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埋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3本章字数:3268字

    “齐姐,你是不是喜欢秦龙?你不用否认,我知道你是喜欢他的。既然这样,我是不会让他活在这个世上的。”

    “阿疯你别胡来。”齐岚觉得阿疯已经疯了,她和他之间和秦龙有什么关系。

    “齐姐,这周围都是我埋伏的人,只要秦龙来了,他就必死无疑。来这里只有一条路,只要他来就被子弹打成马蜂窝。”

    青虎帮被秦龙砸了很多场子,他如果不杀了秦龙根本没办法跟青虎帮交代,他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地位,不可能因为秦龙而毁了。

    齐岚祈祷秦龙不要来,可是秦龙来了,不但来了,还惊掉了大家的眼球。

    阿疯的别墅是在半山腰,到这里只有一条路,这路上都埋伏了阿疯的人,只要有人来就有可能被打成马蜂窝。

    还要一条路那就是一个断崖,大概有三米的距离,人是不可能从这里过来的,所以这条路基本上算不上是路。

    可是秦龙居然开着车从这个断崖飞了过来,这怎么可能?

    阿疯震惊的看着秦龙的车飞过来,连开枪都忘记了。

    而他的人都埋伏在路上,这里根本没有几个手下。

    车子轰然落地,秦龙从车上下来,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阿疯的那几个手下。

    阿疯挟持了齐岚,用手枪抵住齐岚的头。

    “别过来,我会开枪的。”阿疯自知不是秦龙的对手,他露出一丝慌乱。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喜欢齐岚?就是这么喜欢的?”秦龙抱着手臂讥诮道。

    “这是你们逼我的,如果不是你,齐姐早就是我的女人了。秦龙,我我杀了你。”

    阿疯对着秦龙就开枪了,齐岚大惊用后脑勺撞向阿疯,然后一招拈花擒拿手瞬间拗断了阿疯的手腕,阿疯的手枪落到地上没入草丛里。

    这样快的速度齐岚自己都没有想到,更何况阿疯。

    他震惊的看着齐岚,满脸的不可思议。

    倒是秦龙没什么意外的神色,说道:“你不是想杀我吗?来啊。”

    阿疯额上冒着冷汗,手腕就这样垂在身边。

    他一步步朝着秦龙走过来,用一只手朝着秦龙挥出了拳头。

    秦龙微微侧身就躲过了这一拳,然后抓住他的手腕,用膝盖猛地给了他腹部几下,阿疯面露痛苦,瘫软在地。

    他单膝跪在地上,抬头看着秦龙喘着粗气。

    秦龙一脚踹翻了他,阿疯被踹出去好几米。

    阿疯站起身双腿都在打颤,嘴里也在往外吐血。

    他大喊一声又朝着秦龙跑过来,只是还没有接近秦龙就被秦龙一拳打翻,阿疯躺在地上不动了。

    齐岚跑过来查看秦龙,“你没事吧。”

    “有事的是他。”秦龙努努嘴。

    阿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齐岚没有任何心疼的神色,有的只有厌恶。

    “我们走吧。”秦龙往车边走去,齐岚跟上,可就在这时候阿疯捡起地上的枪对着秦龙就要开枪。

    齐岚大惊,挡在了秦龙的前面,可是枪响了却并没有中枪。

    她慢慢睁开眼,看到阿疯的脖子上插着一把小刀,子弹打偏了,而阿疯也已经死了。

    秦龙的车再次穿过三米的悬崖,齐岚坐在车上有种坐过山车的感觉。

    叶冷青带着人来救齐岚,结果和埋伏在路边的青虎帮的人遇上交手,因为对方火力不弱,叶冷青请求支援,局长一听这还了得,竟然敢跟警察公开叫板,一时间北海市的特警都出动了。

    青虎帮的人最后得知和自己交手的人是警察,当场就傻眼了,而此时秦龙早就回玫瑰园睡觉了。

    阿疯的死也没有追究到秦龙的头上,而是被定义为帮派内讧而死。不过青虎帮的人知道是秦龙杀了阿疯,可是此时谁会想到去给阿疯报仇啊,自保都来不及。

    此时的青虎帮焦头烂额,遭受的打击是巨大的。

    本来在北海市第一大帮派的青虎帮一夜间成了各个帮派势力争相瓜分的对象。

    海哥自立门户,成立了一个小帮派,却因为他根基深厚,又有赌场这个摊子,倒也立住了脚,当然这都是后话。

    最倒霉的还是青虎帮的帮主,一夜间他这个帮主成了光杆司令,而罪魁祸首的秦龙完全置身事外。

    楚笑笑一个人在家练琴无聊,她面试成功了,明天就正式上班来了,她很想去找秦龙,可是纳兰家全是保镖,她打秦龙手机又不接。

    她实在忍不住还是来到纳兰家门口对着里面张望。

    保镖拦住她,“小姐,请问您找谁。”

    因为知道是隔壁的住户,保镖也没有为难楚笑笑,更没有撵她走。

    “我找秦龙。”

    今天纳兰嫣去上班了,秦龙却在家里睡大觉,可是保镖可不敢去打扰秦龙睡觉。

    只能说道:“抱歉,龙哥在睡觉,我们不能帮你去叫醒他。”

    无论楚笑笑怎么说,保镖就是无动于衷。

    楚笑笑最后没办法,对着别墅大喊秦龙的名字,奈何这别墅太大,隔音又好,楚笑笑的声音根本传不到秦龙的耳朵里。

    秦龙!

    楚笑笑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然后眼珠子转了转,绕到别墅后面打算翻墙进去。

    她爷爷是军人,她从小可也是受过体能训练的,这翻墙对她来说不是难事。

    翻过了抢楚笑笑跌了一跤,可是她不敢喊出来,只能忍着疼一瘸一拐的往里走。

    只是没走几步一抬头就见到纳兰家的保镖盯着她。

    她讪笑两声,被保镖驾着请了出去。

    “放开我,我要找秦龙!”

    楚笑笑拳打脚踢,可是人家保镖完全不受她的影响。

    “放了她。”

    秦龙从屋里走出来,看到楚笑笑狼狈的模样,他无奈摇头。

    楚笑笑完全不在意自己现在狼狈的模样,刚刚摔下来的时候身上衣服沾染了花园的泥土,头发也因为她被保镖架着的时候拳打脚踢弄乱了。

    秦龙发话了,保镖们没有二话的离开了花园。

    “你找我做什么?”

    秦龙表情淡淡,这让楚笑笑觉得委屈。

    “是你答应我,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你的,我面试成功了,你不该请我吃饭吗?”

    楚笑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理,谁让秦龙说过那个话。

    秦龙有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你面试成功了应该是你请我吃饭吧,怎么反过来了?”

    秦龙抱着手臂戏谑道。

    小丫头跑他这里来打秋风来了。

    “是吗?我请也行,不过你要答应帮我一个忙。”

    “不就是一个月后的钢琴比赛嘛,我不是答应陪你参加了吗。”

    “还有就是这一个月,你每天晚上都要来陪我练琴。”楚笑笑一口气说完,她怕她的要求太过分,秦龙不答应,也不敢看秦龙。

    秦龙还真是听愣住了。

    陪练一个月的琴?这是唱哪出。

    “秦大哥,你就帮帮我吧。北海市的钢琴比赛三年才举办一次,上次我就错过了,这次我不想再错过,再错过我的年龄就不适合报名参加了。”楚笑笑说的自己很可怜,可是秦龙可没打算牺牲自己晚上休息的时间陪她练琴。

    摇头道:“陪你参加可以,陪你练琴算了吧。”

    “秦大哥,你真的这么狠心吗?”楚笑笑摆出了电视剧里苦情戏的那一套,可惜秦龙不上钩。

    “你大学不去学表演真是屈才了。”秦龙手摸着下巴摇头,转身要走。

    “秦大哥,你要是不陪我练琴,我就天天来烦你,我还天天翻墙,要是摔得缺胳膊断腿了,你要养我一辈子。”楚笑笑拿出杀手锏,她现在就住在秦龙的隔壁,要是天天没事翻翻墙,再摔个缺胳膊断腿的,难道真要秦龙养她一辈子?

    秦龙回头看她:“怕了你了,每天晚上一个小时,再多不可能了。”

    楚笑笑大喜,立马点头,“秦大哥,快换衣服,我请你吃饭。”

    秦龙觉得这顿饭的代价实在是太高,他有必要全部吃回来,反正这姑娘不差钱。

    以后每天晚上秦龙都会去隔壁别墅一个小时,有时候是两个小时……

    纳兰嫣这个时候就会不停的看墙壁上的钟……

    时间很快到了北海市的钢琴大赛,楚笑笑很顺利的进入了决赛,决赛这天楚笑笑一席黑色的晚礼服,手挽着秦龙来到比赛会场。

    北海市的钢琴比赛是本地最具人气的活动之一,每年都会引起不小的关注,今天是角色,北海市很多知名人士都参加了,其中不乏企业家。

    楚笑笑找到自己的位置坐定,秦龙就坐在她的身边。

    前排评委的位置还有一个是空的,她很奇怪那个位置是留给谁的,因为评委名单上面的评委都到齐了,而这个位置上也没有名字。

    很多人都在小声议论那个评委是谁。

    就在这时候,门口一阵骚动,纳兰嫣带着大墨镜在保镖的簇拥下走进了会场。

    楚笑笑惊愕的瞪大眼睛,“纳兰嫣怎么会参加这种比赛?”

    她是因为喜欢钢琴才参加的,怎么也不会想到堂堂纳兰集团日理万机的董事长纳兰嫣会跑来参加这个比赛。

    而且这已经是决赛了,她没参加选拔赛怎么会直接进决赛?

    还是只是来看比赛的?

    秦龙也有点意外,不过也没太大反应,不像其他人,都多多少少的面露惊讶和羡慕。

    纳兰嫣每次出场都能引起不大不小的骚动,这就是魅力。

    这女人太漂亮,北海市第一美女可不是浪得虚名。

    加上气场够足,保镖到位,简直就是杀伤力超强。

    纳兰嫣看都没看秦龙和楚笑笑,就直接在钢琴大赛举办方的带领下走向评委席。

    楚笑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纳兰嫣怎么会是评委?”

    秦龙也不明白纳兰嫣今天哪里来的这么好兴致,居然来这里当评委。

    再说了,纳兰嫣会弹钢琴吗?纳兰家是有钢琴,还是最贵的那种,可是从没见纳兰嫣弹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