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砸了所有的场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3本章字数:3427字

    阿疯的反问已经证实那个人的确不是秦龙,齐岚顿时心情放松下来,她反而无所谓了。

    笑道:“阿疯,你只给他换上一件秦龙的衣服有用吗,他的鞋子呢?”

    阿疯眯眼,然后冷笑:“齐姐,就算你认出了那个人不是秦龙又如何,我会让秦龙过来的,我已经设下了埋伏,只要他过来,必死无疑。”

    “你想要做什么?”齐岚大惊。

    “你会知道的。”阿疯说完甩门而去。

    叶冷青逃了出来,却受了伤,她的肩膀被枪打伤,好在她是警察,在医院很容易敷衍过去,并没有引起什么麻烦。

    知道秦龙并没有被抓叶冷青松了口气,她仔细把前前后后一想,也猜到了阿疯的计谋。

    他约她们过去根本就是为了抓住她们利用她们引出秦龙,她怎么就那么蠢,一开始没有想到呢。

    这时候叶冷青的手机响了,是局长打来的,现在还是凌晨四点,局长给她打电话做什么?难道有大案子?

    “局长,有案子?”

    “是有案子,一夜之间青虎帮的所有夜店都被砸了,这件事非同小可,我要知道这不是北海市地下势力有大动作了。”

    局长的声音很沉重,倒是叶冷青反而轻松了,什么北海市地下势力有大动作,她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这些是秦龙一个人所为。

    怪不得阿疯要利用齐岚引出秦龙,原来是没有办法了。

    不过叶冷青肯定不会告诉局长真相,“局长,我马上去调查。”

    有这样尽职尽责的下属,局长也觉得安心,很满意叶冷青的答复。

    有了局长的指示,叶冷青就能够带人明目张胆的去查,她要尽快找到秦龙,不然她怕齐岚有危险。

    但是当看到青虎帮被砸的程度,叶冷青还是震惊了一下,秦龙这还是人吗,太夸张了。

    就比如说面前这个酒吧,所有的酒被砸的一瓶不剩,然后青虎帮的那些手下被打哼哼唧唧。

    还说什么杀令下没有活口,叶冷青对这些江湖的传闻深表怀疑,杀令对秦龙不但没有一点损害,反而还被秦龙砸了他们的生意。

    这次青虎帮可是损失不小,叶冷青大致估算了下,起码是青虎帮一年的收入没了。

    没了一年的了收入,青虎帮拿什么养手底下那些人?这样下去,恐怕青虎帮要出乱子,难怪局长这么着急。

    青虎帮的赌场,这是秦龙打算砸的青虎帮的最后一个场子,砸完他就回去睡觉了。

    海哥已经知道了秦龙疯狂的举动,他咽了口唾沫,看秦龙简直跟看怪物一样,上回秦龙已经够给他面子了,居然没有砸了他的赌场,今天来不会真的要砸了他的赌场吧?

    这赌场貌似已经是青虎帮唯一幸免的生意了。

    他都不知道这次青虎帮损失了多少,总之阿疯这次惨了,得罪了这么个怪物,帮主肯定会处置他的。

    “秦龙,你要干什么,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

    海哥的身后站着上百个青虎帮的人,手里都拿着钢管,可是他们看秦龙的眼神都带着惧怕。

    青虎帮哪个场子没有百来号人,可是都被秦龙收拾了,这次的这杀令根本就是个笑话,发布杀令的被被发布杀令的杀个片甲不留。

    “是来砸场子的,砸完这个我就回去睡觉了。”秦龙奔波了一晚上也够累了,好在他的身体能快速自己恢复,再累只要休息一会儿就满血复活了。

    秦龙这嚣张的话不但没有激怒青虎帮的人,还让他们几乎想丢盔弃甲。

    海哥咽了口唾沫,“秦龙,不如我们来赌一场吧,你赢了随你怎么样,你输了,就不许砸我的场子。”

    “我为什么要跟你赌?我本来就可以直接砸了你的场子。”秦龙表情淡淡,用的是你今天吃饭了吗,这么轻松的语气,却不知道他说出的话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早就被砍死一百次了。

    擦,你不装逼会死啊。

    海哥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你忘记你答应过我要跟我赌一场吗,除非你是想食言,那么我无话可说。”

    海哥愤然道。

    秦龙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在阿疯他妈的寿宴上,他答应过海哥跟他赌一场。

    海哥还是很紧张的,要是秦龙一个不高兴直接砸了他的场子,他找谁哭去。

    “好,我跟你赌一场。”秦龙说道。

    一张偌大的长桌子,一头坐着海哥,一头坐着秦龙。

    “你说赌什么吧。”秦龙说道。

    海哥几乎热泪盈眶,他这局只能赢不能输,让他选赌什么,那对他来说是最有利的。

    “上回赌的是掷骰子,今天我们来赌纸牌,每人五张牌,谁的牌大谁就赢。”

    “行,发牌吧。”

    秦龙当这次的赌局是在玩,可是海哥是紧张出一头汗。

    他根本不知道秦龙有这么厉害,心里暗骂秦龙扮猪吃老虎,分明这么厉害,上回何必还要一局一局的去赌赢回那些钱帮赵凡还债。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上回秦龙只是想帮赵凡解决了欠债的事情,并没有想高出什么大动静或者震慑什么人。

    他本来就有把握赢回那一百万,何必去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这次不同,阿疯激怒了他,什么杀令,他倒要看看到底谁能杀的了他。

    他这样做的目的是让青虎帮永远别惹他,不然他以后还砸他们的生意,没有收入来源,看青虎帮拿什么支撑。

    牌面上是海哥大,海哥是同花,而秦龙只有一对六。

    海哥看了自己的底牌,他叹口气,今天看来输定了,除非秦龙的牌真的差到只有一对六,那么他一对七正好可以赢他。

    他的底牌是七,并不是牌面看到的同花,更不是同花顺。

    五张牌全部发完了,海哥的面上依旧是同花,秦龙的牌小的可怜,只有一对六然后其他三张牌是四,K,九。

    “你可以开牌了。”秦龙说道。

    “为什么不是你先开?”海哥咬牙说道。

    “谁先开你有发言权吗?”秦龙冷笑。

    海哥被气的不轻,可是想到秦龙那可怕的身手,他已经没力气去气了。

    在青虎帮一众手下的期待下,海哥翻开了底牌。

    一对七,这个结果让人大失所望,离预期的同花顺距离差的太远。

    顿时,大家都期待秦龙的那张底牌可千万别是六。

    秦龙的嘴角慢慢上翘:“你运气不错,恭喜你赢了,这个场子就给你留下吧。”

    他说完站起来,并没有翻底牌,就这么往赌场外走去。

    青虎帮的人自动让开一条路,看秦龙的眼神都带着恐惧。

    海哥不甘心,他跑过来翻开秦龙的底牌,居然是六,秦龙是三个六完胜他的一对七。

    可是他为什么要说自己输了?

    “为什么?”海哥大声喊道。

    此时他既庆幸又不甘。

    庆幸的是他保住了赌场,不甘的是,他学了十几年的赌术居然还不如一个不会赌的人。

    本来他也不太相信秦龙不会赌博,可是仔细看了他那次赌场的视频录像,他可以肯定秦龙不是赌徒。

    秦龙根本没有回答海哥,他根本就没打算自己能赢,赌只是给海哥一个不跟其他人不同的待遇,不然他砸了所有人的场子,却独独留了海哥的,这样以后海哥还能在青虎帮混下去吗。

    海哥的赌术很好,他只是正常的跟海哥赌了一把,以为自己肯定会输,结果没想到赢了,他只能不翻底牌。

    等秦龙的身影不见了,海哥的心腹说道:“阿疯真是疯了,得罪秦龙这样的人,看他这次怎么跟帮主交代。”

    只有他看到了底牌,他知道秦龙是故意放了海哥一马,这很可能就是因为上次海哥故意放了他一马,虽然现在看来上次海哥的举动有些多余,但是从这一点能看出秦龙其实是个重情义的人。

    而且阿疯这次的举动确实过分,秦龙跟他无冤无仇,他居然对秦龙下杀令。

    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就被青虎帮剁成肉酱了,这就是强者和弱者的区别。

    阿疯和秦龙对上,注定阿疯是个弱者,是个失败者。

    海哥心里对秦龙只有感激,他明白了秦龙为什么要跟他赌,原来他在帮他,让他不会在帮里受到排挤。

    都知道他赌术高,哪怕别人知道他的场子没有被砸,也只会说秦龙输了,所以他阿海保住了场子。

    秦龙离开了赌场,准备回去玫瑰园,却被叶冷青的车子拦住。

    “秦龙,你真的在这里,齐岚出事了。”

    叶冷青查了所有青虎帮的场子,这个赌场最隐秘,还是她的线人冒死告诉她的,这当然也是因为叶冷青的手段,不然谁会冒死告诉她。

    她想秦龙会不会来这里,还好真的在这里看到秦龙,不然她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秦龙告诉他这个消息。

    “齐岚出什么事情了?”秦龙冷声问道。

    叶冷青把她和齐岚相遇之后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叶冷青说道:“阿疯可能已经布置好陷阱等你去,可是如果不去齐岚就很危险了。”

    “去。”

    “我就知道你够爷们,太好了,齐岚没看错人,你知道吗,她为了你甘心嫁给阿疯。”叶冷青眸子里的神色复杂,但还是把齐岚为秦龙所做的都说了。

    “你回去吧,不要跟着了,这件事我会解决。”秦龙下车往一个方向跑去。

    叶冷青还真有跟着的打算,可是秦龙似乎看穿她了,根本不给她跟踪的机会。

    因为叶冷青打算开车跟着的时候,发现车钥匙没了。

    秦龙这时候早就消失在她的视野里了。

    叶冷青暗骂一声狡猾,现在想跟是跟不了了,她只能老老实实办局长交代的事情,调查青虎帮。

    她突然灵光一闪,她可以借着调查青虎帮带人去查阿疯的住处,这样不就能把齐岚救出来。

    这样阿疯就不能利用齐岚威胁秦龙了。

    车不能开了,她下车也打不到出租车,最后只能利用警察身份借用一下人家的私家车。

    为这事叶冷青还受到了处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叶冷青回到警局调人手,然后去了阿疯家。

    局长以为她真的去调查青虎帮的事情,只是提醒她调查归调查,不要掺和帮派之间的事情,叶冷青当然是满口答应,至于是不是执行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