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二章金骰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5本章字数:3345字

    “亚男,这事不关笑笑的事情,你过来听我说。”莫小萱把张亚男拉着走开了。

    “小萱,你就是对她太好了,你看看你,都快成她老妈子了。”张亚男一边羡慕着楚笑笑的无忧无虑,一边又看不惯她的大小姐作风。

    其实这事真不能怪楚笑笑,楚笑笑在大学的时候衣服什么的都是自己洗,她早就习惯了,并非是什么都不会的大小姐。

    莫小萱帮楚笑笑洗衣服也是有原因的,莫小萱说道:“亚男,你真的误会了,笑笑昨天拿衣服来洗衣机洗,我刚刚也在洗,我一时半会儿又洗不好,我就让笑笑把衣服留下了。”

    “就这样?”张亚男今天看到莫小萱拿着楚笑笑的衣服,她就火冒三丈,以为楚笑笑在欺负莫小萱,合着是她误会了。

    “笑笑人很好,一个月给我五千呢,我做什么她都说好吃,从来不挑剔。”莫小萱现在可知足了,除了自己上班每个月得到的两千块钱,她还能额外得到七千,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巨额收入,她还打算让张亚男和沈君晚上也在家吃呢,这样她们就不用在外面吃地沟油,也省了一笔开销。

    “额,看来真是我误会笑笑了。”张亚男有点尴尬,也幸亏刚刚莫小萱把她拉开,不然以后都没法见面了。

    “亚男,你这两天情绪不太对啊,是不是工作遇到烦心事了?”

    “真的这么明显吗?”张亚男有些懊恼,她这是让工作影响自己的生活了。

    “是啊,你没发觉你这几天特别容易暴躁吗?”

    “唉,还不是那个灭绝师太,天天没事找事,我快被她烦死了,端茶倒水也就算了,还动不动一顿臭骂,我真想换个部门。”

    “别抱怨了,晚上回来吃饭,以后你和沈君晚上都回来吃,反正做多做少都是做。”莫小萱说道。

    “哇,你太好了小萱,总算抚慰了一下我受伤的小心灵。”

    莫小萱一阵恶寒,要推开跟八爪鱼一样的张亚男,刚刚好这时候沈君经过。

    “沈君,晚上回来吃饭吧,大家晚上都回来吃。”莫小萱说道。

    “小萱姐我晚上有事,你们吃吧。”沈君牵强的勾了勾嘴角就走了。

    “她怎么了?”张亚男撇嘴。

    “不知道,可能跟你一样,是学校的事情不顺心吧。”

    “她还在上学,能有什么不顺心的。”张亚男翻了个白眼。

    “不跟你说了,我要送湾湾上学去了。”

    莫小萱匆匆回了自己的房间,帮湾湾收拾书包送她去幼儿园。

    张亚男也收拾了一下上班去了,家里只有楚笑笑和秦龙在。

    本来楚笑笑还以为可以和秦龙单独相处了,谁知道秦龙接到电话也出门了。

    秦龙骑着自行车来到阿海的赌场,阿海早早的就已经等在门口了。

    “阿海,什么事情?”

    “龙哥,今晚有场赌局,我希望你能在我身边给我打气。”

    秦龙有点意外,对赌局阿海从来都不会紧张,今天这是怎么了。

    “跟谁赌?”

    “我师兄。”

    阿海的师父曾经留下三颗金骰子,还留下话,他们师兄弟谁的赌术更高,这三颗金骰子就归谁。

    三颗金骰子本身并不值钱,而是三颗金骰子代表的含义。

    他们师门就他们师兄弟两人,谁得到这三颗金骰子,谁就是师门真正的传人,才有资格被称作赌神。

    他们的师父北海市赌神早就退隐了,如今这一代的赌神就在他们二人当中诞生,成败就看今晚谁能得到三颗金骰子。

    青虎帮的这个赌场确实气派,大厅各种赌法应有尽有,还有天地玄黄四间超大VIP贵宾室,今晚的这场赌局就在天字间贵宾室。

    五米的长桌,阿海先坐在一头,秦龙就站在他的身后。

    “龙哥,委屈你了。”

    “没有事,好好赌,相信你能赢。”秦龙拍了拍阿海的肩膀。

    离赌局开始还有十分钟,阿海的师兄总算来了,一起来的还有他们的三个叔伯,是他们师父的好友,三颗金骰子分别在他们三人的手里,今天谁赢了,这三颗金骰子就归谁。

    阿海的师兄在北海市如今比阿海有名,都知道他是北海赌神的大弟子,私下里也都叫他赌神,至于三颗金骰子,外面的人不太清楚这个规矩。

    阿海一直在青虎帮,并没有为了名利去争过,这次的赌局也是他师兄发起的,尽管阿海不太在意赌神的名头,可是身为赌神的弟子,还是想要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

    阿海师兄并没有注意秦龙的存在,他的身后跟着亲一色西装革履的保镖,把赌局的地点定在阿海的地盘,可想而知他的这个师兄对自己多有信心。

    “阿海,多年不见,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守着这么一个小赌场有意思吗?”

    “有没有意思不是你说了算,今天三位叔伯在这里,我不想跟你废话,开始吧。”

    他们的三个叔伯年轻时都是北海市很有名的人物,如今都已经退隐,可是没有谁敢小看他们,不然阿海的师兄也没有必要跟阿海赌了,直接从他们三人手里拿到三颗金骰子就可以了。

    三人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坐在赌桌的一侧,每人身后站着的人手里都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应该就是金骰子。

    赌局开始,三局两胜,第一局是阿海的师兄赢了,第二局阿海赢了,现在是第三局,也是定乾坤的一局。

    阿海的牌面是同花,阿海师兄的牌面是三个K,阿海的师兄冷笑:“阿海,几年不见赌术确实见长了,不过没用,这把我赢定了。”

    他翻开底牌,四张K,只要阿海不是同花顺,他就赢了,看他的表情他已经笃定阿海不是同花顺了。

    “为什么你怎么肯定我会输呢?还是说你买通了我的人?”阿海笑道。

    “你什么意思?”阿海的师兄脸色阴沉的问道。

    这时候刚刚发牌的人说道:“我是不可能出卖海哥的。”

    原来早在昨天,阿海的师兄就找上了阿海的人,给了他巨大的好处,就是让他在发牌的时候动手脚,这样阿海就输定了。

    谁知道阿海的人表面上很开心的答应了,转身就告诉了阿海。

    阿海翻开底牌,是同花顺,阿海胜。

    这时候旁边坐着的一直没出声三人开口了,“这场赌局阿海胜,我们手里的三颗金骰子也归阿海所有。”

    他们三人同时将手里的锦盒交给阿海,阿海接过,对着三人深深一鞠躬,“多谢三位叔伯。”

    就在这时候阿海的师兄掏出了手枪,秦龙眼明手快的推开了阿海,而阿海刚刚坐过的那把椅子被打了个窟窿。

    “阿南,你太过分了,输了就是输了,怎么一点度量都没有?”三人当中最年长的一个训斥道。

    “闭嘴老家伙,这金骰子是我的,谁也别想拿走。”他把枪对准三人,三人虽然愤怒可是却也没有再出声。

    他们毕竟已经老了,这样打打杀杀的日子离他们已经渐渐远去。

    身后的保镖护送着他们三人离开,阿海的师兄怒视着阿海,“把金骰子交出来,不然我会打爆你的头。”

    阿海可不是被吓大的,冷笑道:“师兄,你别忘记了这里是谁的地盘,你以为你今天能安然离开这里?真是痴人说梦。”

    青虎帮的弟兄把阿海的师兄包围起来,枪对准了他们。

    “我敢在这里跟你赌,我就有完全的把握,阿海,你斗不过我的。”阿海的师兄诡异的笑了。

    这时候阿海的手机响了,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阿海别管我,啊……”

    女人被打的声音,阿海额上青筋直冒,“赵南,你真无耻,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居然牵扯出一个女人。”

    “无耻又怎么样,达到目的最重要。把金骰子给我,不然你的那位红颜知己可就……”

    阿海的师兄面色狰狞,他早就摸清了阿海的七寸,知道在阿海的心目中那个女人比金骰子重要。

    “给你可以,不过我要一手交人,一手交金骰子。”

    “阿海,你还是这么感情用事,哈哈哈,好,那就走吧。”阿海的师兄收起手枪,他一点不担心阿海会杀了他,从小在一起长大,他对阿海太了解了,阿海不会用那个女人的命冒险的。

    秦龙一直站在阿海的身边,阿海的师兄并没有在意他,以为他就是个阿海的手下。

    “龙哥,你把这个收好。”

    车上,阿海把三颗金骰子从锦盒里拿出来,另外放了三颗普通的金色骰子进去。

    “这个还是你自己收着吧。”秦龙没有接,这东西虽然不值钱,可是意义不一样,留在他手里不合适。

    “不,龙哥,这东西肯定有超过本身的价值,以我对赵南的了解,如果只是一个北海市赌神的身份,他不会费这么多心思的。我怕一会儿我会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东西放在你这里我安心,等回去了你再给我。”

    秦龙收下,说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希望如此。”阿海一路上都沉默着,看得出来他很担心那个女人。

    “你很爱她?”秦龙问道。

    “是,她叫欣兰,我爱她,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为了她,我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

    秦龙拍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但是却无形中给了他力量。

    车子一路往郊外开,最后在一处山脚停下。

    下车后,阿海并没有看到欣兰,怒视着赵南掏出手枪对着他的脑袋说道:“你耍我?”

    “你急什么,这不是来了。”

    阿海的人并没有跟过来多少,加上秦龙和他自己一共只有九个人,而赵南这边却有二十个人。

    在他们来之前这里已经有十几个人在等着了,现在又开过来一辆商务车,从上面下来五个人还有一个被捆着的女人。

    女人神色担忧,脸上有伤,她的嘴里被白色的布堵住,一直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欣兰别怕,我来救你。”阿海刚走出两步,脚边就有子弹飞过。