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女人翻脸真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5本章字数:3401字

    这时候程小雅进来了,她是来催江斌出院的。

    江斌笑道:“程医生,让我住院的是你,现在催我出院的也是你,你可不能把对秦龙的怨气撒到我身上。”

    程小雅瞪了江斌一眼,同时还斜睨了眼秦龙,然后说道:“江斌,一个小时内出院,下午会有个新病人住进来,病床紧张,请配合我们工作。”

    很公式化的口吻,然后说完也不管秦龙和江斌是不是要说什么,就出去了。

    程小雅走后,江斌心有余悸道:“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本以为我们组里的女人够冷漠了,现在看来强中自有强中手。”

    “我们组?”秦龙问道,这是个新鲜词,他好像没有听到过江斌提到过我们组。

    “是啊,我们组,我没说过吗?我们的部门叫龙组,组长是龙王。”

    “龙王?”秦龙陷入了沉默,江斌没有打扰他,他希望这个名字能呼唤起秦龙的记忆。

    他现在所做所说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虽然他是想秦龙好,想他记起来,同样的他也觉得自己无耻,说句话都是陷阱。

    他是故意提起龙王的,那个人本就是个传说,而秦龙是龙王一手养大,他会忘记龙王吗?

    秦龙突然脑袋很痛,痛的他根本不愿意去思考。

    江斌紧张道:“秦龙,你怎么了?”

    秦龙痛苦的抱头蹲下来,江斌被吓到了,他急切道:“对不起,我不该提起龙王。”

    他不知道该怎么来缓解秦龙的痛苦,他懊恼的在病房里打转,他要去找医生,秦龙一把拽住他的手臂,“我没事。”

    秦龙站起身,胸口剧烈起伏,不过脸上的表情没有那么痛苦了。

    “秦龙,你真的没事了?”江斌不放心的问道。

    “没事了。”秦龙的呼吸由急促慢慢的恢复正常。

    “秦龙,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江斌期待的问道。

    谁知秦龙还是摇头,“没有,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这头痛的毛病时不时的就会犯,运气好能想起几个片段,比如那个和纳兰嫣长的一样的女人,比如藏青豹,运气不好的时候就像刚刚,除了头痛,什么都没想起来。

    江斌多少有些失望,连龙王都不能勾起秦龙的记忆,那么还有什么办法呢?

    他陷入了苦恼中。

    对江斌来说,程小雅的药太神奇了,他腰上的伤口已经好了,中午,他非要拉着秦龙出去吃。

    军区的伙食虽然不错,可哪里能跟外面的饭店比。

    江斌说就在这附近的餐馆吃,两人也就没骑车没开车,步行往前走。

    突然一栋高楼周围围满了人,江斌和秦龙走过来,听到旁边的人说是二十五楼着火了,里面好像还有人,但是救火车还没有过来。

    秦龙一听,迅速挤开人群就飞奔了上去。

    江斌的嘴角奇异的勾了勾,也不耽搁,跟着秦龙后面就上去了。

    电梯坏了,秦龙从楼梯上去。

    二十五楼,要是一般人根本连爬上去的勇气都没有。

    秦龙和江斌一路狂奔,一口气来到了二十五楼,烟雾缭绕,根本看不清路。

    二十五楼有两户人家,门都是紧闭的,可是其中一家有烟雾从门缝里出来。

    秦龙一脚踹开,里面好大的烟,让人一时间无法呼吸,

    “救命啊……”

    秦龙顺着救命声就过去了,窗台上可以看到一只手扒在上面,但是却看不到脸。

    “秦龙,让我来……”

    江斌走过来,要去拉这个女人,可是脚下一滑,自己也跌了出去,幸亏眼明手快抓住了窗台。

    这是二十五楼,如果跌下去那肯定是粉身碎骨了。

    秦龙先抓住江斌的手,把他拉上来,可是这时候,那个女人坚持不住了,她的一只手已经松开,只有一只手还扒在窗台上。

    这个时候,秦龙唯一的选择就是抓住两个人,不然肯定有一个会跌落下去。

    秦龙用另一只手抓住女人的手,用力一拉,两人都上来了。

    只是看到女人的时候,秦龙的脸色明显不对:“怎么是你?”

    柳月看了看江斌,她没有说话,江斌却一脸激动,“秦龙,你想起来了吗?当年你也是这么救我和白狐的,白狐也是因为你才当兵的。”

    秦龙根本不知道江斌说的白狐是谁,他只知道今天自己被耍了。

    房间里的烟根本不是着火,是有人故意在厨房制造的,造成火灾现场。

    秦龙面色难看道:“江斌,别再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了,我想不起来。”

    江斌拉住秦龙的胳膊,“怎么可能呢?白狐你也不记得了吗?如果是这样,你又为什么留在纳兰嫣身边,你难道不是想念白狐?”

    “你所说的白狐是跟纳兰嫣长得一样的那个女人?”秦龙的脑子里只有他开枪打死那个女人的画面,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为什么打死她,他也想不起来。

    “是她,你能想起她太好了。秦龙,我不是故意骗你的,设这个局,我只是想让当年的场景还原,让你记起以前的事情。”

    秦龙却摇头,“我并没有想起你说的白狐,我甚至不知道她叫白狐,别白费心机了。”

    他转身往外走,江斌也很失望,今天这个情景还原都无法唤醒秦龙的记忆,他也没办法了。

    当年白狐因为秦龙救了她,于是当了兵,然后拼命训练最后被龙组选上,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和秦龙在一起,谁又会想到白狐后来居然会出卖龙王,最后还死在了秦龙的手里。

    这件事对秦龙来说也是刻骨铭心的,他爱白狐,白狐却出卖了他最敬重的人。

    一旁的柳月根本不知道秦龙和江斌在说些什么,她只知道秦龙好像失忆了,心里惊讶不已。

    失忆这种事情她只在小说和电视里见过,现实中真的有人会失忆?

    柳月的功夫好,这么危险的事情找别人也不合适,可是现在看来,今天的这场戏对秦龙的记忆恢复并没有什么帮助。

    三人走到楼下,这时候有人惊呼,“看,那个孩子在干什么?”

    所有人都看向上面,包括江斌,秦龙却没有回头,一直往前走。

    “秦龙,那个孩子要掉下来了。”江斌惊呼。

    秦龙却冷冷的说道:“一个戏码重复演有意思吗?”

    “秦龙,这次是真的,不是我安排的。”江斌急了,眼见着那个孩子就从阳台掉下来了。

    秦龙抬头,看到一个五六岁的男孩一直在哭,一只脚已经垂在半空了,那里是二十三层,比刚刚的二十五层低了两层。

    群众已经自发的在地上铺垫子被单了,可是没有专业的气垫,这些实在是没有什么保障。

    “快上去啊,救人要紧。”

    “电梯坏了……”

    没有人有那个体力一口气上二十三楼,不过也有年轻人真的走楼梯上去。

    秦龙再次往回奔跑,江斌和柳月也跟着跑过去,中途遇到那些好心的人,只是他们都心有余力不足。秦龙三人很快超过他们,见到有人上去了,那些还在攀爬的人总算能坐到地上休息了。

    其实就算电梯不坏,也未必有秦龙的速度快。

    秦龙踹开二十三楼的门,这户家里没有人,只有一个孩子,秦龙小心的走过去,把孩子从阳台抱出来,底下的人都捏了一把汗。

    这户人家的父母此时回来了,对秦龙是感恩戴德。

    有人报警了,警察也来了,见到事情已经解决很快人都散开了。

    晚上,江斌买了一打啤酒和一些菜,来到秦龙的宿舍。

    秦龙的宿舍是单人间,楚安邦特意安排的,条件不错,空调热水器冰箱都有。

    江斌喝了一口啤酒说道:“秦龙,我明天就要走了,本来是打算如果走之前能让你恢复记忆,我们就可以一起回燕京,现在看来不行了。”

    “这么突然,有任务?”

    秦龙也喝了一口啤酒。

    江斌能在这里滞留这么长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来了任务他是不得不回去,可是他多么希望秦龙能跟他一起回去。

    “是啊,有任务。秦龙,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回燕京吗?或许回去了你就能想起来。”江斌试图劝说秦龙跟他一起走,哪怕没有恢复记忆,他只要回到龙组,相信他会重新开始的。

    秦龙摇头,“江斌,如果我真是你所说的战友,你应该了解我的个性,没有恢复记忆,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

    “如果这辈子你都恢复不了记忆,你真的舍得离开龙组?”江斌一瞬不瞬的盯着秦龙,似乎是想在他的脸上看到纠结的情绪,可是秦龙没有,江斌很失望,“你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猛地灌了一口啤酒,有点借酒消愁的意思,可惜他酒量太大,别说这么一点啤酒,就算是这么多烈酒都未必能灌醉他。

    秦龙淡然道:“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这辈子都想不起来了,或许我就在北海结婚生子过日子也不错。”

    对秦龙这没有志气的话江斌自动忽略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推到秦龙面前。

    “别误会,这不是我的钱,这是你自己的钱。本来我以为你死了,这张工资卡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处理,现在好了,物归原主。就算你失忆了可是我没失忆。这些钱都是你以前用命拼回来的,放心用好了。”

    秦龙没有推辞,他还不至于矫情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谢谢你。”

    “谢什么?谢谢我没有吞了你的钱?”江斌苦笑,他和秦龙以前是无话不说的兄弟,现在可好,居然还对他说谢谢。

    “谢谢你的理解。”秦龙说道。

    江斌愕然的看着秦龙,脸上落下了泪水,“你相信我没骗你?”

    “你哭什么,就因为我信你了,你就哭?还是个男人吗?”

    秦龙丢个白眼给他。

    江斌擦擦眼泪,“谁哭了,我是高兴的。你不会懂被兄弟嫌弃是什么滋味。”

    他这些天在北海市做梦都想怎么让秦龙恢复记忆,可是无论怎么做都觉得没用,那种挫败感让他抓狂,还有秦龙对待陌生人的态度对待他,更是让他心如刀绞。

    秦龙说相信他,即使秦龙现在还没有打算回龙组,可是他也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没有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