

    “真的这么简单?”

    秦龙狠狠敲诈了叶冷青一顿,叶冷青肉疼,一顿饭吃了她一个月的工资。

    从某个海鲜馆出来,叶冷青没好气道:“现在可以教我了吧?”

    “可以,不过,我想你现在没心思跟我学了。”

    “为什么?”

    “丁虎是不是越狱了?”

    “你怎么知道的?”叶冷青惊讶道,她突然反应过来,顺着秦龙的视线看过去,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突然跑起来,叶冷青反应过来,立刻追了上去。

    刚刚叶冷青是很危险的,要不是秦龙在这里,丁虎就对她动手了。

    秦龙摇头,这个女人真是疯狂,她不知道自己打不过丁虎吗,这样追过去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他无奈,跟着追了上去。

    “丁虎,站住。”

    “臭娘们,你还敢追我。”丁虎停下来,对着叶冷青就是一枪。

    秦龙一个健步就扑倒了叶冷青,子弹从叶冷青的身旁飞过。

    “你这个女人这么拼命做什么,你知道你一个人去追多危险?傻帽。”

    秦龙说着就站起身,然后去追丁虎了。

    叶冷青的脸红红的,刚刚秦龙的气息扑到她的脸色酥酥的麻麻的,她的心跳骤然加速,这是她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叶冷青,你在想些什么呢。”叶冷青自己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等回过神来,秦龙和丁虎都不见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四处跑了几步,都没有看到他们,她给警察局报告:“我是叶冷青,我在市第一公园附近发现嫌疑犯丁虎,现在需要支援。”

    报告完后,她顺着刚刚秦龙消失的方向追过去,整整跑了十几分钟也没有发现秦龙和丁虎的踪迹,她以为自己跑错方向了。

    “不许动,臭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