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闹矛盾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5本章字数:3312字

    江斌走了,不过走之前跟秦龙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他让秦龙自己小心,似乎料到有人要找秦龙的麻烦一样。

    秦龙一向都不怕别人找麻烦,尽管答应江斌会小心,却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在北海市军区已经住了有一个月了,他也打算离开,来到楚安邦的办公室,楚安邦正在忙公事。

    “秦龙,坐,我很快就好。”

    秦龙坐下,楚安邦让秘书给他泡了杯茶。

    茶香袅袅,秦龙坐在那里思绪飘远。

    他对以后的生活很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如果真的一辈子都恢复不了记忆,他真的要忘记以前的生活重新开始吗?

    “秦龙,找我有事?”

    楚安邦很欣赏秦龙,如果秦龙真的能成为他的孙女婿他也是乐意的。

    只是他反而担心秦龙对他孙女其实没那个意思,这么多天了,他从没有提起过笑笑,他担心笑笑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司令员,我想我也该走了。”

    “你要走?可是你还没有教他们呢。”

    楚安邦一方面是想让秦龙教那些军官功夫,另一方面是想借此留住秦龙,如今秦龙似乎去意已决。

    “其实我也没什么可教他们的,他们在功夫方面都不弱,只是缺乏锻炼的机会。”秦龙说的是实话,当然了跟他比起来还是差的远,可是又有几个能像他一样有这么强大的大脑和身体。

    江斌在这里这段时间都没有发现其实他和以前不同了,他虽然还没有想起来,可是他知道,自己跟以前不同了,他的大脑更聪明,他的身体更强悍。

    只有完全恢复记忆,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从岛上逃出来的时候,毁掉的那个实验室又是什么?

    秦龙去意已决,楚安邦挽留也是徒劳。

    最后楚安邦只能答应让秦龙走,不过还是希望在需要他的时候秦龙能出手相助。

    秦龙答应。

    “秦龙,有空带着笑笑来家里吃饭。”秦龙走的时候,楚安邦笑着说道。

    秦龙没有意识到楚安邦话里的另一侧意思,他点头,“有空的时候我会去拜访您的。”

    王波还是没能在一个小时内跑完那么多的路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龙离开,不过他下定决心一定会达到秦龙的要求。

    从此王波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来跑步,路线就是从军区大院到秦龙指的那个山头来回。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秦龙离开了军区大院回到了玫瑰园。

    楚笑笑早早的就在玫瑰园的门口等着。

    这一个月,他爷爷不准她去军区胡闹,所以她只能在家里等秦龙回来,还好她哥楚潇洒给她通风报信,知道秦龙今天回来。

    楚笑笑这一个月的厨艺是大有长进,知道纳兰嫣晚上不在家,秦龙干脆就在楚笑笑家里吃了。

    晚上回到纳兰家,纳兰嫣还是没有回来,方劲也跟着出去了。

    有方劲在秦龙倒是不用太担心纳兰嫣的安全。

    一直到晚上十点多纳兰嫣才回来,这要是放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龙有些意外,纳兰嫣跟谁吃饭吃这么久?

    就像以前纳兰嫣等他一样,他也在客厅等着纳兰嫣。

    见到秦龙回来,纳兰嫣的眸子里闪过惊喜,不过她矜持惯了,并不会像楚笑笑一样高兴就又蹦又跳。

    “跟谁吃饭,这么晚才回来?”秦龙随口问道。

    纳兰嫣今天有些疲惫了,不过看到秦龙回来,她很高兴,就坐到客厅的沙发,想跟秦龙聊会儿天再去睡觉。

    “小宇回国了,晚上我就是跟他吃饭的。”纳兰嫣的身上有酒气,应该是喝了酒。

    “纳兰宇?”

    “是啊,小宇这次回国就不打算走了,秦龙,我觉得你对小宇可能有误会。他今天都跟我坦白了,他会找雇佣军杀了纳兰文,都是为了我,他不愿意看到纳兰文把我逼走,更不愿意看到纳兰文害我。所以他只能找人杀了他。”

    纳兰嫣今晚真的被纳兰宇的话感动了,这个还是她小时候在一起的那个纳兰宇没有变。

    “你相信他说的?”秦龙冷笑道。

    纳兰嫣皱眉,对秦龙的态度她很不舒服,如今的她是纳兰集团的董事长,除了秦龙没有人任何人敢在她的面前用这种态度说话。

    不过她还是心平气和道:“秦龙,你真的误会纳兰宇了,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嫣儿,你怎么看不清呢,那个纳兰宇分明有问题,他这次回国的目的不可不防啊。”

    秦龙好心劝说,却引来纳兰嫣的不满:“秦龙,你不能以你的主观去判断一个人,小宇已经跟我坦白了,你还要他怎么样?再说,纳兰文确实想害死我,他已经害死了爷爷,小宇找雇佣兵杀了他又有什么错?”

    纳兰嫣今晚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比起平时言语犀利了很多。

    秦龙无话可说,他说道:“纳兰嫣,你醒醒吧,纳兰宇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比纳兰文更多了一向技能,那就是掩藏。”

    “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用你操心。说到底你不过是个保镖而已,你凭什么管我?”

    说完纳兰嫣就后悔了,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她也不愿意在秦龙面前低头,一下子气氛僵了起来。

    秦龙冷笑,“既然这样,明天我就搬走。”

    “就算你搬走,工资我一分不会少你的。”

    秦龙连行李都没收拾转身就走,纳兰嫣开了张支票,秦龙看都没看。

    纳兰嫣欲言又止,终究是没有挽留秦龙。

    里面的争吵方劲都听到了,他吃惊道:“龙哥,你真的要走?”

    “嗯,好好保护小姐。”

    秦龙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离开了,也没有去楚笑笑家,没有去任何他认识的人那里,更没有去青虎帮,而是独自找了家小旅馆睡了一晚。

    好在江斌把他以前的工资卡给他了,倒是不至于身无分文。

    他看了下卡里的钱,居然有三十多万,看样子他以前的工资不低。

    第二天,他就找了家中介找房子。

    对环境什么的他的要求不高,反正他是单身,有间房子就可以了。

    很快中介就给他找到一间合适的,不过是合租房。

    “秦先生,你可以放心,合租的都是一些上班的白领和学生,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

    看了下房子的照片秦龙点头,就这间吧。

    “秦先生,您不用再看看?”

    “不用了,最好今天就能住进去。”

    中介立马给他联系了房东,不到两个小时,房子的合同就签下了。

    秦龙给自己置办了一些衣服,买了个大拖箱,来到住处,他更加满意了。环境很不错,因为是合租才便宜。

    这是一套二层楼的公寓,带有院子,独门独户,在北海市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倒是很稀罕。

    出门交通便利,旁边超市药店学校都有,生活也方便。

    院子的门口写着学士公寓,至于为什么叫学士公寓就不得而知了,或许这里面还有典故。

    秦龙拖着箱子走进来,一楼的客厅是公用的,所有人都看向他。

    “先生,你找谁?”其中一个女人站起身问道。

    秦龙有片刻的惊艳,这个女人虽然穿着一身廉价的衣服,可是却难掩惊世的容颜,真的很难想象,在这里居然能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被秦龙看的不自在,女人下意识移开了视线。

    秦龙也觉得自己唐突了,立刻说道:“我是这里的新租户。”

    “哦,你是秦先生吧,房东跟我们打过招呼了,你的房间在二楼。”女人依旧很客气的说道,她的声音很温柔,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抱着女人的腿躲在她的身后,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盯着秦龙,充满了戒备。

    “假客气什么,不过就是个穷屌丝。”另一个卷发女人瞪了刚刚那个女人一眼。

    在卷发女人眼里,租这种合租房的都是屌丝。

    卷发女人摆弄了一下身姿,就这么婀娜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很漂亮的那个女人说道:“秦先生,你别见怪,她就是这个样子,习惯了就好。我叫莫小萱,这是我的女儿湾湾。”她摸了摸湾湾的头,“湾湾,快叫叔叔。”

    湾湾小声叫了声叔叔。

    “乖,下次叔叔给你买糖吃。”秦龙也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对莫小萱说:“叫我秦龙就可以了。”

    “秦,秦龙,刚刚进去的她叫张亚男,以后见面你让着她点,就不会有事了。”莫小萱压低声音,然后又指了指另外两间房,“左边那间是沈君,很好的一个小姑娘,还是学生,在北海市外语学院读研究生。右边那间是……反正右边那间的人你别惹。基本上学士公寓的情况就这样,客厅是公用的,厨房也是公用的。厕所外面这个是公用的,然后每个房间也还有一个小浴室间和厕所。”

    秦龙对学士公寓的情况大致了解了,一个人住,他是非常满意的。

    住了几天,大家基本上相安无事,其实是除了莫小萱和张亚男,他就没见过其他两个租户。

    这天晚上,一个穿着卡其色上衣的女孩回来,秦龙知道这个应该就是莫小萱介绍的沈君。

    看到秦龙,她一点不意外,还热情的打了招呼,“你好秦大哥,我叫沈君,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秦龙点头,“你好。”

    “对不起啊,我今天太累了,我要先去睡觉了。”

    沈君一看就是那种教养很好的女孩子,阳光开朗有礼貌。

    现在除了莫小萱没有介绍的那个,其他人他都见过了,莫小萱在提到那间房的时候,明显眸子里闪过畏惧。

    晚上,秦龙买了份快餐吃了就洗澡睡觉了,可是刚刚睡下,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然后就听到张亚男的尖叫声,“不好了,着火了……”

    秦龙猛地起身玩外跑。

    打开门,外面一股烧焦的味道,是从厨房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