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心中猜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4本章字数:3226字

    这时候楚潇洒的对讲机响了,里面传出一个男人得意的声音:“楚中校,你现在肯定在到处寻找楚司令员的下落吧,不用担心,他没有事。”

    男人的话不光是楚潇洒,秦龙和楚笑笑也听见了,几人立刻警惕起来。

    “你是谁?”

    楚潇洒沉声问道。

    他的视线看向秦龙,秦龙示意他继续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想不想楚司令安然回去。”男人的声音里充满了得意和狂妄,他的口气大的根本不把楚潇洒放在眼里,不光是不把楚潇洒不放在眼里,甚至不把整个北海军区放在眼里。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的话?你说楚司令在你手里?”

    “我可以让你们听听他的声音。”对讲机里一阵嘻嘻索索的声音后,楚安邦的声音出现在对讲机里:“是我,不用担心,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爷爷……”楚笑笑大叫,可是里面没有了回答的声音

    “你们不会听不出这是谁的声音吧?现在相信了?”

    男人语气里的得意更甚了。

    “你们想怎么样?”楚潇洒一直用的你们,而不是你,他知道对方不可能只有一个人。

    “等通知吧。”对讲机里的声音没了,只有次次次的声音。

    “混蛋。”楚潇洒忍不住骂道。

    他猛地跑出帐篷,秦龙和楚笑笑也跟上。

    他们都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对讲机通讯是有距离的,是不是说明刚刚那个男人就在这附近?

    出去后,一片黑夜,楚潇洒拼命的跑,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别跑了,这么盲目的找一点用的没有。”秦龙抱着手臂冷冷的说道。

    他是这里的指挥官,如果不够冷静,很可能后面会中了他们的圈套。

    从刚刚短短的对话的中不难听出,那个男人思维缜密,喜欢玩弄别人,他这分明是才刚刚开始,如果楚潇洒不够冷静,他不难想象,这后面的角逐绝对不乐观。

    楚潇洒一拳打到树干上,他命令人立刻对这周围展开搜查。

    三个小时后,他的对讲机又响了,还是之前那个男人的声音,他说道:“你们怎么这么没用,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找到我,太没劲了。不如来点刺激的,如果一个小时内,你们不能找到我,我就砍了楚司令的一根手指……哈哈哈!”

    “你敢!”

    楚潇洒怒道,可是对讲机里的声音又没了。

    楚笑笑脸色惨白,她从没有想过一向对她宠爱有加的爷爷会被人抓走,爷爷是那么的厉害,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被人抓走?

    更何况刚刚那个人说他要砍了她爷爷的手指,不可以,她不可以让他们砍了她爷爷的手指。

    “笑笑,你要做什么?”

    楚潇洒看到楚笑笑的神色不对,他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问道。

    “我要去找爷爷。”楚笑笑的眼泪都下来了。

    “秦龙,帮我照顾好她。”楚潇洒没有时间多说,干脆把楚笑笑交给了秦龙,有秦龙在他不用担心,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力找到他爷爷。

    他绝对不能让那种事情发生,绝对不能。

    楚笑笑的情绪依旧激动,她不是楚潇洒可以调节自己的情绪,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

    秦龙一把抱住她,“别哭,你信我吗?信我,就跟我走,我和你一起去找你爷爷。”

    “我信。”楚笑笑一双眼睛晶晶亮。

    秦龙放开她,“一会儿跟紧我。”

    这大晚上的,荒郊野外,要是楚笑笑走丢了,可也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楚笑笑猛点头,她以为秦龙能找到她爷爷,其实秦龙又不是神,他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

    他只是不忍心看到楚笑笑这么无头苍蝇一样乱窜。

    反正不是有一个小时吗,那就好好利用这一个小时。

    楚潇洒用直升机在上空寻找,他寻找的范围不大,因为既然是一个小时,那么肯定不会太远。

    秦龙开着车带着楚笑笑一路往东,因为东边有一个池塘,为什么找池塘,因为……他在从对讲机里听到了青蛙的叫声,虽然很小的声音,可是他却听到了。

    他没有对楚潇洒说,那个男人肯定对楚潇洒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如果楚潇洒现在一路往东,那个人还会在那里等吗?

    而且他有一个猜测,那就是对讲机根本不在那个男人的手里,对讲机的距离有限,那个池塘的位置根本就超出了对讲机的有效距离。

    所以在一定的范围里找到的,可能只是对讲机,而不是他。

    有太多种方法可以做到,比如用电话对着对讲机,其实他拿着另一个电话在很远?

    秦龙一路开着军用吉普颠簸不停,遇到泥泞的路都是一路冲过去,在这么糟糕的路况上,能开的这么快,也只有秦龙能做到。

    按照时间来算,以他现在的速度,应该可以在一个小时内赶到池塘,那个男人一个小时内肯定不刽离开那里的。

    “秦大哥,你找的就是那个池塘吗?”

    秦龙嗯了声就跳下车,来到湖边,对着脚底打着手电观察。

    时不时的有两声青蛙的叫声,跟他在对讲机里听到的一样,应该没有错,那个男人就是在这附近打的电话。

    楚笑笑一路跟随秦龙,她的耳力可没有秦龙这么好,居然连里面那么小声的青蛙叫都听到了,不光是楚笑笑,就连楚潇洒也没有听到。

    应该来说,如果不是有惊人的耳力,都是听不见的。

    秦龙蹲下身,查看一下脚印,嘴角慢慢上翘。

    这个脚印是新的,那个男人就在这附近。

    “笑笑,我找到他们了,你开车回去通知你哥。”

    “真的吗?好,我这就回去。”

    在这里,他们普通的手机都没有信号,只有特殊的手机能打出去电话,所以秦龙还有一个猜测,只是在没有证实之前,他没有告诉楚笑笑。

    楚笑笑开着吉普车走了,她要去通知楚潇洒。

    秦龙顺着这些脚印,并不着急,他慢悠悠的往前走,突然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男人的声音很低沉,而且年纪在四十岁左右,虽然看着就知道功夫不弱,秦龙却没有在他的眼里看到杀气。

    他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这个不重要,楚司令呢?”秦龙问道。

    声音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惊慌。

    男人皱眉,“你不是军队的人,是怎么进来的?”

    “这么说你是军队的人?我很好奇,是谁给你的胆子敢砍了楚司令的手指?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个军人吧,这个给你胆子的人恐怕是楚司令自己吧?”

    秦龙抱着手臂冷笑。

    “你胡说什么?”男人爆喝一声,冲着秦龙就过来了,企图将秦龙打晕,可是这一招却落空。

    男人很惊讶秦龙能躲过他这一招,但只是怔忡片刻,他就变换了招式。

    标准的军体拳,每一拳都如千钧,秦龙再次躲过他的一脚,被他脚踏过的地方已经深深的陷下去。

    秦龙纵身跃起,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脚,男人被踢的后退好几步才站稳。

    他惊讶的看着秦龙,正要再动手,却听到一声喝止:“住手。”

    秦龙眯眼,这个穿着军装走过来的老人,不就是他在楚笑笑家的那张照片上看到的老人,只是照片上的楚安邦慈爱的微笑着,现在的他不苟言笑,一派威严。

    此时此刻已经完全证实了他的猜测,根本这一切都是楚安邦自导自演的,没有人抓了他,他是自己抓了自己,然后又让人故意用砍他的手指来威胁楚潇洒。

    他不明白楚安邦为什么这么做。

    “你就是秦龙?”楚安邦用审视的眼神打量秦龙。

    秦龙面无表情的点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终止演习就是为了演这样一出戏?”

    楚安邦并没有立刻回答秦龙的话,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道:“你很好,怪不得笑笑这么喜欢你,你是怎么发现的?”

    “很简单,我们普通的电话在这里根本没有信号,你们却能打电话?或者说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但是还有一个理由肯定不牵强。”

    秦龙在楚安邦面前一点也不拘谨,还很放松,楚安邦倒是还露出了一抹笑容,“说来听听。”

    “那就是华夏的军区司令员不可能这么轻易被人抓住。”秦龙一字一顿的说道。

    他的骨子里就觉得这种事情不会发生,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个军人,不然为什么他看到军装会亲切,他会这么笃定楚安邦不是被抓?

    说真的,除了这些判断之外,他真的是靠的直觉。

    楚安邦突然大笑起来,然后停下笑声眼神锐利的看着秦龙,“说得好,华夏的军区司令员怎么会这么轻易被抓住,可惜其他人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说真的,有人说出这样的话,楚安邦很欣慰,可是说这话的人却不是他的兵,这让他多少有点失望。

    “我还是不明白,演习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说停就停,不会真的只是为了考验一下您的那些兵吧?”

    秦龙的语气比刚刚好些,他能看出来,楚安邦是个热血的军人,这件事肯定有他的理由。

    “秦龙,如果你是我的兵该多好,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楚安邦起了爱才之心,可惜秦龙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当兵,他连自己是谁都还没有搞清楚呢。

    但是跟楚安邦打听个下臧青豹倒是可以,只是不是现在,他觉得停止演习这件事的背后不是这么简单。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可能来当兵。”

    秦龙说道。

    楚安邦失望的说道:“想好了随时可以找我,部队需要你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