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走哪儿跟哪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3本章字数:3215字

    “齐姐,你怎么不听我解释呢,我是没办法,我也不想背叛你。”阿疯语气强忍着怒气,他恨不得把齐岚就这么揉到怀里。

    齐岚猛地推开他,“阿疯,我今天来参加寿宴是不想让阿姨失望,并不代表我跟你之间有什么。以前我把你当弟弟,以后你只是紫罗兰一个普通的客人,就这么简单。如果你还念当初我对你的那一点好,你就放过我,别再纠缠我了。”

    阿疯不可思议的看着齐岚,“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我有多爱你你知道吗?”

    齐岚再次冷笑:“阿疯,你爱的只有你自己,当初刘浩轩那么对我的时候你在哪里?别告诉我你是没办法,你是自私。”

    她的心里很清楚,阿疯这个人太自私,他只有他自己,当初是,现在是,以后也不可能会改变。

    “不,齐姐,你是不是爱上秦龙了?”阿疯眯眼,脸上是狰狞的表情。

    “你胡说什么?我跟秦龙什么关系都没有,他是我的朋友。”齐岚担心阿疯对秦龙不利,她极力辩解。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爱上秦龙了。我一定会杀了他,这样你就是我的。”阿疯真的疯了,齐岚愤怒的看着他。

    “你有本事杀秦龙吗?阿疯,我劝你趁早收手,不然你会是下一个刘浩轩。”

    齐岚说完不再理会阿疯,推开他离开了这里。

    大厅里,海哥就跟着秦龙,他到哪里,他跟到哪里。

    “你跟着我做什么?”秦龙没好气道。

    他看了眼洗手间的方向,依旧没有见到齐岚的身影,他放下手里的碟子,打算去看看,可是海哥依旧跟着。

    “我没跟着你,我只是没事做,很无聊。”海哥喝了口手里的酒。

    “你无聊可以找别人,找我做什么,莫非你想打架,这个我倒是可以奉陪。”

    被一个男人总是跟着绝对不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

    “我对打架没兴趣,我只对赌有兴趣,你答应跟我赌一场,以后我们就是朋友。”海哥说道。

    “朋友?你们堂主可不把我当朋友。”

    “堂主是堂主,我是我,你答应跟我赌,以后在我这里,我绝对睁只眼闭只眼。”海哥小声道。

    秦龙嗤笑道:“谢了,不过我不需要。”

    他往洗手间的方向去了,他发现阿疯也不在,齐岚不会出事吧。

    海哥还要跟着,秦龙说道:“别再跟着了,等有时间跟你玩玩。”

    “行,我等着。”海哥心情很好的举了举手里的杯子。

    秦龙摇头,真是个赌鬼。

    不过这样的人也有可爱的地方,那就是不会像阿疯那么阴险。

    齐岚从洗手间的方向过来,见到秦龙走过来,她莫名的心里一暖。

    “你没事吧?”

    秦龙打量了一下齐岚,发现手腕上有淤青。

    “没事,就是刚刚在洗手间外面遇到……”

    话到这里阿疯也从同样的方向出来,他面色冷峻,看都没看两人就从旁边走过,然后就有人朝着他迎过来,说说笑笑的往他妈那桌走去。

    “秦大哥,我们走吧。”

    这样的寿宴阿疯的母亲也未必喜欢,可是阿疯愿意她又能说什么呢。

    阿疯总算没有太疯,知道在他母亲的寿宴上不乱来。

    齐岚心里总是不踏实,阿疯的性格她来了解了,真担心他会对秦龙做什么。

    “秦大哥,你要小心阿疯,他好像把我对他的态度都归咎于你了。”回去的路上,齐岚看着正在开车的秦龙,有些抱歉。

    如果不是她,秦龙也不会惹到青虎帮这么大的麻烦,更不会惹到阿疯这个疯子。

    “没事,他想对付我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只是你自己要小心,看样子他是不会对你放手的。”

    齐岚心里明白,所以她这些天一直在努力练习拈花擒拿手,今天在阿疯的面前也没有暴露。

    “秦大哥,去我那里吧,尝尝昨天那个酒商送来的酒。”

    秦龙点头,“那个酒商是个女孩?”

    “你怎么知道?”齐岚有点惊讶,又有点狐疑,不会秦龙认识那个女孩吧?

    “昨天我从你那里离开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去你的办公室,我猜她就是那个酒商。”

    “没错,就是她。其实我挺意外的,现在的这个都市怎么会还有那样打扮的女孩。不过是个质朴的姑娘,酒也酿的好,你喝的那个酒就是她自己酿的。”齐岚夸赞道。

    “那改天是要认识一下。”秦龙笑道。

    这时候秦龙的手机响了,是纳兰嫣打来的,他接起来:“嫣儿,有事?”

    “秦龙,你快去安琪的学校,她出事了,我也在路上,我们见面说。”

    “好。”

    秦龙挂了电话,对齐岚道:“我不能送你回去了,有点急事。”

    齐岚知道刚刚的电话是纳兰嫣打的,见到秦龙露出焦急的神色,她心里微微失落,可是却也知道事情紧急,赶紧说道:“你在前面放下我就可以了,我自己坐车回去。”

    放下齐岚,秦龙车子开的飞快,刚刚纳兰嫣的语气焦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了学校,纳兰嫣的车队也来了。

    老师早就等着了,小跑过来,“纳兰小姐,您快去看看吧,黄安琪她……”

    老师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这让纳兰嫣和秦龙不解的同时也多了分担心。

    “哎呀,怎么能让这样的孩子在学校呢,这不是害人吗?”有人大吵大嚷。

    老师有些尴尬,纳兰嫣顾不得那么多,她现在最担心的是黄安琪怎么了。

    整个教室都空了,老师告诉纳兰嫣和秦龙黄安琪就在里面。

    纳兰嫣和秦龙走进去,纳兰嫣喊道:“安琪,我是姐姐。”

    这时候一个小小的人儿才露出头来,纳兰嫣小跑过去,蹲下身发现黄安琪在发烧,小脸通红,关键是她的手上长了一大块红色的印记。

    她惊愕的看着黄安琪:“安琪你的手怎么了?”

    “姐姐,我害怕,带我走。”黄安琪哭喊道。

    这里每个人看她的眼神就像看怪物。

    秦龙打横抱起黄安琪,说道:“别怕,哥哥姐姐在呢。”

    走过人群的时候,那些人都下意识往后退了退,其中有家长还嫌恶的说道:“知道自己的孩子有病别往学校送,要是传染了别人怎么办?”

    纳兰嫣冷冷的看向这个妇人:“请注意你的言辞,不然等待你的就是律师信。”

    妇人叫嚷道:“你说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老公在北海市可是有十家超市,有的是钱,你敢告我吗?”

    纳兰嫣冷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说完并不想跟着妇人纠缠,秦龙已经抱着黄安琪走在前面了,纳兰嫣紧跟其后。

    妇人还要叫嚷,被人拉住:“她是纳兰集团的总裁纳兰嫣,你别给自己惹事了。”

    妇人露出惊骇的表情,悄悄的走了,北海市谁不知道纳兰集团,她顿时蔫了,就她老公的那些资产到人家纳兰集团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纳兰家的保健医生露出惊骇的神色,“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

    纳兰嫣难掩紧张的神色,虽然跟黄安琪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她是拿黄安琪当妹妹的。

    “她不是生病,我也说不好,这个情况医院是治不了的。”保健医生露出为难的神色。

    “那要去哪里治?”秦龙问道。

    看到黄安琪的情况,他好像有一点点熟悉,但是那种感觉很缥缈。

    “倒是有一个可能有办法,只是他未必肯给这个孩子治疗。”保健医生犹豫着说道。

    “是谁?”纳兰嫣问道。

    “是我老师的同学,我听我老师说过,这个人很有能力,他不但精通西医,对中医也是研究颇深,甚至还懂一些奇门八卦。另外对各个门派的武功也有所研究,就是这样一个人,可是他性格古怪,恃才傲物,没有人能受得了他的脾气。我想这个孩子的情况,他也许能知道一二。在我看来,这个孩子绝对不是生病了。”

    纳兰家的这个保健医生来头也不小,他是国外的医学博士,国内师承中医大家,也算是在医术方面造诣不浅,可是说到他的老师,提到那个人的时候,他自然而然的肃然起敬。

    八月份的北海市是非常热的,根据保健医生说的那个人可能在地方,纳兰嫣和秦龙已经找了半个多月,可是还是没有找到。

    黄安琪的情况越来越严重,高烧一直不退,身上红色的印记也在扩大,本来就手腕上有,现在连脖子和腰上都有了。

    秦龙背着黄安琪,正在攀登北海市一座最高的山。

    这里离市区很远,是北海市最荒芜的地方。

    但是为了黄安琪还是要试试,那个前辈到底是不是在这里。

    据保健医生说,那个前辈叫什么名字大家都不知道,只是人称怪医。他性格古怪,医术高明,但还有一个很特别的特点,就是他不会离开北海市,至于是什么原因没有人知道。只是知道他发过誓有生之年不会再离开北海市,所以只要用心找,肯定能找到他。

    “秦龙,要不歇会儿吧。”纳兰嫣双颊通红,头发都贴在了额上,喘着粗气。

    她不像秦龙有这么好的体力,就算背着个孩子,也依旧健步如飞,纳兰嫣毕竟是普通的女孩,而且还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小姐。

    秦龙考虑到后面还有很多路要走,这个山虽然不算特别陡峭,可是却很高,这样的速度就是到天黑也未必能到山顶。

    他说道:“你在这里歇会儿,我先把黄安琪送上山,然后来接你。”

    纳兰嫣这个速度太慢,连带着把秦龙的速度都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