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破碎的画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3本章字数:3285字

    秦龙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下,怪医给秦龙把了把脉,却摇摇头:“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会出现失忆?”

    秦龙摇头,露出迷茫的神色,纳兰嫣就更不知道了。

    “真是奇怪,我给你扎几针试试。”

    怪医转身就要去拿银针,纳兰嫣阻止道:“前辈,试试是什么意思?”

    她巨汗,扎针还能试试吗,这要是扎错了,会不会被扎成残废?

    “试试就是试试,能有什么意思,就是你听到的意思。”怪医很不高兴,纳兰嫣这是在质疑他的医术。

    秦龙倒是无所谓,说道:“嫣儿,没关系,只要能让我想起来,什么都可以。”

    怪医冷哼一声,倒也没有说他不给扎了,他其实是很想给秦龙扎的,像秦龙这种情况是很稀少的,有现成的小白鼠给他实验,他高兴的很。

    秦龙的脑袋被扎的跟刺猬一样,怪医用手指捻了捻银针的一头,“有感觉吗?”

    纳兰嫣在一边看的心惊胆战,她的手指甲都掐入了掌心,这个扎法真是够吓人的。

    秦龙摇头,“没有。”

    除了两次剧烈的头痛,其他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记忆一片空白,只有从岛上回华夏后的记忆。

    但奇怪的是,失去记忆只是忘记了人和事,那些本能却没有忘记,比如钢琴,他会弹钢琴,却没有学钢琴的记忆。

    怪医继续捻动着银针,开始的时候秦龙一点感觉都没有,可是渐渐的,秦龙的额头开始冒冷汗,他闭上了眼睛。

    那些破碎的画面又开始像放电影一般出现,这次似乎清晰了一点点。

    画面里的那个人是他吗?他身边的女人是谁?纳兰嫣?

    子弹从他的脸颊擦过,而他手里的枪射出的子弹却穿透了对方的胸膛。

    画面里跟纳兰嫣一模一样的女人倒在了血泊中……

    然后就是黑暗袭来,无止境的头痛。

    当一切恢复正常,他睁开眼,入眼的是纳兰嫣焦急的样子。

    画面里的女人不可能是纳兰嫣,可是为什么如此相像?而且他为什么要打死那个女人?

    从怪医这里离开,秦龙一直沉默,纳兰嫣都发现了不对劲。

    “秦龙,你怎么了?从山顶就一直不说话,是不是你想起什么了?”纳兰嫣问道。

    她担心的是秦龙想起自己其实是什么不好的身份,比如逃犯?

    她觉得自己真是神经过敏了,怎么会这么胡思乱想,要是秦龙是逃犯,恐怕早就被抓了。

    可是秦龙到底想起了什么,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他对怪医说他什么都没想起来,她不信。

    “没有,什么都没想起来。”秦龙说道。

    纳兰嫣仔细观察秦龙的脸色,秦龙脸色如常,除了不说话。

    她想可能是因为什么都没想起来秦龙失望了,所以才会情绪低落。

    哪怕秦龙再厉害,他也是个人,情绪低落也是正常的。

    这样想着,纳兰嫣就放了心。

    纳兰嫣去了公司,秦龙接到齐岚的电话,说林菀之很着急要见到他,所以他去了紫罗兰酒吧。

    可是就在公司的停车场,一个清洁工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低声说道:“秦龙,出门右拐的巷子见。”

    秦龙眼神一扫,清洁工已经走远。

    他的嘴角慢慢上翘。

    “还是舍不得吗?”

    他骑上哈雷出门右拐,果然有个小巷子。

    停下站着哈雷旁边抽烟。

    这个位置见面确实不错,没有摄像头,也没有人经过。

    刚刚那个清洁工其实是死亡镰刀佣兵团的狂风,也就是林菀之的哥哥林世杰。

    没有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满脸胡子的中年人就朝着秦龙走过来。

    两人见面相视一笑,“上车。”秦龙说道。

    秦龙带着狂风去了北海市的郊外,两人面海而坐,身边放着一打啤酒。

    他给齐岚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今天有事情不能过去了,有事改天再说。

    “秦龙,知道我为什么回华夏吗?”狂风喝了一口啤酒,笑着说道。

    “为什么?因为你妹妹?”狂风是被冤枉成叛国罪,要是被发现了,那是很危险的事情。

    狂风摇头,“不是因为我妹妹,是因为你,有人花钱雇我杀你。”

    秦龙嘴角上翘,“纳兰文?”

    “你知道?”狂风有点意外,他会冒险回来,就是担心他拒绝这笔买卖,纳兰文还是会找其他人,还不如他接下来,然后回到华夏见到秦龙再说。

    “我猜的。”

    秦龙一点不意外纳兰文会找人杀他,纳兰文最近没有动作,这就是动作。

    狂风知道秦龙有数就没再问这个话题,他沉默的喝着酒,离开华夏这么多年,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踏进这片土地。

    他贪婪的吸收着这片土地的空气,可是这偷来的安逸让他唏嘘。

    “你推荐过来的丁虎不错,身手好,敢打敢拼。”

    狂风说道。

    “他帮过我忙,你能照顾就多照顾他一点。”

    当日丁虎不想秦龙惹上麻烦,他替他杀了刘浩轩,秦龙还是很记他这个情的。

    “我会的。”

    两人又无话,过了一会儿两人同时说道:“你(我)妹妹……”

    “你先说。”

    狂风脸上的期待是挡也挡不住,他回到华夏也不无想见他亲人的念头,可是他如果的身份怎么适合到处去找他妹妹,能从秦龙这里知道他妹妹的消息,是他最想的。

    “我找到你妹妹了,其实如果你今天不来找我,我现在已经在和她聊天了。”秦龙幽默了一下,继续说道:“你给我的黑卡我已经交给她了,另外我也告诉你妹妹你已经牺牲了,可是她好像并不太相信,更不相信你叛国。

    “她现在好吗?我去过我们以前的家,可是并没有找到她。”

    狂风的声音里充满了落寞,有家不能回,有亲人不能认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的。

    “她很漂亮,变化还是很大的,我也只见过她一面,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现在过的应该不错。你没喝过她酿的酒吧,那酒酿的真不错。”秦龙夸赞道。

    “酿酒?我妹妹会酿酒?”狂风面露欣喜,就像一个孩子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一样开心。

    “不仅会酿酒,还酿的很好。想不想见见她?”

    秦龙拍了拍狂风的肩膀。

    “我……怕连累她,我还怕……”

    狂风犹豫着,他并不是为国牺牲,而是因为叛国罪逃了,可是他没有叛国,这么多年谁知道他心里的苦。

    他害怕看到他妹妹失望的眼神,更怕被他妹妹认出来。

    只是他忘记了,他已经离开家十几年了,那时候他妹妹还在小学,而且他这些年的变化有些大,想要认出来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以为你妹妹还能认出你来吗,稍微化妆一下,她根本不会认出你的。这么多年没见她,你难道不想?”

    “我想,我怎么会不想,这么多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有几次在生死的边缘,我都要放弃了,可是我想到我的家人,我想到我的妹妹,我又活了过来。”

    “既然想就去见,别婆婆妈妈的,你可以不告诉他你真实的身份。”

    狂风还在犹豫,这里是华夏,他这次回来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他不能打乱他妹妹的生活,不能让人知道她有一个叛国的哥。

    这时候秦龙突然眼神一凛,狂风也是掏出手枪对着一个位置就猛地开了几枪。

    但是对方的枪法也不弱。

    砰砰砰……

    秦龙躲开子弹,狂风也迅速找到隐藏的位置。

    “秦龙,接着。”狂风丢了一把手枪给秦龙。

    秦龙接住,对着子弹射来的方向开了几枪,对方没了动静。

    但是秦龙知道,对面的人并没有离开。

    咕噜噜,一个手雷滚过来,秦龙瞳孔微缩,猛地跳开。

    这个手雷的杀伤力极强,尽管秦龙跳开的及时,可还是被炸的有点蒙,耳朵嗡嗡作响。

    那边的狂风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个杀手居然一次投了两个手雷过来,位置还相当的准。

    在雇佣军里,各种人才都有,哪怕像狂风这样的身手,也是经常遇到危险,这不足为奇。

    狂风骂道:“玛德,纳兰文真是下了血本了,连骷髅疯子这个女人都请来了。”

    他对各个有名的雇佣军的拿手绝活还算了解,就这一手他就知道,这个杀手不是普通人,而是在佣兵界大名鼎鼎的骷髅疯子。

    “秦龙,你没事吧?”

    狂风喊道。

    “别出声。”秦龙趴着没动,狂风立刻知道了秦龙的意思,装死引骷髅疯子过来。

    狂风也趴着不动了,没多久,就有脚步声走过来。

    骷髅疯子是个高鼻梁的混血儿,五官精致,很漂亮,一双眼睛如鹰般锐利。

    她的脚上穿着一双靴子,踢了踢秦龙,正要举枪对着秦龙的脑袋开枪时,秦龙动了,一个扫堂腿就踢翻了骷髅疯子。

    不过这个女人身手也敏捷,迅速一个翻滚就稳住了身形,不过手里的枪却已经被丢开一段路。

    她愤怒的盯着秦龙,用英语说道:“你耍赖?”

    秦龙同样用英语戏谑道:“什么叫耍赖?你以为你在幼儿园大班吗?是不是还要跟老师告状。”

    一边的狂风爬起来闷笑不已。

    他没有跟骷髅疯子正面交锋过,不过这个女人能在佣兵界活到现在,还名声在外,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骷髅疯子站起来,面前两个男人都戏谑的看着她,这让她觉得面子很过不去。

    她一眼就认出了狂风,用英语说道:“狂风,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我来杀他,不和他在一起那我在哪里?”

    狂风嘴角挂着淡笑,在骷髅疯子的眼里这就是在笑话她,她隐忍着怒气道:“你杀他?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和他是一伙儿的?”

    “谁让纳兰文找了我又找你,他是看不起我吗?还是看不起你?”狂风收起笑容,用英语冷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