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我是她老公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5本章字数:3422字

    “我是她老公。”秦龙信口胡诌。

    护士一听是病人的老公,也就不说什么了,还好心提醒,“只能一会儿,病人需要休息。”

    “知道,多谢。”

    护士走的时候还递给秦龙一个同情的眼神,老婆伤成这样,能不能醒都是两码事,以后还怎么过日子。

    秦龙从怀里拿出那颗千年灵芝,从上面再次掰下一小块来塞进柳月的嘴里。

    这东西的效果他清楚的很,上回刀锋受伤,靠的就是这个救得命,比起柳月,刀锋受的伤更重。

    护士从重症监护室过来,跟另一个护士说道:“那个男人真可怜,他老婆受了那么重的伤,说不定以后都醒不过来了。”

    “哪个男人?”

    “就是重症监护室里那个女人的老公,我让他待一会儿就走,挺可怜的。”

    两个护士在聊天,本来不关程小雅什么事情,可是偏偏程小雅听到重症监护室这几个字,问道:“你们说谁?”

    “就是重症监护室的柳月,她老公来了,我让他在里面待一会儿就走。”护士说道。

    程小雅有片刻的怔忡,柳月结婚了吗?

    她匆匆赶到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柳月的病房里已经没有其他人,而病床上的柳月居然醒了。

    楚安邦找到秦龙,正要想着怎么开口跟秦龙说这个事情,要是柳月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可真就麻烦了。

    “司令员,您找我有事?”秦龙见楚安邦迟迟不开口,问道。

    “是……”

    正要说话,秘书走进来面带喜悦,“司令员,柳月醒了,真是奇迹啊,不但醒了,而且身上的伤都好了,程医生正在给她检查呢。”

    楚安邦松口气,语气也缓和了许多:“秦龙,我真担心你惹上麻烦。”

    “柳月的背景很强大?”秦龙一听就知道楚安邦担心的是柳月醒不过来这件事。

    “确实强大,不过已经过去了。”楚安邦让秘书去忙自己的,他坐到沙发上,让秦龙也坐到他的对面。

    “司令员,你上次答应告诉我的事情,现在可以说了吗?”

    秦龙想打听臧青豹的事情,没有谁比楚安邦知道的更清楚,不过也难保楚安邦不会去关注一个小兵,不知道的可能也是有的。

    “你是想打听臧青豹?”

    秦龙点头,“我想知道他在这里当兵后来被调去了哪里?”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打听臧青豹吗?你认识他?”

    楚安邦的神色有些奇怪,似乎在犹豫着什么,秦龙坦白道:“其实我是不认识他的,我只是在脑子里有他向我介绍自己的画面,所以我想知道他的一切。”

    楚安邦有些错愕,他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失忆了,除了知道我自己叫秦龙,是华夏人,我什么都不知道。”

    “怪不得你要打听臧青豹,实话告诉你吧,藏青豹是被调到了特殊部队,那是保密单位,我都没有权利知道具体的情况。现在你知道了,这就是我犹豫要不要告诉你的原因了。”

    秦龙陷入了思考,如果说臧青豹是特殊部队的,那么他呢?

    他和他是战友吗?

    “秦龙,你说你的脑海里有臧青豹介绍自己的画面,是不是说你也是特殊部队的?”楚安邦猜测道,他有点明白为什么秦龙有这么恐怖的身手,能进入那个地方的人都是所有军区万中无一的尖兵。

    可是臧青豹虽然身手厉害,离秦龙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所以他猜测,就算在特殊部门,秦龙的职位不会低。

    “司令员,能帮我一个忙吗,帮我调查一下特殊部队有没有一个叫秦龙的。”

    “可以,我这就打电话,但是未必就能有结果。”那样的部门并非是想打听就能打听的,就算是他这个级别,想要知道点事情也并非易事。

    于公于私楚安邦都愿意帮助秦龙,好在他毕竟是北海市的军区司令员,再加上他说的事情特殊,很快就有了答复。

    “秦龙,你确实是特殊部队的,你的战友知道你还活着正在往北海市赶。”楚安邦欣慰道。

    确定了秦龙的身份,他就能更踏实的让他留在军区教那些小子功夫,只是不知道能留多久。

    江斌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确实是找到秦龙了,可是秦龙不是又死了吗?怎么又活了?

    他觉得太玄乎了,不会是同名同姓的人吧?他匆匆赶到北海市,看到秦龙的时候,他彻底激动了。

    江斌走过来就要抱秦龙,秦龙眼神一冷,一拳打到他脸上,江斌后退好几步才站稳,半边脸都麻木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秦龙,愕然道:“秦龙,你打我做什么?你是怪我没有早点来找你?”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我在北海市?”

    秦龙并不认识江斌,一点印象都没有,怎么可能让一个陌生的男人接近他。

    “我上回来北海市出差见到了你,本来打算过几天就跟你相认的,结果你就……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又死了吗?怎么又活了?”

    江斌觉得自己在说绕口令,可是他又不知道怎么表达才能不绕口令把这件事说清楚。

    秦龙不太相信江斌,如果不是通过楚安邦见到的江斌,他根本不会搭理这个男人。

    他失忆了,不可能这么轻易相信别人,不然谁说什么都是什么了。

    可是江斌却一直跟着他,他在军区宿舍,他也跑到秦龙的宿舍隔壁住下了。

    秦龙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突然发现,如果不是自己想起来,那么一切都没有意义,他的性格注定了他不可能相信自己记忆里没有的东西。

    被秦龙打的那些小子基本上已经康复了,今天恢复格斗课,可是却只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楚潇洒,另一个是柳月。

    不过还多了一个人,那就是江斌。虽然江斌只是上校,级别上比楚安邦低多了,可是江斌的身份特殊,所以在军区是客人般的存在。

    在这里,江斌的身份是军委后勤部参谋,临时来执行任务。除了楚安邦,只有秦龙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秦龙,你怎么就两个学员啊,也太菜了吧?”

    江斌一脸鄙夷,秦龙却不鸟他。

    说是特殊部门,来北海市的却只有江斌一个人,如果不是有楚安邦,秦龙都怀疑这是个骗子。

    什么部门只有一个人?

    用江斌的话说,他们部门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人都顶几个人用,自然就人力紧张。

    “不过就两个学员有什么好教的,还不如带我出去转转,上回来都没好好玩。”

    江斌还以为秦龙依旧不会鸟他,谁知道秦龙却平静的说道:“走吧。”

    尽管他不愿意听从江斌的,可是却也没有把他当敌人。

    当个刚认识的朋友还是不错的。

    楚潇洒郁闷,“哎,别走啊,带上我。”

    他硬是要跟上,最后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

    常玉昆无奈摇摇头,也轻笑着离开,他已经不是那个年纪,跟他们搭不上伴了。

    偌大的练武场,顿时只有柳月一个人,她脸色难看的也离开了。

    三个大男人逛街是很奇怪的事情,然后楚潇洒就自作主张的把楚笑笑叫了出来。

    楚笑笑一路上叽叽喳喳,然后带着三人来到小吃一条街。

    四人找了家炒小龙虾的店,生意很火爆,一张空桌都没有。

    “算了走吧。”秦龙转身要走,楚笑笑眼尖的看到有一张桌子空出来了,立马坐了过去占位置,桌上的餐具都没收走呢。

    “秦大哥,快来。”

    楚笑笑对着三人招手,楚潇洒酸溜溜的说道:“你到底是谁的妹妹啊?”

    “我是你的妹妹啊,这有什么好问的,就算问,你也该去问爸妈。”

    楚笑笑白了楚潇洒一眼,然后继续笑靥如花的看着秦龙,“秦大哥,你爱吃什么,我帮你点。”

    “来两盘龙虾吧。”来这里当然是吃龙虾,在某些时候秦龙也是个吃货,看这里生意这么好,应该味道不错。

    “两盘怎么够吃,先来四盘。”江斌一点不客气的说道。

    几个人吃的很欢,秦龙也吃了不少,本来是四盘,然后又加了两盘,四个人吃了六盘龙虾。

    这时候一个另外一个桌子空了出来,可是很快就有人坐过来,只是只有一个人。

    他点了一盘龙虾,很快服务员就给他端过来了。

    此时秦龙他们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就在服务员挡住他们视线的时候,那个男人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带有灭声器的枪,他对准秦龙。

    “妈妈,枪……”一个孩子的声音响起,秦龙猛地起身将圆桌翻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

    服务员吓得一动不动,一直在打哆嗦,男人对准服务员的胸口就是一枪。

    店里顿时进入了恐慌,秦龙拿起桌上的筷子,嗖一声就射了出去,男人的手枪落地。

    他眼见任务失败,立刻打算逃走。

    秦龙三人立刻追了上去,一直追到马路上,那个男人坐上一辆摩托车跑了。

    秦龙抢过一辆摩托车,跟着就追了上去,另外两人也不示弱,同样劫了一辆摩托车追了出去。

    被抢了摩托车的两人立刻打电话报警。

    摩托车一路狂飙,不管红灯绿灯一直闯,秦龙站在摩托车上,猛地纵身跳过去,那辆摩托车翻了,上面的两个人全部摔倒在地。

    秦龙却安然落地。

    两人还没有缓过劲来,就被秦龙揪起衣领一拳打懵了。

    江斌用脚踩在其中一个男人的身上,“谁派你们来的?”

    “大哥饶命,是黑蛇派我们来的,黑蛇知道是秦龙坏了他的事情,让我们一定要杀了他。”

    “你们是谁?”

    秦龙问道。

    “我们是犀牛帮的,真的不关我们的事情,是黑蛇让我们这么干的啊。”

    秦龙一拳打晕了他们,说道:“应该是赖特跑了,故意泄露出去的消息。”

    黑蛇根本不知道他,如果说黑蛇知道他,那肯定就是从赖特嘴里传出去的消息,赖特肯定要找个人推卸责任,所以他把这次交易失败的所有责任都推到了秦龙的身上。

    犀牛帮?

    这时候警车的声音响起来,江斌说道:“走吧,不然打算去警局喝茶吗?”

    “对了,笑笑呢?”

    这时候楚潇洒突然意识到,他刚刚丢下楚笑笑一个人在龙虾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